鬼谷尸经

第三十八章 老土豪

姓易的2018-12-08 11:30:0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天津,北辰区。

    车沿着一条乡间小道缓缓开着,两旁的树木渐渐茂密了起来,空气比起市区好了太多,我感觉这儿就应该是郊区了,因为我发现路上的人越来越少了。

    大概又在郊区开了十几二十分钟的样子,车缓缓停下,我看着车窗外的海家大宅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我草这他吗才是土豪啊!!!

    海家大宅,并不是普通别墅型的屋子,而是跟前两年播放的那个电视剧《乔家大院》里的屋子一般,大多都是一层结构,古色古香。

    最中间的几栋屋子是两到三层的结构,按照海东青的介绍,那里就是海家的大厅。

    “木头,这里就是我家了。”海东青眼神莫名的看着海家大宅的木门,忽然一笑:“怎么样,我家还是挺好看的吧。”

    “必须啊,比我那花圈店可气派多了。”我笑道。

    海东青一愣,摇摇头:“我还是喜欢住花圈店,那里舒服,比这儿好,冷冷清清的总让人心里不踏实。”

    “吗的天天跟我挤一张床你不嫌挤啊?”我无奈的说道,海东青耸耸肩,说,不嫌。

    走进大宅,我跟胖叔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看啥都好奇,毕竟古色古香的大宅子里都摆放着各种现代化设备,还是很有看点的。

    最夸张的几个,就是大宅靠里的一排屋子,走过一看,全是牵好网线的电脑,好几个年轻人都在屋子里玩网游呢。

    “海少爷好啊。”

    “大少爷好!”

    “这么多人都是干嘛的?”我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有男人,有女人,也有小孩,年纪各不相同,甚至还有几个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都是海家的伙计,有的负责做假货,有的负责统计店铺里的货物,还有的是会计,负责计算每个月的盈亏。”海东青说着,对正在跟他打招呼的人点点头,意思是,你好。

    我皱紧了眉头,忍不住问他:“这么多人你给我说冷冷清清?!”

    “我又跟他们不熟,对于我来说,就是冷冷清清。”海东青委屈的看了我一眼,跟小孩子似的嘀咕着:“这不是没人陪我聊天么”

    他这话纯属扯淡,没见大宅子里这么多人都跟他打招呼?

    要是海家大公子想聊天,能没人陪他聊?吗的估计陪他滚床单的妞儿都能有不少!

    “爷爷,我们来了。”

    在海东青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最中间的二层楼大厅,只见海老爷子正神采奕奕的坐在太师椅上,手里拿着根卷烟,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

    见我们来了,他顿时就笑了起来,急匆匆的站起身迎向我们。

    “小胖诶,你们可算是来了。”海老爷子哈哈大笑着拍了拍胖叔的肩膀,又拍了拍我:“小易啊,都盼你们好些日子了!”

    “您老身子骨还是这么硬朗,佩服!”我客气的笑着。

    大厅里可不光是我们几个人在,还有另外的七八个中年男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在他们的脚边,几个黑色皮箱极为显眼。

    “你们俩后生先坐着休息会儿,我这儿马上就忙完了,你们等几分钟就好。”海老爷子慈祥的摸了摸我的头,把手里的卷烟盒子递给我,意思是让我们自个儿先坐着抽根烟,等他办完事咱们再聊。

    听见这话,我们也就笑了笑,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抽着烟开了八卦模式,看着这传说中的海家老爷子办正事。

    “小李啊,咱继续说正事。”海老爷子笑着道。

    海老爷子口中的小李,就是坐在最靠近海老爷子位置上的中年人,穿着一身的西服,模样很正式,不像是搞邪门歪道的。

    “老爷子,这几位是?”小李并没有继续先前的话题,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我跟胖叔,似乎是在好奇我们两个是从哪儿来的围观群众。

    “这两位是贵客,咱们谈咱们的,他们听听也没事。”海老爷子摆摆手。

    一听这话,小李也没了意见,点点头就与海老爷子说起了话。

    “咱们这片儿的生意最近有点不景气,老爷子,您也应该是知道的。”小李沉默着组织了一下语言,张口试探着说:“您们海家是咱儿在天津的保护伞,但每桩生意您们都得抽一成,这样下去我们就得赔本儿了啊,要不然您高抬贵手,咱们商量商量这抽成的份数?”

    海老爷子呵呵笑着,没说话。

    小李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是胆气上来了,或是想以德服人了。

    “一百万的生意,您们得抽十万,这十万可不是大风随便刮来的。”小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着:“不说别的,就咱们店里的伙计下了墓遇见危险,伤着身子断了手脚,甚至是送了命,我们都得自己花钱,给这伙计负责医药费或者是给他家安家费,这都不是小数目啊”

    “小李啊,你来天津卫有几年了?”海老爷子拿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问道。

    小李沉默了一下,说,五年。

    “你们店的生意不小,甚至是很大,连不少二级文物都偷偷的放在铺子里,卖给某些特殊的客人,这些事可瞒不过上面的人啊。”海老爷子笑道:“三年前,你们铺子里出了内鬼,差点被局子里的人把店都给端了,这事还是我给你们摆平的”

    “两年前,你们从墓里倒了一个鎏金玉观音出来,这也是我给你们牵的线搭的桥,否则那玩意儿别想从咱们国出去,海关那里的神仙就不是你们能搞定的。”

    “一年前”

    随着海老爷子的述说,小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直到最后,都不得不自己主动的打断了海老爷子的话。

    “这里是三个红包,一共是三百万,都是给您的孝敬。”小李讪笑着把三个黑色箱子放在了大厅的木圆桌上,说道:“您就当给咱们这些后生晚辈一些发财的机会,以后咱肯定还得孝敬您!”

    “小李啊,把钱拿回去。”海老爷子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笑着说:“以后也甭来交钱了,我也不会去找你拿抽成了,这样大家都舒服。”

    在海老爷子这话说出来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小李脸白了。

    “海老爷子您”

    “看样子我海家还是容不下你们这尊大佛,以后你也不是咱海家的下属店了,走吧,这时代黄金遍地啊。”海老爷子感叹的说道:“你们肯定能发财。”

    这下子可不光是小李脸白了,跟着小李来的人,脸全白了。

    甚至还有几个人的腿打起了哆嗦,我觉得他们这表现是在害怕,至于害怕的是海老爷子还是别的什么,我真猜不到。

    “听说前些日子你们从陕西拿了个宝贝回来,云纹娄金像,能卖上八位数吧?”海老爷子眨了眨浑浊的双眼,掰着手指头算着:“秦朝的玩意儿,有价无市诶,你们几个伙计卖完一分钱,估计一个人都得两三百万吧?”

    小李脑门上的冷汗开始狂冒了,小腿肚子也抖个不停,哆哆嗦嗦的说:“老爷子,今儿是小的们喝多了,来这儿说了些胡话,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咱们这些没脑子的后辈计较啊”

    “不计较,肯定不计较。”海老爷子慈祥的笑着,忽然,眼神一变,如恍然大悟的看着那三个黑色皮箱:“哟,这不是我房间里的三个箱子么,咋在这儿啊?”

    小李咬了咬牙,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这些箱子还是您前面拿出来的,说是让箱子透透气散散心”

    看这口才,不去小品娱乐界发展真是太可惜了。

    “哦,是这样。”海老爷子哦了一声,朝海东青招了招手:“小青儿,帮爷爷把这些东西拿回房间里去,摆在这儿太碍事儿了。”

    海东青点点头,一言不发的走了过去,拎着箱子便进了走廊。

    “我草,这才是牛逼人物啊”我双眼冒光的看着海老爷子,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随后的一切就简单多了。

    小李一顿赔礼道歉装孙子说自己不懂事。

    海老爷子一个劲的说没事没事然后笑呵呵的喝茶。

    这场闹剧差不多持续了半小时,等小李他们走后,海老爷子才疲倦的揉了揉眼睛,无奈的说道:“看见发财的机会就想破坏原本的规则,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懂事了。”

    “见者有份,小伙子哦不对,小青儿说了,叫你小易就好。”海老爷子笑着走到了我跟胖叔身边,神情完全跟变了一个人似的,颇有老顽童的意思:“爷爷我也没什么好送的,送古玩吧但你们又不是好那口的人,干脆送你们一人一个红包好了。”

    “别啊老爷子这可不行!”我急忙摆手拒绝。

    “拿着,嗦个啥啊。”海老爷子一瞪眼,从兜里拿出了两张应该是早已备好的支票,递到了我们手里:“六六六,大顺,也算是预祝咱们的行动顺风顺水了。”

    我跟胖叔看着手里的支票,顿时哑口无言。

    一人六百多万?!!真是土豪啊?!!!还是个老土豪!!

    “咱们什么时候能”海老爷子期待的问着,话没说完,胖叔笑着便接过了话茬:“明儿就能走,老爷子,你们也准备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