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七章 阳间山,海底山

姓易的2018-12-08 11:30:0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昨天更新已修正,内容已换,昨天订阅的人可直接去看上一章而不用重新订阅)

    接下来的几天我跟胖叔就彻底忙疯了。

    一边得照顾生意,一边还得准备着各种各样的材料,以便于到时候去了天津办事顺风顺水不会抓瞎。

    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儿不累。

    虽然我身边没有一个叫活儿的女人,但在我忙得头晕的时候,能有个温柔的女孩子给自己倒茶捏肩,时不时还能调戏她几下,那感觉不是满足这两个字能形容出来的。

    四月,十日。

    “顺丰快递就是牛逼啊,前天寄的,今儿早上就到了。”我拿着手机对胖叔说道,他笑着点点头。

    这次我们带去的东西有的不太和谐,例如蚨匕这玩意儿,那就是不能随便弄上飞机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选择顺丰快递了。

    拿个盒子一装,在外面找复印店印了工艺品三个大字在盖子上,又写了个生日快乐,随后的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此时的我们除了衣物跟钱包之外,没啥要随身带着的,哦对了,胖叔的罗盘还是需要随身携带,毕竟那玩意儿娇贵,被暴力快递一摔就扯淡了。

    “饿们差不多也该走咧,东西都拿完了吧?”

    “必须啊,都收拾好了。”

    我在胖叔鼓励的目光下咳嗽了几下,随即扯着嗓子向里屋喊了一声。

    “媳妇诶!!!我要走了你还不出来送送我?!!”

    半响后,我见周雨嘉红着脸从里屋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我的行李包,递给了我。

    “胖叔在呢别乱喊”周雨嘉脸红的样子那叫一个可爱,听见她细声说的这话,我差点就笑喷了。

    从三天前我就在胖叔的教育下采取了厚脸皮的攻势,先得稳住周雨嘉这丫头,万一哪天她后悔了怎么办,随后打蛇上棍乘胜追击,羞涩带不来胜利,不要脸才是战争的真谛,这话是胖叔教我的。

    打那天开始我就不要脸的喊人媳妇了,没想到这丫头也不反对,最多就是红着脸掐我一下,我表示毫无压力。

    (注释:南方称呼女朋友为媳妇的人较少,北方这样称呼女朋友的人较多,媳妇跟儿媳妇可不是一个意思,在北方,媳妇等于老婆,而不是儿子的老婆。)

    “今天我就不去送你了,路上小心点。”周雨嘉站在我身前,帮我整理着衣服的领子袖口,温柔的说道:“在外面别胡闹,注意照顾胖叔,这几天我听你的,不开店了,跟家里人出去旅旅游散散心。”

    “叔叔阿姨闲下来了?”我随嘴问了句。

    周雨嘉点头:“这几天我爸妈都闲着呢,就我哥忙。”

    “周岩那二愣子最近咋没来找我呢?”我忽然想起了一件没想明白的事儿,心说周岩最近不光没来找我,也没怎么联系我,本来打算叫他出来请他一顿宵夜来着,结果一来二去我还真忘了。

    “最近他那部门忙得不行,估计等他闲下来了,就得来找你让你请大餐了。”周雨嘉笑道。

    我耸耸肩:“无所谓啊,反正又不是请别人,一家人说啥两家话?”

    周雨嘉的脸又红了。

    说真的,我这些日子总是心里没底,哪怕我跟周雨嘉打得火热,内心深处还是有种不想去面对的心虚感。

    知道我跟周雨嘉在一起了,周岩会不会弄死我?

    或者想远一点,她老爸也就是周雨嘉的爹会不会弄死我?她老爸会不会知道后就直接拿着枪来找我了?我可是见过他爹穿警服配枪出门的情景,那场面我想想都得腿颤。

    “时间不早了,得走了,你丫的好好在家里待着,别自个儿出去玩儿,注意安全,等叔叔阿姨带你去你再去,知道不?”我絮叨了几句,在胖叔的催促下,几步跑出了花圈店。

    回头一看,周雨嘉正站在店里冲我招手,满脸恬静的笑容。

    “等我回来!”我也笑了笑,大喊了一句后便钻进了胖叔叫来的出租车里。

    老规矩,直奔龙洞堡机场前往目的地。

    小时候我还挺想坐飞机的,那时我还小,看见飞机从天空中飞过的时候,恨不得立马跳上去坐在机舱体验一下飞翔的感觉里,看看咱们中国的大好河山。

    但等我坐了这么几次飞机之后,我就再也不想坐了。

    谁他吗说空姐都是美女来着?

    刚才那个大妈是谁?!为什么我看着她脸上的粉就怕她一扯嘴角就往下掉?!

    谁他吗说飞机上的空姐彬彬有礼服务牛逼的?

    我要一杯冰水她就能白我一眼,这种事难道就我遇见过?!

    “看她那眼神就跟我故意找茬似的,什么服务啊。”我拿着纸杯喝了一口,低声叨咕着:“胖叔诶,你这次能搞定吧?”

    “搞定撒(啥)?”胖叔眼睛都懒得睁开,用闭目的状态跟我探讨着。

    “找真门你肯定没问题,但找海东青他爹妈,这就有问题了吧?”我无奈的说道:“这些天你也没给我们确切的答复,海东青问起来你也是模模糊糊的回答他,你别到时候掉链子就扯淡了。”

    “饿问问你,艮代表个撒(啥)?”胖叔问我,我没想,下意识的答道:“山。”

    “那么海里有山么?”胖叔继续问道,用手摆了摆:“不四(是)海里滴那种山,四(是)咱大地上咧,带阳气滴山。”

    闻言,我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霎时就明白了胖叔的意思。

    海里有山,还有连绵不绝的山脉,甚至还有火山,但那些山却与咱们地面上的山不太一样。

    “海中之土,无脉无气,阴盛于斯,阳不见也。”

    这句话在《湘密》跟《云孽记》、《青野志记》甚至是一些道家与风水的典籍之上,都有出现过。

    最先出处已不可考究,但就这些记载来推测,最早的记载应该是汉朝期间,或是汉朝之前。

    如这句话所说的一般。

    海底有土,但这土却没有地脉,更没有地气,阴气盛行,完全没有一点阳气的存在。

    说是海底土,其实就是阴土。

    或许有人会奇怪了,难道海底土没有地气,江河湖潭这些地方就有地气?

    我可以肯定的说,有。

    地气存在的必要条件,其中一条就是必须有阴阳二气的存在。

    水确实是属阴,而江河湖潭中的阴气更是夸张,只不过这些阴气都没重到大海的那种地步,如果有那么重的阴气存在于江河之中,那么江河里仅存的阳气必然会被侵蚀消除。

    光有阴气,没有阳气,自然就没了地气。

    说白了就是阴气大小的关系而已。

    “海里抹油(没有)阳间山,但那符却四(是)人为弄出来滴东西,跟山挂钩,如果那老和尚社(说)滴四(是)对的,那么肯定有地气滴存在,否则不会让你气(去)搬山,这符咒能困住死者滴三魂七魄以至于外人招不到死者滴魂魄。”胖叔笑了笑:“就这几点来看,必须得用阳山而不能用阴山,阳山镇鬼,阴山养邪,这四(是)常识咧。”

    “你的意思是用你风水学的那些东西寻找这个山?”

    “抹油错,这情况就跟一张白纸上有黑点一样,一眼就能看出来。”胖叔眼睛里满是自信的意味:“饿找到尸首所在,你们把尸首搞上来,然后你把困住魂魄滴东西破咧。”

    “没问题。”我点点头。

    睡了一觉后,飞机开始降落,在不知不觉中我跟胖叔就已经从贵阳来到了天津。

    嗯,天津,我想象中的快板儿之乡。

    在接机口,一辆牌照较为特殊的奔驰就停在路边,海东青靠着门站着,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等我们。

    “大鸟!!!”

    海东青见到我们之后眼睛一亮,乐呵呵的就走了过来,然后

    “竹板儿这么一打呀,别的咱不夸”我的笑容一定很贱,因为我感觉海东青那瞬间打算弄死我,没开玩笑,他拳头都捏紧了。

    “哟呵,津A66888,这牌照不错啊。”胖叔背着手走了过去,一副地主老财的样子,行李直截了当的扔给了海东青,满脸的好奇:“小海,看来你家四(是)土豪啊。”

    “这是我爷爷的车,牌照是别人送的。”海东青回答道。

    我好奇的指了指奔驰车:“你开车载我们?”

    “是啊。”

    “你有驾照么?”

    “有,找人办的,我懒得去考。”海东青言简意赅的说道,将他隐藏了多年的土豪气息暴露无遗。

    胖叔很不客气的自顾自上了车,扬手一挥:“走着~”

    *****************************************************************

    明天星期五~~又到周末了~~~~还是老规矩哈~~~~

    一天一更,下星期一自动恢复。

    以下人员,男的过来跟易大叔握握手,女的过来让我抱一个~~~

    素寂年

    彩色的兜裆裤

    莫亦忆

    shadow_ply

    青屿

    猪肉达

    sweet4u

    ao2

    低调看贴

    佐罗83

    咕噜咕噜117

    太祝yoko

    UU9999

    谢谢大家的打赏啊有木有!!!!虽然我这龟速易的称号很惭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