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四章 无法说出口的话

姓易的2018-12-08 11:29:5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跟周雨嘉是在她大一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她刚入校,看起来就跟普通的高中生没两样,头发长长的,没有扎辫子,穿得也很朴素也很简单,第一次见面时她穿得是一件卡其色的裙子。

    说起来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挺有意思的。

    我们学校的图书馆后面有条小道,那里经常有一些流浪猫在那儿歇息,顺便晒太阳无比舒坦的颐养天年。

    我这种人进图书馆看书就是为了陪其他人看美女,周岩也是,菲尔普斯他们也哦不对,他们是去看美女的。

    那天我们刚从图书馆出来,就看见了一个背影满分的美女蹲在地上,拿着个一次性塑料碗装着牛奶喂着几只小奶猫。

    菲尔普斯之情圣的外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看见这场面,二话不说就整理着发型上去准备搭讪要个电话啥的,但他前脚刚出去,后脚就被周岩一腿踢飞了。

    “这是我妹。”周岩说。

    “学长们好。”周雨嘉礼貌的打着招呼。

    “小妹妹好啊!”菲尔普斯一脸的淫笑,不到三秒,他直接就被咱们寝室的老大大黑拽走了,说是这孙子影响市容市貌,留不得他的狗命。

    “你好。”我笑着,跟这个小姑娘说出了这辈子跟她说的第一句话。

    大学四年,外加毕业后的几年,所有人都有变化,比如我,比如周岩。

    但貌似周雨嘉却从来没变过。

    一样的善良,一样的傻逼,一样的

    不对,她现在没原来那样无理取闹了,也没原来那么不懂事了,好像是有变化。

    吗的我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呢?!!

    就要说出来心里话了姓易的你他吗还玩天马行空?!!

    “雨嘉,我爱”

    “陪我看电影吧。”周雨嘉走过来,用手捂住了我的嘴,笑了笑:“陪我看电影,好吗?”

    我最后一个字霎时间就咽了回去,心都快碎了。

    这他吗不会是变相的拒绝吧?!!还是她给我发好人卡了?!

    但她没说我是好人啊!

    “好”我无奈的点头,刚想转身,却发现周雨嘉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跟普通情侣一样,用头靠在了我肩上,对我眨了眨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睛有点泛红,也许是我看错了吧。

    坐在沙发上,我一愣一愣的看着周雨嘉脱了鞋子,光着脚与我一般盘腿坐着,不停翻动着手里的DVD光盘。

    “你新买的?”我问道,心说这些玩意儿我咋原来没在家里见过呢,哟,还有天煞地球反击战啊,老片儿了。

    “今天我们熬夜看电影吧?”周雨嘉期待的看着我,笑道:“我家人都以为我在寝室呢,你不用担心。”

    我顿时有了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干柴烈火那啥那啥

    老天爷,你终于舍得让老子脱离童子身了吗?!

    “来,咱们从天煞反击战开始看。”周雨嘉起身走过去打开了电视机,又将DVD打开,放入了碟片,然后我们就陷入了科幻片的世界。

    没错,科幻片的世界。

    从天煞地球反击战,又看到了蜘蛛侠,随后又是生化危机

    中途胖叔溜达回来了一趟,但周雨嘉没看见他,我看见了。

    他偷偷摸摸的站在门边往里看着,见我跟周雨嘉暧昧的坐在沙发上看电影,欣慰的点点头,深藏功与名的离开了花圈店。

    一分钟后我接到了短信。

    “今晚上我不回来了,注意安全,你们还小,但是也不小了,对了,把店门关了吧,别让生意打扰了爱情。”

    我敢保证这些话是胖叔这辈子说得最文艺的话了。

    俗话说得好,话糙理不糙,我是一个尊重长辈的人,听话也是理所当然的。

    关上店门也不是为了以防外人偷窥对吧毕竟晚上没什么生意开门也是浪费

    “十二点多了,要一点了,咱们还看电影?”我的言外之意就是能不能进入正题,不说发生不纯洁的事,你好歹给我解释一下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还是

    周雨嘉见我表情纠结,她笑了笑,温柔的给出了答案。

    “好啦,不看这些了。”

    我顿时虎躯一震,随即又听见了她第二句话:“我们看泰坦尼克号吧?”

    我草。

    真的我得发个誓,我看过动作片,还看过动作片,也看过科幻片,恐怖片惊悚片悬疑片等等等等

    到了现在我也没看过那么文艺的片子啊!!

    你就是非得把我熏陶成文艺忧伤仰头四十五度角能流出眼泪的青年是吧?!

    当然了,以上的都是我心理活动,是万万不能宣之于口的。

    我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机上闪过的一幕幕画面,强忍着打哈欠的举动,转过了头,看着周雨嘉,也是在看唯一能够让我看不厌烦的东西。

    花圈店里所有的灯都被我关了,毕竟气氛还是需要营造的。

    在昏暗的电视机灯光下,周雨嘉似乎比往日更好看了,真的,起码我这么觉得。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我忍不住先开了口,打算把话题引到一个该在的地方。

    “雨嘉,我”我想把今天表白的话再厚着脸皮说一次,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转而笑呵呵的问了句:“雨嘉,你喜欢我么。”

    什么叫做机智?什么叫做曲线救国?这就是!

    要是周雨嘉说喜欢或是脸红着低下头不说话,那么我们的事儿就算是成了,要是她直接拒绝

    周雨嘉身子颤了一下,缓缓转过头看着我,沉默了很久。

    “喜欢啊。”周雨嘉展颜一笑。

    “你的喜欢是哪种喜欢?”我试探着问,异常警惕。

    周雨嘉看着我半响都没出声,也不知道她是在想些什么,然后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其实都挺突然的。

    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来的那么突然。

    事前哪怕我想破脑袋也绝对想不出当时周雨嘉的反应。

    “这是”我脑子已经死机了,身子也霎时间变作了绝逼不会动的石雕,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是真

    周雨嘉在亲我。

    周雨嘉在亲我的嘴。

    周雨嘉在闭着眼睛亲我的嘴。

    感受着嘴唇上传来的柔软感,我是真想哭啊,眼泪差点都出来了,我这初吻留了多少年总算把它给送出去了,能感觉到这种冰凉凉且柔软无比的感觉果然是祖师爷保佑啊哈哈哈哈哈!!!

    “雨嘉我爱”我看着满脸羞红的周雨嘉,感觉到她并没敢完全的亲上来,只是用嘴唇轻轻贴着我的嘴唇,便抓住机会口齿不清的就要趁机表白,但周雨嘉却猛的钻进了我的怀里,紧紧抱住了我的身子,并摇着头一言不发。

    我见她这反应,便顿住了话头,没往下说。

    过了几分钟,周雨嘉总算是打破了沉默。

    “易哥现在别说出来好吗以后再说给我听好不好”

    “行啊你别哭啊我啥都听你的!”我一听她的声音略带哭腔,顿时就急了,心说这丫头是咋了怎么说哭就哭呢?!

    难道是被我深情的表白吓坏了?!不会吧老子又不是痴汉你有必要么?!

    很久后我回忆过那一晚上,给当时的自己做出了评价:一个被外人评价是个傻逼的人不一定是个傻逼,但一个在不该傻逼的时候傻逼的人那就是真傻逼。

    “易哥”

    “啊?”

    “就这么抱着我别松手好吗”

    “好好好都听你的”我手足无措的点着头答应,紧紧的抱住了她,那时候我忽然间就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其实我也不明白当时我是什么感觉,只觉得

    是温暖,还是别的什么,我说不清。

    周雨嘉的身材很消瘦,原来我还没怎么注意,但现在却忽然发现周雨嘉瘦得有点病态了,抱着她跟什么都没抱好像没什么两样。

    很轻,轻得让我有点不适应。

    “雨嘉,你是不是生病了?咋这么瘦呢?”

    “乌鸦嘴你可别咒我,我瘦是因为家里要让我考研,学习压力大没怎么好好吃饭。”周雨嘉哼了一句,似乎又恢复了正常。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怪不得,考研是挺有压力的,吃不下饭也很正常。

    “丫头。”

    “怎么了?”

    “你能再强吻我一个吗刚才的感觉好爽”我恬不知耻的咂了咂嘴,没两秒钟,肩上传来的剧痛就让我停下了大脑里不纯洁的意淫。

    “我草你果然是属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