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二章 搬山移气镇

姓易的2018-12-08 11:29:5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搬山移气镇,隶属易家五门镇字一门,作用较为特殊,与堪舆家的某些术法阵局有异曲同工之妙,作用也相差无几,只不过一个多多少少跟道门挂钩,而另外一个则跟湘西秘术挂钩而已。

    “山藏盛阳,阳压于阴,阴人不眠,阳人不宁。”

    “使术移山,阴人眠之,阳人宁焉,万事安矣。”

    这三十二个字是搬山移气镇中开头的句子,它写得很是简单,如果不是老爷子给我说过这句话里藏着的故事,恐怕我都想不到易家的老祖宗竟然能琢磨出这种法术。

    俗话说得好,依山傍水,藏风纳福,背水落沟,祸灾入兜。

    山这个东西在风水学中有许多不一样的作用,阴宅,也就是死人埋葬的地方,如果是依山而造埋于山中,或是顺势而葬埋于山脚,那么都能算是常见的墓葬格局,不能百分百的保证能给后代引来富贵,但也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性,不会给后人引灾。

    但话虽如此,如果埋人的家属请了个二把手风水先生,一来指点就将墓局弄在了山里的某个特殊位置,恐怕后面将要遇见的,那就不是能随便解决的事儿了。

    据老爷子所说,在清朝顺治时期,沈阳有个富商名为周似,这富商平日里为人和善,时不时还会接济一些穷人施粥送饭,所以他在当地的名声是非常的不错,也就因如此,他家的麻烦事才会被易家某位老祖宗给解决了。

    “周富商是善终,八十多岁才驾鹤归西,可也算他倒霉,归西了刚半个月不到,他家就闹鬼了。”老爷子说起这故事的时候一脸的怒其不争,连说要是自己的周富商,非得一把掐死下面的几个傻逼孩子不可。

    “这鬼啊,就是他自己。”

    在富商下葬后的半个月内,一切平安,但刚过了第十五天,周家大宅里就开始闹鬼了。

    不少下人晚上都能听见走廊里呜呜咽咽的哭声,还有一声声悲惨至极的哀嚎,认识周富商的人都知道,这些声音的的确确是周似的。

    遇见这情况后,周富商的儿子女儿急忙找来一群所谓的高人,给予高酬,并说了句无数高人都喜闻乐见的话,大意是:“搞定了这事,钱就是你们的。”

    周富商的家人手足无措,耐心的等待有高人解开这个局。

    沈阳的许多高人都表示信心满满,不就是闹鬼么,小意思。

    随后的一个月里,少说有二三十个高人上了埋葬周富商的那座山,看了墓局之后就灰溜溜的走了,这活儿自然也都放弃了。

    周富商的儿子女儿也是纳闷,都问那些高人,为什么不帮他们解决这事儿了?

    那群人给的答案如出一辙,这问题好解决,但我们能力有限解决不了,真要解决的话,就只能强行解决这个问题,但要是强行搞定了这事,你家亲爹的魂魄就保不住了。

    其实那群人说得没错,在当时的沈阳一片,能解决这麻烦事的人还真没听说过,想要搞定这事必然得找能够改变地气流向的高人,但这高人,又得去哪儿找呢?

    “卦术不灵,祸人一个,风水不就,害人全家。”老爷子给我解释其中原因的时候,言简意赅:“那傻逼风水先生把墓局看差了,以为那是一个地气环聚的宝穴,却没看出墓地下方黄土三尺还有一条地脉,地脉一头在山顶,顺山而下,直走另外一头的江河地眼,这墓地恰好就挡在中间了,死人尸首日日受地气冲刷,能不难受么?”

    “鬼难受了,自然就得闹腾,一闹腾那可不就”

    说来也是巧了,易家当时的家主就正巧在沈阳那边游历,说白了就是游山玩水,意外听见这事儿后立马就好奇了,他可不是为了做好事去的,是为了观摩去的。

    在那位性格有点偏激的老祖宗看来,有钱的都不是好东西,为官的更是不堪,所以帮还是不帮,这得细细斟酌一下。

    但无论是帮不帮,能去观摩一下状况,学习经验,以求进步,跟大时代接轨,总的来说还是件好事。

    上山看了一趟,老祖宗觉得,这事挺牛逼的,有难度,但自己能解决。

    去了周府一趟,老祖宗顿时就决定帮周土豪解决这事了,也对周似这人改观了。

    他去周家大宅的时候,只见周府门外,来来往往的乞丐都是一脸的担忧,眼神不停往周府里张望着,似乎都是在担心着什么。

    老祖宗也是个好奇心旺盛的人,走过去一问,得到答案后,老祖宗没说话就进了周府,找到管事的人直言这事能轻松解决。

    让老祖宗下定决心帮周家一把的原因就是某个老乞丐说的话。

    “周老爷是个好人,去年寒冬腊月的时候,周老爷见到我们这些老家伙没过冬的衣服穿,二话不说就安排几个伙计送了一些棉布衣服出来,他可真是菩萨心肠,如果不是周老爷帮我们一把,不知道去年的这条街得冻死多少人”

    助人就如助己,这话一直都是真理,也许就是周富商的一向为善,才导致了自己遇见的困局能够被一个从未谋面的人解除。

    在被周家子女带上山的那一天,这个局便被老祖宗轻轻松松的解了,毫不夸张的说他没有费一点吹灰之力。

    按照常理来看,要改变地气流向无异于自寻死路,这是属于逆天的法门,用了之后说不准就得折个十几年的寿数,而且还不一定成功,谁会干这种傻逼事?

    老祖宗不是傻逼,所以他不会去干这种事,可他换了一种方式施展法术,却弄出了跟改变地气流向一样的功效。

    他用的法术,便是我前面所说的,搬山移气镇。

    “气改过三,天怒人怨,气不过三,万事定安。”

    这所谓的三,就是三寸(十厘米)的长度,简单而言,只要改变地气流向的程度不大,与原始路径的距离不超过三寸,那就没事,超过了三寸,麻烦事就来了,这些都是那位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经验。

    当初他去坟上看了一眼,见棺木只是微微压在了地脉上而不是完全挡住,他才能有信心搞定这事,如果是彻底挡住地脉,估计神仙来了也没辙。

    用搬山移气镇改变了些许地脉的流向,既破了局,自己也没报应,多和谐。

    所以这法术一直都是那位老祖宗最为自豪的本事,当然,一代接着一代的传下来之后,用这法术帮人驱邪抓鬼的易家子弟还真没几个。

    不是不会这东西,而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用这东西。

    既有距离规定,又有复杂的工序,而且还要有类似于堪舆家专门解决的地气难题,真是可遇而不可求。

    想当初我学这法术的时候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学了点,会倒是会,就是不太熟悉。

    “老和尚既然知道海东青认识我,还知道下面的情况,那么按他说的,用搬山移气镇应该能搞定这事吧”我嘀嘀咕咕的念叨着,心说这和尚要么是个反派角色,要么就是个厉害得没边的人物,现代道家的算卦推命貌似也没他这么牛逼啊。

    他是会了佛家的五眼六通?

    还是

    “对了,大鸟,你们这段时间都在忙什么呢,咋还不给我说啊?”我忽然想起了这事,随嘴问道。

    “找这些东西。”海东青说着,皱了皱眉头,把手伸进了脚边放着的旅行包里,拿出了一个密封但顶上有通气孔的玻璃瓶子。

    瓶中有十来只黑色的虫,长相类似于独角仙,可八只略显细长的脚却将它撑托得跟蜘蛛很相像,通体是金属色的,看起来有点发黑。

    最醒目的就是这些虫子的眼睛,一个个的有黄豆大小,呈隐隐发光的金色。

    “我想”

    “既然能用这个解决,那么还怕个屁。”我明白了海东青想要干什么,不由笑着打断了他:“当初去奉天府的时候你不是也在为我拼命么,这次也轮到我为你拼命了。”

    “可能有危险。”海东青皱眉。

    我笑着没理他,扯着嗓子朝包间门外大喊。

    “服务员,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