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一章 老和尚

姓易的2018-12-08 11:29:5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现在的时间,是傍晚七点整,也是和谐联播栏目播放的时间。

    如果不是听了海家的故事,或许我会觉得这个世界很和谐,哪怕不美好,也会很和谐。

    但在此时此刻,我有了一种这世界不真实的感觉。

    说真的,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小海”胖叔欲言又止的看着海东青,见海东青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他叹了口气:“过气(去)咧就让它过气(去),饿们现在还好好滴,这就四(是)好事,明白不?”

    海东青点点头,说,明白。

    “怪不得你平常这么爱吃呢,明儿早点起床,咱们带老爷子去吃吃肠旺面啥的。”我看了看海东青,低声说道。

    鸟人的自尊心挺强的,要是我露出点可怜这孙子的表情,我真有种他会揍我一顿的预感,指不定他手里的筷子就得捅过来了。

    “肠旺面?”海老爷子好奇的看着我。

    胖叔一拍手掌,恨不得言传身教给老爷子说说这肠旺面的妙处,但估计他是一下子被自己的双语言系统卡住了,憋了半天都没憋出句话来,就只能现身说法的做出一个“这东西真的很好吃”的表情,然后咂了咂嘴,说:“老爷子你吃了就知道咧”。

    我嘴角抽搐了几下,忍住了没笑出来。

    当时胖叔的表现可不是一般的二啊,简直就是二逼中的战斗逼,海东青看了看胖叔,脸色无奈的别过了头没再出声。

    “画面太美,不敢看。”海东青细声说着他的感慨,我噗的一声就笑了。

    我给海老爷子倒了杯茶,说到了正题上:“老爷子您到底想让咱们帮什么,直说吧,能帮的一定会帮,不能帮的一样也帮,谁叫我摊上这鸟人了呢。”

    海老爷子一愣,笑道:“小青儿交的朋友果然不错,听见我这故事还敢随便帮我。”

    “您不是都改口叫他小海了吗?”我好奇的问。

    “本来是这样的,但等他岁数一大了,我发现叫他小青儿这兔崽子就得炸庙,跟被人踩了尾巴似的,特有意思,所以”海老爷子呵呵笑着,把他恶趣味的一面暴露无遗。

    海东青眉头一皱一皱的,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什么,凑过去一听,他貌似在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个爷爷呢”

    “老爷子,您这些事都一直瞒着他呢?”我问道,怎么想海东青貌似都是这段时间才知道这些消息的,去年咱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应该还瞒在鼓里呢。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海老爷子摇摇头说道:“如果不是去年出了一个变数,恐怕我也不会给他说这事的真相。”

    “不说别的了,这次的事儿必须得二位帮帮忙。”海老爷子对我们抱了抱拳,江湖气息格外的浓重,表情难看的说:“小青儿父亲跟母亲的尸首到现在都没找到,老佛爷也给他们招过魂,打算叫他们上来问问尸首的所在,但却从来没有招到过。”

    “老佛爷的本事在咱们中国可以说是名列前茅的,他都招不到的魂魄,估计别人也找不到。”海老爷子缓缓说道:“这些年我找了无数个先生,还有好几个和尚,但从来没成功过。”

    “您的意思是让我们去给叔叔阿姨招魂?”我皱眉问道,心说这貌似有难度啊,按照老佛爷跟海家的关系来看,他肯定得尽心尽力的办这事,可到了现在都没搞定,估计这种麻烦事不是能随便解决的。

    要知道,老佛爷就算招不了魂,他必然也会让自己当铺里的能人去弄,但就是弄不出来,这个该怎么说?

    “小伙子,你别觉得困难,听小青儿说,你是湘西易家的人吧?”海老爷子问了我一句。

    我没多想,下意识的点点头。

    “在去年的年初,我在沈阳那边儿办点事,正巧就在路上遇见了一个老和尚。”海老爷子自顾自的给我说着:“那和尚跟我年纪差不多,穿着个普普通通的外套,没弄僧袍啥的,要不是他脑袋顶上有戒疤,我都看不出他是个和尚。”

    “然后呢?”我有点没明白海老爷子讲这故事的含义。

    “他当时看了我一眼,说我这个人命不好,得多做善事,少干损阴德的事儿。”海老爷子笑呵呵的说:“我那时候就以为这老和尚是个骗子,就问了他一句,和尚,你到底想跟我说些什么?”

    “他说,和尚想救人。”

    说到这里,海老爷子也摇了摇头:“我当时还以为他脑子有病,救人,救谁啊?然后我就没答复他,结果这老和尚还真是个高人。”

    就如海老爷子所说,那和尚见海老爷子不说话,也笑了笑。

    “说恨说仇说是怨,见沙见水不见天,深埋渤海三十丈,夫魂妻魄双相连。”

    听见这几句话的时候海老爷子当即一愣,脑子霎时就死机了,难道这老和尚还真懂点东西?!!

    没等他想明白,只见这老和尚对他笑了笑,很直接的问道。

    “施主,生活所迫,可否施舍点财物?”

    或许外人听见这话会觉得这和尚是个骗子,但海老爷子却不这么觉得,因为站在这老和尚面前的他,能够清楚的看见老和尚的眼神。

    纯粹,干净,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

    “大师您”海老爷子手忙脚乱的把钱包摸了出来,直接往老和尚手里拍了一叠钱,少说四五千的样子,没等他话说出口,老和尚自顾自的从这叠钱中抽出了一张红票子,随即便将剩下的都钱还给了海老爷子。

    “桶中藏有艮符板,招魂引魄皆不还,若想送亲往彼岸,湘西五门可搬山。”

    “施主,想要找回儿子儿媳的魂魄,急不得,急不得。”老和尚摇了摇头:“回去同你的孙子聊聊,他认识能解决此事的人。”

    “我亲弟弟的尸首还在”

    老和尚双手合十的打断了海老爷子的话。

    “施主,你着相了。”

    “故人已逝,魂走彼岸,一具空肉,何苦求来?”老和尚说话的方式跟海老爷子以往见过的和尚不一样,原来的那些个和尚张口就是阿弥陀佛,似乎不念叨这句口头禅就不舒坦一样,跟强迫症患者似的,而这和尚则很像是话痨。

    “取不回我弟弟的尸身吗”

    “可求的事从来不会带来麻烦,去求可求之事,就如人走平地可健步如飞。”老和尚笑着说道:“不可求的事就如一滩烂泥,强求自然深陷泥沼而不能自拔,或许会比得不到结果更加的痛苦。”

    海老爷子沉默了下去,脸色悲戚的笑着,再不言语。

    就在这时候,老和尚无奈的摇了摇头,给海老爷子留了一句话后转身便走,等海老爷子追上去时,却已经找不到老和尚了。

    “墓中八足金眼虫,可制大殂之孽,是福是祸,皆看施主,望施主三思而后行,切不可妄行后悔无用之事。”

    听着这个离奇的故事,我跟胖叔眼珠子都差点飞出来了,心说这世上还真有高人啊?!!

    那和尚太牛逼了吧?!

    感情看一眼就知道海老爷子家出啥事了?!连事情的来龙去脉貌似都很清楚,甚至连解决办法都搞出来了,这不是在拍电影吧?!

    “我草,竟然连海东青认识我都知道,这就有点”我震惊的看着海老爷子,心里嘀咕个不停。

    桶中藏有艮符板,招魂引魄皆不还,若想送亲往彼岸,湘西五门可搬山。

    从这话里就能猜出来,那两个装着海东青父母尸身的水泥桶里肯定有古怪,而且就是因为这个叫“艮符板”的古怪,导致任何人都招不到他们的魂魄。

    最后的一句话就有点让我蛋疼了,湘西五门可搬山?!搬个屁啊?!

    我要能搬山客串愚公那还是凡夫俗子么?!

    “艮,就四(是)山的意思,让你搬山就四(是)把这艮符板搬走?”胖叔念叨着:“细伢子,五大门里有跟搬山挂钩滴方术么?”

    我摇摇头:“有搬山的我就成神仙了,怎么可能我草!”

    易家五门术法确实是没有一个能搬山的,但是好像是有一个叫搬山移气镇的术法而且五门所有的术法里也只有那一个跟搬山这两个字能联系上

    “难道是跟地气有关系?”我猛的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