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章 海

姓易的2018-12-08 11:29:5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回到海家大宅的时候,海老爷子看着空荡荡的宅院忍不住眼前黑了一下,随即脚下一软,一不小心就被大门外的台阶绊倒在地。

    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还是挺多的,但却没一个人上去扶他,都是在好奇的看着这一幕。

    不少人都认识,这脏兮兮的老头便是海家的家主,海老爷子。

    不少人也都明白,海家从今天开始,怕是彻底毁了。

    没见着这位老爷都是这副模样了吗?

    台阶的边角磕得海老爷子的手臂开了条口,血霎时争前恐后的从伤口里涌出,看样子应该很疼。

    疼吗?

    海老爷子自问着自己,然后如老疯子般的哈哈大笑了起来,连滚带爬的进了海家大宅。

    老祖宗传下来的海家没想到会毁在自己这一代,无论如何,自己万死也不能免开这个责任。

    如果自己的孙儿真的死了,那么自己也就该走了,孤家寡人在这世上活下去还有个什么意思?

    “小青儿!!!!你在哪儿啊!!!!爷爷回来了!!!!”

    海家大宅里充满的只有死寂,所有的活物都走了,哦不对,好像还有一条狗。

    “汪!!汪!!汪!!!”

    海老爷子踉踉跄跄的在庭院里晃悠着,只见一条黄色的大狗从边上的空房里跑了出来,亲切的在自己脚边蹭来蹭去,那种看见自己主人而兴奋的眼神,让海老爷子眼泪流了下来。

    这条狗是他从小养大的。

    到了家破人亡的时候,也就只有这一条狗陪着他,而其他的人

    “爷爷?”

    忽然间,一声充满恐惧的低喊,吸引住了海老爷子所有的注意力。

    海老爷子颤颤巍巍的回过头循声看去,见一个熟悉且瘦弱的身影站在侧院门后,在偷偷摸摸的看着自己。

    顿时,海老爷子表情一僵,疯狂的就跑了过去,将这个孩子抱进了怀里,久久都不敢松开,生怕再度失去。

    “爷爷!!!”海东青那时候还小,最多就算是个半大的小屁孩,被自己的亲爷爷抱进了怀里之后,他第一时间就哭了出来,谁都不知道他这些天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爷爷你受伤了!!咱们快去医院啊!!!”海东青冷不丁的看见了海老爷子手臂上的伤口,焦急的说道。

    海老爷子摇摇头,走进旁边的屋子,在被外人翻得乱七八糟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卷不值钱的医用绷带,递给了海东青。

    “小青儿,帮爷爷包一下,爷爷没力气了。”

    海东青不知所措的点点头,跟海老爷子一般坐在地上,帮他包扎着伤口。

    随后,他问了一句:“爷爷,我爸妈怎么还没回来啊?二爷爷呢?”

    听着院子里回荡的犬吠,海老爷子呆滞的愣了半响,惨然笑着:“人走茶凉啊”

    忽然他似乎是注意到了海东青的问题,脸色一变,强装出了一种轻松的表情,轻轻的拍着海东青的脑袋:“小海乖乖的,你爸妈跟二爷爷都去国外了,很忙,以后有时间就回来了。”

    “他们为什么不跟我说啊?!爸妈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海东青的脸上有点惊慌,说的话也有点互相不搭:“这几天家里来了好多人,我去看他们的时候,他们就拿着刀追我,然后我就在里屋的仓库里躲了几天,等他们走了我才敢出来,到底怎么了啊?!”

    “你这几天都没吃东西?”海老爷子担忧的问。

    海东青扁了扁嘴,说,吃了,然后从兜里拿出了仅剩下的两个馒头。

    “就是没喝太多水,仓库里没有水,我只能晚上偷偷去井边弄点水喝,吃的我没有找到。”海东青眼睛一红就要哭出来,干皱的嘴唇看起来颇为让人难受。

    “二爷爷接了一个大活儿,但自己忙不过来,就让你爸妈去帮他,估计忙完就回来了,这些天来咱们家闹腾的都是往日的仇家,没事,都过去了。”海老爷子说着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颤抖的站起身,牵着海东青往院子外走。

    “走,爷爷带小海去吃好吃的。”

    “爷爷你怎么不叫我小青儿了?”

    “因为你该成熟了,那种文文弱弱的名字不适合现在的你,以后要坚强,知道吗?”

    海东青虽然不懂自己爷爷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直觉告诉他,现在应该点头,然后,说,好。

    “好。”海东青点头,紧紧的握着自己爷爷的手,答应道。

    从那天起。

    天津卫海家彻底没落,海家大宅也没了往日的热闹,许多房间都空了下来,只有一个老人跟一个孩子相依为命。

    从那天起。

    海东青的饭量大了许多,因为在他看来,能吃到东西就是莫大的幸福。

    躲在暗室仓库里的那几天,他其实什么都没有吃到,身上的馒头也不过是等人走后,才出来寻摸到的。

    那几天他饿晕了不知道多少次,也不知流了多少的眼泪,他就一直想着,为什么自己的爸爸妈妈还不来救自己?!为什么爷爷跟二爷爷还不回来?!

    从那天起。

    天津卫的盗墓行当乱成了一团,势力纷杂,大小团伙都开始插旗立棍。

    而海家则没有人再去过多的问津,连去看一眼都没有。

    所有人就只有一个感觉,海家没落了,天津卫该改朝换代了。

    当然,一切的改变就在十天后,老佛爷带着五六十个伙计开着车来了海家大宅,车后装着的古物就那么明晃晃的抬下了车,搬进海家大宅。

    那些东西本就是海家的,只不过是被陈物楼他们弄走了而已,现在这就是物归原主。

    警察早早的来到了现场,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问话,都很淡定的站在一边抽烟闲聊,仿佛那些古董都是合法的仿品而已,人搬进去只是做装饰用的,绝对没违反法律条款。

    那次的声势之大,直接震动了整个天津卫。

    于同日,老佛爷亲自放话:“谁动了海家的东西,我就动谁家的人,要是有人不相信我这个话,那就试试。”

    随后陈物楼的尸体被人在天津闹市区发现,眼珠子被人挖了出来,手脚也不见了踪影,经过法医鉴定,陈物楼身上的刀伤起码有上百处,但这些都不是致命的。

    致命的是陈物楼胃里的东西,一根根半指长短的铁钉。

    一个月后,老佛爷再度登门。

    “我从天云水宫里拿了一副棺材出来,秘密我已经得到了,海兄”

    “二子的尸体呢?”

    “尸体我”

    “我问你,二子的尸体呢?”

    老佛爷没有再回答他的话,只是把一张彩色的照片收了起来,照片里的巨型棺材很吸引人的眼球,但没办法吸引海老爷子的眼球。

    “二子的尸体还在水宫里飘着,没有被吃,但我没办法拿回来,尸首已经飘到洞壁边上了,那里就是怪物的居所。”

    海老爷子默默的倒了两杯酒。

    老佛爷喝了一杯。

    另外一杯酒被海老爷子泼到了老佛爷的脸上。

    “我们以后不能在一张桌子上喝酒了,我说过,你走吧。”

    在离去之前,老佛爷递给了海老爷子一张巨额支票,但海老爷子没有收下。

    见此情景,老佛爷摇摇头,留下一句话便走了。

    “我找人去打捞元宁夫妻的尸首了,但没找到,我亲自去找了,也没找到,这件事我不会忘的,海兄”

    “这件事不劳你费心了,我会自己解决的。”

    “以后还能一起喝酒吗?哪怕不是一张桌子。”

    “好像”海老爷子的余光看见了站在院子里跟黄狗玩耍的海东青,语气凄然的说道:“不能了,不能了”

    出了大厅,老佛爷走到了海东青身前,蹲了下去。

    “小青儿,以后好好照顾你爷爷,知道吗?”

    海东青打小就很害怕老佛爷,也许是因为那个兔子面具的缘故,他平常都不敢多跟这老头子说话。

    “好”海东青害怕的点点头,想了想,忽然又说:“我不叫小青儿我叫小海”

    老佛爷一愣,拍了拍海东青的头。

    “小海,如果你有一天发现你的爷爷在骗你,不给你说一些你想知道的事情,你千万不要怪他,知道好吗?”

    老佛爷在话最后忽然改口,表情一僵,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海家以后,就靠你了啊”

    *******************************************************************

    海家故事彻底完结,接下来的就是咱们的主线故事了,嗯,全程高能。

    不管怎么说,接下来的故事,各位可能看起来会觉得有点不对,但仔细一琢磨就会发现,接下来的一切其实都是顺理成章的事儿罢了。

    老规矩,各位安安静静的看,我继续安安静静的写,只为把这个故事写得更加圆满。

    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