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九章 海家的败落

姓易的2018-12-08 11:29:5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上岸之后,海老爷子当即就吐血昏迷了过去,整整数天都没有醒过来,脸色也一天比一天苍白,似乎已到了油尽灯枯的时日。

    老佛爷也是到了自己的极限,如果不是凑巧在道路边拦了一辆车直奔自己的地盘,恐怕老佛爷也得横尸街头。

    拼命之后的疲倦折磨着老佛爷,就因为如此,他在到自己居住的地方时也陷入了深度昏迷,于三日后才醒过来。

    当然,他宁愿不醒过来,因为在他醒过来的第一时间,手下人就给他说了几个消息。

    有的消息他知道,有的消息他不知道。

    “海家所有的店全被砸了,十二家暗铺跟八个仓库尽数被人洗劫一空,白道上对此表示不闻不问,甚至还有点偏袒凶手的意思。”

    “海家除了海老爷子之外,海元宁夫妻二人被人抛进了大海里,尸骨无存,海二爷失踪,海老爷子失踪,海家第三代独子海东青失踪。”

    “海家大宅被人洗劫,什么东西都没给留下,原本跟海家有关系的势力,全都在第一时间跟海家断绝关系,拒绝所有生意来往。”

    所有的消息都不是好消息,而凶手也就是同一个团伙,一个不亚于当初八号当铺的团伙。

    陈物楼。

    这既是团伙的名字,也是团伙头子的名字,当然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陈物楼跟八号当铺的关系。

    他们是生死对头,可以说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这几天要不是老佛爷的手下人聪明,接连不断的转移了七八个居住地,恐怕老佛爷早就被陈物楼的那帮孙子找到分尸了。

    就我几年后知道的信息来看,陈物楼确实是有一定的本钱跟八号当铺硬拼。

    九七年,八号当铺声势并没有现在这么浩大,掌柜的不过两个人。

    除去老佛爷这顶头上司之外,一个是老半仙,他当时在海南办事,没在天津。

    而另外一个掌柜的就是鬼老爷,别看他名气大,实际上他没有一点战斗力,这还是海老爷子给我说的。

    “二掌柜,外号鬼上身,严格来说不属于当铺里的战斗份子,但作用对于老佛爷来说,却胜过任何一个掌柜的。”海老爷子说道。

    “什么意思?”我忍不住问了句。

    “他的本事就是他的外号,鬼上身,他学的秘术是民间一个高人留下来的,据说可以寻找到任何一种难以一见的冤孽,在天云水宫里跟怪物拼命的时候,老佛爷就是用了鬼上身给他的黑玉,把里面的冤孽放了出来,冲了自己的身子。”海老爷子虽然不是术士这一行里的人,但他了解的东西却不少:“听说他那天放出来的冤孽叫大阴,就是秦朝的徐福,东渡仙岛的时候说的那个。”

    “大阴?!”胖叔惊呼了一句,随即便连连说“怪不得。”

    我听见“大阴”这两个字的时候也是忍不住惊了一下,心说怪不得老佛爷能跟那几个怪物缠斗,也怪不得他事后没了战斗力。

    大阴,初次在史料中出现的年代,是秦始皇二十八年,也就是公元前219年。

    如果不是海老爷子说出徐福东渡仙岛这几个字的话,恐怕我真想不起来这段记载。

    “徐市(读fu,同福)上书,请得童男女入海求不死之药。”

    “蓬莱,方丈,瀛洲,三神山于海中,若能至,王则长生不死也。”

    “神山外海万里,有大阴,有蛟鳞,有大殂,徐市上书,至死不能进也,望王谅之。”

    “秦王听之,怒而不言,遂问曰,大阴何物?”

    “人魂之怒,阴孽之怨,是为大阴,孽也。”

    “秦王复问曰,蛟鳞何物?”

    “身如童子,有鳞,食人吞血,是为蛟鳞,畜也。”

    “秦王问曰,大殂何物?”

    “身如人,如水虫(同“鱼”),高不知数丈,骇人心魄,爪撕牛羊,不喜阳人,其不食人而食水,是为大殂,怪畜也。”

    这一段是在《秦方野史》里摘录出来的,小时候老爷子就不知道从哪儿弄了本这书给我看,说是胜过西游记,我当时看了两天就入了迷,因为这本书里记载的东西都太他吗神话了,特别是一些关于怪物的记载更是

    “大殂?!”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胖叔也是将目光看向了我,眼神里满是不敢相信的意味。

    我草!?

    “想起来了?”海老爷子神秘的笑了笑:“我们在天云水宫里遇见的那些东西就是大殂,这玩意儿的来历早就被老佛爷琢磨明白了,他在我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就告诉我,那”

    话音一落,海老爷子顿住了话头,沉默了下去。

    “我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完了。”海老爷子低声说道:“那天是十月三号,是风波过去的第四天还是第五天,我忘了。”

    如海老爷子所说,他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风波就都结束了。

    在天津郊外的某个农家院里,老佛爷坐在院子中的一个木椅上,微微闭着眼睛,身后站着两个中年伙计,他们都拿着枪。

    微风缓缓吹过,卷起了不少地上的落叶,气氛很是恬静,但这份恬静对于某些处境不利的人来说,可一点都不享受。

    十多个人规规矩矩的跪在老佛爷面前,没有一个人敢抬头看老佛爷,只敢磕头求饶。

    “佛爷!!!您放我们一条生路吧!!!这事是陈老板儿下的命令!!!跟咱们这些小伙计没关系啊!!!!”

    “佛爷您法外开恩啊!!!给咱们一条生路吧!!!”

    “饶命啊佛爷!!!”

    老佛爷似是没有听见众人的求饶声,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半响之后,有人的额头已经见血了,但依旧没有一个人敢停下磕头求饶的动作,他们都知道在自己面前坐着的这个面具老头儿是谁,更知道这老头子心狠手辣的性格,如果不求饶,那就绝对会死。

    当然了,求饶也一样会死,只不过他们没想到而已。

    “你们的关系网不小啊,连我们当铺的动作都摸得这么清楚,白道的神仙也都被你们打点了一遍,看样子咱们中国的行子里是要变天了。”老佛爷语气平静的说道,诡异的兔子面具遮盖着他的脸庞,谁也猜不出现在的老佛爷是个什么表情。

    听见这冰冷至极的声音。

    霎时间,院子里磕头的声音更大了。

    忽然,老佛爷头也不回的说了句。

    “海兄,小青儿目前来说是安全的,貌似没有任何人找到他。”

    海老爷子已经清醒了,就站在房门的边上,静静的看着院中场景,表情很是呆滞。

    “我要回家我要找我的孙子”海老爷子身子一颤,摇摇晃晃的就开始往院子外走,目光压根就没放在老佛爷他们身上,佝偻的身躯似乎更比往日还要枯瘦,风烛残年这四个字形容海老爷子当时的状况,真的无比恰当。

    “这次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他们之所以会对海家动手,也是因为我。”老佛爷站了起来,语气歉然的说道:“如果不是我你们”

    没等老佛爷说完话,海老爷子就猛然转过了身,双眼浑浊的看着他,问:“你说什么?”

    “都是因为”

    “你个狗娘养的玩意儿!!!!”

    海老爷子跟疯了一样冲到老佛爷身前揪住了他的领子,癫狂的哭喊着,一拳头又一拳头的砸在老佛爷的脸上。

    “你把我儿子还给我!!!还给我啊!!!”

    对于海老爷子如此的表现,老佛爷只是轻轻的推开了他,然后在所有人不敢相信的目光下,老佛爷默默的跪了下去。

    很久之后我曾给小佛爷说过这故事,他的表现很是不敢相信,我见他那副反应,便问了个问题。

    老佛爷给别人跪过吗?

    跪你妈,那老头子连老天爷都不放在眼里,会给人跪下?别跟我扯淡了。

    但他真的跪过。

    真的?

    真的。

    “我一直都把二子当弟弟看待,这次如果不是因为救我,他也不会死,这事,是我的错。”

    “元宁跟轻澜是”

    听着一句句充满悔意的话,海老爷子踉踉跄跄的退了几步,悲怆的大笑了起来,老泪纵横的指着老佛爷:“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多想宰了你?!!!”

    老佛爷是自己的兄弟,但自己的亲弟弟,自己的儿子,儿媳妇,全都因为这一个兄弟而死。

    海老爷子当时的心情无比矛盾,他真有种杀了老佛爷解恨的心,但他最终却没有动手,只是说了一句。

    “从今天起,我们不能在一张桌子上喝酒了”

    老佛爷救过海老爷子许多次,海老爷子也救了老佛爷数次,这之间的恩怨情义,谁都说不明白。

    见海老爷子转过身,老佛爷不由说道:“跟这件事有关的凶手全被我抓住了,白道上该打点的我也打点好了,海家其实可以”

    “海家天津卫还有海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