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六章 掌权海家

姓易的2018-12-08 11:29:4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1952年八月二十三日。

    夜,九点十分。

    中央某高层领导在天津卫海家大宅入住,第二天默然带着海无平离去,谁都不知道这位领导与海无平在被武警层层围住的书房中聊了些什么,更不知道海无平为什么会留下一封遗书并且再也没有回过天津。

    1952年八月二十四日。

    晨,七点三十一分。

    海老爷子在听说出的这件大事后急匆匆的连夜赶了回来,但他在宅子里并没有找到自己的父亲,只在书房的桌上找到了一封只有两行字的遗书。

    “海子,二子,以后别那么不懂事了,海家从今天起,就是你们的,别堕了海家的名声。”

    “你们从小没娘,这跟我有很大的关系,这么些年过去了,我觉得也该下去陪陪她了,对不起了,孩子们,爹走了。”

    1952年八月二十四日。

    午,十一点四十分。

    海二爷被几个神秘人物从看守所里保了出来,但他的两个伙计却没被保出来。

    小静的尸体已经被装入了灵柩,灵堂摆了整整七天,海二爷也跪在灵堂里泪流满面的发了七天的呆。

    送小静上山时,海二爷双眼通红,看什么东西都很模糊,如果不是及时送往医院治疗恐怕他那双招子就废了。

    1952年九月十日。

    如那位高高在上的人物所说:“这事的影响太坏,必须得给民众一个交代。”

    随之,海二爷的两个伙计被政府判处死刑,于十月一日被执行枪决,与他们一同被执行枪决的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跟海二爷的身形样貌都很像。

    枪决后的第二天,这两个伙计的尸首被海二爷接了回来,海家大宅里的哭声那一天就没有停歇过。

    1952年十月十日。

    海家开启祭祖大典。

    海老爷子上位掌权,成为海家当代家主。

    海二爷拒绝接受任何的权利调配,他只愿意帮自己的亲大哥,掌控好整个海家。

    天津卫的许多势力听说海无平失踪之后,再也没有忍耐,开始一步步蚕食海家的势力。

    不过三天,天津卫将近一半的古玩摊子店铺就在海家手里失去了控制,海家三个储物地下仓库被人盗窃,资金损失达到了一个天文数字。

    1952年十二月十三日。

    影响恶劣,但却没有上过一次报纸跟任何新闻报道的八二三事件,彻底被上层平息。

    而海二爷则

    当时天津卫一共有十八个盗墓团伙,除去跟海家交好的之外,剩余的十个团伙全被海二爷带人前去撵出了天津,光是那天死在海二爷手上的,或是被他们伙计丢进海里淹死的人,绝对不少于二十个。

    从那天起,海家彻底掌握了天津卫的古玩脉络,只要是古玩冥器,无论价格贵贱,必然都得经海家的手。

    看到这里估计就有人奇怪了,怎么这些个盗墓的比黑社会还黑啊?

    如果各位觉得这不太现实,如果社会里真是这样的黑暗,无法律秩序,国家能不管管?

    该怎么回答各位呢我只能说各位还没站在那圈子里或是阅历不够吧?

    在咱们国里,有的人,杀人不犯法,各位记住这一点就好,信或是不信,看您了。

    有的人会说,某某某是啥高官,杀人犯法了不一样进去了吗?还被枪毙了呢!

    说句无法给出证据的话,有的人确实是被枪毙了,也是被关进牢里受教育了,但有一部分的人,他进去了,说不定第二天就出来了。

    外人都觉得他在牢里受苦受难受教育,实际上指不定他已经出国玩新马泰七日游了。

    权跟钱,这两个字能带来太多的东西,多的超乎所有普通人的想象。

    而权跟钱,也是最脏的东西,无论是什么行业,只要跟这个挂钩,总会跟暴力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

    实际上人类根本没有进化过,在跟别人争抢东西的时候,最终都会采取暴力,与动物争夺地盘一般,哪怕是几岁的小孩子也是如此。

    下层有钱无权,所以要权的支持,上层有权无钱,所以得从下层搜刮。

    就因为如此,只要海家是为了争夺天津卫的生意,赚取更多的钱,拿到更多的宝贝,所以才使用暴力去闹腾,那么上层必然得保他们无恙。

    1960年七月三日。

    海家莫名失势,开始走下坡路,上层对于海家的照顾越发的少,但幸亏有海老爷子掌权稳住了海家,否则当时真就离灭门不远了。

    1970年三月三日。

    老佛爷亲自上门为海二爷祝寿,并与海老爷子开怀畅饮,快意盎然。

    酒过三巡,老佛爷当着众位前来祝寿的人,说了几句话。

    “只要海家在天津卫一天,我们当铺就会跟海家合作一天,更何况有海兄与二爷这两个人杰给海家掌舵,海家必然得长盛不衰。”

    夜半,海二爷已不知是多少次又问了老佛爷同一个问题。

    “我爹到底去哪儿了?”

    老佛爷的回答依旧如初。

    “有的话不能说,说了,大家都会死,不知道就是福气。”

    1983年,海家第三代长子出生。

    为了给这孩子取名,海老爷子跟海二爷差点大打出手,就是为了抢一个取名的权利而已。

    海元宁则直接被海二爷一脚踹出了房门,并说:滚球,别跟老子争。

    最后海二爷以个人单挑实力胜出,给这孩子取名为海东青。

    孩子的父母都希望这孩子成才,所以对于海二爷取的这名字,很是赞同。

    “羽虫三百有六十,神俊最数海东青,性秉金灵含火德,异材上映瑶光星。”海二爷一脸慈祥的抱着孩子,哈哈大笑:“我海家堕不得,以后必然还得是天津卫的第一大家。”

    1983年。

    海东青出生的九个月后,终于学会了说话,虽然只是三个字。

    “二爷爷!”

    “好好好!这孩子不愧是我海家的种!”

    海老爷子在一旁侧目不语,用目光鄙视着海二爷:“还二爷爷,你就是个二傻子,怪不得叫你二呢。”

    1995年年底,冬。

    海东青已满十二岁。

    “二爷爷,你能不能教我法术啊?”海东青穿着一身雪白的唐装,粉妆玉琢的样子颇让人心喜,坐在海二爷的怀里,期待的问着这个早就问了无数次的问题。

    “不行,我学了这玩意儿就觉得倒了大霉,他娘的,一不小心就折寿,你说有啥好学的?”海二爷无奈的说道:“我教你打架还不好么?”

    “可是都学完了啊,每天练这些都无聊死了。”海东青撅了撅嘴,一脸的不开心。

    海二爷笑呵呵的拍了拍海东青的脑袋:“你小子就是被咱们大家惯坏了,对啥感兴趣就想要啥,但这个我可真不能教你。”

    “那么二爷爷给我讲个故事吧,我最喜欢听你讲故事了。”海东青嘻嘻笑着。

    沉默了很久,海二爷点点头,说,好,今天给你说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要说那一年啊,我跟你大爷爷去河边玩,就看见一个老头子在那里钓鱼”

    谁都不知道这个故事的某个地方,被海二爷永久的隐藏在了心里,哪怕是自己的亲大哥也不知道。

    那天得到白布之后,海二爷就被老头子偷偷叫住,跟他说了几句话。

    “这上面的东西你不能给别人学,否则,别人会有报应的。”

    “老爷爷,我学了这东西难道就没报应吗?”

    “也许会有吧,也许不会有,你想学吗?”

    “想!”

    1997年,天云水宫。

    在黑暗冰冷的深海之中,海二爷有一种预感,他觉得,自己可能活不长了。

    当那些怪物在宫殿中出现的时候,海二爷的反应很奇怪。

    虽然看似惊慌,但他自己却明白。

    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么的平静过,好安静啊,似乎想到了许多平常想不到的东西。

    将老佛爷送出怪物爪子最为密集的地段后,海二爷彻底被爪子拽住了,一种无以言喻的力量隐隐从手爪处传来,伴随着一阵参杂着撕裂感的剧痛,海二爷咧着嘴笑了。

    在自己的身体支离破碎的时候,海二爷莫名其妙的看见了许多人。

    有给自己一张白布的老头子。

    有给了自己一巴掌,却永远失踪的父亲。

    有自己深爱的女人。

    还有

    原来我还是舍不得啊

    看着僵硬在原地,睚眦欲裂的兄长,海二爷心里忍不住催促了起来。

    大哥,你怎么还不跑?!

    现在它们都在注意我!

    你可以走的!

    你该走!

    就在海二爷心里催促个不停的时候,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脑袋变轻了,海水也在不知不觉中被他自己的血液染得鲜红。

    随即,海二爷的脑袋不受控制的向上飘荡而去,他的目光也开始涣散,然后

    海家二爷咧着嘴,无声的笑了笑。

    哦

    原来,死是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