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五章 八二三事件

姓易的2018-12-08 11:29:4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外面漫无目的转悠了半小时后,海二爷自己回到了海家大宅,拿出一个烟斗,独自坐在了属于他父亲的书房里。

    不到十分钟,海无平满脸疲倦的来到了书房,似乎是没看见海二爷一般,自顾自的坐在了海二爷的对面,拿出了一个与海二爷手里一模一样的烟斗。

    “臭小子,毛都没长齐就学老子用烟斗。”海无平点燃烟后,深深抽了一口,咧着嘴笑了笑:“又有啥事要求老子,说吧。”

    “我要玉佛。”

    海二爷深埋着头,声音很低。

    “你要什么?”海无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重复着又问了一次:“你要什么?!”

    “玉佛,武则天亲手题词的玉佛。”

    “你拿来做什么?”海无平没有立即回答他,转而问道。

    海二爷的话音顿了顿,咬着牙说:“换人,换”

    没等海二爷说完话,海无平重重的巴掌就已经落在了海二爷的脸上,直接将他一巴掌打飞出了三米多远的距离。

    看着躺在地上咳血的海二爷,海无平瞪大了眼睛,如欲吃人的怒吼道:“你平常胡闹也就罢了!!但你竟然要玉佛?!!你知不知道你会害死海家的?!!!”

    在今年送给上层的名单里,第一件宝物,就是玉佛。

    如果上头来取货时却没有了这东西,海家的许多特权或许都会受到影响,毕竟一个玉佛的价值远非海家人能比。

    人生气了就拿狗撒撒气,打死狗之后,重新买一条,这对于人来说不难,对吧?

    “小静被三道他们的人劫走了!!!我不拿玉佛去换她会死的!!!”海二爷也是年轻气盛,正值于二十来岁那个半成熟不成熟的年纪,在知道自己女人被劫走的时候,他的心早就被怒火与恐惧占据了,理性的思考,再无半点。

    “你”海无平揪着海二爷的领子,一把将他拽了起来,抬手又要一巴掌过去,但手在半空中却停住了。

    “给老子滚,拿着东西滚吧。”海无平用力的将海二爷从书房里扔了出去,落地的闷响让人心惊,但海无平眼里的无力,却更让人心酸。

    海二爷跟海老爷子的母亲,当初就是因为海无平自己的原因,意外身死。

    这两孩子从小就没娘,全都是海无平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

    当初进了特第七队后,更是将这两孩子扔在了朋友家养活大,海无平对于他们两兄弟的亏欠感,恐怕外人没办法明白。

    就因为如此,他思索了很久,无奈的做出了一个决定。

    给玉佛,然后找人把三道那团伙的人都给办了,再把玉佛抢回来。

    为什么海无平会选择给玉佛而不是直接找上层的人,救回自己的儿媳妇。

    答案很简单,三道那帮子人是个心狠手辣的团伙,真要是逼急了,那女人肯定活不了,甚至是会出现一些意外的状况,比如被凌辱或是

    至于海无平为什么会对于直接交出玉佛这事抵触,那则是因为,三道那伙子人太能跑了。

    他们既然敢在海家嘴里抢食,必然是有所准备,如果前手一给玉佛,后手他们就跑得无影无踪,倒霉的就是海家。

    那时候海老爷子在外地跟人谈活儿,没在天津卫,否则他肯定能想出更好的解决办法,毕竟海无平都自认海老爷子的脑子比自己好用,不是吗?

    在被海无平扔出书房的时候,海二爷就明白自己的要求得到应承了,也没多想,叫来两个伙计偷偷摸摸的就将仓库里的玉佛用檀木柜装好,运出了海家大宅。

    按照三道人给出的地址,海二爷将东西运送了过去,但见到取货人的时候,海二爷不淡定了。

    “我媳妇呢?!”海二爷瞪着眼睛问道。

    “在在三道爷那儿关押着呢没事儿”这人估计是个胆儿小的孙子,被海二爷这眼睛一瞪就吓得哆嗦了,眼神飘忽的四周看着就是不敢看二爷,挺丢人的。

    当然,如果不是他吓了一哆嗦,恐怕海二爷也不会知道真相。

    在见到这人不对劲的时候,海二爷话也没说,将他叫到了一边的巷子里说要谈谈,然后直截了当的把匕首贴在了他脖子上,打算试探试探他:“给你一次说实话的机会,说假话你就死定了,我媳妇儿呢?”

    “她在关押”

    “想清楚再说,你知道老子手段的。”海二爷很直接的用匕首在那人脖子上划开了一个小口子,血霎时流了出来。

    那伙计看着海二爷充满杀气的双眼,嘴皮子不由自主的颤了几下,然后说出了自己绝对不应该说出的话:“她死死死了”

    当时海二爷眼前一黑就差点晕了过去,如果不是身后的伙计扶住了他,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胸顺气的救治,估计二爷那时候就得千古。

    “小静是怎么死的”

    “三道爷今日子喝多了上头看那姑娘漂亮就想”这伙计说着,见海二爷牙根子咬得咔咔作响,便不敢再往下说,只能停住了话头。

    “说下去。”

    “姑娘不从三道爷就被三道爷失手掐掐死了”

    “今天他没来取货,派你这种下人来,也是因为他喝多了吧?”

    “是是三道爷现在还没清醒呢他”

    打断这伙计话头的是海二爷的匕首,只见他跟发了疯似的不停用匕首捅着这伙计的脖子,任由他大动脉里喷出来的血液弄脏自己的脸,也没停下手。

    后面的两个伙计眼珠子都快红了,他们是二爷的心腹,也是经常跟二爷称兄道弟的伙计,现在海二爷的遭遇直接让他们愤怒到了极致。

    “敢跟我去玩儿命吗?”

    海二爷的一个问题,让那两个伙计心甘情愿的点了点头。

    在五二年那时候,枪可不是能随便弄的,要是真敢跟人明刀明枪的干,估计第二天就得被上面派人给灭了。

    这次来天津卫,三道他们一共带了三十多个人,都住在某郊区的弯巷子里,想要一口气解决这么多的人,不用枪光用刀,那就是天方夜谭。

    可是这些因素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要知道,海二爷,是个术士。

    自那天之后,海二爷折了二十年的寿数。

    自那天之后,道上的人没有一个敢随便跟海二爷再发生任何冲突。

    自那天之后

    谁都不知道,在八月二十三号那天,为什么三道带来的三十多个人,会被海二爷孤身一人,用铁锤挨个砸碎了脑袋瓜子。

    亲眼见到那事的乡亲不少,慢慢围观而来的人更多。

    毕竟一堆人零零落落的趴在地上不动弹,都在让一个年轻人用铁锤砸脑袋直至将自己砸死,那种场面还是很惊心动魄的。

    警察在五分钟之后就到了,当场抓捕了海二爷的两个伙计,至于海二爷,则已经抱着身子早已冰冷的小静回了她的家。

    在见到那老夫子岳父的时候,海二爷第一时间就跪了下去,咚咚咚的连磕了三个头,力度非常的重,从他刚磕了第一个头便在额头上砸出了一个深深的血痕便能看出力度。

    他说了三句话。

    “小静的死是我造成的,我这辈子都欠您的,对不起。”

    “害死小静的人我都杀了,我身上的血就是他们的。”

    “要是我被枪毙了,下辈子再来给您赎罪,要是没被枪毙,不管您认还是不认,以后您就是我爹,我替小静照顾您一辈子。”

    老夫子已经被惊得坐在了地上,眼泪本能的流着,压根就没有回答海二爷的意思,当然,海二爷也没有等老夫子回答的意思。

    说完这三句话,海二爷转身就走,把从三道爷身上摸出来的子玉挂在了自己胸前,一脸坦然的去自首了。

    他知道这次的事儿闹得有多大,前面是一时冲动才导致不顾后果的情绪产生,但现在冷静了下来,他觉得,应该去自首。

    否则海家就得有大难了。

    在一九五二年那个什么都严肃的社会,这种事情的出现,就是在找死。

    得知海二爷被捕这消息的时候,海无平手里的烟斗顿时就被吓掉在了地上,然后脸上的表情便呆滞了起来,似乎是不敢相信这个消息一样。

    半响之后,海无平孤零零的坐在大厅里发了会呆,随之拨打了一个从未拨打过的电话。

    “请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