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三章 突然发生的变故

姓易的2018-12-08 11:29:3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宫殿的第二层。

    老佛爷一马当先的往前游动着,双眼放光的靠近了五座假山,如果外人能仔细看看老佛爷的眼神,那就必然能看出他眼里的期待。

    众人也没多想,都跟着老佛爷向假山处游去,各自的眼睛都在不停往后方瞟着,生怕那几个要命的祖宗冲上来。

    其实那也算是他们多虑了,外面的东西体积这么大,能冲得进来吗?

    虽然这屋子古代人弄的,但质量跟硬度应该是挺牛逼的,看着就结实,那些怪物想硬闯进来必然就得花一番功夫。

    在它们花费功夫硬闯的同时,这上面自然就会有动静,众人也能有点反应的余地。

    不一会儿,海老爷子他们便游到了假山处,抬头往里一看,便都清清楚楚的看见了盘坐在五座假山中间的玉雕。

    从质地来看,这个玉雕应该是碧玉弄出来的,是个老道士的模样,身着一裘雕刻得惟妙惟肖的道袍,双眼微闭,满脸的云淡风轻。

    海老爷子绕着这玉雕就准备游一圈看看,等看见玉雕背后的刻字时,他才停下动作。

    “仙道贵生,无量度人,青灯还阳,天赐长生。”

    这十六个大字清清楚楚的刻在玉雕的背面,其下还有白云子的署名,海老爷子当时就清楚这宫殿建造的时间段了。

    天云水宫估计是唐朝那段时间弄出来的,没跑。

    当然,也有可能是前人建造,然后被唐朝人占用的,这也说不准。

    “那些字的下面刻得有别的东西,都是图案还有小字。”海老爷子说到这里的时候皱紧了眉头,似乎是回忆不起来太多内容,只能模模糊糊的回答道:“反正我记着有个图案里是三副棺材,另外一个图案是三个小很多的棺材,其他的还有一盏灯,还有”

    话音一落,海老爷子苦笑着摇摇头:“记不清了,我现在就只能想起来其中一个稍微记忆深刻点的,就是那盏灯下面的刻字,长生局,灯作眼,阴铜铸,白须芯”

    我一边听着,一边在脑子里琢磨。

    按照这话来看,应该是在说还阳青灯的构造跟作用。

    前三个字,长生局,就是指让人死复还阳,长生不死的阵局。

    这在左慈的《道记》里有写过,我记得很清楚。

    灯作眼,这应该是说,还阳青灯就是长生阵局的局眼。

    至于后面的阴铜铸,白须芯,则就是说还阳青灯的构造了。

    阴铜估计是种特殊的金属材料,虽然我一直都以为还阳青灯是青铜铸造的,可在这里看来,貌似白云子是个明白人,非常清楚还阳青灯的材质。

    虽然我不明白阴铜是个什么东西,但听起来还是很牛逼的。

    白须芯,就是说还阳青灯的灯芯了,那个应该是跟灯盏在一起,我们并没有得到这东西,所以也就没见识过。

    “我们都没想到,就在大家靠近玉雕细细研究的时候”海老爷子的眼睛隐隐有些发红,浑浊的目光里有着难掩的酸涩。

    天云水宫第二层的景象让大家都暂时忘掉了后面的危险,虽然那八个怪物还在后面追逐着他们,可这地方那些怪物明显是进不来的。

    距离玉雕最为接近的人是老佛爷,他不光是在看玉雕背后的内容,更是在用眼睛四处扫视着宫殿内部,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当时也就海老爷子能明白他在找什么。

    如出发前,老佛爷拿出石片上的内容一般。

    “渤海西藏宫。”

    “真门百处踪。”

    “孽祟皆不尽。”

    “宝落白云东。”

    前三句都可暂且不论,但最后一句,恐怕就跟这玉雕有关联。

    句子中所说的白云,会不会就是指这个白云子的雕像?

    宝落白云东,意思难道就是说真正的宝贝,在白云子雕像的东边?

    就在大家抓紧时间打量这几座假山与玉雕的时候,海二爷忽然哆嗦了一下,不知道是看见了什么东西,眼神霎时就惊恐了起来。

    “大哥,这里没有暗门,会不会是找错了。”海二爷目光焦急的用手比划着暗语,给海老爷子说:“这劳什子东西看起来不太对劲,怕是遇见邪物了。”

    海老爷子一愣,也用手比划起了暗语:“什么邪物?别瞎说!”

    “刚我在打量这玉雕的时候,好像它的眼睛眨了一下”

    在场的人都能看懂行里用手比划的暗语,见到海二爷这么说,老佛爷动作一顿,急忙往后游了好一段距离退开,随即便问了海二爷一句:“你没看错吧?”

    “没有,我看得很清楚。”海二爷答道。

    “咱们赶紧退,先把出路找好了,再想宝贝的事。”海老爷子当机立断,给众人这么比划道,可老佛爷显然没这么想,他犹豫了好一会,比划了一句:“你们先退开,我去这雕像的东边看看,说不定能找到宝贝所在。”

    没等众人阻止他,老佛爷就自顾自的按着指南针的指示,向着东边游动而去。

    白云子的玉雕摆放的方向很规整。

    面朝北,背靠南,右手边便是东方,如果真有宝贝藏在这个方向,顺着仔细的找找,说不准还真能找到些东西。

    就在这时候,整个大殿忽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众人只感觉眼睛花了一下,四面八方包括天花板都在不停的摇晃着。

    老佛爷反应的速度异于常人,在大殿震动开始的第一时间,老佛爷的身子就似突然变重了一般沉了下去。

    只见他双脚猛蹬了一下地面,身后带着一连串肉眼可见的气泡,直直暴冲就向着海老爷子他们逃窜了过去。

    这一下子的速度远比先前他们在外面往宫殿里逃的速度还快。

    事后老佛爷给海老爷子说过一句话。

    “那时候我有种感觉,再不跑,就得死。”老佛爷说这话时脸上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只有凝重,一种参杂着后怕的凝重。

    谁都没想到就是这种直觉,导致老佛爷没有惨死在宫殿里,而是堪堪逃过了突袭。

    在他刚往外窜出三米左右距离的时候,大殿的震动猛然加强了许多,只见老佛爷原先所在的位置冒出了一堆密密麻麻的气泡,看着就跟烟雾似的,然后

    “一只爪子捅破了地板,从下面伸了上来。”海老爷子说着,颤颤巍巍的又点燃了一支卷烟,语气微颤的说着:“那只爪子就是那些怪物的爪子,光是手掌的宽度就有两米的样子,如果不是老佛爷逃得快,这一爪子就能捏死他。”

    说真的,这一下子差点没把在场众人给吓晕过去,不在现场的人肯定感受不到那种无力抗拒的恐慌感。

    一只爪子就明晃晃的在不远处的地面乱抓着,爪子枯瘦,细长,与人的手掌无二。

    指甲却似跟指头融成了一体,没有指甲盖,指尖很像是用金属铸造出来的,呈能反光的乌黑色。

    老佛爷还在往前冲着,眼里隐隐有着事物超出自己控制的手足无措,恐怕他也没想到那些玩意儿来得这么快。

    那只爪子似乎有眼睛一样,见没抓着人,霎时就收了下去,然后往前几米又冲破地砖伸了出来,摆明了是想跟老佛爷拼个你死我活。

    没抓着,又收回去,然后又往前一段距离,又伸出来,这一系列的动作听着慢,但实际上却一点都不慢,几乎是眨眨眼的功夫。

    海二爷所处的位置是众人最外的地方,也是距离老佛爷最近的地方。

    见老佛爷正在往自己这边儿跑,海二爷也不敢耽误,急忙上去接应他,打算一把拽住老佛爷往后一甩,自己也蹬地面借力往外逃,以免被这爪子捏住。

    在有动作的时候,他也给其他人打了个手势,让他们先往外窜,自己马上跟上。

    海老爷子他们也没多思索,二话不说就逃,毕竟海二爷的身手是海家人里最厉害的,让他去接应老佛爷这种差事,应该没问题。

    应该没问题吧?

    海老爷子这么自问了一句,然后有了答案,没问题。

    可就是这么一个念头,直接让海二爷送了命。

    在场众人都没想到某个重要的点。

    怪物不是只有一只手而已,而且来追他们的怪物不是一只,而是八只

    “我们刚逃出去几米开外三四只爪子就从地板上伸了出来但没抓住我们”海老爷子微微埋着头,拿着卷烟的手指剧烈颤抖着:“二子在被怪物抓住的前一秒,使出全力拽住了老佛爷,将他送离了手爪最为密集的地带,救了他一命,但是二子”

    海二爷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被两只怪物的手爪死死拽住,毫无预兆的被撕成了两半,血混合着内脏染红了这宫殿里本是纯净的海水。

    那一双满含不舍的眼睛,也再也没有闭上,仿佛是失去了所有的重量一般,头颅晃晃悠悠的向着天花板飘荡而去。

    在场众人的动作霎时就僵住了。

    “二子啊”海老爷子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两行老泪缓缓从眼眶里流了出来:“这些年我都不敢想那天发生的事,一想起来,我就恨啊,为什么死的不是我而是二子?!”

    “我当时的感觉怎么说呢,只感觉心都空了,但我却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