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三章: 老佛爷

姓易的2018-12-08 10:39:2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所谓的喜神到此,并不是说喜神亲临此处,而是他把法力赐下,助我完成控尸之术。

说句心里话,如果喜神真能随叫随来,那么我还怂个蛋?早让喜神大哥把这老孙子吊起来抽了!

罗大海的身子一直都在颤抖,特别是我吼出喜神到此的时候,他直接就停下了动作,浑身犹如筛糠一样剧烈的抖动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狰狞,连我都看得心里发凉。

随着我唱完词,罗大海猛的嘶嚎了一声,以飞快的速度往前一窜,霎时就窜到了老头子身边,现在他灵活的程度就跟猴子似的,老头子也是一愣,交手之间开始慢慢的落入了下风。

“湘西五门果然名不虚传。”老头子语气还是那么的平淡,嘶哑的笑了笑:“小孙子,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本事啊。”

说完,老头子身形一顿,见罗大海的胳膊横着扫了过来,急忙往下一蹲,勉勉强强的躲过了这要命的一肘子。

在躲过这次攻击之后,老头子仿佛是吃了兴奋剂似的,硬是原地蹦起了一米多高,侧着一脚踹在了罗大海的腰间。

这下子可是真功夫,起码除了老爷子之外,我还是第一次见人的旱地拔葱这么牛逼修仙高手在校园。

现实不是电影,更不是正的轻功并不是那么的夸张,飞檐走壁纯属意淫。

像戴面具的老头子这样,不用助跑,纯靠双腿爆发力,能原地使劲的往上蹦个一米七八,这说不准就是现代轻功的巅峰了。

像电影里的那些轻功,飞檐走壁,一个梯云纵就蹦了几十米,那些纯纯的都是导演为了满足观众需求,水分可大了去了。

一看老头子使出全力踹了罗大海一脚,我心里一抽,一种后怕感犹如跗骨之蛆就在心中盘绕了起来。

吗的,这老头子够牛逼的啊,光是这身手就不比老爷子弱啊,要是跟他动手的是我......那还不如拿刀自己把脖子抹了......我是真打不过他,实话。

虽然这一脚在我看来威力不小,但罗大海可不这么觉得,结结实实的挨了老头子一脚,啥事没有,身子晃了晃,照样伸手出去掐老头子的脖子。

就在这时候,老头子动作忽然一慢,没等他反应过来,罗大海的双手就已经掐住他脖子了,此时罗大海的手就像是一双铁钳一般,死死的掐着老头子,而且越掐越紧。

“拿命来!!!拿命来啊!!!”罗大海狰狞的嘶嚎着,语气里的愤怒难以掩盖:“你身上有他的味道!!!拿命来啊!!!”

我听这话就是一愣,老头子身上有“他”的味道?

这个“他”应该就是凶手了吧?

被罗大海用手掐住,老头子算是倒了大霉了。

此时此刻被罗大海掐住那就跟被两个铁钳子钳住一样,想跟死板的“机器”对抗,那就是异想天开。

可我压根就没想到,这老头子的本事还真不是那么点,肚子里的货可不少。

只见老头子飞快的从口袋中抽出了一张画好的符咒,我眯着眼一看,这符咒就应该是标准的道家符咒。

符咒窄长,以黄纸为底,以朱砂为墨。

符头用朱砂点了三点,意为三清,其下又写有六丁六甲。

这符有什么用我还真看不出来,毕竟隔行如隔山,但在我觉得,这老头子敢在生死关头把这符拿出来用,由此可见这符咒铁定不是什么简单的玩意儿。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只听啪的一声,老头子就把符咒贴在了罗大海的脑门上,嘴里不知道是念叨了几句什么,那符咒刷的一下就燃烧了起来,而罗大海也停住了动作,身子一颤,双手立即松开了老头子的脖子。

“锵!!锵!!锵!!”我拼着命敲着喜神锣。

现在我可算是看出来了,这老畜生是想跟我夺尸!

要是让他把罗大海的控制权拿走了,我基本上也就交代了,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打,我肯定打不过他,也许只有开骂战我还有一丝胜利的希望。

“祖师爷,要听清,弟子句句说分明。”我使劲敲着锣。

老头子现在也没缓过气来,虽脱离了罗大海的双手,但他先前也是被掐得不轻,估计他现在的脸都是青的,坐在地上一个劲喘着气财色气功大师最新章节。

“恶人恶果无恶报,善人善者被恶欺。”

“邪法恶法就在此,正法真法看不清。”

“望上喜神赐正法,弟子扬善树常青,天理轮回无不爽,恶人得报万人欣。”

“锵!锵!锵!!!”

又是三声锣响,罗大海身子一抖,再度恢复了先前的模样,脑门上的符咒也燃烧殆尽,化作灰尘落在了地上。

见此情景,我急忙大吼:“吾奉祖师爷急急如律令!!!”

“开!!!”

罗大海猛的扬起了右手,一爪就对着老头子抓了过去,而老头子的反应也不慢,就着地面往旁边滚了两圈,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我。

“小孙子,看来我是小瞧你了。”老头子嘿嘿冷笑着:“本想借着尸首召回罗大海的魂魄,或者是借尸首除掉你,但却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我没搭理他,心里有着庆幸。

这老孙子盗走罗大海的尸首,目的很简单。

他就是想用尸首招魂,这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只要魂魄没有投胎,那么自然就能借着尸首招回来。

可惜我的阴契就有让魂魄潜藏的作用。

而且隔行如隔山,他的招数说不定能招回茅山术法封印的恶鬼,但肯定招不回我用阴契藏着的恶鬼。

当然了,这只是他的尝试,招魂成功了,他就免去很多麻烦,也不用跟我交手,失败了也没什么损失,还能借着尸首搞死我,何乐而不为呢?

既然他知道老爷子,那么必然知道我们湘西一脉的控尸术是多牛逼的技能。

拿我们的强项跟我们斗,这如果不是找乐子,那么就肯定是他有所把握。

在我的猜测里,先前阴契未撕,罗大海绝对是被他控制了个严实,哪怕我用喜神锣抢夺尸首的控制权也不一定能成功,这说不准就是他的独门绝技了,他的把握也是由此而来。

但他万万没想到,在紧要关头的一瞬间我竟然把罗大海的魂魄给放出来了。

一个是用茅山术控制尸首,一个是恶鬼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这两个的契合度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就因为这样,他控的尸首失控了,说白就是他玩脱了,估计这点他也没想到。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老头子先走一步,等下次来了,老头子就把你的命给收了。”这老孙子哈哈大笑着,又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符咒拍在罗大海的脑门上,毫不犹豫的转身就往侧门跑,看来他也知道留下来跟我玩的后果。

果不其然,这张符咒只压制住了罗大海几秒的样子。

几乎是眨眨眼的功夫,罗大海身子一晃,直直就对着老头子追了过去,但显然是追不上了千面娇妻,宠成瘾。

其实我也想过去拦住他,但一想那孙子的身手.....嗯....放他一马吧.....

“锵!锵!!锵!!”

“停!!”

话落的瞬间,罗大海动作一顿,霎时就一动不动的停在了原地,双眼无神的看着我,他又像是恢复了往日的死尸模样,看不出先前的半点凶戾。

别看罗大海是一副死人样儿,他现在可是蓄势待发,只要我一声令下,那老畜生再进来就是死的下场。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张立国的电话。

“张叔,我这儿遇见麻烦了。”我咬着牙说道。

“怎么了?!”张立国焦急的问。

“那孙子来找我了,刚交完手,人已经跑没影了,对了,罗大海的尸首已经被我抢回来了,你们赶紧过来搭把手吧。”我说道,张立国那头急忙答应,随即挂断了电话。

我坐在板凳上点了支烟,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的状况,生怕那老孙子玩阴的偷袭我,但瞅了半天也没瞅到有什么不对劲,这才稍微放松,思索了起来。

那封绝书恐怕不简单啊,按理来说,那老孙子比猴儿还精,他会为了一封没什么内容的绝书来拼命?甚至是跟我结仇?

没理由啊。

忽然,我觉得嘴唇上有点烫,回过神一看,嘴里叼着的烟已经抽完了,就快烫着嘴了。

我把烟头吐到了一边,挠了挠头,又点上了一支烟继续抽着,静静的等着张立国他们来支援我。

约莫过了十分钟的样儿,侧门响了两声,随即,一连串的脚步声就在走廊里响了起来。

我握紧了手里的喜神锣,紧紧的盯着走廊口。

“木头!没事儿吧?!”周岩的声音传了过来,随之我也把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老孙子杀的回马枪,现在看来不是,是周岩他们来支援我了。

“还没死呢!”我苦笑着回了一句,站起身迎向了对我走来的张立国跟周岩。

张立国跟周岩见我没事,立马就松了口气,还没等我抽完嘴里的烟,他们顿时就接连不断的问起了先前的事儿。

等我把先前发生的事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听完后,周岩一脸的惊讶,那老头子在他眼里估计成世外高人了,而张立国的眼里则有点莫名的意味。

“跟你交手的人.....是个戴兔子面具的老头子吧?”张立国问我。

我点点头。

“这老头子我好像在哪儿听过.....我记得在局里就有他的备案......”张立国一脸思索的念叨着,半响后,他猛的一拍手掌:“想起来了!那老头子是老佛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