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一章 假山

姓易的2018-12-08 11:29: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那些怪物的外貌很是奇怪,但如果海老爷子精通国外童话故事的话,那必然能找出这些怪物跟某种生物的共同点。

    美人鱼。

    只不过此美人鱼,非彼美人鱼。

    被他们一行人撞见的怪物,上半身是人的模样,有两臂双手,头顶没有头发,通体的皮肤呈淡灰色,头顶有许多类似于皱纹的褶皱,五官看不太清,但能看见那一张不停张合的巨嘴。

    嘴是人的嘴,但里面却不太一样,尽是黑色。

    犹如普通人的口腔被彻底染黑了一样,看起来无比诡异。

    一排排细密尖锐的利齿皆排列在牙龈上,与普通人不同,人的牙齿只有一层,但这玩意儿似乎是有好几层的牙。

    脸颊上有腮,三道凹陷的沟壑异常醒目。

    双臂很长,看起来很是奇怪。

    这么比喻吧,就像是一个一米八的男人站起来,手臂达到了膝盖处那样看起来不成比例。

    手掌巨大,手指修长,指甲呈黑色,用灯光一晃能看见指甲的反光。

    从腰部开始身躯就缓缓变窄,尾巴如鲸鱼的尾巴,呈灰色。

    这怪物通体都没有鳞片,皮肤很光滑,表面应该是有粘液,虽没有用手触碰,但能用目光感觉出来,真的,这不是说笑。

    按理来说,老佛爷跟海家人,这群盗墓头子盗过的墓数都数不过来,见过的东西遇见过的怪事,更是数不胜数,他们见着了这怪物应该是不会怕成这样的,但是

    这些怪物的身长都超过了十五米,用具体一点的话来说,他们要是站起来,那就是五层楼的高度。

    一只手爪就比人还大,要是让人被它捏上一下,不成肉酱也得全身性骨折,没跑。

    “谁都不知道我们那时候有多怕,说起来倒是也不怕丢人,你们可知道,当时我跟二子,包括老佛爷,吓得小腿肚子都是软的。”海老爷子自嘲的笑了笑:“四周全是水,你本身就处在一片黑暗的水中,那种无力感,你不在现场是感受不到的。”

    “您继续”我说话的声音也哆嗦了起来,因为我忽然间就想起了我数次溺水的事件。

    说真的,我讨厌水。

    海老爷子的情绪恢复了许多,拿着服务员刚端进来的铁观音,缓缓喝了一口,满脸苦笑的给我们说起了后面的事。

    老佛爷是个当机立断的人,判断力远非常人能及。

    在看见那些东西出现的时候,他给众人打了一个手势,转身就往宫殿的大门处跑。

    现在说白了众人就只有三条路可以选。

    一条是往来的方向跑。

    二则是往其他的地方跑,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一跑一追。

    三就是

    进宫!

    大部分的正常人肯定会选择前两条,因为那绝对是下意识的,毕竟宫殿的大门都没推开,有几个人会选择继续往宫殿里跑?

    但是选择了前两条路的人,都忽略了一个残酷的事实。

    那些怪物游动的速度远超常人,它们的双手挥动一下,整个流线型的身躯就会猛然向前冲出十多二十米的距离,看起来它们游动的样子很迟钝,但实际上,它们却游得很快。

    老佛爷从潜水服外的一个方盒子里,掏出了一块早已准备好的木牌,动作熟悉的将这刻满符咒的木牌掰断,霎时间,他手背上猛的就鼓起了几条青筋,看起来异常骇人。

    只见他把木牌碎屑随手一扔,朝着巨大的汉白玉石门便伸出了手,使劲儿一推。

    然后,整个地面就猛震了一下。

    汉白玉铸造的巨门,无声的开了。

    “听他说这是冤孽冲身,留着用来保命的招数,没想到那时候就给用上了。”海老爷子长吐了一口气,也许是说太多话累了,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进了宫殿之后,他又拿了另外一块木牌出来,往左手的脉门一按,据说这冤孽又被回收了。”

    “饿操,牛逼!”胖叔一脸惊叹的竖起了大拇指。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心说你个陕西胖子就别说我的口头禅了,这经典名言的味儿都被你给带跑北极圈去了。

    海老爷子笑了笑,继续说了起来。

    宫殿里的景象当时就让所有人惊掉了牙。

    整个宫殿的一层,空无一物,连一点雕塑刻画都没有,更别提其他值钱的东西了。

    就如没有被装修过一样,地板上什么都没摆,墙壁上也什么都没画。

    一眼看过去,尽是汉白玉。

    说到这里海老爷子还感叹了一句:“哎哟,我这话还挺押韵啊。”

    我草,您就别跟着这儿贫嘴了,关键时刻您别吊胃口啊。

    “别急啊小伙子,这个故事快完了。”海老爷子见我脸色有点急,他好笑的拍了拍我的头:“这故事,就快完了”

    在宫殿里众人也就愣了一下,估计还不到两秒儿的样子,老佛爷便又有了动作,直直向着宫殿最深处的阶梯游了过去,其他人也顺势跟上,谁都不敢耽误。

    其实宫殿从外面看着大,内部面积却没有那么大得夸张,反而有点不成比例的小。

    就像是,一个足球场跟半个足球场的比例。

    外面看起来大得离谱,气势磅礴,里面则显得有点出乎意料的小。

    当然,在这种时候也没人会在意这一点了,恨不得越小越好。

    越小代表石壁越厚,越厚就代表躲在里面的人越安全。

    汉白玉的大门没有被他们关上,其实也没有关上的必要,那些怪物的体型实在是太大了,绝对的进不来,除非它们是少林寺毕业的高材生,会缩骨功,否则想进来没戏。

    “海东青他爷爷说话还挺逗啊。”我心里暗道,见海东青的眼神有点无奈,我顿时就对他产生了同情。

    当初我不也是这样么,对老爷子那脾气无奈至极,真他吗是感同身受啊。

    “我们随后就上了二楼,说来也怕你们不信,在宫殿的二层楼,我们看见了这辈子都不一定能看见第二次的宝贝。”海老爷子满怀回忆的笑着:“那上面啊”

    那上面啊

    有五座山。

    五座难以被人复制的山。

    三米高的山体由黄金浇注构成,其上山川河流,雕刻得应有尽有,树木的层峦叠翠,也被人用绿宝石碎片镶嵌而出。

    每座山上都有刻字,分别是,东岳,西岳,南岳,北岳,中岳。

    在刻字之下,又画有一个个复杂至极的符咒,事后老佛爷曾推测过,那些符咒似乎是道家茅山一支的玩意儿,很熟悉,但并不知是起什么作用,应该是古代的老手艺了,现今这些符咒已经彻底失传。

    (注释:五岳,分别代表,山东省的东岳泰山,陕西省的西岳华山,湖南省的南岳衡山,山西省的北岳恒山,河南省的中岳嵩山。)

    “这五座山的摆放很不规则,互相之间有着距离,但又像是按照某种规律摆放的一样,无论你是从什么角度去看这五座山,都会发现看起来他们是整整齐齐一排的,但实际上却是围着中间的东西摆放的。”海老爷子的声音忽然又低了下去,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摆在中间的东西?”我疑惑的问:“什么东西?”

    “一个道士的碧玉雕像。”海老爷子叹了口气,低声说道:“那雕像是个老头子,道袍的款式我倒是认不出来,但他背面刻的字,我还是认识的。”

    “什么意思?”我不解的问了句。

    “就是因为他背后的字,我才推断出这地方是什么年代修建出来的。”海老爷子嘶哑的笑了几声,缓缓道:“这个道士,是白云子。”

    “白云子?”我满头雾水的看着海老爷子,感觉这名字有点熟,但一下子还真没想起来这人是谁。

    胖叔一脸的似曾相识,思索了好一会儿,就在海老爷子要接着给我们说故事的时候,胖叔猛的一拍手掌:“原来四(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