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五章 有事相求

姓易的2018-12-08 11:29: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四月一日,愚人节。

    今天不是个好日子,一切的征兆都告诉我,今天可能不太吉利。

    也许是昨晚上我没关好窗户的缘故,大清早就被一阵子冷风吹醒了,打眼一看,我就看见了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六点三十,很是让我抓狂。

    吗的我还没睡舒服就醒了这他吗是在逗我?!

    就在我要抽支烟解解闷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烟还在枕头边,打火机却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结果后面内急,跑厕所开大招,抬头一看。

    火机就在厕所里的抽水器上,烟又没带。

    我草。

    “你咋一副要死滴样子?”胖叔见我一脸惆怅的坐在床上抽烟,他也好奇了:“出撒(啥)事了?”

    “总感觉今儿运气不好。”我说着,拿火机就要点烟,可任由我怎么按,怎么打,火苗死活都不出来,尴尬无比。

    胖叔一点都不信邪,直截了当的从我手中夺过火机,说是这火机可能是出问题了,然后轻轻一打,火苗窜出来了。

    “你再试试?”胖叔递还给我,我接过后,再度出现了以上尴尬的情况。

    反反复复的来了十多次,结果相同。

    火机在我手里,死活都打不燃,火机在胖叔手里,只需一次即可。

    胖叔沉默了很久,试探着问我:“你四(是)做撒(啥)天怒人怨滴事咧?咋这么霉?”

    “我能做啥天怒人怨的事儿啊?”我一脸不乐意的反问道,心说胖叔这话咋这么难听呢,感情我还能去杀人放火了?

    姓易的是个好青年,大家都这么认为,古道热肠易,剑胆琴心易,各种各样的称号伴随着我的童年,哪怕是

    我想到这里的时候,不经意间看见了自己手里的打火机,表情一僵。

    嗯得想想我最近都干啥了

    “赶紧穿衣服收拾一哈,饿们气(去)机场,接小海他们。”胖叔拍了拍我的肩膀,起身出了屋子帮我弄起了早饭。

    我哈欠连天的点着头答应。

    海东青今天就回来了,与他一同来贵阳的,还有他的亲生爷爷。

    说真的,我对那老爷子还是很好奇的,一个能让八号当铺这么多人害怕的人,究竟有什么与常人不一样的地方?

    海家老爷子,小佛爷知道这名号,师爷也知道,就这么看的话鸟人他老爷子还是挺牛逼的。

    一个小时后。

    我跟胖叔如约到达了龙洞堡机场,在接机口外,我跟个小流氓似的蹲在路边抽着烟,哈欠就没停下过,仿佛是熬了好几天的夜一般,随时随地都能睡过去。

    胖叔的精神状态明显比我好,站在那儿就跟在家里没两样,左手拿着一包从家里带来的泡椒凤爪,右手则拿着一瓶雪碧,喝得不亦乐乎。

    “咋还没来啊,晚点了?”我自言自语的回头看了一眼,见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我摇了摇头,点上一支烟又抽了起来。

    就在刚抽没两口的时候,只感觉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一种熟悉的感觉霎时从我心底窜了上来,在心里蔓延而开。

    “鸟人啊?”我回过头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站在我身后弯着腰的海东青,他还是那副老样子。

    一身简单的黑色休闲服,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只不过他的表情没原来那么欠收拾了,起码还能见到一些笑容不是?

    “我回来了。”海东青笑道,满脸轻松。

    我站起身,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见他跟原来相比没什么变化,我咧着嘴笑了笑,重重的抱了抱他:“孙子诶,你在外面玩得咋样,想大爷没?”

    在我说出这话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海东青脸色尴尬了,然后一阵苍老的笑声忽然从海东青背后传了出来。

    “小伙子,他才是我孙子。”穿着黑色唐装的老头哈哈大笑着,对我点点头:“你就是姓易的那个小伙子吧,不错,一表人才。”

    “老爷子好”我的笑容肯定比海东青的更尴尬,没跑。

    海老爷子是个面容慈祥的老人,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好像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可以让他不开心一般,跟他聊了几句,我的心情都不由得放松了起来。

    “海老爷子,饿带你们气(去)吃顿好滴,给你们接接风。”胖叔大手一挥,领着我们上了出租车,他跟老爷子一辆,我跟海东青一辆,要不然挤着难受。

    毕竟胖叔一个人坐后座就足够了,要再多一个人,那么被他挤的人就不是一般的有压力了。

    我体会过,所以现在已经有经验了。

    “鸟人诶,你这段时间到底跑哪儿玩去了,给我说说呗,咱们可是兄弟啊,有啥不能说的对不对?”我八卦之心熊熊燃烧着,不停的套着海东青的话。

    海东青瞟了我一眼,说,就不告诉你。

    “老子抽你你信么?”

    “你打不过我。”海东青一本正经的说道,然后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真的。”

    “草,你说话别那么直接行么。”我闷闷不乐的看着他,见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我急忙乘胜追击:“你爷爷来贵阳是旅游的?”

    对于海老爷子这种传说中的人物我不是一般的好奇,他来贵阳是旅游,还是办事?

    如果是旅游的话,我就好好带老人家出去玩玩,顺便多拍拍马屁,去天津旅游的时候起码也有个人能罩着我。

    如果是办事的话

    “不是,是办事的,我不是求过你,让你帮我一个忙吗。”海东青低声说道,试探着问了一句:“木头,你答应我的还算数吗?”

    我气得笑了起来。

    “去你祖宗的,老子答应你的事啥时候没兑现过?”我一巴掌就拍在了海东青的后脑勺上,他看了看我,乐呵呵的笑了。

    “最近跟周雨嘉发展得怎么样了?”

    说句实在话,我是万万没想到啊,鸟人竟然会忽然问这种话,你让如此羞涩的老子怎么回答你这个

    “还行,还行。”我呵呵笑着,然后一愣:“你是咋知道我们在发展的?”

    “傻子都能看得出你喜欢周雨嘉,别装了。”海东青低声说道:“看你满面春风的样子,我就是试探你一下,结果你真招了。”

    我揉了揉自己的脸,疑惑道:“老子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

    “很明显”

    在临近中午的时候,我们一行人在北京路附近一家稍微上档次点的饭店下了车,包间已经找周岩帮忙打电话订好了,定金估计他得找我报销,这孙子抠门的地步已经超脱天际了,我竟然跟他是朋友,真他吗深以为耻。

    当然,如果我是他,我肯定也得找人报销饭钱,这是绝对的。

    饭桌上的气氛很凝重,不对,不是凝重吧,应该是生分?

    我说不清。

    当着海东青家老爷子的面儿,总感觉不能像原来那样闹腾,起码脏话粗话得改改不是?

    而且吃像也应该注意一点,不能每次都跟个饿死鬼投胎似的,太丢人。

    “别拘束,该吃吃,该喝喝。”海东青往我碗里夹了一筷子菜,说道。

    海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我,问我:“你家老爷子是易归远吧?”

    我动作顿了一下,没立即回答这个问题。

    “小青这次回家给我说起你,我才想起来,几年前跟易老爷子有过一面之缘,他确实是说自己有个叫易林的孙子。”海老爷子大笑道:“小伙子,听小青说你本事不错,看来你深得你家老爷子的真传啊。”

    我没在意海老爷子的这些问题,而是在意一个不该在意的地方。

    “小青。”我捂着嘴怕把嘴里的饭喷出来,身子一抖一抖的看着海东青:“小青,你的名字可真是霸气侧漏啊。”

    海东青扫了我一眼,呵呵笑着,把匕首拿了出来轻轻放在桌上,意思不言而喻,随后他几近是咬牙切齿的说:“爷爷,能不能别叫我这个名字了。”

    “小时候叫你小海比较顺口,但后来一想,小名不都是最后一个字么。”海老爷子拿起酒杯猛灌了一口,哈哈大笑着。

    “我这行将就木的老头子来贵阳可不是旅游的,我是”海老爷子忽然说起了正事,站起身走到了我跟胖叔身旁,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他就在我跟胖叔不敢相信的目光下,深深的弯下腰鞠了一躬,一直都没站直身子。

    “老爷子您赶紧去坐着!快!!别这样啊!!!”我急忙去扶他。

    “有事相求。”海老爷子苦笑着说:“还是件麻烦事。”

    **************************************************************

    又到周末了,老规矩哈。

    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一天一更,跟往常的周末一样,大家要淡定啊有木有!!!

    下星期一恢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