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四章 运气

姓易的2018-12-08 11:29:2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夜半,市二区医院。

    在我进医院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胖叔也随之而来,一脸的愧疚。

    “搞定了?”我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勉强侧着眼睛,看着坐在床边的胖叔,无奈的说:“叔啊,你这次可把我给坑惨了诶,就差把命搭进去了。”

    胖叔叹了口气,点点头:“确实怪饿,饿低估对手滴实力咧。”

    话音一落,胖叔又叹了口气,给我解释起了今天晚上的事。

    那冤孽的的确确的是守人,而且不是一般的守人,可以算是咱们当代守人中的极品,战斗力爆棚的那种。

    就以往的经验来说,守人在夜半来临之时,并不会选择直接冲事主的身子,而是会先给事主制造幻觉,让事主自己把自己弄死,或是将自己弄伤,阳气低迷,从而导致守人冲身的困难性大大减小。

    (注释:无论是什么冤孽,只要是冲人的身子,那么必然都会遇见困难,只不过这困难性可大可小而已,如果冤孽的力量太过夸张,冲身的时候遇见的困难自然就会变得很小,甚至是微不可察。)

    “这冤孽有点着急,跟赶着气(去)投胎一样,妈了个逼,它一进屋子就冲事主滴身,谁能猜得到啊?”胖叔无奈的说道。

    我头不敢乱动,乖乖的躺在床上,仰头看着天花板:“感情这孙子是个异数?”

    “抹油错,异数。”胖叔点头。

    随之,他又接着往下说了起来。

    在晚上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他也觉得把我一个人丢在战圈里有点不好意思,担心倒是占了一部分,但更多的是他懒得动弹,刚养完阳没多久,懒习惯了。

    能不动就不动,一般的事交给我们这些后辈去做就好了,不是么。

    起码胖叔是这样想的,就因为他懒了这么一回,差点没把我给搭进去。

    等他在附近的烧烤摊跟白倩他们吃了个半饱,抽着烟闲聊的时候忽然觉得心里发慌,似乎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即将要发生了一般,胖叔当即就决定要回来看看,指不定我这儿就出些麻烦的状况了。

    不得不说他的第六感很准,要是他不回来,我基本就得千古了,下次他要想看见我就得去灵堂看我的黑白照片了。

    “我们走了之后你是怎么解决它的?”我皱紧了眉头。

    胖叔咂了咂嘴,刚要开口说出答案,可忽然闯进来的周雨嘉却打断了他。

    “别聊了!快睡觉!!”周雨嘉怒气冲冲的瞪着我们,一瘸一拐的往我床边走着,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的饭盒香气扑鼻。

    我估计这就是我的夜宵了,先前周雨嘉听见我说饿,二话不说就跑出去说要买烤肉给我填肚子,我也没拦住她,毕竟这丫头一走有的东西就能说出来了。

    周雨嘉不适合知道太多东西,因为许多事都太危险,我怕吓着她。

    “你脚好点了没?”我咬着牙忍住晕沉的感觉,缓缓起身就要去扶她,可她的动作明星比我快许多,没等我坐起来就已经走到了床边。

    “躺下去,快点!”周雨嘉揪着我耳朵说道:“你是轻微脑震荡呢,要听医生的,好好休息养病知道么!”

    我无比乖巧的点点头,意思是我知道了,您能把手松开么?

    其实我觉得周雨嘉是喜欢我,要不然她能在那种危险万分的时候冲出来救我草!

    如果她是雷锋老子怎么办?!

    几年后我这么想想,发现我当初还是挺傻逼的,嗯,好像不够贴切,应该是很他吗傻逼。

    在我发呆的同时,周雨嘉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满脸疲倦的打开了塑料袋跟饭盒,拿起一串烤肉就放在了我嘴边,笑道:“快吃,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我点头,张嘴,吃,一气呵成。

    “胖叔,那里的事情解决了吗?”周雨嘉头也不抬的问道,语气很奇怪,有些许紧张的意思,但我却没听出一点害怕。

    闻言,胖叔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能说给我听听吗?”周雨嘉随嘴问了一句。

    胖叔看向了我,等我给个决定,要是我点头呢,他就说,要是我摇头呢

    我看了看周雨嘉手里尖锐的竹签,想象了一下她一时气急拿这个捅我几下子的场景,顿时有了明智的决定。

    “没事诶,说吧,反正都过去了。”我哈哈大笑道,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然后乖巧的让周雨嘉喂我吃烤肉,不再看脸色无奈的胖叔一眼。

    您怎么说那可跟我没关系,要是吓着她了,那也怪你不会说话,叔诶,今儿我差点被你玩得丢了条命,现在你也该还了啊。

    “这事吧四(是)这样滴”胖叔咳嗽了几下,通过语言马赛克的特殊技术,和谐了许多敏感血腥的东西,大概五秒钟就说完了整件事的经过。

    “饿进气(去),你们跑,饿出招,它死咧。”

    看着周雨嘉鄙夷的眼神,胖叔沉默了好一会,最后才破釜沉舟删删减减的说了今晚上的事。

    在我眼前一片黑暗看不见状况的时候,听见了一声澎的闷响,随之被冲身的孙嫣就松开了手将我甩在了地上。

    那一声闷响,其实就是胖叔倒了一堆朱砂在手掌上,然后朝着孙嫣脑门一拍,就是那样拍出来的声音。

    这一下子可没起什么作用,毕竟朱砂只伤得了普通阴魂,守人那种档次的东西肯定超出了普通阴魂的界限,所以绝逼是起不了一丝作用的。

    当然,嘲讽力度十足,朱砂虽伤不了它,可还是能让它感觉到疼。

    “您就不怕它一急眼,把孙嫣弄死?”

    “那时候饿哪儿有别滴办法?!”胖叔瞪了我一眼,又骂了句“不懂就包(不要)乱问,抹油见识滴玩意儿。”

    我仰着头继续装死,一边盯着天花板发愣,一边机械式的张嘴闭嘴吃着烤肉,不亦乐乎。

    “然后就麻烦咧,那冤孽差点没把饿活撕咧。”胖叔说到这里的时候一脸的苦笑。

    据胖叔说,当时那冤孽炸庙的速度超乎想象,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感觉有阵冷风呼的一声就冲着自己席卷了过来,定睛一看,正是被冲身的孙嫣,在向着自己狂冲。

    孙嫣的嘴里不停发出阵阵怪异的尖笑声,手掌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多了个摆在客厅桌子上的石质雕像。

    随着一声闷响,胖叔毫无疑问的被孙嫣手中的雕像砸中了,本来该被砸中的地方应该是脑袋瓜子,可胖叔的反应力不错,硬是抬起手扛住了这一下子的重击,但挡住归挡住,该疼还是必然得疼。

    “刚气(去)检查了一遍,差点骨折,但骨头还是伤着咧。”胖叔说着,用手挽起了袖子,将一块严重的淤青露了出来。

    说完,胖叔揉了揉眼睛,有点发困的意思:“然后滴一切,真的算是饿运气好咧。”

    在胖叔被石雕像砸中手臂的时候,咬着牙忍住了剧痛,猛的便伸出右手推了一下靠近自己的孙嫣,只见孙嫣的身子忽然晃了一下,似乎是没站稳一样,往后一晃就顺势倒在了地上,胖叔当时就愣住了。

    “难道饿滴实力爆发咧?!饿重伤之后浴火重生,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雨便化”胖叔正这样嘀咕着,然后往地上一看,脸色霎时就尴尬了。

    孙嫣倒地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踩滑了。

    为什么堂堂一个冤孽会踩滑?

    这之中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它不会轻功。

    第二个,就是它自作孽不可活,先前拿东西砸我脑袋的时候砸见红了,我后脑勺上不少血都流到了地上,她踩滑的地方正巧就是我血迹的遗留点。

    现世报来得快,我在听见胖叔说出这消息的时候,差点没笑得背过气去。

    这冤孽太他吗丢人了哈哈哈哈!!!!

    “然后饿就把铜钱顺势塞进她嘴里,打算搏一搏,要四(是)抹油用咧,饿就想其他办法,要四(是)有用咧,那就好,一次性解决难题。”胖叔摊了摊手:“老天爷保佑,饿一次就搞定了,这就四运气。”

    “我草,那么为毛我这么背?!”我忍不住说道。

    “你长得丑了,老天爷看不过气(去)。”胖叔嘲讽了我一句,显然是违心话。

    正当我要开嘴还击的时候,胖叔的手机响了,只见他拿出手机一看,脸上霎时就出现了激动的表情。

    “瓜皮啊?你咋想着给叔打电话咧?”

    “撒(啥)?你四月一回来?跟你爷爷一起过来?”

    “行,饿们到时候气(去)接你,你就”

    我愣了愣,顿时一乐。

    哟,感情海东青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