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二章: 兔面老头

姓易的2018-12-08 10:38:4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呼吸下意识的压低了些许,勉强把脸上的紧张掩藏了起来,缓缓转过身子。

“别动。”

听见身后这人的话,我动作顿了顿,背对着他不敢再有动作,心也是提了起来。

吗的先发制人?!一声不吭就打了我的埋伏,这招有点绝啊!

“大叔,有啥事你就说呗,何必把气氛弄这么僵呢。”我干笑着说道。

从先前他说话的声音就能听出来,这人是个中年男人,年纪应该是四十往上了,嗓子哑得很有特色,听一次就不会忘记。

“小孙子,你家老爷子呢?”这人的笑声很渗人,听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愣了愣:“老爷子?你认识他?”

“易归远,湘西的易大喜神,在几十年前,西南这片的行里人谁不知道?”这人哈哈大笑着说道:“叫你家老爷子出来,我跟他谈谈。”

“老爷子出门了,你有事就跟我谈呗!”我套着近乎,眼珠子一转:“要不然您过几天再来?我叫老爷子等着你!”

这话是我的心里话。

哑嗓子好像不知道老爷子去世了,这样正好,抓住机会骗他一把,到时候等一切准备就绪,我立马送他下去让他如愿的跟老爷子见面。

张立国现在恨你恨得不行,你他吗还敢顶风作案,这不是作死吗?

到时候被抓住了,枪毙你十回都是轻的我的女神校花!

“小孙子,易大喜神不在那就算了,咱们谈吧。”哑嗓子似乎是点了支烟,半响后才接着说:“我也不说别的了,你把罗大海的魂魄放了,我现在就把你放了,要不然......”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虽然我是背对着他的,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他好像是拿什么要命的东西出来了。

“你是聪明人,我能看出来,识相点把罗大海的魂魄交出来。”一把冰凉凉的匕首架在了我的脖子上,刀刃对着的就是我大动脉,只要轻轻一划,我就得去跟老爷子叙旧。

现在我的脸色那叫一个难看,肠子都快悔青了。

前面为什么我不搏一搏呢?!他叫我不动我就真不动?!我咋这么傻逼呢!

“小孙子,后悔了吧?”这人似乎是知道我在想什么,歪了歪匕首,用刀尖指着一旁的阴暗角落说:“你要是动了,死得更惨。”

我没搭理他,但目光还是顺着他所指的地方看了过去。

在大厅角落的阴暗处,有一个中年男人正静静的站在那儿,穿着一身普普通通的休闲服,一动不动的样子极为诡异。

如果不是他指了指这地方,恐怕我都看不见有个人站在那儿。

我眯着眼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人,看着看着脑门上就布满了冷汗。

他身上有股熟悉的味道,我在湘西经常能闻到这种味儿....这是尸体的味道......

“这是....罗.....罗大海?!”

站在我身后的人笑了笑,哑着嗓子说:“湘西五大门闻名西南,特别是赶尸控尸之术,更是在西南一片无人能出其右,可是我茅山一支也不弱啊。”

这话相当于自报家门,看来他是没有一点掩藏自己身份的意思,否则他也不会说这话。

“你到底是谁?”我问了一句。

“这个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我数三声,你要么答应放了罗大海的魂魄给我,要么就死,然后我自己找。”这人冷笑着,语气里的杀意很明显,一听这话我就怂了。

说句不装逼的话,我胆儿其实也没那么大,在这种生死关头,我那是真怂了。

“三。”

一听到这数字我就哆嗦了,你好歹给我点时间考虑啊!!

“二。”

我想把阴契拿出来用了,但一想,我如果有点动作,这孙子指不定就得给我一刀.....

“一。”

“我现在就给!”我大喊道,而这人也住了嘴,笑呵呵的说:“赶紧的吧,还等啥呢?”

忽然,一个主意在我脑子里蹦了出来,我想了想就立马敲定了下来。

我要跟这孙子赌一赌我是秦二世最新章节。

祖师爷的画像就在里屋,老爷子的牌位也在里屋,而我则在外面被人拿刀顶着脖子,这他妈是打易家的脸啊?!

如果我真服软了把东西给他,以后就没脸给祖师爷他们上香了。

“先说好,拿了东西你就走,以后也别找我麻烦。”我说,心提了起来,眼睛不停的看着站在角落的尸首。

因为光线昏暗的缘故,罗大海此时的样子完全看不清,只能看见脖子往下的部分,至于脸部则完全被阴影所掩盖。

哑嗓子的孙子站在我后面,罗大海站在左边的角落,如果一会趁其不备往前扑的话......大概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能脱哑嗓子的手。

他的匕首是架在右边,往前扑这孙子压根就割不着我,到时候......

“行,魂魄给我,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这人的声音嘶哑得诡异,就跟个鬼似的,语气阴森森的让人特不舒服,话落还嘀咕了一句:“要不是手下人忘了收取他的魂魄,我也不用亲自来找你。”

手下人?难道杀罗大海的不是他?

“拿去。”我暗暗思索着,把兜里的阴契拿了出来,因为两张阴契是合在一块儿放的,所以我也没办法分辨哪张是封住罗大海魂魄的阴契,只能一起拿出来,然后......

见我准备递给他,哑嗓子也稍微把匕首拿开了一点,打算伸出手过来接。

就在这时候,我有动作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往前冲了一步,就着大厅的空地往下一扑,双手狠狠的撕开了阴契。

“罗大海!回你的身体里去!!!”

在速度这一方面,人跟鬼是比不了的,就像是你用笔算数学题,而鬼是用计算机算数学题一样,没得比。

我话音落下的同时,只感觉两股阴冷的气息凭空在屋中迸发了出来,一股则以眨眼般的速度冲向了站在角落的尸首,而另外一股,则对着哑嗓子冲了过去。

“拿命来!!!”一种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从罗大海嘴里传了出来,随之,站在角落的尸首猛然一颤,张牙舞爪的就对着我身后的方向冲去,此时我才看见我身后的场景。

哑嗓子不是个中年人,似乎是个老年人,身形略显佝偻,很瘦弱,穿着一身黑色唐装。

他的长相我看不见,因为他脸上戴着一个彩色的兔子面具,就跟小孩儿买来玩的那种面具一样,街上买两块钱一个的那种。

我感觉脖子有点凉,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摸了摸,低头一看,顿时后怕不已。

手上全是血,这老孙子反应够快的,差点没把我脖子抹了。

还是得多亏祖师爷保佑.....吗的......

“恶鬼冲身?”这老头仿佛是无视了正在冲他身子的王雪,对着我摇了摇头:“这点手段就别拿出来现了,丢人。”

说完,老头子先往后猛窜了几步,躲开了满脸怒意的罗大海,不声不响的从腰间抽出了一张黑色的符纸,用食指中指夹着符咒轻轻一挥,火光霎时就在符纸上燃烧了起来,这一瞬间,我则是听见了一声女人的嘶嚎天生风流种:无敌邪少。

王雪冲身失败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事,毕竟茅山一支抓鬼比我们五大门厉害,这是实话。

“你他吗的给我等着!”我大骂道,趁着罗大海拖住了老头子,我转身就跑进了里屋,一把抓起供桌上的喜神锣就往外奔。

有尸首给我控住,你他吗还想跟我斗?!等死吧你个老孙子!

到了大厅一看,老头子正不紧不慢的跟罗大海周旋着,别看罗大海动作快下手重,可老头子的动作却比他快了一些,每次都堪堪躲过了罗大海的攻击,害得他一个劲的吼着拿命来。

“老孙子!等死吧你!”我狠笑着把柜子上的贡香拿了下来,双手合十的念叨了几句,手腕一转,贡香的香头顿时就燃了起来,火光跟普通用火机点燃的火光不同,这火光里尽是难掩的金色。

骂归骂,其实我觉得这老孙子挺聪明的。

罗大海是个普通人,所以他要害死罗大海就没亲自去,这就避免了很多被外人发现的麻烦。

而现在来找我就亲自来了,说明他没轻敌的心思。

不轻敌,有脑子,是个棘手的对头。

我把贡香放在了地上,用脚踩着香尾,重重的敲响了喜神锣。

“湘西赶尸!生人回避!!”

“锵!!”

或许是怒火上头的缘故,往常听起来颇为轻柔悠远的唱词,现在却听起来是充满了怒气,不像是唱出来的,反而像是吼出来的。

锣响的声音更是比我的声音大,锵的一声,犹如闷雷擦响,连那老头子都被这冷不丁的锣响吓了一哆嗦。

“天苍苍,地苍苍,喜神慈悲,阴人返乡,喜神怒目,威震四方。”

“锵!!锵!!锵!!”

听着这一连串的锣响,老头子动作也顿了顿,随即就避开罗大海,不停闪躲了起来,脚步则连连往我这边移着,估计是想直捣黄龙。

但我可没给他机会,我现在所唱的词就是赶尸一门里的控尸词,等我唱完了这些唱词,老头子一会就知道易家五大门的本事了。

“天有三奇日月星,尸首通灵鬼神惊,不返乡来不归家,喜神赐法诛恶行。”

“锵!!!”

“我本是,喜神座下修仙甲,为求大道善不乏,今有外人怀恶果,还请祖师正真法。”

“锵!!锵!!锵!!”

我嘶哑着嗓子大吼道。

“喜神到此~~逆亡顺昌~~”

“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