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二章 突发状况

姓易的2018-12-08 11:29: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夜,十一点四十三分。

    胖叔他们已经避难去了,我估摸着胖叔已经带着其余人到了某个安全且又温暖的地方,例如饭馆吃饭或是烧烤摊吃烧烤

    吗的就我一个人在这儿等死啊?!!

    “四十八四十九”我满脸苦逼的数着手里仅剩的金元宝,然后按照胖叔的指示,从孙嫣手边一直开始摆放,沿着路线,摆放至家中大门。

    每一个金元宝都与另外的金元宝相隔一段距离,虽然看着摆放的路线不太规整,可等人仔细一看便会发现,这些元宝之间的距离完全相同,而且元宝的姿态也完全一样,尾对着孙嫣所在的地方,头则对准了大门。

    “由贵阳市气象局预计,于今晚至明晚,将有阵雨或雷雨,雷雨中可能伴有冰雹,大风,强降水等对流天气”

    电视机上的主持人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我看了一眼墙上的壁钟,不由得打了个哈欠,困意似乎开始涌了出来。

    点了支烟,我靠在沙发上坐着,揉着眉头给自己提神。

    据胖叔所说,守人一开始并不会直接进元宝送金钱这个局里,必须得有活人引它出来,然后再将它往大门处第一个元宝的地方带,最后

    “吗的这日子就不能清闲下来了。”我仰着头,看着烟雾缭绕中的天花板,摇摇头自言自语似的骂着:“这他吗也怪我自己多事,死道友不死贫道啊,我管这么多干嘛?”

    姓易的诶,你是好人吗?

    我肯定不是啊,开店卖高价货黑人,这是君子好人的行径?

    那么你是坏人?

    老子是坏人我还帮这些不认识的斩妖除魔保护世界和平?逗乐呢?

    我自问自答的抽着烟,百无聊赖。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有了一阵尿意,看了看时间,见离守人出现的时间还有一会儿,上个厕所应该不会耽误什么。

    这么想了想,我便起身走向了厕所。

    关门,拉拉链,洒水,一气呵成。

    正当我尿完要收回凶器的时候,估计是动作大了,嘴里叼着的烟猛然向下一歪,不少带着火星的烟灰就

    “哎哟哟哟哟哟”我手忙脚乱的躲避着烟灰对二弟的袭击,没两秒钟,脑门上便都出了一层冷汗。

    还好老子动作敏捷要不然今儿可就

    “嗒嗒嗒”

    忽然,厕所外的客厅里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响,在这声音响起的同时,我不由自主的哆嗦了几下。

    我急匆匆的拉好裤子拉链,轻手轻脚的便走到厕所门边,小心翼翼的拉开了一条缝隙。

    在客厅里。

    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在客厅里漫着步,每往外走出一步,便会发出一声清脆的“嗒”声。

    我并没有看见有人穿着这双鞋子。

    也没有看见一些该有的东西。

    映入我眼内的只有那一双刺眼的高跟鞋。

    “鬼呢”我眼睛不停左右扫视着,寻找那个应该出现的身影,但我没找了半响也没找到那孙子。

    阴魂,分真身,幻身,真身我肯定是看不见了。

    但胖叔说,守人害人的时候必然有幻身出现,如果我没有猜错,外面的那双高跟鞋就应该是守人幻身的一部分。

    “还有五分钟才到十二点”我往壁钟上看了看,心中顿时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守人出现的时间恐怕不好确定,但一定是在十二点之前,十一点之后这个时间段出现。

    它出现不一定是为了害人,而是在等,等待时间的到来。

    胖叔不是说了吗?

    十二点整,就是它动手的时间。

    “该出去引诱敌军主力了。”我这么想着,往嘴里放了支烟,点燃,深吸了一口。

    烟草的味道总能麻痹人的神经。

    也许是因为尼古丁的作用,我在抽了两口烟后,心慢慢静了下来。

    稍微想了想对策,我吸了口气,拉开门走了出去。

    “嗒嗒”

    在我走出去的同时,高跟鞋走动的动作停了下来,猛然一转,鞋头对向了我。

    仿佛是有个看不见的人转过身盯着我一般,那种诡异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描述出来。

    总而言之。

    我当时怂了,小腿肚子一下子就软了下去,如果不是我及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估摸着自己就得坐在地上了。

    “那什么”我哆哆嗦嗦的开了口:“你打哪儿来啊?”

    这不是在扯淡,也没开玩笑,当时我真就问了这么句特喜感的话。

    事后想想吧,我估计那时候是因为我有点紧张了,毕竟当时状况就跟恐怖片里的状况差不多。

    如果它是个尸首什么的,我能接受,也不会那么紧张,老子阴之孽跟九龙棺尸都看过了,害怕你?!

    问题是它不是尸首而是一个颇有恐怖片气息的冤孽这就有点让我闹不住了

    从某种角度来说,我败给了恐怖片的导演(注,是国外的导演)。

    如果不是他们搞出来了一堆让我心惊胆颤却又想看的电影,或许这时候我也没那么紧张。

    要知道,电影里一般出现现在的情节,接下来就是主角要开始逃命或者被虐了。

    当然,能让我都觉得心颤的电影都是国外的,咱们中国的恐怖片吧,嗯

    其实也不能怪导演跟编剧无才,而是某些地方的审核太严格了,严格到了一种能让恐怖片剪辑变成喜剧片的地步。

    “你来这儿是想干嘛啊”我继续拉开话题,想要借此吸引阴魂的注意力,从而让它看我不爽导致出现想弄死我的心态,随之直接冲我的身子,然后一切就都和谐了。

    “进门的时候你敲门了吗?”

    “我给你说啊,这做人得有礼貌,做鬼也是一样啊。”

    “要不然”

    我念念叨叨的在客厅里说着,心态也越来越放松,一开始的紧张早就没了踪影。

    胖叔教我的法子看起来挺二逼的,但貌似有用,因为只要我一开口说话,地上的高跟鞋就会颤抖几下,那貌似就是我想要的反应了。

    时间流逝得很快,在指针指向十二点的时候,我都还没反应过来,自顾自的一个劲念叨着不靠谱的话。

    “嗒嗒嗒”

    随着一阵高跟鞋走动的声响,我脸色一变,急忙起身跑到了房间的门口站着。

    这玩意儿貌似没被我嘲讽住啊,要是任由它这么进去,孙嫣可就死定了,但要是我随便动手把它打伤了,孙嫣也就死定了。

    尴尬的局面,总得要用一些尴尬的方式来处理,这是自古以来从不改变的至理。

    “我草,叫你别往前走了!!!”我大吼着给自己壮胆。

    然后豪气千云的一脚踩在了高跟鞋上,随即便飞快的缩回了脚,动作敏捷到了极点。

    很奇怪吧。

    我一脚踩下去的时候竟然有触感,幻身看来并不是幻身,而似乎是真实存在的,或许我现在看见的跟感觉到的都是幻觉,但那种触感又那么的真实。

    我有点混乱了,因为我想过这一脚踩下去是什么后果,按照往常的经验来看,我一脚下去应该就跟踩着空气没两样啊,但是

    “嘶!!!!”

    猛然炸响的邪龇告诉了我,这一脚踩得漂亮,直接把阴魂给踩炸庙了。

    现在一切都在按照我构思的剧本走。

    它炸庙了必然得冲我的身子,然后弄死我,只要它一冲身

    “来吧”我咬着牙看着那双高跟鞋,手掌微微颤抖了起来。

    说来也怪,在我做足准备的时候,只感觉脑袋一沉,似乎是被人重重的敲击了头部一般,剧痛伴随着晕沉开始向我袭来。

    下意识的用手一摸后脑勺,只感觉掌中一阵湿润。

    抽回手看了看掌心,尽是鲜红。

    我踉踉跄跄的往前跑了几步,捂住了疼得无以言喻的脑袋,然后转头一看。

    孙嫣,已经被冲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