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一章 佛化孽

姓易的2018-12-08 11:29: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那天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那个和尚。

    那天之后,城外多出了一件染血的麻衣,跟一个眉头紧皱,泪流不断的金佛。

    那天之后

    白白净净的和尚总是会被野兽盯上吃掉的吧,对吧?

    哪怕那些野兽是人,是一群饥肠辘辘的人。

    说来也怪。

    在城里人吃光女人跟孩子老人的那一天,和尚刚好来了。

    在城里人分食了和尚的骨肉之后,忽然天降暴雨,雷声轰隆。

    当天的晚上,无数人都看见了一个站在城外敲着木鱼,念经却不出声的和尚。

    每个人都以为又有食物来了,但当他们仔细一看,却惊骇欲绝。

    站在城外念经的和尚,只有一具白森森的骨架,可眼眶里却有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

    那双充满痛苦怨恨的眼睛,正在盯着他们。

    距离和尚不过半丈的地方,有着一具尸首,那具尸首的眼睛早已不翼而飞。

    如果有目睹和尚是如何出现的人,那么他肯定知道,和尚的眼睛,就是这死者的眼睛。

    佛陀的眼泪究竟是为什么而流?

    这个问题我没想到答案,各位想到了吗?

    是为了遭受天灾,深陷痛苦,饥肠辘辘的平民百姓?

    是为了那些早已被他们吞之入腹的孩子,女人,老人?

    是为了这个曾经见百姓受苦,而大哭大喊却不知自己将要被害的僧人?

    是为了这个僧人变作恶鬼寻仇而惋惜?

    是为了即将被冤孽报复的城中民众?

    谁都不知道,佛为什么流泪,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上来,但有一点。

    佛,一定是因为慈悲才落泪。

    第二天,身穿麻衣的冤孽再度出现,敲响了木鱼,但它并不像昨天一般念诵经文而不出声。

    那晚上它念诵的经文,出口有声。

    有人隐隐约约的看见,它的嘴里多出了一条血淋淋的舌头。

    “第三天晚上,和尚又有了耳朵,鼻子,然后”胖叔摇着头给在座的人说着古时的故事,讲述的内容匪夷所思,除了我之外貌似没有人会相信。

    “然后怎么了?”我忍不住好奇心问道。

    “城里仅剩的三百二十七个人,全部死咧。”胖叔笑着说道:“这记录很难被破啊,不过也正常,那城里滴都四(是)些普通民众,被害死很正常。”

    “怎么只有这点人?”白倩疑惑的问道:“一个城才这么些人?”

    “饥荒跑了滴,被这些吃人滴人哈(吓)跑滴,被冤孽哈(吓)跑滴,你社捏(说呢)?”胖叔点燃了一支烟,淡淡的抽了一口,随后吐出:“当然,饿们要面对滴冤孽抹油那么厉害,古代滴东西跟现代滴不一样,虽然都叫守人,但此守非彼守啊。”

    “怎么说?”我皱着眉头问道。

    胖叔用手指点了点桌子:“这故事里滴守人,要分开解释”

    说着,胖叔抽了口烟,缓缓给我们说了起来。

    原来在故事里的这个和尚,并不是真正没有意识的冤孽,虽然怨恨跟愤怒已经充斥在了他的心房里,可他,还是有心的。

    他为什么每天都只害那么几个人,而不是像最后一天那般,杀光城里所有的人?

    很简单,他在控制自己,但每天总有控制不住的时候,而最后一天,已经彻底失控了。

    或许有的人会奇怪,为什么一个高僧会变成冤孽残害普通人。

    这个答案我没有办法给你,胖叔也没办法解释。

    谁都不知道那个和尚经历了什么,谁都不知道他在被自己想要救的人吃了之后,心里在想什么。

    所以在这里,守人的守,意思是守护灵台的意思,人,就是慈悲一面的人性。

    守护自己灵台中,属于人性的最后一点慈悲。

    但久而久之,守人这个词的意思却变了。

    现在的守人,意思是,在一个地方守候阳人到来的冤孽。

    “对付这玩意儿饿有办法,一会儿饿带你们先出气(去),然后细伢子在这儿跟那冤孽进行搏斗。”胖叔说这话的时候很轻松,但我却有点腿肚子发软的迹象。

    吗的你不说这故事我还没事,你咋一说这故事我就怕了呢?!

    “元宝送金钱,这四(是)对付守人滴民间偏方。”胖叔把带来的一个黑色塑料袋给打开,将里面装的我曾经折好准备拿出去卖的金元宝倒在了桌上,嘴里念念叨叨的说:“守人跟普通滴冤孽不太一样,符咒能起作用,但你要四(是)激怒了它,被缠上滴人就有危险咧。”

    我疑惑的问:“既然符咒能有作用,那么直接解决它不就成了?”

    “被守人缠上滴活人,体内会寄存一缕阴气,这阴气你找不着,也弄不出来,要四(是)你抹油把阴气弄出来,反而激怒了守人,恐怕被阴气寄存的活人就”胖叔没有把话说完,摇了摇头没再往下说。

    听见胖叔的这话,在场的人全都变了个脸色。

    孙嫣的母亲更是夸张,眼泪毫无预兆的就流了下来,大哭着一把拽住了胖叔的胳膊:“先生您一定得帮帮我的女儿啊!!她才二十来岁啊!!”

    胖叔尴尬的点点头:“抹油四(没有事),有饿们在,你女儿出不了问题。”

    “叔啊,一会儿我该咋弄,您说个明白话就成,听你前面的故事我现在心里都没底呢。”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胖叔数了四十九个由金纸所折出的金元宝给我,又伸手进衣服的兜里摸索了半响,掏出了一枚铜钱丢给我。

    “元宝送金钱,这四(是)一个民间术士发明滴阵法,对付守人有奇效,你放心么!绝对抹油问题咧!”

    听着胖叔哈哈大笑的声音,我松了口气,貌似他心里还挺有底,这样我倒是不怕了。

    笑声一落,胖叔给我解释了起来。

    所谓的元宝送金钱,其实就与道家阵法无二。

    元宝便是阵局的阵眼,共有四十九个,而一会儿胖叔将要在元宝上画的符咒,便会起一种类似于鬼打墙的作用。

    这么说吧,一开始我们就会引那守人进去,它每进一个元宝,就会被困住一段时间。

    当然,不可能一直困住,束缚冤孽的时间由冤孽厉害的程度而定。

    不说高的,就说最低吧,这一个金元宝都能困住守人三秒钟的时间。

    阵局一共有四十九个元宝,也就是说,最低能困住冤孽一百四十七秒,这时间可长长个JB长啊!!!

    这么一算才能困住守人两分多钟还不到三分钟,玩儿我呢?!!

    “鬼不会发现自己被困住,这就与其他滴阵法不同。”胖叔没在意我难看的脸色,自顾自的说着:“没发现自然就不会被激怒,被寄存阴气滴活人自然就抹油危险咧。”

    “然后呢”我控制着自己的语气,露出了一丝后辈该有的微笑,勉强忍住了自己想要骂街的冲动。

    胖叔一拍手:“然后么,你就把铜钱塞活人嘴里,等这枚铜钱变成碧绿色,你就拿火把所有元宝跟这铜钱一起烧咧,一切就都解决咧。”

    “铜钱能烧化吗?”我不解的问。

    胖叔点头,说,能。

    “今天我拿贡香火星伤着那冤孽了,对孙嫣不会有什么伤害吧?”我有点担心了。

    胖叔想了想,摇摇头:“抹油四(没有事),那冤孽不四跑了么,估计它四脾气好,抹油生气,要不然那孙嫣就死定咧。”

    我哆嗦了一下,面对着周围女性杀人的目光,不敢再多说话。

    幸亏,幸亏老子当时运气不好外加手艺有点潮,再加上这冤孽的脾气好,否则

    说真的,我可不想被这群女的记恨一辈子,那是会死人的。

    “我画符,你活动活动,以便应付突发状况。”胖叔说道,从兜里拿出了一支教师改作业时用的红色中性笔,在金元宝上画起了符咒。

    我听话的站起身开始了热身运动,一会儿扩胸运动半分钟,随后就压压腿,但忽然我就觉得不对劲了。

    “您这流程听起来我挺安全的啊,没什么突发状况啊,你叫我热身是”

    “哎呀,谁社(说)冤孽会乖乖进气(去)咧?”胖叔咧嘴一笑。

    *****************************************************************

    大家记住投票啊,我还是很勤奋的呀,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