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章 佛落泪

姓易的2018-12-08 11:29:1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喂?叔啊?”

    “干撒(啥)?你咋出气(去)这么久啊?!跑哪儿耍气(玩去)咧?!”

    “没,这客人家出了点事,您帮我”

    在电话里,我把地址给胖叔说了一下,让他帮我把装备带来,现在我可不敢出这门,要是我刚出去那冤孽就回来了,那我就傻逼了。

    小安坐在我身上摇着晃着腿,笑眯眯的看着身旁的空气,我估计他是在跟大黄它们进行眼神的交流。

    要是这儿没外人,小安这熊孩子真能追着空气满屋子跑。

    “小先生”孙嫣的母亲缓缓从房间里退出来,关上门,走到沙发边坐了下去,脸色很是憔悴:“我女儿”

    “有救。”我笑了笑。

    闻言,孙嫣的母亲脸色就松了些许,苦笑着摇摇头:“这丫头也是不让我跟他爸爸省心,怎么就招惹到这些东西了呢。”

    话音一落,她略显焦急的对我说道:“您如果治好了我的女儿,钱”

    没等她说完,我摆摆手:“不收钱了,前面叔已经给我了。”

    也许是见我胸有成竹,白倩她们也都放松了下来,一个个好奇的看着我,跟在动物园里看猴子一样。

    “你见过僵尸吗?就是电影里的那种!”

    “你平常都是靠这个吃饭吗?!”

    “你”

    亲娘的,这群姑娘可是够八卦的,就差把我内裤穿啥色给问出来了。

    小安似乎是因为平常没人陪他的缘故,见这么多大姐姐在跟我聊天,这熊孩子也莫名其妙的兴奋了起来,时不时还帮我回答几个问题,虽然他的回答都是

    “你有女朋友吗?”

    “大哥哥有!”小安斩钉截铁的帮我回答。

    “你结婚了吗?”

    “大哥哥结婚了!”小安再度斩钉截铁的帮我回答道。

    我草,小安,你个熊孩子是从哪儿听说老子结婚了?!

    就在我要把小安拉到一边对他进行思想教育的时候,门铃忽然被人按响了,孙嫣母亲走过去开门看了看,见门外的人自己并不认识,她疑惑的问了句:“两位是?”

    “饿找细伢子。”

    嘿哟,胖叔这速度够牛逼的,没几分钟就拿着装备来了,不愧是神一般的队友。

    小安反应比我强烈得多,因为他已经被胖叔的零食饭菜给收买了,没等我起身去迎接胖叔的到来,这熊孩子咚咚咚的就冲了出去,扑在了胖叔怀里。

    “细伢子,你人咧?!”

    “胖叔叔,大哥哥在里面呢!”

    我笑着走了出去,见周雨嘉跟胖叔正站在门外,不由一愣,心说这丫头怎么来了。

    周雨嘉耸耸肩,一脸的无奈:“你是不是接活儿了?”

    我没说话,一愣一愣的看着她。

    “我带小安回去,免得他在这儿捣乱。”周雨嘉好笑的拍了拍小安的脑袋,对我眨了眨眼睛:“你小心点,注意安全。”

    “啊好”我下意识的点着头:“你们现在回去?”

    “嗯。”周雨嘉笑道:“刚去买了几盘DVD的碟子,带小安回去看连续剧去。”

    “那么你们路上小心点,我一会儿就回来,胖叔”

    胖叔摆摆手打断了我:“饿来围观,顺便给你搭把手。”

    忽然,白倩她们几个姑娘一脸兴致勃勃的就跟了出来,估摸着她们是在好奇门外是谁。

    见到周雨嘉跟胖叔,白倩她们动作一顿,然后

    “周师姐?!”

    “你们是”周雨嘉看了看她们,稍微一想:“你们是钢琴社的那几个小师妹吧?”

    我一楞,感情这几个丫头还认识?

    想想也是,刚听白倩她们的自我介绍,貌似都是跟周雨嘉在同一所大学,只不过周雨嘉比她们大一届是师姐而已。

    事后我才知道,周雨嘉这丫头在学校里还是蛮出名的。

    高官子女,长得漂亮,性格温柔待人和善,种种优点都哎哟我去,为什么我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成就感?!

    “小先生,你跟周师姐认识?”白倩八卦的走了过来,好奇的看看我,又看看周雨嘉,满脸就差写着“求真相”三个大字了。

    周雨嘉点点头,笑着说,认识呀。

    “我们不是一般的认识,那可是咳咳当我没说。”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补充这么一句话,说完后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因为我看见白倩脸上已经冒出了惊讶的表情,而周雨嘉的脸霎时就红透了。

    没给白倩发问的机会,周雨嘉红着脸瞪了我一眼,牵着小安转身就走了,小步子迈得挺快,不一会儿便从我们眼前消失而去。

    白倩哑然了半响,最后,她不敢相信的问我:“那是你们儿子?”

    “我草,别瞎说。”我吓了一哆嗦,这谣言要是传出去被外人听见了,然后被周岩听见了,最后被周雨嘉他爹听见了,吗的那我就死定了!

    “也是,周师姐身材这么好,也不像生过孩子的人。”白倩自问自答的嘀咕着。

    我没再跟她墨迹,带着胖叔就进了屋,等去卧室观察了一遍孙嫣的状况后,胖叔竟然有了结论。

    “守人弄的。”胖叔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下,将孙嫣的右手抬了起来,指着孙嫣手背的一条发灰的经络说:“青筋变灰,这四(是)守人害人滴证据,没跑。”

    “那么咱们咋办?”我琢磨着让胖叔出个主意,要让我来想,那得多累啊?

    “这女娃被冤孽缠了几天咧?”胖叔没立即回答我,而是转头问了众人一句,见答案都是三天,胖叔这才松了口气,笑道:“还好还好,饿们来得及时。”

    “咋了?”

    “今天就四(是)第三天,今晚十二点整,守人必然要来拿她滴命。”胖叔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饿们守株待兔,等那冤孽一来,直接办它。”

    在胖叔给我的讲述中,我多多少少摸清楚了守人这种冤孽的习性。

    守人,这是一种冤孽的称呼,但这名字的真正来历只有少部分人知道,哪怕是我也是在胖叔的讲述后才明白。

    以下的这个故事,大家可以当八卦听听,也可以信以为真,就看自己怎么理解了。

    几年后我无意中看了一篇关于明朝崇祯年间的史料记载,那时候才觉得胖叔给我说的故事,应该是真的。

    ***************************

    崇祯十年,北方大旱。

    那时,旱情的严重程度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用赤地千里来形容都毫不夸张。

    如果你站在北方的高山上,放眼一看,你绝对看不见一点绿色。

    按理来说,无论是多么严重的干旱,树木多多少少都还是会留下一点绿意,毕竟有些树很耐旱,普通的干旱压根就伤不着它们。

    但事实却不是这样,漫山遍野,尽是枯黄跟沙尘的颜色。

    树木,青草,能吃的基本上都被饥饿的灾民吃了个干净。

    民不聊生,腐尸遍野,易子相食,这就是当时的真正写照。

    吃人,这两个字看起来很没有代入感,但在那个时代,却是一个个残忍的事实。

    小孩,老人,女人。

    这三种人是最先被饥饿的灾民食用的,接下来才会轮到其他的人。

    吃老人是因为老人没有劳动力,而且又容易生病病死,这种拖累队伍的人,总是会被队伍所抛弃。

    至于吃小孩跟吃女人,那就是因为这两种人是没有战斗力的,也对别人没有多少的抵抗力,似乎没有保护自己的力量而成为食物,是理所当然的事。

    那个时代的代言词,就是两个字。

    残酷。

    据说,在北方的一座闹饥荒闹得最厉害的某个城里,忽然有一天来了一个和尚。

    说来也怪,这和尚的装扮并不像是普通和尚那般穿着袈裟僧袍,而是穿着一身极为普通的麻衣,左手拄着一根枯木做成的拐杖,上挂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金佛像。

    他看见路上的人饥肠辘辘,互相易子而食,不由得痛哭失声,将身上所有的食物都拿给了周围的民众。

    “子女妻儿在砧板,食客心中却安然,生不如死无人悟,死不如生人人喃。”

    “六道轮回苦中苦,妻儿子女锅内煮,饱腹一餐食亲肉,见尽悲事佛泪出。”

    路人见这疯和尚大哭大喊的闹个不停,还在抛洒食物,也都好奇的围了过来,等他们定睛一瞧,这才发现一件让人不敢相信的事。

    和尚手中的拐杖挂着的金佛,已经紧紧闭上了眼睛,仿佛是不忍看见这世间发生的惨剧一般,眉头紧皱,两滴显眼的泪珠缓缓从佛眼滑落。

    或许那时候人们才知道。

    佛的泪水。

    落地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