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九章 守人

姓易的2018-12-08 11:29:1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医院,这地方在很多人的认知里,都是闹鬼圣地。

    其实不然。

    在医院里,人声鼎沸,来来往往的人流量可不少,足以把普通阴魂都给吓唬出去。

    毕竟医院里的阳气胜过阴气,普通的阴魂在医院里待着并不舒服,所以事实上,医院里的鬼魅并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多。

    会在医院中逗留的阴魂,常见的大概分为以下几种。

    第一种,死者在医院中逝世,他的阴魂就会在头七这段时间里,在医院中漫无目的的度过,直到头七最后一天的晚上,他才会回家。

    第二种,逝世之后,死不瞑目的阴魂,这种还是老爷子给我说的,要么是被医院意外的医死了,要么就是没钱看病死医院了,死于这两种的死者,大多都会变成头七过后在医院里游荡的阴魂,虽然听着有点灵异,但实际上它们并没多少战斗力,顶多晚上出来吓唬吓唬人。

    第三种,有害人能力的阴魂。

    这种不常见,哪怕是见着一次两次以后也见不着了,毕竟医院隶属国家,在咱们天朝的朝廷管辖范围下,甭管你是人是鬼,你要是闹腾,基本上就得被和谐了。

    朝廷里有能人吗?

    我觉得有,老爷子也这么认为。

    第四种,守人。

    这种阴魂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不会在医院里游荡,只会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安安静静的待着,毫无目的,却又有不小的能耐。

    成为这种阴魂的死者大多都心有怨气,但却又不想主动害人,是很矛盾的一种阴魂。

    之所以名叫守人,那就与它的习性有关。

    你不踏入它的生活范围圈,那就没事。

    要是你一不小心踩过线了,估计守人就得发飙,到时候可够你喝一壶的。

    老爷子说这种阴魂就像是伺机而动的毒蛇一样,它会守候在阴暗处,等你走到它的身边,这冤孽就会很不客气的给你一口。

    或许是它们低调的原因,也可能是它们的习性救了它们一命,大多守人都没有被朝廷和谐,换句话说,它们大多都还没被官方发现。

    古代也有这玩意儿,以下就附送一个从古籍野史上弄来的故事给各位看看。

    *************************************************

    崇祯十年,南村有人,名成武,其人勇而好斗,不惧鬼神也。

    一日,成武入北山。

    人知其地多孽也,人不敢入之。

    成武知其地多孽也,仍无惧也,成武入之。

    夜半,忽见一女独坐林中,成武遂上前,见女化鬼,披发血目直冲而来,成武怒,而以拳击之,并砸其天灵。

    鬼脑浆迸裂,遂悲号而去。

    成武次日回村,邻户闻此事,皆叹之。

    有人言:“此孽不常入人眼,名为守人,人入山中,不遇则安,遇则丧命,且不得超生也,成武不惧鬼神,自可胜神鬼,人惧鬼神,鬼神侵之,无惧鬼神,鬼神怕之,成武遇鬼亦复如是也。”

    (注释:守人,又称守人孽,初次在记载中出现的年代是明朝末期的崇祯十年,或许更久远的年代也有它们的出现,只不过是称呼不同罢了,在《闲村野志》《由成史录》等等书中,都有关于守人的记载。)

    *************************************************

    “市医院你应该去过吧?”白毛衣姑娘啊呸,她叫白倩,前面自己给我介绍的。

    我点点头,说,去过啊。

    “那里的地下室你去过吗?”白倩试探着问我。

    我没多想,直截了当的摇头,心说我要是去医院地下室那得多闲啊,明知道那种地方不干净还爱往那儿去窜,这不是找事么?

    “我们在那里玩碟仙的时候其实”白倩欲言又止的看着我:“那里有女人走路,高跟鞋发出来的声音。”

    “然后呢?”我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头皮有点发麻。

    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室里。

    一群人围坐在地上玩碟仙。

    在几根蜡烛摇曳的灯光下,地下室的角落里忽然传来了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想到这里,我手掌猛的疼了一下,低头一看,小安这熊孩子已经被吓住了,哆哆嗦嗦的抱着我的手不敢出声,那副表情甭提多可怜了。

    白倩似乎也是回想起了一些可怕的东西,拿着杯子的手掌有点发颤,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她后怕的说道。

    “碟仙来了”

    就在这时候,我莫名其妙的哆嗦了一下,只感觉有种刺骨的寒意,开始从脚底板往脊梁骨里窜,小安也感觉到了我有点不正常,他歪着头看了看我,疑惑的问:“哥哥你怎么了”

    “乖点,别乱跑。”我皱紧了眉头,把小安抱了起来,让他坐在我腿上继续旁听。

    这小子可别一会儿在屋子里乱窜弄出麻烦来,要知道,那鬼走没走,我可说不定。

    前面只是猜测她在孙嫣身边等着机会弄她,就想试试用贡香燃烧的火星把她炸出来,结果还真炸出那孙子来了。

    可惜后面她又给跑了,吗的,敌在暗我在明,这不好办啊。

    要是一会儿去上个厕所什么的,一不小心就中招了,那可就

    “你继续说。”

    白倩点头,想了想,又紧接着上面的话说了起来。

    “碟仙来了之后一切好像都平静了,地下室里没有别的声音,很安静。”白倩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开水,摇摇头:“然后孙嫣就开始问碟仙问题了。”

    “都问什么了?”我忍不住问道。

    “就是那些事呗,跟她前男友复合的事。”白倩无奈的说,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即语气一变,低声对我说:“她最后的一个问题,好像问出麻烦了。”

    “什么?”

    “前面碟仙告诉她,都说能复合,然后”白倩顿了顿,缓缓说:“她问碟仙,如果到时候不能复合怎么办?碟仙你是不是在骗我?”

    我皱着眉头没说话。

    “然后碟子忽然就停下来了,没有向其他地方指字。”白倩的声音越来越颤抖:“会不会就是这个问题把碟仙惹怒了?!”

    “不可能。”我摇摇头:“碟仙请来的都是鬼,按照常理来看,问这种问题死不了,那鬼不应该纠缠孙嫣不放,你们到底”

    没等我说完,坐在沙发一头的女人,忽然说话了。

    “对了!!我想起来了!!!”说话的这个女人前面一直都没插嘴,直到现在,她才出声:“那天你们不是走在最前面吗?!我跟孙嫣就跟在你们后面,那时候孙嫣忽然说肚子疼,要去上厕所,她就跑地下室的员工厕所去了,你们忘了?!”

    白倩恍然大悟的点头:“对!她是跑那儿去上厕所了!咱们还在外面等她来着!”

    “咱们是不是都忽略了一件事?!”这女人脸色发白的说:“我们下去的时候,地下室里的门是开着的,但下面很多东西都盖上灰了,明显就是很久没人进去过。”

    “你们去的地下室到底是在哪儿啊?那儿是干嘛的?”我不解的问,按理来说,她们口中的地下室应该是类似于地下停车场的地方,如果是地下仓库,那么必然是进不去的,光是保安那一关就百分之百的过不去。

    “装废弃医疗器材的吧,我也不太清楚。”白倩摇了摇头:“孙嫣也是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说是在阴气重的地方容易招来碟仙,然后她就找她朋友打听了一下,她那朋友好像是医院的护士,说那地下室闹鬼,应该能请来”

    “我草,你们胆儿比我还大呢?!”我是发自内心的佩服她们。

    那女人没在意我跟白倩的对话,自顾自的问我们:“一个很久没人去的地下室,为什么厕所里的白炽灯是开着的?”

    “对啊”白倩也醒转了过来。

    我叹了口气,知道这事麻烦了。

    就老爷子说的那几种在医院里逗留的阴魂,我估计,这次我要对上的就是后面两种的其中一种。

    要么是普通但能害人的阴魂。

    要么就是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