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八章 医院地下室

姓易的2018-12-08 11:29:1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掐住我的脖子的人,是个女人。

    而且是一个性感漂亮,身材妩媚的女人。

    当然,以上的那些因素各位都可以无视,最主要的一点,她想掐死我。

    “孙嫣你怎么起来了?!!”

    站在门外的几个姑娘霎时间就叫做了一团,孙嫣她老爹倒是比较冷静,能分清楚事情的轻重,二话不说就冲过来要帮我掰开孙嫣的手。

    但还没等这老大叔到身边,孙嫣就跟背后长眼睛了似的,猛的转过身便是一爪子,正正的挠在了孙叔的脸上。

    伴随着几声尖叫,屋子里彻底乱套了。

    此时此刻的孙嫣并不是往常的孙嫣,她的正面正对着我,所以我能看见她的双眼。

    她的眼睛高高的往上翻动着,瞳孔跟黑色的虹膜完全看不见,冷不丁一瞧,她的整个眼球就跟纯白色的一样,看起来无比怪异,嘴微微张开了些许,一种阴冷的咯咯声(现在想想,那声音其实很像是骨头摩擦的声音),持续不断的在她喉咙里响着。

    孙叔被挠得很是严重,脸上有着四条显眼的血痕,啊不对,是四道凹痕。

    打眼一看,还能看见孙嫣指甲上的肉丝。

    “我草,这他吗冲身也太快了吧”

    因为呼吸不畅的缘故,我的脸不由自主的被憋红了,腮帮子高高鼓着,太阳穴附近与脖子处青筋毕露。

    说实话,被冲身后的孙嫣,实力不怎么强,比当初被冲身的罗大海尸首还弱上一些,但这孙子胜在突袭啊。

    吗的冷不丁给我来一下子谁能闹得住?!

    “锵!!锵!!锵!!!”

    虽说现在是玩脱了,但我的战斗力可是不容小觑的,哪怕我在不久前还是个战斗力不足五的渣渣,可到了现在。

    你再牛逼能比我在墓里遇见的那些祖宗牛逼?

    对付这种普通的阴魂,说简单的,只需要敲响几下喜神锣就好,用符咒啥的太浪费,俗话说得好。

    杀鸡焉用牛刀?

    在喜神锣响起来的同时,孙嫣的手猛的就颤抖了起来,没等我停下敲动喜神锣的动作,她忽然就松开了手,抱着头发出了阵阵嘶嚎。

    “嘶!!!!”

    邪龇声炸响得很是突然,就在我们耳膜被这邪龇声弄得开始耳鸣的时候,孙嫣张嘴大叫了一声,随即便软瘫瘫的倒在了地上。

    以上这些只发生在不超过半分钟的时间里。

    来得快,去得也快。

    “大哥哥你还好吗?”小安咚咚咚的跑了过来,见我捂着嘴咳嗽个不停,他走到我身前仰头看着我问道,脸上全是担心。

    我点点头,说,没事,好着呢。

    屋子里很多人都在发愣,包括一直吵闹不休的那几个女人,她们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孙嫣,半响没出声。

    “送孙叔去医院。”我揉了揉小安的脑袋,看着其他人说道:“拿个洗脸盆给我,再把我抱来的那箱子里的贡香拿给我。”

    也许是她们被吓出后遗症的缘故,也可能是我先前镇住她们了,现在一个个比兔子还听话,一见我这么说,急匆匆的就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拿来了洗脸盆跟一把贡香。

    几分钟后,孙叔自己去了医院,没让别人送,临走之前将我叫到了一边,塞给我一叠钱,约莫有两三千的样子,并拜托我救救他女儿。

    先前她女儿发飙的时候,孙叔自己也被吓得不轻,这会儿也是相信我真有本事了,前面见我一敲锣就把他女儿给镇住,估计现在他对我信心爆棚。

    “这位先生您能救救孙嫣吗”穿着白色毛衣的那年轻姑娘走了过来,我估摸着她是搞不清应该称呼我什么,想了半天还是叫我先生,现在她可没有前面的嘴贱特征,怎么看怎么像个温柔娴淑的知识分子。

    对了,她是戴眼镜的。

    “不是你们骂我的时候了?”我无奈的摇摇头,心说这帮子女人变卦可够快的,前面还恨不得把我抓出去游街,现在就一副懂事乖巧的造型,反应是天差地别啊。

    这几个女的互相看了看对方,脸都有点红,但眼底却还有没来得及消散的惊惧。

    “能说说你们是怎么惹上那玩意儿的吗?”我拍了拍小安的脑袋,示意让他往沙发边上坐点别碍事,随即,我坐到了沙发上,用手不停的往盆里搓着香灰,满脸无奈的问道。

    不得不说,我现在是真想爆粗口,你们是他吗的无聊还是咋的?

    没事玩碟仙这不是贱吗?

    说远点,你们死了跟我没关系,说近点,我今儿就差点被你们牵连着掐死,怪不得都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话靠谱。

    在心里嘀咕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周雨嘉,不由得补充了一句。

    嗯,除了周雨嘉那丫头。

    那丫头还是挺懂事的,起码比这几个女的懂事太多。

    “孙嫣”穿白色毛衣的那女人往房间里看了一眼,见孙嫣的母亲正坐在房间里陪着昏睡不醒的孙嫣,她才接着往下说。

    “她跟她男朋友分手了。”

    我点点头,示意让她继续说。

    在她不长不短的讲述里,我大概了解了这事的缘由,也对她们的胆气很是佩服。

    一个月前,孙嫣跟她男朋友分手了,据说是孙嫣把她男朋友甩了,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外人肯定是猜不明白。

    等到了他们分手的十天后,孙嫣忽然就有点后悔了,找到了她的几个闺蜜,念叨起了这事。

    讨论会的主题就是:我跟他还有没有可能复合。

    结果娘们儿就是娘们,头发长见识短,讨论不出个确切的结果就想试试算命类的东西,想靠着这些玩意儿给她们拿个主意。

    卡罗牌她们觉得有点不靠谱,笔仙又太简单没信服力,算命吧街上骗钱的太多,最后孙嫣就自己提议,让大家玩碟仙。

    反正是真是假没人在意,其他人也就是图个好玩,而孙嫣貌似是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哪怕这个答案是假的。

    其实等我知道内幕后就能猜出来,她跟他前男友的复合率不超过百分之五,貌似百分之五这复合率也有点高了。

    她跟她前男友分手的原因就是因为她找了个小三。

    没错,是她找了个小三,结果跟小三亲热的时候被她前男友撞见了,你说说,是个正常爷们能跟她复合吗?

    至于她为什么想跟她前男友复合,恐怕就是后悔了吧,但后悔的原因我还真没猜出来。

    “你们玩碟仙的时候遇见了什么奇怪的现象没?在哪儿玩的?仔细说说。”我拍了拍手掌上的香灰,给小安使了个眼神,示意让他把我刚放桌子上的烟拿过来。

    小安皱着眉头看着我,扁了扁嘴,把兜里的雪碧糖递给了我,没给我拿烟。

    “拿糖给我干啥。”我疑惑的看着他。

    当时我是万万没想到,小安他爹,也就是六叔,对于小安的教育那可真是超前了。

    “爸爸说了,雪碧加烟,法力无边。”小安往嘴里塞了一颗糖,吧唧着嘴转过身帮我拿烟:“他每次抽烟都要喝雪碧,我没有雪碧,只有糖。”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

    “你爹不喝酒?”我纠结的说:“俗话说得好,好烟配酒法力持久啊。”

    小安一愣,没明白我在说什么,其实我觉得他也不明白自己前面在说什么。

    六叔这人还真挺逗乐的。

    等我点上烟,那穿着白毛衣的姑娘才皱着眉头继续往下说着。

    “我们是在医院的地下室玩的,孙嫣说那里黑漆漆的容易请碟仙,我们就跟着去了。”这姑娘说着话,其余人都随之点头,还不停的插着嘴说一些“下面可阴森了”“地下室里特别吓人”这类似的话。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抽烟的动作猛顿了一下,眉头霎时便皱得更紧了。

    “医院的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