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六章 怪味

姓易的2018-12-08 11:29:1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虽然现在已经到了三月,可温度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儿,就怕冻不死似的,出个门穿少点不感冒就是老天爷对你的恩赐了。

    那天一早,我也没开店,毕竟人总得劳逸结合一下,周末必然得休息休息。

    然后吧,就跟胖叔买了一堆吃的,叫上周雨嘉,一群人都在大厅里坐着看恐怖片。

    差点忘了,在这儿的可不止我们三个人,还有个小家伙也闲得无聊凑过来了。

    据他说,他给他爹说我是个大学生,能帮他补习功课,还能顺便给他预习未来要学的东西,这么一听,他爹二话不说就把他送过来了。

    “小安诶,你可真把这儿当成自己家了啊。”我满脸不善的看着坐在我跟周雨嘉中间的小家伙,有了种捏他一把的冲动。

    这熊孩子说大黄它们爱往我这儿窜,说是特爱闻大厅角落里堆放的香烛味儿,他这么一说我就想象出来了一个画面

    几只动物表情丰富的趴在我那堆香烛上闻着,嘴里还发出一声声满足的"shen yin",那画面真是吗的怎么这么猥琐呢!

    这几个阴魂是动物还是吸毒的?!

    “说什么呢!人小安来玩玩又怎么了!”周雨嘉瞪了我一眼,帮小家伙撕开了一包薯片,喂他一块,又喂自己一块,但任由我的嘴怎么张,第三块总是不会放进我嘴里。

    说真的,我好想明白为什么很多人都讨厌熊孩子了。

    小安这熊孩子隐藏得够深的!还深入咱们青年队伍的内部了!

    “哥哥,我喂你吃薯片。”小安轻轻的拽了拽我的衣服,伸手抓了一块薯片,放进了我嘴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似乎是在说:我不想走

    得,我不怕不要脸的,也不怕玩硬的,就怕来软的。

    这小家伙这么一表现可怜我草!

    “小安啊,来,坐哥哥这边,让哥哥保护你。”我指着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的经典恐怖片《咒怨》,笑呵呵的说:“听说一般鬼都爱吃坐在沙发中间的小孩儿,你说这”

    就在这时候,电视机里的伽椰子开始浑身鲜血的往楼下爬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喉咙里不停发出奇怪的声音,似乎是要客串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似的,周雨嘉吓了一跳便蒙住了眼睛,小安的反应就淡定多了。

    嗯,他屁滚尿流的从我身上爬了过去,很听话的坐在了沙发的边上,死死的抱着我胳膊不敢撒手。

    呵呵,这样多和谐。

    我这儿正笑得开心呢,忽然就感觉到了一阵带有鄙夷的目光射到了我的脸上,霎时我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转头一看,胖叔在鄙视的看着我。

    “放鬼片吓唬小女娃跟碎娃(小孩)有意思么!”

    “这不是在陶怡情操么!”

    “说起来这小日本滴鬼,也是够奇特滴,咋都爱爬着追人咧?”

    “谁知道呢,指不定这是小日本阴魂之间的风俗传统。”

    我跟胖叔用眼神交流着,一起开始天马行空,周雨嘉似乎也缓过来了,无奈的看着我掐了我胳膊一把,凑到我耳边说:“吓唬小孩儿你都干得出来,能要点脸吗?看把人孩子都吓唬成什么样了!”

    “嘿,锻炼胆量,好事儿啊。”我哈哈大笑着,小安扁着嘴看了看我,又把目光放在了电视机上,那表现跟我小时候一样,又怕又想看,纯属是眼贱。

    周雨嘉白了我一眼,没跟我贫,熟悉的抱着我另一只胳膊就靠在了沙发上,双眼紧盯着电视机屏幕,看得很投入。

    比导员操蛋的就是老天爷了吧?

    比老天爷更操蛋的就是一些没有眼色的群众了吧?

    我们这边正温馨着呢,侧门咚咚咚的就被人给敲响了,我扫了走道一眼,吼了一嗓子。

    “关门!不接客!!”

    吼完这嗓子我才反应过来,我这话有歧义啊,怎么跟窑姐接客似的

    门外的客人没在意我略有歧义的话,拉开嗓子就喊:“老板!!就买个东西!!!您赶紧开门儿吧!!急!!!”

    喊话的这人应该是个中年男人,语气里全是焦急。

    我皱了皱眉头,脸上隐隐有了点不耐的意味。

    不管怎么说,我总不能把客人晾在外面吧?要是这传出去得多砸招牌?

    这么想着,我拍了拍周雨嘉的头,示意让他们先看着,我去去就来。

    胖叔一边吃着零食一边摇晃着这屋里唯一的摇椅,满脸悠闲,压根就不在乎我,看了我一眼摆了摆手:“气(去)吧气吧,饿们继续看,你不回来都抹四(没事)。”

    哎哟卧槽,这是我亲叔?有这么当长辈的么!

    最后还是小安这熊孩子看不下去了,牵着我的手就要跟我一起去开门。

    当然,他也有可能是被电影吓怕了从而才想跟着我去转悠一圈。

    走到侧门前,我拉开了门,顿时一愣。

    门外的人有点眼熟啊,好像在哪儿见过

    这不是住后面小区的孙叔吗?

    就是一天到晚对人都笑呵呵的那个,虽然我跟他不熟,但对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小老板,麻烦您给我拿几个纸人还有纸钱啥的,反正您帮我看着拿吧!”孙叔急匆匆的对我说:“就是给死人上供的那种,您帮我一样拿一点,钱不是问题!!”

    “别急啊,您先进来挑挑吧。”我往旁边一让:“孙叔,你是急着要用这些东西?”

    孙叔脸上的焦急可不是能装出来的,就跟在火上烤的蚂蚁一样,脑门上全是汗,话里话外都是一个字,急。

    “家里出了点事儿。”孙叔没想跟我多说,摇摇头就走进了走廊,拿出烟递给了我一支:“您赶紧帮忙拿东西吧,我家里还催着呢。”

    “你要一样拿点你可拿不回去,东西老多了。”我耸耸肩,也没想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转身就进了大厅:“我给你拿点常见的货色,亲自帮你送回去吧,上门服务,下次记住多来光顾就行。”

    孙叔感激的说了声谢谢。

    “哥哥,我帮你拿点东西吧。”小安见我在整理冥币,他走了过来,一脸期待。

    我笑着点点头,夸了他一句真懂事,然后就把手里的一箱子纸钱递给了他,让他双手捧着别落地上。

    这箱子也不算重,估计也就三四斤的样子,里面的货其实不多,只是从外面看起来箱子比较大而已。

    “你老爸的心也是够大的,真敢让你随便来我这儿晃悠,不怕你学坏了啊。”我挑了一个纸人,又弄了一些香蜡纸烛放在塑料袋里,带着小安往外走,嘴里不停的调侃着他。

    小安仰着头看着我:“爸爸说哥哥是好人,也是很厉害的人,只要我在你这里玩得开心他就很开心了啊,因为平常都没人愿意跟我玩的。”

    说到这里,小安似乎是一下子想起来了什么,偷偷给我说。

    “刚才那叔叔进来的时候,大黄就一直冲他叫,好像还想上去咬他一口,大黄说那叔叔身上有不好的味道。”小安的声音很低。

    闻言,我表情一僵,霎时就皱紧了眉头。

    不好的味道?

    看孙叔那一脸的焦急确实很不正常,难不成是他家出了点毛病?

    他不是说家里在催吗这事

    我当时就在犹豫,我是插这一手呢,还是不管呢,毕竟管闲事还是挺麻烦的。

    但当我走出去,看见孙叔一脸苦涩的时候,我想了想,无奈叹了口气。

    “孙叔,你家是不是遇见啥不干净的东西了?”

    要是一般人听见我这话,估计就三个反应。

    第一,我草你别吓唬我。

    第二,神棍滚粗。

    第三,您可真神了!!

    孙叔的反应,属于第四种反应,他用表情回答了我。

    疑惑,不解,还有期待。

    “你身上有股奇怪的味儿,我原来在别人家里闻到过,他家就是遇见了一些怪事,然后身上就有这味儿了,要是我说错了您别多心,我就是随口这么一提。”我干笑着。

    孙叔张了张嘴没说话,沉默了半响,他开口了,语气里有着隐隐的期盼。

    “小老板,您能解决那些怪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