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五章 久违的电话

姓易的2018-12-08 11:29:0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我一通烧黄纸念咒装逼的演绎之后,六叔心安了,见自己儿子不再胡说八道,他更乐了。

    “易先生!!不不不!!!小兄弟!!你说让大哥怎么谢你才好!!”六叔激动的握着我的手不停摇晃着,看他那表情,就差扑上来抱住我亲一口以示兴奋了。

    “甭谢我,小事而已。”我尴尬的笑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便忍不住的说了句:“您平常还是得多陪陪小安,这孩子吧,挺孤单的。”

    六叔一愣,没回答我,估计是没反应过来,他应该是没想到我会说这话。

    “这孩子”六叔苦笑着摇了摇头:“平常就跟个闷葫芦似的不爱说话他母亲走了之后更是”

    “您跟嫂子离婚了?”

    六叔叹了口气,点点头,没继续在这话题上纠缠。

    “这红包是我的一点心意,小兄弟,你拿着。”六叔从兜里拿出了一个早已包装好的红包,强硬的塞给了我,用手一掂,挺厚的,如果是一张张百元钞票,估计得有一万多。

    我刚要推测,张立国忽然就从后面用脚踹了我一下:“拿着,老六钱多人老实,你不拿钱他心里过意不去。”

    “行行吧”我无奈的收下了红包,就在这时,我不经意的看见小安正偷摸的站在门边看着我,一脸的好奇。

    我对他眨了眨眼睛,意思是,你懂的。

    他也对我眨了眨眼睛,意思是,小意思。

    这默契,瞧瞧这默契!

    我记得上次跟我有这么默契的人,还是在泰安

    黑子在那边过得还好吧?

    “吗的,小佛这个杂碎”我隐隐咬了咬牙。

    正当我心里咒骂着小佛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吗的不会这么巧吧?!老子刚骂他他就

    哦不是他打的,是周雨嘉那丫头打的。

    “易哥你在哪儿呢?怎么没在家里?”周雨嘉担心的问我,看样子是上次失踪玩出的后遗症,只要我不辞而别,她跟胖叔立马就能急眼。

    “张叔他亲戚出了点事,我晚上过来看了一下,解决了,现在正准备回去呢。”

    “怪不得,我来叫你起床开店的时候没见着你人,还以为你又跑出去玩失踪了。”周雨嘉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赶紧回来,胖叔一会就睡醒了,要是没见着你,非得骂你一顿不可。”

    我讪讪的答应了下来,点头哈腰的挂断了电话。

    胖叔吧,要是一会起床没见着我,然后

    我能想象出来,他一定会这么骂我。

    “你个瓜皮又跑哪儿气(去)咧?!不知道不作不丝(死)啊?!大晚上又到处乱跑?!”

    意淫到这里,我便急匆匆的向六叔他们告辞,说是家有急事,得赶回去。

    我刚要跟着张立国出门打道回府,某个小家伙一溜烟的就小跑了过来,一把拽住了我的衣角,仰着头看着我,问。

    “大哥哥,你能带我出去玩儿吗?”

    玩儿个蛋蛋啊!要是我晚回去胖叔又醒了,我就得被胖叔玩儿了!!

    “小家伙,你乖乖在家里呆着,有时间大哥哥就带你出去玩好不好呀?”我勉强把焦急的表情压了下去,笑呵呵的说道。

    小安扁了扁嘴,嗯了一声,松开手一步一摇的回了房间。

    看他孤零零的背影我有点发愣,因为在那瞬间,我好像看见了小时候的自己吧?

    “穿上衣服,带你玩儿去。”我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说,因为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挺讨厌熊孩子的,也许是因为小安这孩子懂事儿吧,挺讨人喜欢的。

    六叔听见我这话,他当即就要拒绝,怎么说我都跟他不太熟,帮他带孩子这种事还是有点不靠谱,但在张立国的劝说下,他想了想便答应了下来。

    毕竟我是张立国带来的又不是人贩子,他儿子跟我出去玩还能跑了?

    “出去不许乱跑,不许吃别人随便给的东西,跟着大哥哥走,如果有急事就打爸爸的电话,不能随便给大哥哥添麻烦,要听话,知道吗?”六叔满脸担心的给小安穿着鞋子,似乎是有点不放心。

    “爸爸放心,小安不会乱跑的。”小安笑嘻嘻的说道,随即,抬头看向了我:“也不会给大哥哥添麻烦的,对吧!”

    我揉了揉这小家伙的脑袋,心说这孩子可是够聪明的,咋看都不像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学生。

    四十多分钟后,我回到了花圈店。

    嗯,还带着一条跟屁虫。

    “大哥哥,大黄它们说那些东西好香,问你能不能吃。”小安偷偷拽了拽我的手,指着花圈店外摆放的一摞香烛。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为了不在小孩子面前表现出我吝啬的一面,我还是

    “吃这些东西不健康,会拉肚子的。”我呵呵笑着,牵着小家伙进了屋。

    听见我这话小家伙点点头,转过头对空气说:“大黄你们不要吃那些东西了,大哥哥说,吃了会拉肚子的。”

    哎呀,虽然欺骗人是不好的行为,但是吧,为什么我现在就这么爽呢?!

    逗小孩儿可真有意思!

    “咦?”

    忽然,某个丫头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疑惑的看着正牵着小安的我,满脸好奇的问:“这谁家孩子啊?你拐来的?”

    我草,这嘴咋就这么毒呢,我是人贩子吗?!

    “张叔那亲戚家的孩子,想跟着我出来逛逛,我就带出来了。”我无奈的看着她,拍了拍小家伙的头:“叫阿姨。”

    (其实我嘴也是挺贱的,真心的,否则我也不会经常被胖叔收拾,也不会经常被周雨嘉收拾,也不会没办法啊,忍不住就嘴贱开嘲讽了,这可不能怪我。)

    周雨嘉表情一僵,指了指自己:“阿姨?”

    没等我有闪躲的动作,周雨嘉的手就已经扭住了我的耳朵,冷笑着问我:“你刚才说什么呢?为什么我听不懂呢?”

    “大姐姐好。”小安的招呼声里充满了稚气,脆生生的一嗓子,直接把周雨嘉镇住了。

    “小弟弟乖,唉,多可爱的孩子,怎么就跟这臭流氓在一起呢。”周雨嘉一脸的怒其不争,颇有扼腕叹息的意思,只见她自来熟的用手摸着小安的头,温柔的笑着:“小家伙,大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小安看了看我,见我没反对,他点点头。

    然后。

    我就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世界的恶意,刹那间,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抛弃了我。

    在我的目送下,周雨嘉笑眯眯的带着小安进了花圈店,两人在柜台坐下,随即周雨嘉便将做好的早餐摆在小安面前,意思是让他吃。

    “那他妈是我的!!我的诶!!我还没吃早饭呢!!”这是我内心的怒吼,但总不可能吼出来吧?

    虽然我不要脸,但在这种时候,我再不要脸就是真不要脸了。

    我摇摇头,一脸悲痛的就要往花圈店里走,但手机的来电铃声,却打断了我的步伐。

    拿出手机一看,我皱了皱眉头,一种想要骂人的冲动霎时就从心底窜了出来。

    “孙子啊?你还记得我们呢?!啊?”接通电话后,没给对面那人说话的机会,我就没好气的骂了起来:“大过年的也不来个电话,你是死了啊?!”

    “对不起。”海东青言简意赅:“忙晕了。”

    “你咋不直接忙死了呢?”我笑呵呵的问他,言辞和善。

    “你们还好吧?”海东青问我。

    我说,还好。

    海东青见我语气不太好,他讪讪的说:“你别生气了,真的忙晕了,对不起”

    “距离你失踪已经快小半年了诶,咋的,不打算回来跟我们见一面了?”

    “很快就回来了,四月吧,四月初就回来。”海东青说。

    我笑了笑:“得了,我逗你玩呢,你丫先忙完自己的事再过来,别耽误了。”

    “四月初我买机票过来,到时候你请吃饭。”海东青说道。

    随后我们又聊了些最近的事,但我们彼此似乎都有些隐瞒的意思。

    他没怎么说自己在忙什么。

    我也没说去泰山冒险的事。

    很和谐。

    “喂!你到底吃不吃饭!在外面傻站着干嘛呢?!”周雨嘉瞪了我一眼,把柜子下的一个塑料袋摆在了柜台上,里面隐隐还冒着热气。

    其实我很满足于现在的生活。

    大家都在。

    一切顺利。

    不愁吃,不愁穿,有地方住,够了。

    我把电话揣回了兜里,向大厅飞奔而去,眼底有着满足。

    “来了!!”

    **************************************************************

    今天意外睡迷糊了,嗯还是被某人短信叫起来的

    唉,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我真是痛心疾首啊,我怎么能这么懒惰这么

    我还是再去睡一觉吧,嗯,午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