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章 井底之蛙

姓易的2018-12-08 11:29:0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大黄,你在说什么啊?”小安疑惑的对空气说道,又转过身指了指那副画:“你说那就是你?”

    我没说话,静静的看着。

    “大哥哥,大黄说小黄就是它,大黑说小黑就是它。”小安迷迷糊糊的转过头看着我,疑惑的问道:“为什么我听不懂啊?”

    我沉默了半响,猛的想到了什么,便岔开话题:“小安,你画这些小动物的时候,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呀?”

    小安回忆了一会,摇摇头。

    “没什么特别的事啊,那时候我跟爸爸都很不开心,因为妈妈不要我们了。”小安笨拙的爬到我腿上坐着,抱着薯片,眼睛则盯着头顶上的星星:“我画这些小动物的时候,很想让它们从画里出来陪陪我,因为我们班的同学都不爱跟我玩了,平常就我自己”

    我跟当初老爷子哄我一样,用手摸着他的头,轻声问道:“为什么不爱跟你玩了?”

    “他们都说他们的妈妈告诉他们,我是单亲孩子,不能跟我玩。”小安的语气很迷茫,说到这里的时候还转过头看了看我:“哥哥,什么是单亲家庭?我经常听他们的妈妈说,但是我不懂,我问爸爸,爸爸也不告诉我。”

    我稍微想了想,脸色不由得有些难看。

    记得我小时候好像也是这样的吧?

    除了隔壁的三狗子貌似就没人爱跟我玩儿了。

    “单亲家庭就是很厉害的家庭,嗯。”我轻轻摸着小安的头,笑道:“甭管什么单亲不单亲的,小安以后一定很厉害,肯定”

    没等我说完,小安双眼亮亮的看着我:“我以后能当警察吗?”

    “能,小安是最厉害的。”我大笑道。

    小安见我这么说,他也开心的笑了起来,对不远处的空气招招手:“大黄!你们上来跟我们聊天啊!”

    话落,几秒钟后,小安问我。

    “大哥哥,大黄它们说,你能不能把背靠在床上,它们害怕你背上的东西。”

    我点头,从善如流的靠在床头,然后我就见到了惊奇的一幕。

    在床尾位置的床垫,冷不丁的凹下去了一点,随后又恢复了原状,好像是真有东西压了那床垫一下似的,看起来特灵异。

    “小白,你胆子怎么这么小,不用害怕大哥哥的。”小安的手轻悠悠的拍着空气,似乎是在跟他嘴里的小白说话,还在拍那小白的头。

    据他所说,小白是一只白色的小狐狸。

    虽然我现在还是什么都不明白。

    但是我好像已经有了答案,这答案是我不敢相信的答案,也是我从未见过,听说过的答案。

    小安所见到的那些动物都是真实存在的,但又不是真实存在的。

    它们,都是凭空出现的,或是小安自己想象出来的。

    这么说可能各位不懂,但是

    在这里,我给大家举个两个例子。

    这两个例子都是我读大学的时候,听某位教授说的。

    第一个。

    曾经有一位心理学家,他做过一个实验,用一块烧红的烙铁在某个病人的眼前晃了晃,说要将这块烙铁按在那人的大腿上。

    然后这位心理学家把那病人的眼睛蒙住,用一块被开水烫过的硬币,按在了那人的腿上。

    按理来说,那块硬币并不能对人造成烫伤,顶多就会让人觉得疼一下。

    可是事实却不是这样。

    那病人在被硬币烫了一下的同时,大声惨嚎了起来,然后腿上就出现了一块被烙铁烫伤的痕迹,伤口处甚至还有些焦黑的迹象。

    这便是人的心理暗示。

    第二个例子,也与上面那个例子有异曲同工的地方。

    有个死刑犯罪大恶极,所以就被当成了某些专家的试验品。

    其中有一位专家,就是心理学家,他正好就想做一个关于心理暗示的实验。

    先是把那犯人绑住,然后告诉他,我将割破你的大动脉,让你流血致死。

    随之,这心理学家就用木头片轻轻在犯人脖子上划了一下,有力度,但却连犯人的皮都没有划破。

    在被划了这一下的时候,犯人开始惨叫了,而那心理学家也将一个装满温开水的袋子悬空挂着,破开一个小口,让里面的水慢慢顺着犯人的脖子流落。

    也许是慌张恐惧的缘故,那犯人并没有发现不对劲。

    在一段时间过后,犯人死了,死因未知,但尸体却有缺血的现象。

    看到这里,恐怕有的人已经看明白了我的推测。

    小安所看见的那些东西是真实的,但却又是一开始不存在的,是由小安幻想出来的。

    我不知道心理暗示能不能有凭空造物的作用。

    我也不知道我的推测是不是太过荒诞,连玄学都无法解释。

    但我觉得,这是我现在的答案,唯一的答案。

    小安跟很多孩子不一样,他很孤独,想让许多朋友来陪他。

    在他前面给我说的话里,就有这么一段内容。

    “画完这幅画我就经常想要它们出来陪我,上课的时候想呀,回家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也在想,因为都没人陪我玩,所以我只能想一下,如果它们在陪我玩,那该多好。”小安说这话的时候一脸期盼。

    人的想象力能够创造出灵魂来吗?

    不能,因为我完全没见过相关的记载,也没听过类似的故事。

    如果能凭空创造出灵魂,那岂不是牛逼上天了?

    造人诶,这可是神明的老本行,咱们凡人就甭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相信自己荒诞的推测。

    这时候的我挺傻逼的吧,我也这么觉得。

    可能这件事能有其他的解释,但我想不到,真的想不到。

    是别的动物阴魂来找他玩?

    那么又怎么会那么巧?跟画上的动物一模一样,连一只都没差?

    为什么他能看见大黄它们的魂魄而又看不见别的动物魂魄?

    为什么他能跟大黄它们交流?

    或许是

    吗的,太多不靠谱的答案了,每一个都不靠谱,但我还是相信自己最不靠谱的那个答案。

    “你的想象力够丰富的。”我忍不住自言自语似的嘀咕了起来。

    小安好奇的看着我:“什么想象力丰富啊?”

    “我说,你的想象力很丰富,指不定以后还能想出啥来呢。”我咂了咂嘴,啧啧的说:“想象力可是无限的诶,要是以后想个美女出来,那可不就”

    小安歪了歪头,奇怪的说:“想象力怎么会是无限的呢?”

    “想象力怎么不会是有限的?”我也奇怪了。

    “老师说想象力是无限的,但我觉得想象力是有限的!”小安皱了皱鼻子:“小时候我没见过大海,爸爸跟我说大海这个词的时候,我就想象不出来,但是他描述了一下,我才能想象一点。”

    我愣了愣,忽然觉得这小孩子想的东西,貌似比我想得还多。

    想象力是无限的吗?

    当时我这么问自己,本来的答案跟很多人的答案都一样,想象力怎么可能是有限的?

    但是按照小安简单的思维一想,我才豁然开朗。

    想象力其实是有限的,因为一切的想象,都得建立在现有的基础上。

    如果你给一个原始人说宇宙飞船,说航空母舰,他能想象出来吗?

    想象其实都建立在已知的事实上,建立在自己的认知上。

    永远超脱不了现实,也超脱不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

    估计也就小孩子的思维比较简单,能直接想到这一点,不少成年人反倒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我草,我怎么也开始想这么些不着调的东西了。

    “小安。”

    “怎么了哥哥?”

    “你以后想不被你老爸骂吗?”

    小安点点头,说,想。

    “那么你就”我笑着低声给他说了很多。

    说完这些话后,他明白了一些东西,从那天起,貌似他就没被自己老爸骂过了。

    科学是什么?

    玄学是什么?

    如果可以解释的话,或许玄学就是另外一种科技,不被世人认同的科技。

    可是当玄学被世人认同了,也写进了教科书里,或许这世界许多东西都会被改变吧?

    不说那些了。

    我这辈子见过的东西不少,但让我摸不着头脑的,也就那么几次,例如小安的这次事件。

    相比起我学的那些旁门左道的东西,小安所遇见的事,更加荒诞。

    恐怕那才是让我对这大自然敬畏的开始。

    这世界上的很多事,科学解释不了,玄学,也解释不了。

    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

    人都是一种井底观天的动物,你以为你看见的就是整个世界,但事实上,你看见的不过是小小的一片天。

    任何用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我以为都能用玄学来解释,可有玄学也解释不了的东西,那该怎么解释?

    没得解释,因为我到了现在,还是没找到解释。

    我给小安说的那些话很简单,就是一个主题。

    你看见的东西不能全说出去,哪怕是自己的爸爸也不能说,在别人面前,你就得假装看不见大黄它们,也不能摸它们,更不能有别的举动,就当大黄它们不存在。

    这样你就不会被骂了,更不会让人觉得你个小家伙有妄想症了。

    就如我的专业一般。

    在外人眼里,我们这些搞玄学的就是神棍,要是我们口口声声说鬼神确实存在,那么我们就是宣传迷信的疯子。

    可事实确实是这样的,鬼神是存在,那么究竟我们是疯子,还是他们是疯子?

    要想不被外人的眼光嘲讽,要想不被外人说是脑子有问题,那就得学会隐瞒。

    因为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人都不跟你在一个井里。

    你所说的,他们理解不了,也不会选择去相信。

    什么都说不清,或许这世界上没有疯子,或许这世界上谁都没有错。

    只是大家在不同的井底,看着不同的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