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章 画

姓易的2018-12-08 11:29:0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进这屋子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阴冷,这是绝对的。

    如果有阴魂在这屋子里作祟的话,肯定会有阴冷感,这也是绝对的。

    “小安你在跟谁说话呢”我脑门有点凉,伸手一摸,见汗了。

    小安奇怪的看着我,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一样,随后便恍然大悟的说:“对了,大哥哥跟爸爸一样,你们都看不见他们。”

    “他们是谁?”我追问道。

    “大黄,大黑,小白,还有小鱼”小安指着我身旁的空气给我介绍着一个个名字,我腿肚子忽然有了发软的迹象,感情这屋子里还不止一两个啊?!

    小安见我表情有点难看,貌似是明白了什么,可爱的笑着:“大哥哥不用怕,他们不会伤害你的,你们说对吧?”

    两秒钟后,小安点了点头:“大哥哥,他们说你身上有让他们害怕的东西,他们靠近你都觉得很可怕呢。”

    “他们是怕我的喜神降魔图?”我心中疑惑的嘀咕着:“难道这儿真有阴魂?为毛我没感觉到呢”

    “小安啊,你这几个朋友,都长啥样啊?”

    听见我这么问他,小安指着空气,用极其稚嫩的声音说:“大黄长得跟大黄狗一样,大黑长得跟大猫一样,小白”

    “都是动物?!”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小安点点头:“是呀,它们都是大狗大猫呢!”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那些阴魂都是动物的阴魂?!如果是这样倒还真能解释了!

    动物的魂魄与人的魂魄普通,用科学点的话来说,就是能量值没有人类魂魄的能量值高,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没感觉到它们。

    一边想着,我一边试探的问了一句:“你有看见一些奇怪的人吗?就是跟我们不一样的,比如透明的啊,身子上有雾气的,或者是迷迷糊糊看不清的。”

    小安想了想,摇摇头:“我没有看见过。”

    “不是阴阳眼?”我觉得这事有点奇怪,虽说摸不清状况,但貌似并不危险。

    给小安招呼了一声,让他等着我,我起身出了房间,进客厅找到了张立国跟六叔。

    “那小孩子挺正常的,我跟他聊聊,顺便把事儿解决了。”我说道,左右寻摸了一下,弯腰将桌子下摆放的一些零食拿到手里,转身就要回屋。

    “真的能解决吧?!小兄弟?”六叔有点不敢相信。

    张立国见我说话的语气胸有成竹,心里便有了底,拍了拍六叔的肩:“没事,小易说了能搞定那就必然能搞定,他不是说大话的人,咱们接着聊咱们的,别去打岔误事。”

    “好好好”六叔急忙点头。

    进屋,关门。

    小家伙见我捧着零食走了进来,眼珠子都是亮的,把屁股挪开让了一半床给我,看着我萌萌的说:“大哥哥坐上来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看你馋的。”我无奈的摇摇头。

    “爸爸平常不许我乱吃东西,说吃零食对身体不好,一天只能吃一点点。”小安可怜兮兮的说道。

    等我跟他肩并肩的坐在床上开吃之后,便不动声色的开始套话了。

    “小家伙,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见它们的?”我往嘴里塞了块薯片,见小安自来熟的张大了嘴看着我,我又往他嘴里塞了一块。

    “上个星期的第五天,我爸爸带我去游乐园的那一天。”小安鼓着嘴吃着东西,口齿不清的说道。

    上星期五?

    我又问:“你是怎么看见它们的?”

    “不知道啊,就是回到家就看见了,大黄跟大黑在地上打架,小白在沙发上睡觉,小鱼在地上游泳。”小安说着一些我难以理解的话。

    我不解的问:“小鱼在地上游泳?它是啥玩意儿?”

    “鱼呀。”小安说道。

    当时我就得出某种跟精神病医生同样的结论了,这小家伙貌似真有点妄想症的征兆。

    “你除了它们之外,还看见别的动物了吗?”我好奇的问道。

    “没有。”小安摇摇头。

    我沉默了,这孩子难道真是精神上出问题了?不对劲啊。

    那几个所谓的魂魄,难不成就是他幻想出来的?是些并不存在的东西?

    “大黄说你背上有很可怕的东西,好像再靠近一点就会被那东西吃掉一样。”小安把手指放进嘴里吸允着:“哥哥,你背上是什么啊?”

    我一愣。

    如果这小孩真是幻想症,那么咋会知道我背上有让普通阴魂害怕的东西呢?!

    “小安,你妈妈呢?”我转开了话题,刚进门就没看见孩子他妈,这点我很好奇啊,按照常理来看,孩子出事了老妈必然在现场啊,难道他老妈出门了?

    小安嘴角一扁,还没等我说话,他眼泪就下来了。

    “我妈妈不要我跟爸爸了。”小安一只手紧紧的拽住我的胳膊,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泪水,哭声不大,但让人心疼。

    我摸了摸他的头,低声问:“你妈妈跟你爸爸离婚了?”

    小安想了想,擦了擦眼泪:“我爸爸是这么说的。”

    “乖,不哭了,你不是还有爸爸吗?”我安慰着他,笑了笑:“你看哥哥我,我没爸爸也没妈妈,不也是活得好好的吗?”

    小安擦眼睛的动作停下了,抬头看着我问:“哥哥没有爸爸妈妈吗?”

    我点了点头:“没有。”

    “哥哥怎么会没有爸爸妈妈呢?我们班的同学都有的!”小安一脸不信的问我。

    “因为我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就跟孙悟空一样,你知道孙悟空吧?”我笑着说:“你看,哥哥没有爸爸,但是你有,哥哥都没伤心过,所以你没也必要这么伤心对不对?”

    小安看着我没说话,应该是在思考。

    “哥哥,你好像跟爸爸他们不太一样。”

    “嗯?怎么不一样了?”

    “你不会骂我,你没有觉得我是骗子,你还相信大黄大黑它们在这里。”小安的语气听起来很幼稚,让人想笑,但我却觉得这孩子挺可怜的。

    随后,我们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就聊了起来。

    小孩子聊的东西无非就是那么几样,玩的,好玩的,感兴趣的,很感兴趣的。

    可当他说到某件事的时候,我更确定他看见的东西,是真的阴魂了。

    “大黑它们也不爱跟大伯(就是张立国)见面,它们说大伯很可怕,身上有好多红色的烟。”

    就小安的这话来看,那些玩意儿应该是阴魂。

    张立国是警察,在古代就是衙门的人,或是军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有煞气,普通阴魂自然避而远之生怕被这煞气伤着。

    当然,此煞非彼煞,这种煞气可不是害人的那些煞气,算是另外一种阳气吧?

    “我在见到大黄它们的前几天,还经常在想,如果有朋友来陪我玩就好了。”小安抱着果冻傻笑着说道:“大黄它们真的来陪我玩了,但是爸爸好像不开心。”

    就在这时候,我冷不丁的看见了床头墙上贴着的两幅画。

    这些画都是小孩儿特有的涂鸦风格,挺丑的,但稚气之余,还让人觉得有点可爱的意味。

    第一幅画是三个人手牵着手,一个有胡子的中年男人,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还有一个小孩,那副画上面写着,我们的家。

    “这些都是你画的?”我随嘴问了一句。

    小安骄傲的点点头:“都是我画的!我还被老师表扬了呢!”

    “厉害,真厉害,我当初就老被老师批评,小安比我牛逼哦不对,比我厉害多了。”我急忙改口笑道。

    第二幅画,是一个小孩子孤零零的在草地上坐着,蓝天白云很是让人赏心悦目,但四周却空旷得让人心凉,可仔细一看,在画的最下方,有着几个样貌模糊的动物,应该是没画好,这些动物的脸都被涂改了许多。

    有狗,有猫,有鱼

    “小安,这些小动物是什么啊?”我勉强控制着自己的语气,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急迫。

    “这些都是我的好朋友啊,小黑,小黄,小小鱼。”小安一脸迷糊的说道:“它们怎么跟大黄它们很像”

    “这幅画是你什么时候画的?”

    “画很久了呢,我妈妈跟一个大叔叔走了之后我就画了的。”小安扁了扁嘴,对不远处的空气说:“大黄,你看这个小黄像不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