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章 看不见的朋友

姓易的2018-12-08 11:29:0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从泰安市回来之后,我已经平平安安的度过了好几个月,小佛爷他们也没再跟我联系,似乎早就把我遗忘了一般。

    这现象很让我欢喜鼓舞啊。

    吗的总算是从泥水里拔出腿来了,这他妈值得庆幸啊!

    在二月底的某个清晨,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张立国打来的,看见这电话的同时,我就感觉这孙子又在给我揽活儿了,真的,这是直觉。

    “喂?”

    “小易啊?吃饭了没啊?”

    我把手机从耳朵边放下,迷迷糊糊的扫了一眼,在见到上面显示的时间后,我想骂街。

    清晨,五点整。

    张大叔诶,您现在问我吃饭没,是找乐还是找乐呢?

    “我这儿有点急事,要不你过来一趟?”张立国说话的语气有点讪讪的意味,估计也是不好意思了。

    “行吧”

    听他这么说,我也不太好拒绝他,刚答应下来,张立国下一句话就让我傻逼了。

    “就知道小易你是个热心的好孩子,我在你家侧门外面,赶紧出来吧,我开车载你过去。”

    我草,您可真不带一点客气的。

    挂断电话后,我见胖叔还在熟睡当中,便也没叫醒他,偷摸的去厕所洗了把脸醒神,几分钟后,我两手空空的便出了门。

    拉开门的同时我就看见张立国了。

    老样子,穿着一身规整的警服,就站在外面抽着烟等着我,脸上有些焦急。

    “哟,张叔,过年那段时间咱们还喝了好几顿酒呢,那时候你可是一副发福的造型,再才过了这些天你就瘦了一圈了?”我皱了皱眉头,问道。

    张立国笑了笑,拿出烟递了一支给我。

    “我有个亲戚,他儿子出了点问题,你能帮忙看看不?”张立国试探着问了我一句。

    我愣了愣,点点头。

    难道他亲戚的儿子是碰见不干净的东西了?要不然咋能想到我呢!

    “您细说给我听听呗?”我点燃香烟吸了口,缓缓说道。

    张立国点头,带着我上了警车,等他抽着烟稍微整理了一下语言,便压低声音,细细给我说了起来。

    他所说的亲戚就是他堂弟,那出事的小孩儿就是他侄子,叫他大伯。

    这小孩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从前天开始,就一直胡言乱语,老是说什么神啊鬼的,还经常蹲在窗台上,跟外面的空气说话,有说有笑的。

    送去医院看,说是癔病,要不然就是妄想症,精神出问题了。

    等张立国知道这事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想起来了我,然后半小时不到,他就已经在我家花圈店外面给我打电话了。

    “很奇怪,那孩子老是絮絮叨叨的说些不明不白的东西,我也没听懂,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张立国沉着声音说道。

    “行,咱们现在去那孩子家?”

    “没错,去他家,如果再解决不了这事,恐怕那孩子都得被送进精神病院治疗了。”张立国摇着头苦笑道:“那孩子才八岁,要是真进医院治疗了,那可真是造孽啊。”

    半小时后,车开到了新添大道边上的某个小区大门外。

    “走,我带你上去!”

    张立国停好车后,便急匆匆的拉着我进了小区,直奔最靠里的一栋住宅楼。

    五楼,504室,这门牌号我还是记得挺清楚的。

    “咚咚咚!!”

    “老六!开门!!”

    不一会儿,门被一个满脸疲倦的中年男人打开了,见到我们,他眼睛一亮,急忙将我们迎了进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大叔就已经开始发烟了。

    “小兄弟您就是易先生吧?”

    “叔叔好。”我尴尬的笑着,接过烟。

    张立国使劲的拍着我的肩膀,对我(也在对那人)说:“这是我的小兄弟,你叫他小易就行了,别易先生,多生分,这个你叫六叔。”

    “六叔。”我无奈的招呼道,心说张立国也是够二乎的,你都说我是你小兄弟了,还叫你堂弟叔叔?这不是乱来么

    张立国的堂弟在他家里排行老六,所以外人都爱叫他老六,连张立国这亲戚也是如此。

    据说他是个生意人,钱不少也不多,起码比小康要牛逼一点,算大康。

    “快坐快坐,我去给你们倒茶。”六叔客气的就要起身去端茶倒水,但被张立国喊住了:“赶紧的,我连夜找人小兄弟可不是来喝茶的,让他给小侄子看看。”

    闻言,六叔苦笑着对我说:“这事我哥应该给你说了吧?”

    “小孩儿在哪儿?我去看看。”我点头。

    “睡觉呢,我帮你把小安叫起来。”六叔听我直入正题,他立马就松了口气,作势就要进卧室把他儿子叫出来让我看病,但被我叫住了。

    “我自己进去看看吧,说不定能看出啥来。”我笑道:“您给我指指是哪个卧室就成。”

    六叔没说话,一脸感激的带着我便走到了最里面的卧室门前。

    “您跟张叔在外面等着,我一会儿就出来。”我说道,轻手轻脚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关上房门,我用手机照着亮,小心翼翼的往床边走去。

    这个房间很符合小孩子的口味,不得不说那六叔也是挺疼孩子的人。

    墙壁上的油漆都是天蓝色的,贴着一个个卡通人物的画像,头顶上则是贴了许多星星还有一轮月亮,够别致的。

    走到单人床边,我蹲了下去,好奇的往床上扫了一眼。

    这孩子睡得很熟,小脸白白嫩嫩的总让人有种掐一把的冲动,当时我就明白为什么小时候老爷子跟胖叔爱掐我了。

    “好像没什么奇怪的啊”我皱着眉头看着那小孩儿。

    忽然。

    “大哥哥好。”

    我一愣一愣的看着那小孩说话,见他缓缓睁开了眼睛,我皱了皱眉头,随即笑道:“小安好呀。”

    “大哥哥来找我有事吗?”小孩儿似乎不认生,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揉着眼睛问我:“我爸爸呢?”

    我仔细的打量着他:“你老爸在外面跟人聊天呢。”

    小家伙哦了一声,揉了揉眼睛,伸手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包水果糖,笑着递给我:“大哥哥吃糖。”

    “谢谢谢谢。”我特傻逼的接了过来,然后一愣,直接进了正题:“小家伙,你最近是不是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了?”

    小安愣愣的看着我,似乎没懂我在说什么。

    “就是比较恐怖的东西”我尽量和谐着自己的描述词,不动声色的问道。

    小安摇了摇头:“没有诶。”

    话音一落,他拿着一颗水果糖,慢悠悠的剥开,塞进了嘴里。

    “那么有木有看见一些好玩的东西呀?”我开启了亲切模式,用着小孩子的语气套着话。

    小安歪着头想了想,点点头,又摇摇头。

    “能给大哥哥说说吗?”我问道。

    我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小安嘴角一扁,看样子就要哭出来了。

    “别哭嘿,乖,哥哥给你剥糖。”我狗腿子的说着,帮这小家伙剥着水果糖,一脸殷勤。

    小安害怕的看了看四周,见没什么异常,他笨拙的从床上爬了过来,凑到我耳边说道:“我爸爸不许我说这些,每次一说,他都要骂我。”

    我眼里有着疑惑:“骂你干嘛?”

    “说我胡说八道,说我骗人。”小安的眼睛有点红,委屈的看着我,隐隐有点期盼:“我给你说那些话,大哥哥你会不会骂我?”

    我摇头:“不会,骂你的话,我就是孙子。”

    “孙子?”小安疑惑的看着我:“什么东西啊?”

    吗的差点忘了,这是个小屁孩,说那些上档次的语句他肯定不懂,得搞点接地气的。

    “我骂你,我就是小狗。”我无奈的说道。

    一听我这话,小安顿时就笑开了,稚气的话音里全是高兴的意味,他指了指我身边:“我就说嘛,大哥哥不会骂我的,你们看,是不是有人相信我了!”

    我头皮一炸,一股凉意霎时从我脊梁骨里窜了出来。

    我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