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一章 过年

姓易的2018-12-08 11:29:0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二零零八年。

    二月,六日,除夕。

    这是个阴天,冷风嗖嗖的天气确实很让人不舒服,但各处各地都在张灯结彩,似乎大家都没在意天气降温降得有点夸张,也许是人们情绪高涨的原因,这个冬天似乎也没那么冷了。

    对了,对于我来说,只要是十一月后到春暖花开之前,那都是冬天。

    “天道之道,无情也,仙人之道,无望也,长生之道,无寻也,人情之道,无明也。”

    “欲还阳者,尸需完也,使尸饮半棺之油,施术使尸化,还阳可也。”

    我蹲在厕所里排泄着五谷之物,手里拿着从墓里带出来的丝帛,就是那《道记》,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百无聊赖的看着。

    这玩意儿我看了不下五十次,每看一次我都得激动一次。

    左慈这老大哥可真不是盖的,一张丝帛写的法术不多,但个个都是牛逼上天的东西。

    别的不说,就说最牛逼的那一套还阳术法,就不是普通人能写得出来的。

    虽然他是从鬼谷子写的那《尸解无量上品妙经》抄下来的,但足以说明,他当初得到了很多我想象不到的东西。

    左慈写东西的风格我很喜欢,单刀直入,没有废话,十多种术法都被他一一写了下来,密密麻麻的小字与图案中,从施展前要准备的东西,到施展时所要注意的事项,可以说是一点不漏的全给我抄下来了。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给我准备好了上面所需要的东西,我能一个个的把这些术法全施展出来,只不过威力就不一定能保证了。

    “瓜皮!!!你掉厕所里气(去)咧?!饿要拉裤子上咧!!小畜生快滚出来!!!”胖叔使劲的拍着厕所大门,似乎是要准备破门而入了。

    我没好气的大喊道:“我才进来一个小时!!急个蛋啊?!!”

    对于每一个有上厕所看书爱好的人来说,一个小时,那就是个屁。

    “饿数三声,你不出来,饿就踹开咧。”胖叔威胁的意味颇浓。

    “你数,我等着呢。”我没在意,继续埋头苦读。

    胖叔笑了笑:“雨嘉在咧,正好让她瞧瞧你个瓜皮滴出恭场景。”

    我草。

    三秒钟后,我擦干净屁股就打开了门,满面春风。

    “叔,您请。”我恭恭敬敬的把胖叔迎进了厕所,随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睡衣,昂头挺胸的走向了大厅。

    周雨嘉是在大厅里,这点没错。

    但我很好奇啊,她为什么拿着一种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我呢?

    “寡人今日很帅气吗?”我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睡衣:“不觉得啊。”

    “你刚才是不是在大?”周雨嘉不敢相信的问我。

    我点点头。

    “胖叔说你忍不住拉裤子上了,真的?”

    “我草。”

    姜还是老的辣,怪不得都说惹谁都别惹阴的人,他表面上跟你和谐了,指不定就在后面怎么黑你呢。

    “这种话你也信?”

    “胖叔说你在厕所里洗裤子,你看看,都一个小时了。”周雨嘉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懒得继续解释,便转开话题:“你咋来了呢?按理来说你都应该是晚上才来啊,你不陪你爹妈了?”

    “要呀,但我想你肯定是忘了买对联跟炮仗了,就顺路给你买过来了。”周雨嘉把地上的两个大黑塑料袋递给了我,不停的嘱咐道:“对联别贴歪了,让胖叔帮你看着,我先回去,晚上来陪你。”

    说完,周雨嘉很大姐大的摸了摸我的头,说:“乖。”

    “你大爷的,老子又不是小孩子了,乖个蛋。”我没好气的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很是无奈,但也很欣慰。

    从我认识周雨嘉之后的第二年开始,每年除夕她晚上都会来陪我跟老爷子。

    她给我的理由是:“在家里呆着无聊所以就来找你玩呀。”

    事实上她为什么会来陪我们,其中的缘由我明白,老爷子更是清楚。

    “看咱俩爷孙可怜就来陪陪我们呗。”老爷子跟我说起这事的时候满脸笑容:“咱们是孤家寡人,大过年的就咱们俩吃年夜饭,确实挺没意思的。”

    周雨嘉在花圈店待了一会儿就走了,而胖叔此时也走了出来,话没多说,笑呵呵的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脚,拿起桌上塑料袋就领着我往门外走。

    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我跟胖叔都安静了下来,虽然脸上有笑意,但都显得挺无力的。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时候我们贴的对联,很普通的对联。

    上联是,人和家顺百事兴,下联是,富贵平安福满堂。

    横批,富贵吉祥。

    “饿气(去)做菜,今儿菜可多咧,你有口福咧。”

    “我去叫老爷子他们出来吃饭。”

    “对咧,你帮饿叫饿师父出来吃饭,他在饿钱包里。”

    “知道了。”

    挺傻逼的对话吧?

    我也觉得我挺傻逼的,胖叔也挺傻逼的,但此时此刻,可能只有傻逼呼呼的对话才能表达出我们的心情。

    上一次过年,吃年夜饭的时候,老爷子还在。

    这一次过年

    “爷爷,走,整理一下吃饭了。”我没像往常那般叫他老爷子,也没叫他死爷爷,笑着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相框,看着老爷子的黑白照片,我沉默的笑着没出声。

    前段时间我还觉得自己成熟了,但现在我才明白,在老爷子面前,我永远是那个傻逼到极点老被他踹的孩子。

    老爷子在照片里笑着,很慈祥,眼睛似乎透过了相框的玻璃,欣慰的看着我。

    他在跟我说话,但我却一句都听不清,我坚信这是我耳朵的问题,跟老爷子无关。

    帮老爷子收拾了仪表,我又将老太爷的牌位擦拭了个干净,随即,我又将胖叔摆放在床头柜上的钱包拿到手里,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是彩色的,里面有两个人。

    一个是很久前的胖叔,另外一个,是满脸流氓气的老人。

    这应该就是胖叔的师父了,归藏子。

    “老前辈,您徒弟现在混得牛逼了,走,跟咱们凑一桌去。”我对着照片笑了笑,转身将装着老爷子照片的相框拿起,又把老太爷的牌位捧了起来,轻手轻脚的走出了里屋,在大厅的饭桌边放下。

    今天桌上一共有五副碗筷,桌旁有五张椅子,正好一人坐一个。

    “人齐了,难得这么多人诶。”我笑着点点头,满足的说道。

    胖叔端着菜走了出来,见我已经将他们摆在了桌上,胖叔也笑了:“老爷子爱吃红烧鱼,饿师父爱吃回锅肉,今儿都有做!”

    “小胖子诶,朕肚子甚饿,还不快给寡人将菜”

    打断我装逼状态的是胖叔的巴掌,在后脑勺挨了一记锅贴后,我悟道了。

    “叔您坐着,我去端菜。”我狗腿子的说道。

    半响后。

    我们一家团聚的坐着饭桌前,大吃大喝。

    胖叔在跟他师父还有老爷子说话,我在跟老爷子和老太爷说话。

    其实我明白,我们现在很不正常,看起来就跟疯子似的,但是

    谁都不是我,谁都不是胖叔,所以外人根本理解不了。

    那时候胖叔也不知道是喝了多少酒,说话说到最后舌头都开始打结了,我估计自己也是喝上头了,看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哭的。

    最终我们还是没有如长辈所愿的笑下去,互相抱着对方抱头痛哭,也不知道哭了多久。

    老爷子在照片里微微笑着,眼里有着担心,似乎是在安慰我:傻逼细伢子,你哭个蛋啊,我不是还在这儿坐着的吗?

    没错诶,老爷子在,老太爷在,胖叔在,大家都在。

    但是为什么我和胖叔还是感觉到了一种举目无亲的感觉?

    忽然,街道上的鞭炮声响了起来,我这才回过神来。

    对了,现在是大年三十,哭哭啼啼的多不吉利。

    过年了,要喜庆。

    “要喜庆”我自言自语似的点了支烟,默然的坐在椅子上,忽然感觉跟这个世界有点格格不入了。

    别人在笑,我在哭,多不和谐。

    就在这时候,有人从背后抱住了我的头,我能感觉到她身上的温暖。

    “来了啊?”我头也不抬的问。

    “不哭了,没事的,你还有我呢。”她自然的走到我身前,很出乎意料的将我拥入怀中,温柔的抱着我说道。

    周雨嘉好像喜欢我吧,我当时这么想,然后随嘴就问了句。

    “怎么进来的?”

    “侧门是开着的。”

    “哦。”

    “我不喜欢你哭,看见你哭,我心里难受。”她抱紧了我,跟哄孩子似的摸着的我头:“别哭了,一切都会好的,老爷爷也不希望看见你哭。”

    我没有坚强下去,或许我不算是个爷们,但我感觉,老装坚强也挺累的。

    毕竟我不是个坚强的人,我有自知之明。

    “谢谢。”我闭上了眼,安静的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原来这世界上除了老爷子,除了胖叔,还有人能给我温暖。

    “丫头。”

    “啊?”

    “谢谢。”

    我没再说什么,似乎是本能的抱住了她的腰。

    在那瞬间,我感觉我抱住的不是她,是我世界里难得的温暖。

    爷爷。

    我一切都好,你不用担心我。

    我现在有钱了,不会经常饿肚子了。

    身边有很多朋友,还有胖叔,还有周岩,还有周雨嘉这丫头。

    我不孤单。

    霎时,街道上的鞭炮再度响起,随之响起的,还有漫天烟火的声音。

    爷爷。

    新年快乐。

    ******************************************************************

    【问我更新问题的亲们,你们丫的是不是不看前几天的预告啊!!!我是不是说了这几天一天一更啊?!!!不是说了周末补吗?!!啊啊啊啊啊!!!】

    【前几天的预告就在第五卷登仙池台的四十六章《心情好》最下面。】

    【==无奈,一群二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