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七章 终于回家了

姓易的2018-12-08 11:20:1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十一月,二十三日。

    龙洞堡机场。

    “司机师傅,麻烦走北京路一趟。”

    “没问题,上车。”司机对我礼貌的笑着道。

    我点点头,一言不发的把行李扔进了后座,随后又钻进了车里,靠着车窗边,安安静静的坐着,目不转睛的看着窗外不停变换的路景。

    “黑子,我对不起你,吗的”我眼睛有点发红,还是没从黑子被打死的事实里缓过来。

    如果在小佛爷来泰安之前我们就走了。

    如果黑子没有接这活儿而跟着我去冒险。

    如果

    这世界上最让人无奈的词,恐怕就是如果这两个字了。

    “黑子的爹妈你甭操心,我负责照顾,嘿,别拿这眼神看我啊,我又不会怎么样。”小佛爷在临别前跟我这么说道:“你别管闲事,别想不该想的东西,要不然你”

    说实话,现在我才明白一件事。

    报仇这两个字说来简单,看起来也很爽,如许多小说里的快意恩仇一般,你砍我一刀,我还你一剑,轻松随意事后爽,但现实呢?

    现实就是现实,无论你是谁,你站在什么位置,只要你想报仇的对象是能对你造成威胁的,那么必然就不能随便干报仇的事。

    快意恩仇?报仇雪恨?

    我十八九岁年轻的时候经常看小说,看到一些主角逆转报仇雪恨的情节我那叫一个爽,但现在想想,其实那些书里所谓的快意恩仇就是两字而已。

    幼稚。

    不说别的,如果我真把小佛爷弄死了,我敢保证我这边儿的人,绝对没有一个人能轻松的跟这事脱开干系。

    要么被老佛爷弄死。

    要么被师爷阴死。

    不开玩笑的说,我不怕死,起码在这件事上我不怕死,但我怕胖叔他们死。

    小说里的配角都他吗傻逼,主角都他吗牛逼,现实不是这样,所以我现在只能闷着憋着,有报仇的心,没报仇的胆。

    等小佛爷他们离开泰安之后,我回了一趟古墓所在的那座山,意外发现我们的行李还在洞外,只不过很多东西都散落了出来,估计是被人翻了一遍。

    好在东西一件没丢,我感觉翻我们行李的,恐怕就是当初随我们之后进去的北边儿仙他们。

    “件的预言成真了,这么说我也得出事”我皱着眉头心中暗暗想着,忽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正当我要继续思索的时候,冷不丁的就发现了一件让我不敢相信的事。

    件的那一堆预言,我竟然给忘了。

    “不会吧我草这他妈”我脸色难看的抽了自己一巴掌,见那司机奇怪的看着我,我没说话,低下了头。

    我记得昨晚上还念叨了几遍啊,咋今天就给忘了?!我记性没那么差啊!!

    “吗的这下可麻烦了”我眼泪都快下来了。

    预言里的东西可都不是好东西,既然黑子的那些预言已经应验了,那么后面的那些字肯定就是说我的。

    那些预言里的事,应该不久后就会发生,我昨晚上还在想对策,结果今儿就他吗给忘了

    回那洞里看看?

    不行,那属于找死,墓里的古尸已经起来了,指不定就在四处乱窜呢,要是碰见了它我百分之一百就得千古。

    但不回去看我也吗的慢慢想吧应该能想起来

    话说回来,小佛爷为什么杀了黑子没杀我,这点他给的解释是懒得动手,看我一脸衰样指不定哪天就死在大街上了。

    我要是信了他的这解释就是傻逼。

    为什么没杀我?因为我曾经帮过他的忙?还是因为什么?

    我不相信他是一个讲感情的人,不杀我的理由很多,但貌似我却一个都举不出来。

    “小兄弟,到了。”

    忽然,司机招呼了一声,我这才回过神来。

    给了司机车费后,我拿着行李下了车。

    这次我带回来的不光有我的行李,还有黑子的。

    站在巷子口,我看着正打开大门处于营业状态的花圈店,稍微愣了愣,随即便偷偷摸摸的走了过去,往里一看。

    哟呵,生意不错,买花圈跟买纸钱香烛的人不少。

    “一共五十八块,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再来。”周雨嘉笑着把手里的两个塑料袋递给了一个老大爷,接过钱的同时,她貌似更开心了。

    见周雨嘉走进了柜台后似乎是在收拾货物,我急步走了过去,重重的敲了敲大门。

    “吗的!!老板!!交税!!!再不交钱我查你家水表!!!”

    在我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一只拖鞋直直就从远方飞了过来,如果不是我躲闪及时,这一下子就能砸中我的脑门要我的命。

    “你个瓜皮!!!给饿滚过来!!!”

    听见我的声音时,周雨嘉身子明显的颤抖了一下,随即她猛的就转过了身子,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我。

    “易哥你没事吧”

    “我像是有事的吗?哥哥我可是”

    没等我说完,周雨嘉忽然就跑了过来,死死的抱住了我,眼泪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从她眼里冒了出来,但她并没有哭出声。

    “没事就好”周雨嘉抱我抱得很紧,头深深的埋在我胸前,声音很闷,虽没有哭出声,但我能感觉到她身子在不停的颤抖,似乎是在后怕。

    看样子是我留的遗书哦不对,是留言,吓着他们了。

    想想也是。

    留个那玩意儿然后就失踪了一段时间,还把支票留了下来,明显的就是在搞遗嘱了。

    “咳!!!”胖叔大声咳嗽着,走了过来,毫不客气的照着我后脑勺就是一巴掌,然后指了指里屋:“进气(去)进气,你们进气聊,包(不要)在这儿搞世风日哈(下)滴活动!”

    周雨嘉耳朵霎时就红了,但没好意思把脸抬起来,跟鸵鸟似的,把头埋在我胸前没有动作,小手则一直掐着我的大腿,力度简直是我草!

    “我们进去!进去!”我厚着脸皮一把拽住了周雨嘉,快步就往里屋走,胖叔干咳了几声便转过身,客串起了花圈店老板的角色,帮我看着生意。

    等我们进了里屋坐在床边,气氛顿时就尴尬了。

    “那啥嗯最近还好吧”我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废话。

    周雨嘉红着脸抬头看了看我,嗯了一声。

    “你没事吧?”

    “没事。”

    “真没事?”

    “嘿,孙子骗你诶。”

    “你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不是说得忙几天吗?怎么”

    “那不是想着给你们惊喜么!就是那个英文叫啥色扑外丝的那个,你懂的。”我用我曾经英语四级(注意是曾经)的深厚功力,轻松自在的安慰着她:“来来来,你看看,我还给你带礼物了呢!”

    闻言,周雨嘉表情一愣,笑了笑:“你还没送过我什么礼物呢,拿出来我看看呀。”

    她语气虽然很平静,但眼里的期待却出卖了她的内心想法。

    “来,看看,哥大方吧?”我把行李包里的东西都倒在了床上,一脸的自豪。

    别看我行李包小,但里面的东西可不少,上至泰山特产的灵芝,下至刻着石敢当三个字的墨玉石碑,基本上我瞧上的泰山土特产都被我带了一部分回来。

    多亏我把钱包找着了,要不然别说买这些东西,就是买机票回来都是个问题。

    “你送我灵芝?!”周雨嘉不敢相信的看着床上包装极其精美的盒子,似乎是觉得盒盖上写的“泰山特产灵芝包治”这些字很耀眼,便忍不住又重复的惊呼了一次:“你送我灵芝当礼物?!”

    我愣住了,这丫头怎么看起来不高兴呢,灵芝多好诶,大补!

    “难道你不喜欢吗?我买了很多中药给你们啊。”我疑惑的问。

    周雨嘉深深的吸了口气,温柔的笑着站起身,然后一脚踩在了我的脚背上,疼得我差点就背过气去了。

    “今天你自己做饭吃!!!”

    “哎哟我草,我是咋了我?!我没点炮仗啊?!”我痛苦并疑惑着,没一会儿,胖叔悠悠然的走了进来,给我解释了一句话,字字珠玑,包含了普度众生的意味。

    “人女娃喜欢滴都四(是)些花花草草,要么就四化妆品,再不济就四首饰,你个瓜皮送人灵芝中药不四找抽么?”

    我痛苦的点着头,直言自己没想那么多,正在我准备感谢胖叔点化的同时,只见胖叔笑呵呵的把里屋的门关上了,然后

    “老子揍丝(死)你个小畜生!!!敢骗饿?!还他吗留遗书啊?!!”

    “我没骗你啊!再说那也不是遗书啊!!”我抱头躲避着胖叔的巴掌,嘴里不停的解释着。

    “放屁!你当老子四(是)瓜皮啊?!老子叫你嘴硬!!!”

    这一顿揍可是惊天地动鬼神,足足打了我少说半个小时,到了最后都快到了吊打的程度,我眼泪实在是忍不住了,最终在胖叔的威胁外加套话之下,我还是

    “我真是去旅游,没骗你。”

    “死不悔改啊?!!”胖叔再度飞身而上:“老子今天就帮老爷子收拾收拾你!!!”

    不是有一句话吗?

    说谎话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要么就是被拆穿无地自容,要么就是嗯

    被人暴揍一顿甚至是丢一条命出去。

    要不是我身子骨硬朗估计今儿我非得被胖叔揍出毛病不可。

    “您可真够狠的。”我鼻青脸肿的点了支烟,把烟盒递给了气喘吁吁的胖叔。

    “你就不能社(说)实话给饿听?”胖叔瞪着我:“饿们之间还用得着隐瞒?”

    我想了想,觉得也是,要不然就透露点内容给胖叔知道得了。

    就在我要开口的时候,不经意的就看见了摆放着床边的行李包,那是黑子的。

    “没事,叔,吃饭去吧。”我笑了笑,拍了拍胖叔的肩膀,走出了里屋。

    有时候隐瞒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保护。

    我不想胖叔他们出事。

    死也不想。

    “丫头,去大厅乖乖坐着,我去做饭。”我大笑着走到沙发边,用手揉了揉周雨嘉的头,笑声如同以往一般的傻逼。

    但我知道,我的笑容变了,变得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