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六章 心情好

姓易的2018-12-08 11:20:0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小佛爷看着跪在地上的黑子,点了点头。

    “以后你爹妈我负责养,等你走了,我就把你这次的奖金还有”小佛爷沉默了一下:“还有安葬费,我全打过去,不会亏了你的。”

    “小佛!!!我草你吗!!!!”

    在他们注意力都被黑子吸引过去的时候,我猛的就把手从车后座伸到了前面,死死的勒住了小佛的脖子,满目通红的怒吼着:“你他吗是不是人?!!!你个杂碎!!!”

    “姓易的你是在找死诶”小佛爷被我勒得喘不过气来,但笑容依旧没有减退,还是那副无所谓的笑容:“你个傻逼你勒住我有什么用不知道”

    他话还没说完,我只感觉脑子猛的被人敲了一下,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我就吐了。

    真的,吐了。

    “不知道老子还有小弟吗?”小佛爷咳嗽了几声,往车窗外吐了口痰,玩味的看着我。

    “动佛爷?”大牙冷冷的盯着我,拉开车门下车,然后走到了后座,一把将正陷入昏沉的我拖下了车,摔在了地上。

    他手里的手枪还在滴血,那一下子可敲得够狠,要是再偏上几分砸在我太阳穴上,估计我当时就挺尸了。

    “跟我动手?”小佛爷走了下来,笑呵呵的看着我,猛的脸色一变,抬起腿一脚就踢在了我肚子上,直接把我踢飞了出去。

    当时我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准确的说,已经疼麻木了。

    “小佛!!!你他吗不得好死!!!”我嘶哑着嗓子大吼道,血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从我嘴角溢了出来,内脏似乎被小佛这一脚给踢伤着了,连动都没办法动一下。

    “我要是想得好死,干嘛走这条道?”小佛爷笑着说道。

    “你他吗的”

    忽然,一道身影从小佛背后窜了出来,直直奔向了我。

    “别说了易哥,别说了。”黑子挡在了我身前,低声说:“我没事的,反正走上这条道我就知道有一天得出意外,只不过这意外来早了。”

    “黑子”

    “姓易的,干脆我弄死你之后再去找你家人玩玩?”小佛爷蹲了下来,抽了口烟,把烟雾吐在了我脸上:“听说你还有个长得挺漂亮的女朋友啊?”

    “小佛你别”我脸霎时就白了下去。

    “在我眼里,你连黑子都不如,你跟我谈什么?你拿什么资格跟我谈?”小佛爷用手拍了拍我的脸:“滚一边去,我送走了黑子,我慢慢跟你玩。”

    话音一落,小佛爷给大牙使了个眼神。

    “走,上车,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大牙冷笑着把我从地上拖了起来,黑子想要拦住他,但小佛爷瞪了他一眼后,黑子没动作了。

    “大牙。”

    “啊?”

    “你带姓易的先走,弄小仓库去,我慢慢跟他玩。”小佛爷指了指我:“一会等我送完黑子,自己就回去。”

    “您不跟我们一起?”

    “我还有事要办。”小佛爷揉了揉眼睛,看了大牙一眼:“别JB跟我嗦。”

    大牙见小佛爷的眼神里有了点不耐烦的意思,他急忙点头,很不客气的把我砸进了车里,嗖的一下就窜上了车,踩下油门。

    “黑子”我眼泪不由自主的往外流着。

    我以为这眼泪是因为内脏受了伤的剧痛才流出来的。

    但我仔细一思索才发现,我疼的地方不是内脏,是人心。

    此时此刻我才明白。

    原来小说里的一切,电影里的一切,都太天真了,杀人灭口也都写得那么轻描淡写。

    真正的杀人灭口,让人心寒

    “黑子啊!!!我他吗对不起你!!!我没把你救出来!!!”我泪流满面的躺在椅子上嘶吼着:“你他吗就是个傻逼!!!”

    就在这时,几声枪响,划破了长空。

    那刹那,我虽然没在黑子身边,但我依旧看见了黑子血肉模糊的脸,他脸上原本充满了希望的笑容,此时却看不见了。

    是幻觉吗?

    我希望是。

    但是

    “黑子啊!!!”

    也许是我的声音让人心烦的缘故,大牙看了我一眼,停下了车,从前座探出身子一拳头砸在了我的脑门上,我霎时间就晕了过去。

    那也不算晕吧,因为我做梦了。

    梦里,我看见了许多人。

    有胖叔。

    有周雨嘉。

    有海东青。

    有周岩。

    还有很多人还有脑袋血肉模糊的黑子

    我对黑子说:“黑子,对不起,我没把你救出来。”

    黑子摇摇头,满脸鲜血的笑着,说:“帮我照顾好我爸妈,我女朋友估计也挺伤心的,易哥有时间就去给她说一声,说我在下面挺好的,对了,你有时间就给我烧个花圈下来,你不是开花圈店的吗?多烧几个妞儿给我,我正好在下面试试三妻四妾是啥感觉。”

    正当我要回答他的时候,四周的场景忽然变了,变得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一个怪物从黑暗里用头顶着一盏青铜油灯走了出来,带着嘲笑的表情,不停的大声笑着,玩味看着我。

    在我想问它你是什么妖怪的时候,它冷不丁的如人一般跳起了舞,手舞足蹈的高唱着,嘲笑意味十足的唱着。

    “莫要哭,莫要闹。”

    “四月如春,富贵随来。”

    “大梦不醒,逍遥自在。”

    “迎阳花开,雨后失彩。”

    “虹光贯日,披孝戴白。”

    “疯癫嗔痴,样样都来。”

    “以杀还杀,戾染灵台。”

    “老天无眼,大道深埋。”

    “命数已定,绝路不开。”

    “常有善举,却无善报。”

    “前程莫问,心被己埋,哈哈哈哈!!!”

    我见它唱得这么高兴,也没出声,坐在黑暗的角落里安静的看着它。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它好像是“件”。

    牛身老人脸的“件”。

    “道何在,道何在,笑也笑也,道不在。”怪物狂笑着围着我跑了起来,老人脸上的笑容无比诡异,它貌似很开心。

    “件言不虚。”

    “所言如实。”

    “四月花开。”

    “人活死心。”

    就在此时,它猛的停下了动作,霎时消失了身影。

    当我左右寻找它的时候,我肩膀处忽然窜出了一个人头,正是那个老人的脸。

    “四月花开,人活死心!”

    “哈哈哈哈!!!四月花开!!!人活死心!!!哈哈哈!!!人活死心!!!”

    我不知是为什么,心里猛然有了一种难以遏制的恐惧感,只觉得好像是失去了一切的那种悲痛感,忍不住捂着胸口嘶嚎了起来。

    霎时间,我清醒了过来。

    “醒了?”

    “这里是”

    “医院。”

    小佛爷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一脸犯困的样子:“你睡一觉爽了,老子还没睡爽,你别闹腾出声音,要不然我非得弄死你不可。”

    我迷茫的看着雪白的墙壁,感受着不停窜进鼻孔的消毒水味儿,转头看向了正躺在我隔壁床的小佛爷:“黑子人呢?”

    小佛爷毫不在意的说:“死了呗,尸首都被我刨坑埋在郊外了,你是想去瞻仰他的遗容,还是去哭丧啊?”

    “我草你吗!!!”我忍着剧痛扑了过去,一拳头就砸在了小佛爷毫无防备的脸上。

    然后。

    “你他吗找死?!!!”

    半小时后,大牙提着两袋子吃的进了病房。

    第一眼他就看见了正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我。

    “哟,跟佛爷玩搏击呢?”大牙惊为天人的看着我,冲我比了个大拇指,意思是勇气可嘉。

    “你们他吗的到底想干什么?!!”我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了,只感觉肋骨好像是在前面的打斗中断了几根,如果再不叫医生来帮忙,说不定我就得千古了。

    小佛爷瞟了我一眼,没说话,自顾自的接过了大牙手里的袋子,打开饭盒吃了起来。

    病房里的情形很奇怪。

    一个年轻男人坐在床上吃着盖饭,脸上有一些淤青,表情很是不耐烦。

    另外一个男人则坐在隔壁床,跟看猴儿似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人。

    最后一个人,也就是我,我成猴儿了。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草你们妈!!!”

    “我说了,帮我们办了这次的事,以后各不相欠。”小佛爷打了个饱嗝,满足的笑了笑:“恩怨了了,你可以滚回贵阳去了。”

    “你不杀我?!”我有点楞。

    “老子现在心情好,不杀人。”小佛爷埋下头,继续吃了起来。

    *****************************************************

    明天一更,后天一更,大后天一更,也就是说,星期二到星期四都是一更吧。

    因为后天这卷就结束了,这两天在整理大纲,大后天,下卷就开了。

    周末跟原来不一样吧,星期五至星期日一天两更,把这些天的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