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五章 求您一件事

姓易的2018-12-08 11:20:0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夜晚的郊外总是让人觉得冷。

    车就停在荒无人烟的郊野里,晚风一吹,似乎一切都变得冰冷了下去。

    坐在SUV上,小佛爷没说话,就那么安静的抽着烟,看着窗外。

    我没弄明白他想干嘛,只能静观其变。

    大牙是司机,坐在驾驶位上扫了我们一眼,不动声色的把手放进了椅子旁的空隙,似乎是在摸索什么。

    “佛爷。”黑子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怎么了黑子?”

    “您大晚上的带我们来这儿是有啥事啊?”

    小佛爷深吸了一口烟,笑着吐出,问他。

    “黑子,你跟我有几年了?”

    “两年多吧。”黑子仔细的算了下才说出答案。

    小佛爷点点头:“你人不错,有本事,就是没脑子,而且嘴上总是没个把风的。”

    “佛爷”

    “冈山他们死了。”小佛爷伸了个懒腰,说出了这句让黑子脸色大变的话。

    我不知道他们是在说什么,但我能感觉到,黑子在害怕。

    黑子傻吗?

    黑子其实不傻,就是平常不爱动脑子,但是现在,他很聪明。

    “为什么”黑子把脑袋低了下去,眼神散乱的看着自己的膝盖,浑身都不停的颤抖了起来,手微微颤着。

    “他们几个太爱抢功了,门里的不少子弟都被他们欺压下去过,而且办事总办不好,吗的有几次都是我去擦的屁股,死了算了。”小佛爷骂骂咧咧的把烟头弹出了窗子,在我不解的目光下拿出了手枪,上膛。

    “小佛你想干什么?!!”我忍不住大吼道。

    难道他是想杀人灭口?!还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他吗也太畜生了吧?!

    “救人,救己。”小佛爷挠了挠头:“知道这几天当铺里出了什么大事吗?”

    见我们没说话,小佛爷自讨没趣的耸了耸肩,打了个哈欠。

    “三掌柜北边儿仙眼珠子被挖了,现在是独眼龙,左手连带着胳膊都被人撕了下来,重伤昏迷。”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小佛,问:“他没死?!”

    难道北边儿仙的本事就这么厉害?!能从那九龙棺的活祖宗手里跑了?!

    “死了,今天早上死的,估计现在尸首都凉了。”小佛爷笑呵呵的说道:“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我没说话,安静的等着答案。

    “被财神爷叫人弄死的,那孙子也是倒霉,重伤昏迷,结果被财神爷的人偷摸把氧气管子给拔了。”小佛爷感叹的说:“这就是不小心的后果,活该早死。”

    “他不是跟财神爷一伙儿的吗?”我更不解了。

    “北边儿仙那装逼犯的本事不低,在咱们中国,能伤他成那样的人少之又少,知道这孙子受了重伤后,财神爷就觉得,应该弄死他。”小佛爷的语气忽然危险了起来:“如果老不死的知道北边儿仙受了重伤,必然得去问个缘由,如果问出点别的来”

    我有点头疼了。

    “你的意思是财神爷不对那么你们”我说话都有点没头没尾了,最后才理清了一些头绪,试探着问:“财神爷跟你们一样,是背着老佛爷干的这事?他有别的目的?”

    小佛爷点了点头,说,对。

    随即,小佛又点了支烟,把烟盒丢给了我。

    “财神爷那边的人,只要是参加这次行动的就都死光了,最后一个活着的,也就是把北边儿仙从山上扶下去送去医院的那年轻孙子,也死了。”小佛爷的笑容让人感觉心凉:“跟三掌柜一起死的诶,多巧。”

    “然后呢,老不死的就知道这事了,财神爷就被叫去盘问了。”小佛爷满脸后怕的抽着烟,咂了咂嘴:“财神出来之后也没什么别的反应,只是给我哥打了个电话。”

    “打电话?”

    小佛爷点头:“对,打了个电话,内容我就不说了。”

    “而且财神爷的目的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我哥好像知道,他也没跟我多说。”小佛爷摇了摇头:“我哥这次只跟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

    “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得死。”

    我心猛地停了半拍,看着一脸冰冷的大牙,又看了看笑呵呵的小佛爷,不敢相信的用手指着自己:“你的意思是,你要杀了我们灭口?”

    小佛爷没说话,静静的抽完了手里的烟,点点头。

    黑子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事,埋着头笑了笑,等我把目光移向他的时候才发现,他正在笑着哭着。

    “佛爷,这事我烂在肚子里,绝对不会说出去,我发誓您就相信我一次!!!”

    “黑子,有啥话就现在说吧,能帮你的我就帮你。”小佛爷没在意黑子的笑声,双手抱着后脑勺看着前方的郊野,头也不回的说道:“这次的事我没办法放你一马,我从来都不相信别人,你知道的。”

    黑子找我要了支烟,点燃抽了起来,被截肢的那只断臂正放在膝盖上,异常刺眼。

    “能给我妈打个电话吗?”

    小佛爷笑了一声,我以为他会拒绝,但是他的答案却是

    “打吧,开免提,打完了,我送你走。”小佛爷笑道:“别说不该说的,你爸妈也是退休的年纪了,得安享晚年,不该出点意外了对吧?”

    黑子说了声谢谢,吃力的从兜里摸出手机,拨通了自己家的电话。

    “妈。”黑子满脸眼泪的笑着,喊了一声。

    “小黑子啊,咋又给妈打电话了?”那头是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似乎是在洗碗,隐隐约约还能听见锅碗瓢盆的碰撞声:“有啥事啊?”

    “没,就是想你们了。”黑子用断臂擦了擦眼睛,勉强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爸的身子好点了吗?”

    “唉,还是那样子,原来下墓下多了,老拼命,现在年纪上来病就跟着来了,想完全治好可难了。”老阿姨叹了口气:“你呀,也别老学你爹,好好找个工作吧,少做一夜暴富的梦了。”

    或许黑子在那时候已经不想学他爹了,想听我说的话,退出他们那个圈子。

    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不是吗?

    “对不起啊,妈,平常我该多回家看看。”黑子的眼泪越擦越多,语气也不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大牙看了他一眼,抬起了手,用枪口对准了黑子的脑门。

    “傻孩子,你忙才好,说明你有本事。”老阿姨欣慰的笑着:“你叔伯们的孩子都闲着呢,一天到晚游手好闲的,丢人死了。”

    黑子泪如泉涌的拿着电话,身子不停的狂颤,半响都没说出话来。

    “妈,我这几天还得忙呢,还有一个活儿,您跟爸保重身子。”黑子在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哭声,嘴唇颤颤:“忙完,我就回去。”

    “好嘞,妈到时候给你做你最爱的火锅。”老阿姨笑着:“你在外面别苦着自己,回来了也没必要买东西,我跟老头子都没什么要用的,钱也够呢,好好存着娶媳妇。”

    “妈,你咋这么好呢。”黑子咧着嘴笑着,表情比哭还难看:“黑子下辈子还得投胎当你跟爸的儿子。”

    “去去去,咋不说当女儿呢,如果你是个女孩儿我得多省心啊。”老阿姨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一听那头似乎还得说很久,小佛爷转头看了他一眼,黑子顿时会意。

    “我得忙了,妈,您跟爸多保重,我会想你们的。”

    “傻孩子你今天怎么怪怪的呢”

    黑子没再继续跟他母亲打电话,哭着挂断了电话,抱头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我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小佛,愤怒忍不住在脸上蔓延了起来,咬着牙看着他说:“小佛!!你他吗还是不是个人!!!你他吗到底是不是人?!!”

    “易哥,下辈子有机会我来你店里卖花圈吧。”黑子泪流满面的笑了笑,在大牙警惕的目光下,他拉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小佛似乎并不担心他会跑,很淡定的抽着烟。

    正常人在临死前都会有什么表现?

    恐惧,愤怒,应或是不敢相信?

    或许那些只是大部分人的反应,黑子的反应,让在场的人这辈子都没忘记过。

    只见黑子走到了车前,拉开小佛旁边的门,跟小佛对视着。

    然后,他跪了下去,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头。

    “佛爷,我这辈子没什么求的了,现在我就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小佛爷问他。

    “有时间就帮我照顾照顾我爸妈,我是家里的独子,我走了,我家就没人了。”黑子头贴着地面,咚咚有声的磕着。

    “求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