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三章 出洞

姓易的2018-12-08 11:20:0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跟黑子脑门都有点汗,嗯,有很多汗。

    毫不夸张的说我们都差点被吓尿了。

    各位可以想想那种场景。

    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且宽阔的野外洞穴里

    地面上有那么一副看起来要死不活的画像

    画像旁边还有一个不知道是谁刻的诅咒词

    “这王八蛋真他吗是嘴臭啊,脑浆迸裂他祖宗。”我骂骂咧咧的看着石刻,见那牛身人脸的画像还在对我贱笑,我一脚就踩它脸上了。

    我见过嘴臭的,真没见过嘴臭得这么诡异的。

    黑子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笑着摇了摇头:“吗的我也被它吓着了。”

    随即,黑子蹲下了身,一脸疑惑的用手摸了摸石刻的图案,又用嘴向那些刻字吹了口气,似乎是在研究什么。

    “易哥,这画有点怪啊”黑子脸色猛的变了,说话的语气都颤了起来,貌似是觉得说话没说完,随后便又补充了一句:“这些字更怪。”

    “怎么了?”

    “这幅画不是古代的。”

    “什么意思?近代的?”

    黑子一脸不解的点点头,左右看了看洞穴,低声说:“上面那些凹槽跟刻字是古代的没错,但这个画不是,应该是近代才刻上去的,从画中凹槽的石质纹理还有边缘坑洼的程度能看出来,虽然不能确定具体的年份,但绝不是清朝往前的东西。”

    “要么就是清朝的,要么就是清朝后的,对吧?”

    “没错。”

    我忽然笑了起来,用脚踩了踩画像,说道:“你说会不会是那帮子盗墓贼干的?”

    “你的意思是?”

    “他们把东西搬走了,然后就闲得蛋疼,留个这玩意儿来吓唬我们。”

    听见这话,黑子一愣,哈哈大笑了起来。

    “真有可能诶!”黑子给我说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去年我们门里盗了一个清朝的官墓,临走的时候,我兄弟还在棺材上刻了一行“掀棺者必死无疑万鬼缠身。”,看样子闲得蛋疼的人好像不止我们这代人啊。”

    “走了走了,这里也没什么东西了,咱们赶紧找出路出去吧。”我点头说道:“吗的这人也是够操蛋的,诅咒我们还不如留几句骂街的话呢,这狗日的可不是个东西。”

    这里没什么东西,但我那儿可是有一些东西。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长生油就是那三副玉棺材里的透明液体,这么说来,那玩意儿就已经到手了。

    剩下的宝贝就三个。

    鬼谷尸经,还阳青灯,天赐铜棺。

    说实话,这三个宝贝我得不得无所谓,毕竟最有用也最牛逼的东西已经到手了。

    吗的寿数三百年啊!

    如果这是真的

    “如果这是真的左慈不就长生不死了吗”我猛然醒悟了过来,看着石壁上空荡荡的凹槽,有了种莫名其妙的沉重感。

    好像一切都没我想得那么简单啊

    “易哥!这里有路!”

    忽然,黑子喊了一声,我转头一看,他正趴在地上用手扒拉着石壁上附着的藤蔓。

    “吗的我就说站在这儿怎么感觉有冷风往脚上吹呢”黑子满脸的兴奋:“易哥诶,出去记住请我吃饭,要不是我碰巧发现了这地道,咱们还不知道要找到啥时候去呢!”

    “老子请你去医院吃药水我草。”我没好气的朝着他屁股踹了一脚:“你他吗药劲儿还没过去是不是?被崩的那一枪不知道疼了?!”

    “家传秘方,只要不过二十四小时,血就能止住,还能止住疼,但要是过了二十四小时,我基本上就挺尸了。”黑子无奈的说道,话里话外就让我感觉到了一种高手在民间的感觉。

    这家传秘方给力啊,要是大批量生产,那么必然又是新一代的云南白药了。

    干脆我跟黑子搭伙搞这玩意儿得了,大赚啊!

    见我满脸的跃跃欲试,黑子咳嗽了一下,明显是知道我在想什么。

    “这药很难配,我家里人找了三年的药材,都才配出来六副,您就别打这发财的主意了。”

    “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我双眼闪烁着金光问他。

    “很他吗明显。”黑子的话很客观,让我不得不承认他所说的事实。

    没一会儿,我跟黑子便动作猥琐的往狭小的地道里钻了进去,那里面确实是有风,看样子真是跟外界连通的。

    这地道似乎是天然形成的,大小刚够一个人勉强通过,里面不是土,四周都是平滑的岩石,爬起来很轻松。

    在进地道前,我跟黑子都小心的往里看过,就怕爬到一半卡主了动不了。

    进不去,出不来,这是最尴尬的事。

    “前面就是出口了,我看见藤蔓了。”黑子大笑着说,显然对还没爬过五分钟就见到出口很是欣慰。

    “别急,说不准出口外面就是悬崖呢,你一激动摔死你丫的。”我提醒道,心说电影里小说里不经常有这种桥段吗?

    在一个人满心欢喜以为见到了希望的时候,接下来的就是绝望,就像是某部电影里的桥段。

    一个溺水的人在快死的时候意外见到了一艘橡皮艇,好不容易爬上船后才发现,船舱里全是蝎子,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孙子就被蛰了一下,结果就死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在危险的时候,哪怕见到了希望也得小心翼翼的琢磨,因为说不定后面就是个老天爷逗你玩的骗局。

    就如我们现在的剧情一般,指不准一往前爬就发现

    “易哥!外面是草地!!”

    正当我在心里忧国忧民的时候,黑子出声了。

    勉强抬起头往前一看,这孙子已经用手扒开了藤蔓,把脑袋从洞口伸了出去。

    “吗的看来现实没那么复杂啊。”我郁闷的跟着黑子往外爬着,在感觉到凉风拂面的同时,我总算是松了口气。

    天空依旧被乌云掩盖,星星月亮早就没了踪影,还是我们刚上山的模样。

    我跟黑子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是不由的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睛就不由自主的湿了。

    这不是文艺了,而是太他吗激动了。

    局外人不是我们,所以肯定不能对我们的心情感同身受。

    死里逃生,这就是我们笑得差点哭出来的原因。

    谁都不知道我们在里面的压力有多大,更不会明白我们把自己的情绪压抑了多久,只有压到现在才能得到宣泄。

    在那九龙棺尸起尸的时候,我真以为自己要死了。

    那时候我才明白,如果能继续活着,那该有多好?

    胖叔还在等我回去。

    海东青还在等我帮忙。

    周雨嘉那丫头还在等我吃饭。

    周岩这孙子还在等我请他宵夜

    吗的,现在一切都能去做了,我能好好的回去,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这里应该是我们进墓那位置的后面,距离那大概有一个小时的路。”黑子扫了一眼草地远方的溪流:“回去拿行李不?”

    “拿。”我斩钉截铁的说。

    “财神爷那群王八蛋说不准还没走呢。”黑子有点担心。

    我笑了笑:“碧玉棺材里的尸首不是普通人能敌过的,既然它起了尸,那么下面必然就得死人,更何况咱们下水的时候那三个钅趸购煤玫模四个打一群,小意思。”

    “你的意思是他们全军覆没了?”

    我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说不准,能有可能跑出来的就是那小年轻,还有北边儿仙,但就算他们能跑出来,估计也得丢半条命。”

    “我们还是”

    “对了,那群王八蛋说不准还在外面留得有人望风,咱们先下山联系小佛,让他来给咱们擦屁股。”我眼神一亮,笑呵呵的说:“吗的,让他给咱们把这屁股擦干净,草的,我帮他忙还在墓里被人抽了一巴掌砸了一枪托,这他妈得是多冤啊?”

    “咱们从这儿下去,大概走上两个小时不到,应该能找着村子。”

    “我日,两小时,这是要我死啊?!”

    “诶,说这话可不吉利,咱们好不容易逃出来了你看你”

    一边带着死里逃生的笑容闲侃着,我跟黑子一边往山下走去。

    与此同时,我偷偷摸了摸裤兜里的丝帛,暗暗松了口气。

    那玩意儿是这次墓里唯一的宝贝,到手了,不亏,回去再研究上面的内容。

    “天要亮了。”我抬头看着远方渐亮的天空,笑着说道。

    ***************************************************************

    稍微计算了一下,貌似还有不到十章,准确的说,就那么几章本卷就要完结了。

    下一卷预计下个星期就会开启,嗯,敬请期待。

    因为又是一卷的结束,所以收尾工作还在继续当中,有时候更新或许会慢一些,但我宁愿慢也不敢出点差错,只希望每一卷都能完整也能让各位看得开心。

    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