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一章 巧逃生天

姓易的2018-12-08 11:20:0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棺材里的人是谁?

    这点我无法确认,但是就我猜测的话,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左慈,或是葛玄。

    至于上面那个白骨架子就暂且不论了,那个只有死人的样子,但绝对没这种尸首起尸之后所散发出的危险感。

    “吗的吗的”我紧紧的扣住身前的玉雕,没有半点动作,连逃跑的念头都没有升起,就那么呆滞的看着尸首坐起身。

    尸首是个老人。

    身上穿着的衣服是款式略显简单的道袍,道袍通体呈黑色,背上有金丝缝制的八卦图案,两袖的袖口还绣有龙九子,最奇特的一个地方就是道袍背后八卦之下的一个图。

    与其说是一个图,不如说是一个符咒。

    符咒的咒词图案异常复杂,密密麻麻的我压根就看不懂,唯一能看懂的,就是符咒下方的几个字:“镇长年”

    忽然,黑子拉了拉我,示意让我看看地上的棺材盖子。

    低头一看,棺材盖的里侧就刻有两个大字,很简单的两个字。

    笔力苍劲,但看起来却有种风烛残年的有气无力之感。

    “求仙”

    很多年后我都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棺材盖里的这“求仙”两个字,是葛玄刻的,还是左慈刻的?

    我觉得左慈刻这两个字的可能性不大,从他在外面留的那“六恨”就能看出来,这老前辈对于老天爷还有所谓的大道,抵触得很,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让他刻下求仙这两个字不是逗乐吗?可能会刻吗?

    如果他真刻了这两个字,那么就跟抗日时期某些忠心耿耿的战士,忽然对小日本的指挥官喊了句:“长官!我要加入皇军思密达!”

    一个意思,真的,没有一点夸张。

    那么这样一想,刻下这两个字的就很有可能是葛玄了,他求仙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让神仙来帮他师父?

    还是一个简单的祈祷,祈求上天,让他师父成仙?

    这问题我想了很久,直到最后我都没有答案。

    就在我发愣没有动作的时候,这穿着道袍的老人忽然转过了头,双眼满带怨恨的看着我跟黑子,眼睛里满是死气。

    它的眼珠跟活人的眼珠有很大的区别。

    怎么说呢,它的眼珠看起来没有水分,真的,甚至都有了些干瘪下去的迹象。

    脸色如普通的尸首一般苍白,皱纹斑驳的模样没有老人该有的慈祥,反而充满了阴厉。

    “麻烦了”

    在我心中喃喃的同时,只见这尸首猛的站起身窜了过来,抬手看似不用力的掐住了我的脖子,嘴大大的张着似乎是在嘶吼,可我却听不到。

    当时我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也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只是脑子一个劲的发晕,这应该是缺氧的症状。

    “见红了”我眼角余光看见了几缕猩红在水中弥漫了起来,散出这些猩红的地方,正是我的脖子。

    谁都没想到黑子接下来做了些什么。

    自然,连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做。

    只见黑子愣了半响,猛的就冲向了尸首,站在它的背后,双手紧紧的勒住了尸首的脖子,脸上渐渐浮现出了狰狞的表情。

    可惜尸首就是尸首,并不是活人,它又感觉不到疼痛,也不用呼吸,被勒住了当然不会有什么不适的反应,只不过它好像很讨厌有苍蝇在自己的耳边绕。

    “黑子!!!”我想把这两个字大吼出来,可我却没敢张嘴,出声被呛水这事我在奉天府遇见过,我可不想再傻逼的遇见一次。

    老人的左手轻描淡写的抬了起来,拽住了勒住自己脖子的手,轻轻一捏。

    没错,是轻轻一捏,黑子左手的小手臂就像是变成了橡皮泥一般,轻松的被它捏成了不规则的形状,霎时便被捏得细了许多,我估计他这手是要不了了。

    甭说黑子,我看见这都觉得疼,当然,还觉得庆幸。

    吗的幸亏这尸首没上来就弄死我只是用指头插我,要不然我真得死在这儿跟黑子永世不得超生了。

    事后我琢磨过它为什么没直接上来就弄死我,我感觉吧,一开始是因为我们都没动手,所以敌意不强烈,它也就没直接下死手,准备先打量打量我们再弄死我跟黑子,至于后面黑子为什么会被捏断一只手,那就是因为他动手了。

    黑子此时显得很冷静,他就算脸上写满了痛苦这两个字,也没敢张嘴。

    从下水,直到现在,时间已经到了两分钟左右了。

    再不出水给我个呼吸的机会,我会死,真的。

    “吗的放开我啊”我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了起来,憋着气的不适感忽然离我而去。

    那一瞬间,不对,应该是那十几秒,我感受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温暖。

    就像是被懒洋洋的阳光笼罩,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惫懒感,连动都不想动一下,就这么呆着便是一种享受。

    无力感,或是不想动的主观意识,在领导我的身子。

    我就想这么静静的呆着就这么

    “轰!!!”

    一声巨响,连带着整个水池底部都震动了起来,可想而知这一次爆炸是有多夸张。

    我不用抬头就能看见,水池底猛的亮了一下,就像是坐在房间里窗外闪电划破天空的那种亮光一般,刺眼,震撼。

    老人也被这一下子的爆炸镇住了,跟活人一般,下意识的抬头一看,猛的张大嘴无声的嘶吼了起来,满目凶光。

    随即,它一把将我甩出,砸在了玉棺材上。

    黑子也遭受到了同等待遇,只不过他比我惨,左手早就被捏得不成形了,人也飞了出去,砸在了我身边。

    那时候我以为我自己死定了。

    下一秒我觉得北边儿仙你们真他吗够仁义!出去了咱们绝逼得拜把子当兄弟!

    我跟黑子满脸惊骇的看着尸首向我们走了几步,然后双腿使劲一蹬地面,整个人就直直游向了水面,身后带着一团团因游动速度太快而导致出现的白色的泡沫。

    “祖师爷保佑啊!!!”我没敢多耽误,一把将黑子扶了起来,担心的看了看他。

    黑子忽然笑了起来,没有出声,也没有张嘴,但嘴角上翘的样子让我确定,他是在笑。

    我以为他疯了,受刺激了。

    但等他指了指不远处的玉雕时,我也笑了,笑得无比开心。

    先前,尸首掀起的棺材盖子是冲着我们砸过来的,但我们与棺材盖的距离不近,再加上水的阻力这么一干扰,棺材盖便没给我们造成实际的伤害。

    可是我们跟棺材盖子之间是有一个东西挡着的啊就是那个玉雕啊!

    玉雕首当其冲的被棺材盖子砸飞了半米,还在水底的沙地上滚了几圈,将玉雕下方的洞口彻底露了出来。

    那是一个洞穴,里面有多深我并不知道,但我感觉,那里有希望的味道。

    “快!!马上就能出去了!!!”我已经憋气憋到了半死不活的地步,但我还得继续憋,现在上去露头就是找死,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往洞穴里游,然后寻找出路。

    如果事后我仔细算算这次憋气的时间,那么肯定会惊喜交加的感叹道:“吗的看来咱们中国游泳队后继有人啊!”

    这一次的憋气少说都憋了三分钟往上,虽然脑子已经迷糊了,但我觉得还能憋上一段时间,或许这就是人的潜能在起作用。

    洞穴里是一条类似于隧道的水道,洞口小,但里面的面积可不小,足以让五六个人一起在其中游动,四壁都是坑坑洼洼的样子,很天然,不像是人工凿出来的。

    一开始是我拉着黑子在游,在洞穴里穿行。

    再后来就是黑子拽着我游

    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两分钟,就在我已经接近人事不省状态的时候,只听耳边哗的一声,脸上忽然有了种冰凉凉的感觉。

    这好像是好像是风?!

    我刚吃力的睁开眼想要看看四周的情况,却没想到,眼睛一睁开,我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一边吐一边咳嗽,不由自主的被黑子带着往岸上游。

    我们所处的地方是个狭小的水潭,这中间的水较深,那里的水底便是我们钻出来的地方,幸亏水潭不大,否则想上岸肯定还得游上好一会儿。

    这水潭还没半个篮球场大,游了两下,我便能感觉到脚踩着底了。

    “活着还活着”我想要笑,但还是没笑出来,只能随着身子自然反应摆布,趴在地上呕吐个不停。

    “哈哈哈哈!!我们还活着!!!”黑子红着眼睛狂笑着。

    ******************************************************************

    友情提示,前方高能,本卷进入收尾阶段,明天是星期五了,老规矩。

    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一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