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章: 阴契

姓易的2018-12-08 10:37:1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民国时期,普通民众之间交流,大多都是以口语,而不是那些看来复杂的文言文千面娇妻,宠成瘾最新章节。

只有到了写文章或者是写请柬等等,需要动笔的时候,那才会用文言文也就是书面语书写。

这一封用泐睢文写的绝书在我看来就是个半吊子写的,绝书里有口语,也有文言文,虽然口语跟书面语掺杂在了一起,但我勉强能看懂。

让我震惊的不是信里的内容,而是最后的落款,易青山。

我叫易林。

老爷子叫易归远。

而老爷子父亲的名字......正是易青山!

荷笠带斜阳,青山独归远,老爷子逢年过节的时候都爱念叨这句诗,每念叨一次眼睛就得红一次。

当时我还不明白这诗在老爷子眼里代表了什么,但现在......

“老爷子对于老太爷的事总是闭口不谈,没想到老太爷竟然是死在袁世凯手上的。”我心里暗暗嘀咕着,把车费给了司机,开门下车。

现在是2007年,民国四年就是1915年,中间相隔了92年。

要是按照绝书的内容来看的话,再结合老爷子寿终正寝的岁数,当时的老爷子应该是七岁出头的样儿。

被袁世凯绑走的时候他是七岁,过了九十二年,临终是九十九岁,正好能对的上号。

但是......如果老太爷是死在袁世凯手上的.....那么是谁教给老爷子一身本事的?!

难不成是老太爷没死?硬生生把老婆孩子从袁世凯手里抢回来了?

没道理啊,如果真抢回来了,那么老太爷应该也平安归来了,老爷子没必要对老太爷的事闭口不谈啊。

但如果没抢回来.....老爷子是怎么回到湘西的?

这事怎么越想越头疼.....

回到花圈店,我拿着书信走进了里屋,看了看摆放在供桌上的黑白照片,将手旁的贡香拿起点燃,插进了香炉里。

“老爷子啊,你爸到底是咋死的啊?”我点了支烟抽着,又点了支烟放在了老爷子的照片旁,挠了挠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好奇心重,你这一走留下的秘密可不少啊,你好歹也给我托个梦,解开个谜呗。”

等香烟燃尽,我把书信折了起来,压在了老爷子照片的下面。

这玩意儿是老太爷写的,属于易家的文化遗产,必须得好好保护。

再说了,惦记这玩意儿的人可是行里人,不能小觑,要是我一个不小心把这书信弄丢了,老爷子真能从照片爬出来掐死我。

我又点燃了一炷贡香,恭恭敬敬的跪在了供桌前,看着咧嘴大笑的喜神,我深深的拜了拜。

“祖师爷在上。”

“罗大海,王雪,皆是有冤枉死之鬼,弟子不愿将他们打入地府受苦,望祖师爷慈悲,赐阴契两份我的老婆是领导。”

念叨完,我把封住罗大海的符纸放在了桌上,又把封住王雪的玻璃瓶放了上去。

思索了好一会儿,我转身走出了里屋,在店里拿了两张一尺左右正正方方的黄纸,这才回到了里屋,用瓷碗装了点朱砂,拿着毛笔沾了沾,歪歪扭扭的在纸上写了起来。

阴契,俗名偏手契,这玩意儿的来历可久远了,而且听了这个故事,各位肯定会认为很不靠谱,可看似不靠谱的东西,偏偏就是现实。

据《湘密》记载,在宋朝年间有一个道士,真名已不可考究,道号为玄心子。

这道士隶属茅山一支,学的本事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他就偏偏研究出了一套驱鬼役神的门道。

阴契就是他的巨作之一。

契纸,以黄纸为底,以朱砂为墨,以泐睢文书写,先写执笔人的生辰八字跟姓名,后写恶鬼的姓名。

最后一行则写上执笔人需要恶鬼帮忙的事,而事成之后,执笔人必须得为恶鬼平消冤屈,助他轮回转生。

这与茅山驱鬼一道相仿,但又有不一样的地方。

茅山跟一些道家分支所谓的驱鬼,是把阴魂当做工具,属于渎神戏鬼的把戏,长此以往则会招致天谴。

而阴契可不同。

“鬼不得渡,必有冤屈,平其冤,可使鬼神助己。”这是玄心子对阴契的描述,可很少有人知道后一句,这也是老爷子给我说的。

“事成,则助其鬼平冤,若失信,必遭天谴。”

也许是因为没多少人知道后半句的缘故,直接就导致了历史上出现许多失信的道士跟术士。

说起来也怪他们倒霉,知道了前半句却不知道要命的后半句,结果全遭天谴了,基本上就没一个得到善终的。

最出名的莫过于清朝一个清微派道士,他十几年来就写了上百封阴契,但等鬼帮了自己之后,他却一个鬼都没帮。

等到了他四十岁那年,寿辰之时,天降大雨,轰的一声,一道巨雷就把道观给轰塌了。

而这道士也直接被那道雷给劈成了飞灰,想下去投胎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从古至今,被雷劈死的人都是魂飞魄散的下场,就没有一个能投胎的,他还想投胎?

想到这里,我笑了笑,正准备继续动笔写阴契,可动作却忽然僵住了。

对了!魂飞魄散!!

王雪好像是被雷劈死的.....茅台大厦里电梯口的那首诗不就是说她被雷劈吗?

但按理来说,被雷劈的人无一不是魂飞魄散的下场,可王雪没有魂飞魄散啊,反而修成了真身,这到底是.......

我忽然想起了那天在幻觉里闻到的焦臭味,还有王雪烧焦的皮肤......难道.....她是被烧死的?官妖!

貌似也只有被烧焦的人才会有这副模样,再加上她冤屈而死的缘故......王雪的死我估计有蹊跷.....

虽然我不知道她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能肯定两点。

第一,她不是被雷劈死的,而是死因未知,很大可能是被烧死的。

第二,她肯定是被人害死的,如果是无意被大火烧死,那么她肯定修不了真身,顶破天就是个跟罗大海一样的怒孽。

我摇了摇头不再继续想。

这些事以后有的是机会处理,写了阴契,事成之后帮王雪平冤是我本分的事,这些蹊跷自然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现在我要处理的事可与王雪他们无关,写阴契,就是为了防止给我威胁信的那孙子玩阴的。

威胁信,罗大海,这一切都有着关联。

说不定那天跟罗大海争抢书信的陌生人,就是杀了罗大海的行里人,也是今天给我威胁信的人。

杀罗大海,就是为了这封信,而杀了罗大海后他又找不到这封信,这才把主意打到了我身上。

想让我把罗大海放了,然后他把罗大海的魂魄招过去,慢慢拷问书信在哪儿。

瞧瞧,这如意算盘打得,真绝了!

这些都是我的猜测,但我感觉,这些猜测跟真相**不离十了。

先说明白了,我们易家五大门的本事是真的不弱,可也抵不住有些下三滥跟我们玩阴的啊。

在中国这片土地上,阴人的门道实在是数不胜数。

比如茅山的五鬼,贵州这片的苗蛊,或者是其他流派的方术,那些玩意儿我想想都觉得棘手,更别说他们阴人的对象是我了。

虽然我不太清楚敌方的实力,但在我看来,小心驶得万年船。

阴契的外号不是叫偏手契吗?

现在我就是在拉外援,让王雪他们帮我拉偏手。

有了这位大姐大在,我安全性可以说是提高了很多,这年头修成真身的恶鬼已经算是boss了,普通的术士要是想随便刷刷这个boss,我估摸着他们碰得头破血流都是轻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理想化的场景,至于王雪他们帮不帮我,这就得看看他们愿不愿意画押了。

笔停,我把毛笔放下,拿起写满泐睢文的黄纸看了看,暗暗点头。

这玩意儿我还是第一次用,希望老爷子别忽悠我,要不然我非得咬死他。

“祖师爷在上,弟子现在就请阴客出来,您可得帮弟子看着点,别让这客人欺负我。”我笑着对喜神拜了拜,把封住罗大海的符咒拿到了手里,丝毫没有犹豫,一使劲就把符咒撕成了两半。

有喜神的画像在这儿,我还真不担心王雪他们敢动我重生之首席千金。

如果这两个鬼真敢动我,那么我还真把自己脑袋扭下来给罗大海他们当球踢。

人怕鬼,鬼怕神,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就跟小偷怕警察一个意思。

其实这就跟妖魔鬼怪不敢去寺庙闹腾一样,只要是有神明罩着的地方,你借妖魔鬼怪一百个胆子他们都不敢去闹腾。

有的人家里闹鬼,但供了佛像或者是挂了钟馗画像之后,那些鬼怪还真就跑没影了,这就是神明的威慑力。

“嘶!!!!”

在这时候,一声刺耳的邪龇猛然就在里屋响了起来,那种犹如指甲划过黑板的声音,听起来那叫一个难受。

我皱了皱眉头,拿起写上罗大海姓名的阴契拍了拍,嘴微微张开,说起了似咳嗽又似干呕的泐睢文。

“罗大海,你想投胎吗?”

屋子里很安静,似乎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但随着时间流逝,没两分钟里屋的温度就开始直线下降了,比开空调还给力,我都被冻了一哆嗦。

几分钟后,罗大海终于开了口。

“要他拿命来.....拿命来!!!”

恶鬼之所以不能投胎,就是因为他们心里有怨,只有帮他们平除冤屈,这才能消除他们心里的怨气,最终才能送他们上路投胎。

而我需要做的,正是如此。

“你在我身边保护我一段时间,如果有人袭击我,那么你就帮我弄他,事成之后,我帮你平冤昭雪。”我这话说得就跟诱惑人犯罪似的,但罗大海却没多想,很好的体现了恶鬼无心这句话。

其实他们也不是无心,而是单纯。

在他们看来,只要你答应了他们,他们就认定你会帮他们,如果到时候你不帮他们,恭喜你,一连串要命的乐子就来了。

“好.....拿命来.....拿命来!!!”

最后三个字直接是被罗大海吼出来的,那种嘶哑的怒吼声很是让人难忘。

我相信,无论是谁,只要是听见了罗大海此时的声音,那么必然就能感受到怒吼声里所包含的怒气还有不甘。

“砰!!!”

没等我回过神来,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阴契上冷不丁的就出现了一个血红的掌印。

这说明罗大海已经画押了,就差我了。

“孙子,你赶紧来吧,我求你弄死我。”我心中笑着,想起那一封目中无人的威胁信,我心底的怒火就一个劲的往上涌。

没再多想,我把拇指放进了瓷碗里沾了一些朱砂,规规整整的在阴契上按了个红指印。

“咻!!!!”

喜哨声响,大功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