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四十章 棺破,起尸

姓易的2018-12-08 11:20:0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事后我曾经想过这事。

    那小年轻给钅跆的符纸,还有他扔给黑子的木人,这之间肯定有什么联系,最终他向我们开的那一枪恐怕就是决定性的动作了。

    开枪的结果,要么是杀人,要么是伤人,或许这些结果就是那年轻人想要的,至于他究竟是想干什么,我还真不清楚。

    “这孙子是狗皮膏药啊”我拼命往下划拉着手,黑子紧随其后的跟着我,动作不停的加快,生怕后面的孙子会黑他一枪。

    其实那时候也算我们心细,想的东西比较多。

    普通人知道这事后肯定会想,你们两个傻逼啊?在水下二打一,那孙子是你们的对手吗?显然不是啊!有枪有个屁用?不知道水下面阻力大啊?

    可转个弯想想,如果那畜生的身手跟海东青他们一样,那么我跟黑子还不得被他活活掐死?

    不得不说一件出乎意料的事,在此时此刻,我跟黑子的默契空前的高,稍微拉进点距离之后,我们便近距离的用眼神交流了起来。

    “易哥,咱们现在咋整?!”

    “看我眼色行事。”

    “水里有点浑啊,一会我看不清怎么办?!”

    “拖住后面的那孙子,剩下的交给我。”

    “不一定能拖住啊”

    “拖不住咱们就是个死,你想清楚。”

    交流到这里,黑子缓缓放慢了游动的速度,回头一看,见那小年轻还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我们,他也咬了咬牙,将身子挡在了我跟那年轻人的中间,不停的回头看着,生怕受到突然袭击。

    现在我们之间的距离很和谐,我身后两米处就是黑子,黑子身后三四米的地方就是那小年轻,按照小说里的剧情走向,一般出了事都是黑子先扛着,用肉盾的身份保护我这个即将要放大招的魔法师。

    各位都明白,在水下让我放大招是肯定不可能的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敲山震虎。

    水底距离水面可不算近,在水面上压根就看不见水底,哪怕你跳进了水池里不往下游一段距离那也是看不见底部情况的。

    就因为如此,后面那小年轻一点都没压力,乐呵呵的跟着我们游着。

    但等我们往下游了一段距离后,见到了底部的那一副玉棺材,小年轻的脸都白了。

    “这是怎么回事前面我下来的时候它都没这么兴奋啊”我见那副玉棺材的棺材盖不断的抖动着,里面盯着我们的那双眼睛,除去恨意之外,仿佛又多了些奇怪的东西。

    就像是动物看见了食物的眼神那种眼神真的让人心惊胆颤到了极点

    “咚。”

    “咚。”

    “咚,咚,咚。”

    耳膜似乎开始不由自主的震动了,我们三个阵营不同的人,都很有默契的停了下来,不停的用脚跟手轻轻拨动着,以让身子在原处保持平衡,不会上浮也不会下潜。

    棺材盖子每震动一下,我们耳膜就会猛震一下,那种闷响无法形容,就感觉闷得你心脏都开始紧缩了一样,是种类似于心慌发闷的感觉。

    不知道各位看过林正英的电影没?

    记得在某一部电影中,就有僵尸撑起棺材的场景,那一幕就跟我们现在所见的很像。

    约莫一两秒的样子,里面的那双眼睛就会猛然睁大,血丝夹杂着死气在眼中蔓延,然后棺材盖子就会晃晃悠悠的往上撑起不到一厘米的样儿,准确的说看起来就跟条缝没两样。

    在手电的灯光下,水底的一切看起来无比清楚,包括

    我草?!这他吗是怎么回事?!

    “不行敲山震虎也得分时候这山一敲恐怕我就得挺尸挺在这儿了”我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心跳快得不行。

    本想着潜到了水底就去靠近玉棺,然后装出一副“老子要掀棺材盖”的样子,把那年轻的畜生吓跑,顺便在下面找找有没有别的出口。

    如果有,那么就算我运气好,如果没有,那么估计今天就死定了。

    奉天府的那地方有两条道。

    怀庆府的日军基地里面只有一条道,摆明了就是谁进谁死,但那小日本可都是畜生,咱们左仙公可没那么绝,嗯应该没那么绝吧?!

    咱中国文化传统就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就如奉天府的大清重地一般,起码得有两条道让我一进一出不是?!

    “难道是我们的阳气刺激到这玩意儿了?!它就跟狗见了肉一样?!”我往下扫了一眼,见围着九龙棺摆放的龙九子玉雕也在震颤,我眼泪都快出来了。

    玉雕每跟着棺材盖的节奏震颤一次,表面便会多出几条显眼的裂痕,随着裂痕的增多,那棺材盖子被撑起的高度也就越来越夸张,直至最后,棺材盖跟棺材的缝隙都到了三个指头并起来那么宽,要是再这样下去不行我得跑

    就在我下定主意要转身往上游的时候,抬头一看,我心里顿时就骂翻了天。

    那小年轻在我们发愣的时候就已经跑了!

    “咚!!咚!!咚!!!”

    闷响还在继续,声音越发的大,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

    黑子受伤了,虽血暂时被止住,可他还是用不上力,这点是他的致命伤。

    我在水下放不了招数,纯属打酱油的。

    上去了指不定一露头就得被一枪崩死,就在这里呆着说不准一会就得被尸首给活吞了。

    忽然,黑子拉了我一下,眼睛发亮的指着下面的某个地方。

    我没多想,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就看了过去。

    见到那地方的时候我不禁心中一跳。

    “那是地道?”

    在囚牛玉雕的里侧,水底的沙地上隐隐约约有着一个黑色的轮廓,就如一个地洞一般,洞口极其的不规则,很隐蔽,如果不是用手电照着仔细看,恐怕我都看不出玉雕下面还有个这东西。

    “咚!!咚!!!咚!!!”

    黑子焦急的看着我,在等我做出决定。

    “拼一拼”我咬了咬牙,壮着胆子往下继续游去,眼睛不敢往玉棺材透明的地方看,只能不停安慰着自己没事的咬着牙下潜。

    黑子在后面跟着我,不时还回头往上方扫一眼。

    每一尊玉雕的大小就如普通一岁左右孩子的大小差不多,半米多高,长宽应该是差不多的,有一米的样子,我估摸着它们的重量应该不轻,想要把玉雕搬开走地道,这不是容易的事儿。

    我先是一把扣住了玉雕边缘凸出的部分,稳住身子,用脚踩在了沙地上,随即黑子也与我一般,扣住石雕,站稳了身。

    在水下用力和在岸上用力可不一样,最直接的证据,就是任由我跟黑子再怎么用力,那玉雕还是不动分毫。

    棺材盖子还在震动,幅度越来越大,估计离里面的尸首破棺而出的时候不远了。

    “给我让开啊!!!”我太阳穴一突一突的跳动着,青筋自手腕处渐渐显出,胳膊都感觉粗了一圈,挺疼的,估计是肌肉拉伤了。

    黑子也是如此,但他的眼神却有点恍惚了,搬玉雕的力度也没我这么大。

    也不怪他,主要他是被崩了一枪,外加我们在水下的时间也不短了,缺氧加伤势这二合一的黄金组合正在折磨他,能给我搭把手一起使劲搬玉雕,已经算是超水平发挥了,虽然力气小了点,但聊胜于无。

    “咚!咚!咚!”

    棺材盖子的抖动频率加快了,这不是个好现象。

    “起来啊!!!我草!!!”我眼神不由的散乱了起来,手上的力度也变小了不少。

    就在我手上渐渐失去力气的时候,一声轰然闷响,彻底让我绝望了。

    在那一声闷响传出的时候,我跟黑子都清楚的看见玉棺材的盖子被一双枯瘦的手给掀飞了

    见此情景,我们急忙往后退了几步,但速度却比不上棺材盖子被掀飞的速度。

    棺材盖子是直接冲我们飞来的,带着冲击余波,直接把我跟黑子撞飞了出去,如果这不是水下阻力大,外带我们跟棺材还有一段距离,刚才这一棺材直接就能把我们给撞死。

    “完了”我目光呆滞的看着在棺材中缓缓坐起的老人,心里只有这两个字。

    没错,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