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八章 添把火

姓易的2018-12-08 11:20:0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这群混球都不想我跟黑子有动作,准确的说,他们是不想放我们出去。

    按照小佛爷的尿性来看,赶尽杀绝,杀人灭口,这是出来混必备的素质,也是他们的业界良心。

    我估计这群孙子一会就得把我跟黑子灭了,这不是开玩笑,毕竟看他们的样子就不是跟小佛一路人。

    如果是一路人,那王八蛋还敢动手揍我?!开玩笑呢!?

    “易哥你没事吧?!”黑子急步走了过来,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本以为他会暴起发难,或是用语言谴责一下“你们怎么能动手呢我们是自己人啊!!”这样。

    事实告诉我,这孙子很识时务,起码比我有眼力见。

    “都是自己人,别闹了别闹了。”黑子将我扶了起来,帮我拍了拍衣服。

    “对,都是自己人。”我笑了笑,没再说话,默不作声的擦着脸上的血,想到了一些原本我不会想到的东西。

    让他们拖住钅酰我直接跑路,等他们打得半死不活的时候我再来捡便宜。

    又能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又能解气,还能搞定小佛爷,一举三得诶。

    现在他们人多,而且都围着我们,想要跟黑子商讨一下对策那显然不可能,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帮黑子祈祷平安,希望这傻逼能跟上我的计划。

    “要不我去帮三掌柜一把?”我笑着说道,把腰间的喜神锣解了下来,又将背包外侧的贡香取出,试探着问:“三掌柜如果出了事,恐怕头儿得弄死我。”

    “你们是哪门的人?”一个年纪跟我差不多的男人问我,脸上有着怀疑。

    “七掌柜佛爷门下,都是一个当铺的伙计。”黑子说道。

    在他说这话之前,我估计那群人只是想弄死我们。

    在他说这话之后,我估计那群人已经铁了心要弄死我们了。

    小佛爷是什么人物?他的肚量可不大,要是知道了今天“我这小弟”被抽了一巴掌还被砸了一枪托,在场的人谁能安稳的把这事善了了?

    “哦,小佛爷门下的。”那年轻人点点头,转身跟周围人说了些什么,便又扭过头看着我:“刚才的事儿可真是误会了,我们还以为你们是冒充咱当铺人的,毕竟最近行里人来争东西的多,误会了,不好意思啊哥们。”

    我摇了摇头,笑道:“没事。”

    这年头的人吹牛逼脸都不红一下,真他吗是臭不要脸了。

    你说是误会你脸上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我怎么觉得你们的表情更像是一会要杀了我们祭天呢?!

    “要不我去帮掌柜的一把?”我试探着问。

    那年轻人笑道:“行啊,你别跟着瞎添乱就行。”

    “不会。”我说道,随即又摆出了一脸傻逼的怂样儿,笑呵呵的问:“哥几个,你们也是被掌柜的叫来的?佛爷咋没跟我们说还有援兵呢?”

    年轻人皱了皱眉头,没回答我。

    “要不是你们及时来了,估计我跟我兄弟就得搭在这儿了。”我装作一脸后怕的说道。

    那人以为我是傻逼,听我这么一说,他立马就笑了。

    “都是当铺里的伙计,互相帮忙,应该的。”那人笑了笑。

    之所以他会笑,恐怕就是觉得我傻逼,知道的东西不多,随便忽悠我两句就能让我上去当炮灰,一会再趁机解决我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时我的确是这么想的,事后的一切也告诉我,他们可能也是要这么做的,只不过

    “你真的懂行吧?”

    “必然啊,这种紧要关头我敢骗你们?”我转头扫了一眼战团,见北边儿仙正被逼得步步紧退,我暗暗松了口气,心说这可是天时地利与人和都齐全了,就差一会行动了。

    闻言,年轻人往旁边站了一步,给我让开了路。

    场中的战况难分难舍,基本上我可以推测出接下来的一切。

    如果我不去帮那三掌柜那孙子,不出十分钟,他就得被三个钅趸钏毫耍虽然钅醣炔簧弦觚之孽,可好歹也是三种至阴之孽中的人物不是?

    更何况猛虎架不住群狼,要是阴之孽碰见这三个活祖宗,估计都得费好一番力气才能干掉这几个钅酢

    畜生冲身肯定是有副作用的,这点毋庸置疑,毕竟想得到什么,就得用相等的价值去换取。

    看见北边儿仙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脑门上的冷汗越来越多,我便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他肯定是没有尽全力的,之所以会这么狼狈,就是因为一开始没料准这几个冤孽的实力。

    结果人小宇宙爆发了,咱们可敬的三掌柜就傻逼了。

    为什么他没尽全力?这点我能想到。

    他借用的是畜生的力量,跟某些邪门歪道的养鬼人有些许相同的地方,人的身子毕竟是属阳的,魂魄属阴,人魂冲身都会给本体带来不适,更别说畜生的魂魄了。

    如果他使了全力,下场也绝不好看,起码得付出点代价不是?

    “澎!!!”

    北边儿仙再一次被钅踝卜闪顺鋈ィ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这时候我终于发现了一件本该发现的事。

    在场的人都没有动作,连北边儿仙带来的人也一样,没有一个出声要去帮三掌柜的,就这么拿着枪看着,说好听点是有自知之明准备伺机而动,说不好听的,这群孙子就是在看戏。

    “黑子说了其中有一个能认出是财神爷的人难道这群人都是财神爷的?”我冷不丁的想到了这一点。

    对,应该是这样,否则他们也不会就这么站着,连点担心的表情都难得露出一点。

    “你还不去?”那年轻人忽然问了句,满脸的怀疑,似乎是觉得我有点不对劲。

    “我现在就去,哥几个帮忙看着风,要是有冤孽过来打岔,记住提醒我一声。”我笑道:“摆阵是我的强项,应该能帮三掌柜搞定这些冤孽。”

    年轻人皱了皱眉:“摆阵?本事够厉害的,你学的是哪门的?”

    “湘西一脉的东西。”我随口敷衍道。

    “穷山辟野传下来的东西?能管用吗?”年轻人自言自语似的念叨着:“我记得那边没什么厉害的东西啊,除了那一家”

    “哟,您也懂行啊?”

    听见我的话,年轻人脸色一整,摇摇头。

    “不懂。”

    我稍微想了想,也许是情况紧急的缘故,我脑子反而冷静了下来,想到了许多平常都想不到的地方。

    他说不懂,那肯定就是懂,但为什么懂却说不懂,恐怕就跟北边儿仙有关了。

    这孙子如果说懂的话,北边儿仙肯定得炸毛,你他吗懂还不上来帮忙?!看戏呢?!

    这孙子如果说不懂的话,北边儿仙就无话可说了,最多就只能说这群孙子胆儿太小,毕竟这小年轻能给一个充分的理由。

    “我们上去了只会添乱,怕拖累您。”

    多和谐的借口,就这一点,足以说明他们跟北边儿仙不是一条心的了,至于北边儿仙为什么会跟财神爷的人一起过来,恐怕

    这点我猜不到,得师爷那种人物慢慢去想,我还是当自己的二逼青年好了。

    “黑子诶,你先等着,哥去搞定那些东西。”我咧着嘴笑了笑。

    黑子愣了愣,没说话。

    话音一落,我便悄无声息的往石壁旁走了几步,深吸了一口气,微微佝着身子,小步贴着墙疾跑了起来。

    现在场里不够乱,我得再添一把火,起码得把这群孙子弄得暂时无法分出心来整我,要不然我真觉得不安全,总有种会被弄死的感觉。

    “现在的钅豕焕骱α税桑康茸牛老子给你加把火。”我在心里暗暗笑着。

    水池边上还有我摆了一圈的贡香,虽然贡香已经烧尽,但只要香尾不断,便还能阻隔阴眼跟钅醯牧系半小时左右。

    “吼!!!”钅跛缓鹱牛没有将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全都在围着三掌柜打转,似乎是想群起而攻之一举干掉这敲鼓唱戏的孙子。

    “真麻烦”北边儿仙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简直就跟吃了屎似的,一副要死要死的样子。

    他最大的依仗就是请仙儿,无论是请仙儿还是弄别的术法,基本上都得唱词敲鼓,这就跟易家某些术法不谋而合了。

    现在他的状况就是正宗的反面教材。

    《别装逼装到了陷入重围的时候再想着出大招要是真这样你他吗就死定了》

    “得给你添把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