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五章 龙九子,九龙棺

姓易的2018-12-08 11:19:5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如果在事前,有人告诉我,在一具千年前的棺材中,躺着的是一个活人,或许我会认为他是在吹牛逼,可现在我却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那种眼神真的不是活人不对,简直就不是人类该有的眼神,那种恨意,我无法用言语描述出来。

    或许有的人在失去一切之后,会对让自己失去一切的“主凶”产生恨意,那种恨意恐怕就跟这具“活人”眼里的恨意相仿,只不过万万是赶不上的。

    简单来说,看见那人的眼神,我完全动不了,这并不是什么法术,更不是什么玄之又玄的东西

    那眼神真的让我害怕,害怕得动弹不得。

    我感觉只要随便动弹一下,下一秒就会死在这水池里。

    “活人不对是尸首”我表情僵硬的看着那具玉棺,因为没有动作的缘故,身子不由自主的开始上浮,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都已经跟那玉棺拉开一段距离了。

    那玩意儿应该不是“死”的,是“活”的,就目前而言,它的实力恐怕比外面的那几个钅趸估靼〔欢裕恐怕比起当初的阴之孽都要厉害了太多。

    起码阴之孽的眼神没有太多情感,而这只尸首,它的眼神足以让人惊骇欲绝。

    忽然,我在用手电灯光往下面晃的时候,不经意间就看见了凸刻在玉棺中间的三个大字。

    九龙棺。

    “那他吗不是P粒bi第四声,xi第四声)吗?!”我冷不丁的想起了龙生九子这个说法,仔细一打量下面围着玉棺摆放的九个玉雕,在看见某个外形略微熟悉的玉雕时,只感觉顿时间豁然开朗。

    相传,龙王共有九个样貌不同本事不同的儿子。

    老大名为囚牛,外貌为有鳞角的黄色小龙,喜好音乐,常蹲伏于琴头,古代胡琴的琴头雕刻的龙头便是囚牛。

    老二名为睚眦(ya第二声,zi第四声),豹头龙身,性格暴戾,嗜杀好斗,睚眦怒目而视的形象常常被古人雕刻在武器上,古人希望能以此增加威力。

    老三名为嘲风,是走兽的形态,与龙相差甚远,似狮似虎似狼,性格好险,又好张望,它的雕像常被人放在屋顶角落,具有震慑妖魔的含义。

    老四名为蒲(pu第二声)牢,似狼似龙,它貌似是龙九子里胆儿最小的一个,受到鲸鱼的攻击便会吓得大叫,声音之大,犹如雷鸣。

    老五名为狻猊(suan第一声,ni第二声),形态如狮,喜烟好坐,能吞云吐雾,降服邪祟。

    老六名为P粒就是我刚第一眼就看明白的那个玉雕,形态极其好认,如龟,背上长年累月驮有石碑,又名霸下。

    老七名为狴犴(bi第四声,an第四声),形如虎,性格急公好义,仗义执言,就因为它能明辨是非,秉公而办,所以古代的大多衙门里都有着它的画像或是雕刻花纹。

    老八名为负粒xi第四声),形态就如普通的龙,喜好斯文,在古代石雕遗迹中,它常常盘绕在石碑的顶端,与P脸33伤成对的出现。

    老九名为螭(chi第一声)吻,龙头鱼身,喜好吞物,古代常将它作为避灾灭火的象征。

    之所以我会说这些,那就是因为我一边打量九龙棺的同时,一边就在数。

    九个龙子一个不差,尽数都被人摆放在了玉棺旁,似乎这是一个阵局

    每一个玉雕的下方都有一条显眼的沟壑,就如一条条被人挖掘出的微型河道一般,尽数都流向了玉棺的底部。

    只不过普通河道里流的都是水,而这些沟壑里流动的则是并不溶于水的金色液体,看样子就像是金子液化出来的东西,可那颜色却又有点发暗,一时间我还真摸不清是个什么东西。

    “咚。”

    就在这时,一声极其细微的闷响传入了我的耳朵里,当时我还纳闷呢,这声音是从哪儿钻出来的,可当我循着声音慢慢看过去的时候,脊梁骨都开始发凉了。

    玉棺材里的尸首正在用头撞击棺盖,不知是我靠它太近刺激到它了,还是它脾气上来了,一个劲的用头撞着棺材盖子,双眼寡毒的盯着我,有种择人而噬的感觉。

    “撤这他妈必须要撤”我身子一僵,一种危险莫名的感觉猛然就从我心底窜了出来,没等那尸首再撞棺盖,我已经有了动作,头也不回的往上游着,生怕那活祖宗跳出来弄死我。

    人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

    我还没享受够这花花世界,这两种死法我可都不想遇见,活着总是好的。

    现在先出去试试能不能把三个钅踔解了,如果能,那么今天的事儿就了了,如果不能,那么就只能再去想别的办法。

    可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唯一的办法,貌似就只有去跟钅跬嬷解游戏,而不是继续在水池里寻找局眼。

    有这么一个随时会蹦出来弄死我的活祖宗在这儿,我能随便在下面闹腾?

    “吗的老子用蚨匕把你们切成一块一块的,看你们一会还有什么本事”我狠狠的想着,当然,这仅限于是想。

    钅醯谋臼驴刹皇俏夷芩姹愣愿兜模哪怕是它们现在的动作慢了,可谁能保证它们没点牛逼隐秘的绝招呢?

    如果趁我不备一招把我KO了,那我得多憋屈?

    小心谨慎,这才是上策,先跟黑子联手搞定一个钅酰再慢慢弄其他两个。

    一边这么想着,我缓缓游上了水面。

    在看见黑子他此时此刻的状况时,我才明白一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易哥!!快!!我要跑不动了!!!”黑子气若游丝的喊着,踉踉跄跄的沿着石室的边缘不停奔跑,他身后的三个钅跽在不紧不慢的追着他,动作并不快,但却一直都保持着这速度。

    在黑子体力渐渐耗尽的时候,这三个钅蹙涂始慢慢跟他拉进距离了,我出水面的同时,钅醺黑子的距离不过五米,这是一个要命的距离。

    “往我这儿跑!!快点!!”我对黑子大喊着,随即窜出了水池,稳稳的站在的石台的边上。

    听见我这么说,黑子忍不住松了口气。

    毕竟一个人吸引敌军火力还是很要命的事儿,能多一个人帮他分担,他自然就能轻松许多。

    下一刻,黑子猛的用脚蹬了一下石壁,身形猛然扭转,直直就对我冲了过来。

    “你跟它肉搏,控制住它,然后我弄死它。”我跃跃欲试的拿着蚨匕说道。

    黑子差点就流泪了,真的,我都能看见他通红眼眶中的湿润。

    “哥你别逗我,这是三个祖宗啊,我困住一个,剩下两个还不把咱们给撕了?!”黑子跳到了石台上,一把拽着我继续往往外跑,等我们踩着石梯跑出了几米,他这才认真的问我:“到底有办法没?!”

    “办法也不是没有,但不靠谱啊。”我皱了皱眉头。

    下去把阴眼给办了,那么我有危险。

    在这里跟钅跗疵,那么黑子跟我都有危险。

    与其面对下面的尸首,我宁愿跟钅跗疵,这不是开玩笑。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石室里再度出现了异变。

    这忽然出现的状况让我跟黑子都措手不及,甚至连想都没想到会有这状况的出现。

    石室有三个聚集有水的地方。

    第一个,就是我们进来的洞口,那下面是地下河的水,洞口看起来就跟水坑没什么两样,水是满上来的。

    第二个,就是泉眼。

    第三个,就是水池。

    出现状况的地方是第一个,也就是我们进来的入口处,那里

    伴随着哗的一声水响,水坑里忽然冒出了一个人头,那人刚出水的时候没睁开眼睛,等他擦了擦眼睛似乎才恢复视线,然后看见了正在狂奔中的我还有黑子。

    “那是财神爷的人!!”黑子忽然低呼道。

    然后。

    “砰!!”

    子弹擦着我太阳穴过去了,这一枪没打中我,但那种子弹划过肌肤的感觉比被打了一枪还恐怖,真的。

    看着那人手里正在冒青烟的手枪,我明白了一件事。

    这人想干掉我们。

    “草你吗的开枪?!!!”黑子还没回过神来,等他反应过来,第一个动作就是把手里的散弹枪抬起,对准了那个人的脑袋。

    大吼声响起的同时,枪也响了。

    “砰!!!”

    这一枪没打空,正中黑子的胳膊,血霎时就流了出来。

    在黑子的胳膊上,出现了一个比硬币还大一圈的血窟窿,看起来极为骇人。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活人中枪,原来现实中枪的场景远比电影里恐怖了太多。

    “跑!!!”我死死的拽住了黑子,冲向了石台。

    ****************************************************

    大家记住投投票哈~~~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