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四章 棺中人

姓易的2018-12-08 11:19:5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钅趸岣芯醯教弁绰穑

    说不准。

    但我感觉吧,它们就算感觉不到疼痛,也能感受到是哪个孙子先出的手。

    喜神降魔图对于普通冤孽来说作用很大,但对于这些活祖宗来说就跟春宫图一样,顶破天也就能刺激刺激它,甚至有可能连刺激都刺激不了,这不是在开玩笑。

    事实告诉我这群钅醯男男远技崛缗褪,无论我这“春宫图”再怎么诱惑它们,这群孙子连看都不带看我一眼的,一个个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往黑子所在的方向冲,看样子都恨不得把黑子碎尸万段以消心头之恨。

    “就是这个节奏,只要没钅豕来弄我,这次的事就容易搞定了。”我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之所以这次我没那么紧张,胆量被提升了,那是其一。

    其二就是老爷子曾给我说过,如何暂时压制住阴眼(聚阴之地跟阴之地的统称),啊不对,也不能这么说。

    如果我能随便压制阴之地,当初我们在河南云台山的时候,我就没必要让胖叔去解决九局了。

    只要九局能保证我镇压了一个阴之地,其他的地方不会出问题,那么必然就得被我一个个轮着镇压下来,简直就是轻松加随意。

    当然,如果我真敢这么做,估计我们现在已经挺尸了。

    九局就跟个炮仗似的,点燃一个,后面的全都得炸开,一不小心我们就得被炸去一条命或是变成一级伤残患者,这是真心话。

    与其说我要压制阴眼,还不如说是我能暂时阻隔阴眼跟钅醯牧系。

    老爷子曾说,钅跽舛西跟阴眼的关系,就像是遥控器跟遥控车的关系一样,只要把主要的东西除了,“遥控车”还能有什么能耐?

    如老爷子所说,阴眼就是遥控器,钅蹙褪且?爻担它们之间连接的信号就是无线电,如果我把这无线电给暂时阻隔断了,钅踝匀痪兔涣吮臼拢虽不敢说断了信号能直接弄死钅酰但老爷子给我保证过,最差的结果都是能让钅醵弹不得。

    “你撑住!!!”

    “易哥你快点!!!这些东西动作太快了!!!”

    黑子不愧是盗墓的手艺人,光是跑路这本事就没得说的,只见他左跳右闪,前滚后翻,硬是跟这三个钅踔苄了起来。

    仔细一看,他的动作似乎比当初的海东青还要敏捷几分,这一点就是钅醯墓劳了。

    人的潜能嘛,是无限的。

    此时此刻,我已经跑到了石台前三米处,就站在水边。

    “吗的这是得多深啊”我皱着眉头往水里扫了一眼,又用手电晃了晃,只见水下面的能见度不太理想,估计是光线的问题,越往下看起来越昏暗,水的上方倒是不怎么觉得,反而感觉有点清澈的意思。

    没再多想,我蹲下身将手里的贡香分开,一支香接着一支香的往地上放,隔一段距离就放上一支香,以最快的速度围着水池摆了一圈,等将这个圈摆完的时候,我手里的一把贡香刚好用完。

    转头看了看战团,见他们还在你追我跑的难分难舍,我转回了身,将腰间别着的喜神锣解了下来,重重的敲了三下。

    “锵!锵!锵!!!”

    我扯着嗓子大喊着。

    “湘西赶尸~~~~生人回避啊~~~~”

    “锵~~~”

    没错,我用的这办法就是老爷子琢磨出来的,属于易家赶尸一门中的某种秘术,本是用在尸首身上,可经过老爷子这么一改良,用在这种情况下真的是恰如其分。

    在清朝时期,易家赶尸的生意异常红火,那时候当家做主的应该是老太爷或是老太爷他爹。

    有一次接了活儿,当时的家主赶着尸首就上了山,前往目的地,可就在即将下山的时候,他带着十几具尸首无意中闯进了某处聚阴之地。

    被控住的尸首闯入了聚阴之地是个什么后果?

    反应及时或许不会出大事,反应不及时,恐怕赶尸人连命都得搭在那儿,因为被赶的尸首在碰触到极其强烈的阴气时会失去控制。

    当时我们易家的家主,属于后者,据小道消息,那老头儿闲得蛋疼就在路上喝酒,结果喝上头了迷迷糊糊的也没注意,等他反应过来,尸首都开始掐人了。

    “这个人啊,潜能就是无限的。(没错,我口头禅是从老爷子那儿学来的)”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崇拜:“咱们那个不靠谱的家主,被尸首这么一掐,立马就想到个法子,结果”

    结果喜人,不过半分钟的样子,十几具尸首又再度被那易家主控住,一切又恢复了和谐。

    老爷子似乎很崇拜那人,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还补充了几句:周围的围观群众忍不住都高呼了起来“易家牛逼”,那叫一个掌声雷动经久不衰。

    简单来说,这法术的原理就是在尸首的身上罩上一层隔离罩,让阴气无法接触到尸首,从而避免尸首炸毛。

    我现在之所以用这术法,那就是因为它的这个原理,很靠谱。

    这么说吧,现在尸首就是后面的几个活祖宗,聚阴地就是下面的阴眼,我在水面上弄一层罩子暂时隔住,那自然就能让钅跸停下去。

    当然,隔得远一些我能弄罩子出来不错,但要是隔近了,我是真没把握能控制住这法术,毕竟下面是聚阴之地还是阴之地,这个我猜不到,只能用最安全保险的距离来施展这法术。

    “一声铜锣响叮当~~喜神探头望万家~~千家户户长安稳~~只有一家泪奔丧啊~~~”

    “锵~~锵~~~”

    “人间自由人间苦~~生老病死候轮回~~亲人死于万里地~~跪求喜神送亲归啊~~~”

    “锵!锵!!锵!!!”

    忽然,锣声一变,我唱词的力度也稍微有了些变化。

    “天苍地茫,天地玄黄,大阳否乱,大阴乱纲。”

    “锵!!!”

    “滋!!滋!!!!”

    在锣声落下的同时,所有摆放好的贡香忽然颤了一下,香头猛然变亮,就如有人在用火烛点它一般,真正亮到了刺眼的程度。

    与此同时,还有一阵阵电流声在贡香附近环绕,很清晰。

    “今日求的是,喜神保佑,佑弟子马到功成平安回。”

    “锵!!锵!!锵!!!”

    “今日求的是,喜神封关,助其尸封死十关不乱归。”

    “锵!!锵!!锵!!!”

    “大阴受镇,尸首得阳!!”

    “锵!!!”

    “大阴受镇,尸首得阳啊!!!”

    我高高的喊了一句,猛然重重的敲了三下喜神锣。

    “锵!锵!锵!!!”

    锣声还没彻底消失,我便毫无预兆的将蚨匕抽了出来,刀尖向下,紧握住蚨匕,使出全身力气将它插到了正中央的一支香前。

    随即,一声嘶鸣猛的响了起来。

    “咻!!!!”

    久违的喜哨,今儿可算是又听见了。

    “黑子!!你拖住这三个孙子!!我下去一趟!!”

    我大喊了一句就抽回了蚨匕,往水里看了看,又转头扫了一眼,见那些钅醯男卸速度明显迟缓了许多,我便没再多想,深吸了一口气就一头扎进了水里。

    去有阴眼存在的地方是傻逼的行为,但目前的情况不允许我不傻逼了,只能冒险。

    石台下的水很凉,比外面的地下水都凉,刚下水的时候就差点没把我给冻抽过去。

    “应该在下面,如果这个阵眼能破那就好,破不了老子回去就撤退。”我用手电照着下方,缓缓向底部游动而去:“其实破不破控制钅醯恼笱鄣故俏匏谓,如果能找到地下河的机关就好了,吗的那群食人鱼真的搞不定啊”

    那群食人鱼绝逼是被机关或是阵局控住了,否则前面它们怎么没动手?非得等我们捅了马蜂窝才开始冲锋?

    忽然,我手电似乎照到了一个反光的东西上,等我再往下游个三米左右的样子后,浑浊的池水似乎变清澈了些许,而那躺在水底的东西,也映入了我的眼睛。

    在看见那东西的同时我只感觉头皮都炸了起来,动作也霎时间死死的僵住了。

    那是一个巨大的碧玉棺材,通体碧绿,上面皆是布满了精美的花纹还有咒词,棺材旁围着摆放了九个异兽玉雕,一时间我还真想不起来这九个异兽的来历,只感觉眼熟。

    水底是白沙铺盖而成的,面积并不大,与普通水池相仿,就跟我们在石室中看见的水池面积一样大,下面的面积并没有超出入口的面积。

    玉棺材就摆放在正中间,九个异兽玉雕就围着这棺材摆了一圈,很显眼。

    棺材盖子的上方是近似于透明的,很像是水晶弄出来的,但颜色却又有点不对。

    不管颜色对还是不对,我都能清楚的看见棺材里的场景。

    躺在里面的人,正张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满目尽是滔天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