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一章 六恨

姓易的2018-12-08 11:19:5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黑子钻入上方的洞穴后,只见一只手猛然从洞穴中伸了下来,一把拽住了我,死死的往上拖去。

    就这么一下子突然袭击,我呛着了。

    喘着气都感觉肺是疼的,如果再严重点,我觉得我能被呛死在这儿,没开玩笑。

    被拉出水后,我压根就没有往四周看,埋着头趴在地上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不停的用手擦着眼睛,只感觉肺都要咳出来了。

    黑子这傻逼不是一般的傻逼,吗的出手咋就没点征兆呢?!就傻逼呼呼的急着把我给往上拽,能不能慢点了?!

    “黑子你他吗就不能动作慢点!?”我骂骂咧咧的抬起头,将手电往四周晃了晃,下一秒我就自动把手电关了,因为我发现这地方压根就不用照明设备。

    真的,这地方,灯火通明!

    “长明灯”黑子抬手指了指两侧石壁顶端的油灯,说话都有点哆嗦:“这里的空气是流通的这才是真正的长明灯”

    我们所处的地方是一个密室,一个足以让我终生难忘的密室。

    与当初奉天府的地下遗迹相比,这里没有那么多的珠光宝气,面积也不算小,约莫有半个足球场的样子,呈规则的长方形。

    石室的两侧石壁顶端,都有一排正在摇曳燃烧的油灯,光线虽然有点昏暗,但绝对足够让我们观察这石室的布局了。

    石壁,地板,天花板,都是灰扑扑的一片,完全看不出任何雕文刻画,可以说是简洁到了极点。

    在距离我们十米开外的地方,有着一个脸盆大小的泉眼,水流被人工开凿的沟壑引到最前方汇聚,也就是汇聚在石室的最深处,形成一个足有篮球场大小的池子。

    池子的最中央有一个石台,不过三四平方米的样子,上面坐着一具身着灰袍的白骨,打远处这么一看,异常显眼。

    白骨的一只手放在地上,似乎是在按住上面的东西,而另外一只手则高高抬起,手里也似是拿着什么东西,白骨的头高扬着,似是在用空洞的眼眶看着天花板,姿势有种莫名其妙的怪异。

    如果我没猜错,那么坐在这里的白骨,就是当初的左仙公,左慈

    “能够持续燃烧的长明灯这要是卖出去可值大钱了!!”黑子激动难耐的就要往墙边走,但还没等他往外迈步子,立马就被我给拽住了。

    “你他吗找死呢?!先看看情况再说!!”

    长明灯,这词儿我也听老爷子说过,在他给我说的故事里,这词儿代表的是两种灯。

    第一种长明灯,就是普通老百姓家里或是寺庙道观里摆放的长明灯,用来进行祈福或驱除邪祟,这种灯必须有人持续不断的添加灯油才能保持燃烧,这点便是它与第二种长明灯最大的区别。

    第二种长明灯,常见于古代遗迹之中,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大多都有关于长明灯现世的记载。

    曾经的一个汉代古墓里就出现过长明灯,在考古学家进入古墓的时候,那灯还在持续不断的燃烧着,可等空气流通一段时间后,这灯便不由自主的熄灭了,仿佛是违背了科学常识,不能与氧气发生接触一般。

    (注释:大多的物体燃烧必须有氧,这是常识,没氧气那可就燃烧不起来,当然,镁和二氧化碳的反应除外,那跟油灯的区别点可大了去了。)

    保护长明灯千年不灭的原理是什么?

    燃烧所用的燃料是什么?

    这一切貌似到了现在都还没有答案,因为不少人从古墓里带出来的长明灯里面都是空的,灯盏里空无一物,完全没有任何燃料。

    “这里空气是流通的,这些灯竟然还在燃烧”我皱了皱眉头,心说这些长明灯可跟我听说的那些不太一样,在空气流通的环境里竟然能燃烧这么久,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不对,这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事。

    “这附近好像没危险,咱们贴着墙过去,小心点脚下就行。”黑子自信的说:“刚我检查了一下,墙壁上都没机关留下的痕迹,很安全,您就放心跟着走就行。”

    一边说着,黑子一边就要往右侧石壁走,我那时候还处于思索状态中压根就没回过神来,这一下子就没拉住他。

    正当我要出声喊住他的时候,黑子自己把脚停下了。

    “易哥,这是什么?”

    “啥玩意儿?”

    “咱们前面的线。”黑子疑惑的问我,抬手指向前方的地板,我顺势就看了过去。

    就在我们前方不远处,地板上有着一条弯弯的黑线,似乎是用某些颜料画出来的,颜色不深不浅,如果不仔细看恐怕还真看不见。

    线条是一个很规则的半圆形,弧度规整,线条的两头就分别在我们左右方的地板上,就如在地上画了一个半圆一般,我们便在这个半圆的圈里。

    这条线吧,给我的感觉就是警戒线,出去了就得死,当时我真是这么认为的。

    “你别急着过去,先看看,这地方有点不对劲”

    “没事,我去打头阵,您帮我注意四周情况就行。”黑子打断了我的话,丝毫没顾忌,大踏步的就往前走去,没等我拽住他这孙子就出了黑色的圈,站在了线条的外面。

    我动作一僵,顿时就把警惕性提了起来,不停扫视着石室中的情况,生怕出现一些能够要我们命的异变。

    见我反应这么大,黑子也有点虚了,眼珠子也不停转动着,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

    几十秒过去了。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没事嘿。”黑子激动的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胳膊:“都好着呢!哈哈哈!!”

    “不对啊,难道”我皱着眉头思索着,忽然想到了一些东西。

    按理来说,道家的羽化之地应该跟普通的古墓有所区别,古墓里有保护墓主的东西,道家羽化之地恐怕就不一定有,古墓里有杀招,道家的

    “如果没杀招,那么老佛爷他们是在怕些什么东西?”我眉头皱得更紧了。

    “易哥咱们赶紧的吧,把这儿扫干净就出去给佛爷复命。”黑子哈哈大笑着,没给我出声的机会,这孙子几步就顺着流水潺潺的沟渠,踩着水池中的几块方石,跑到了那具白骨身前的不远处。

    说真的,他不去当短跑健将,真他吗屈才了。

    “黑子你就不能小心点是不是?!”我没好气的跟了上去,心说这孙子离我的距离可不算近,要是真有突发情况,我保不住他那就难办了。

    其实他是死是活我也不在意,最主要的,这傻逼是小佛爷的人,死了我不好交代。

    当然,我的滥好人之心是不是蠢蠢欲动了,这说不准。

    “易哥!快过来看!这里有字!”

    “啥玩意儿?”我快步跑了过去。

    等我跑到黑子身后的时候,他忽然就往旁边移了一步,给我让出了位置,不停用手指着地面示意让我仔细看看。

    “好像是利器刻出来的”我蹲下身子,用手轻轻将地面的灰尘抚开,那时候我心里还在琢磨,要是在奉天府里跟日军遗迹里出现的那个人又在这儿出现了,那么可就逗乐了。

    当我仔细的看了看地板上的刻字后,暗暗松了口气,这不是那个人写的。

    可在我往下看了几行字后,我只感觉脑袋轰的一下炸开了,真正的达到了一头雾水的效果。

    “慈修道百载,只留六恨于心。”

    “苍天无眼,大道无情,其恨一也。”

    “仙道难寻,不见长生,其恨二也。”

    “人心莫测,人情反复,其恨三也。”

    “不量自力,徒增笑耳,其恨四也。”

    “求长生,天地不容,其恨五也。”

    (“求”同“强求”)

    “光阴不返,悔之晚矣,其恨六也。”

    “天地不仁,道何存焉?”

    “驱邪镇孽,救人于世,焉知大道无情也,身殂之日,悔之晚矣,修道百载,只得永不超生哉,呜呼!此恨难言焉!慈唯死而已也!”

    从“慈唯死而已也”这句话就能看出刻字的人是谁,按照这些刻字来看

    难道左仙公左慈最后的下场就是永不超生?他到底干了些什么东西?!

    再一联想葛玄所说的那些,再结合这些刻字,我有了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或许这一切都跟所谓的长生不死有关系,有直接的关系

    ***************************************************************

    为啥每卷靠后的位置都让我写得这么蛋疼呢,好难写好难写好难写,想死。

    明天后天更新还是老规矩哈,一天一更,撤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