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九章: 绝书

姓易的2018-12-08 10:36:3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最近我挺倒霉的,除了赚点外快,貌似就没什么好事了。

被周岩拉去接了两个活儿,第一个,把罗大海收了,第二个,被鬼弄得半死不活,双手差点成冰棍,但好歹还是挺过来了。

不是都说雨过天晴吗?这雷阵雨也过了,怎么也得给我晴两天吧?

至于我忙完的第二天,麻烦就给我找上门来了?

在市局的办公室里,张立国跟周岩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看着桌上的信封他们也是百般摸不着头脑。

“警察叔叔可得保护我,我感觉有人要跟我玩儿阴的。”我摊了摊手,语气很无奈。

罗大海的死我一直都以为是偶然,但现在我却觉得这是人为,而且是行里人动的手。

如果不是行里人,如果不是凶手,那么他怎么会知道罗大海的魂魄在我手里?

特别是那句“要不然下个就是你”,这话不明摆着是威胁我吗?

“杀人凶手还敢这么嚣张?!”张立国脸都是青的,气得一个劲骂着街:“要是让老子逮住他,一枪崩了这狗日的。”

“别啊,随便杀嫌疑人是犯法的。”周岩插了句嘴,但被张立国一个眼神瞪了回去,乖乖的坐着不敢再吱声。

我挠了挠头:“你们帮忙查查呗,看看是谁把信封扔我店门口的。”

“行,这是小问题。”张立国点头答应,皱了皱眉头,试探着问了问我:“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案子是行里人动的手,那么你能帮帮忙吗?”

“帮。”我毫不犹豫的点头,补充道:“而且不收钱朱仙最新章节。”

这下子可把张立国他们吓住了,不敢相信的用眼睛扫视着我,估计是在琢磨,姓易的是吃错药了还是没睡醒,铁公鸡死要钱的性子改了?!

周岩哆哆嗦嗦的坐在了我身边,低声问道:“是不是昨晚上你那鬼没收拾干净,被上身了?你真不要钱?”

“滚远点,看见你就烦。”我没好气的骂道。

据老爷子说,在西南这一片,有真本事的人屈指可数,也就那么几个。

在这种时代,假的总比真的多,我们这一行也是如此,装神弄鬼的永远比有真本事的人多。

以前,我跟老爷子在湘西的时候,不少有本事的行里人逢年过节都得上门跟老爷子喝杯酒,对于老爷子他们可是尊敬的很,这些行里人跟龙山县里的某些人一样,他们都喜欢称呼老爷子为易大喜神。

在姓氏后面加上喜神两字,这是从古至今对于赶尸人的尊称,能得到这种称呼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起码近几十年来,就只有老爷子一个能得此殊荣,由此可见在几十年前老爷子的名声有多响亮。

难道真是人走名落的缘故?

老爷子一走,我这后辈就得被这些孙子威胁?

花圈店的匾额上面就有一个喜神的图案,下面还有一个易字。

写这匾额本是为了祈福招财,希望喜神保佑让我们爷俩财路顺顺,但喜神貌似没注意到我们爷俩,说起来也怪我们倒霉,前几年真就差点穷死了,吗的。

见到这匾额,只要是西南这片的行里人,一般都认识这东西,更知道这图案代表什么。

易家,五大门。

敢跟老爷子动手的术士我是真没见过,也没听老爷子说过,但现在我估计是虎落平阳了,是人是狗都敢过来咬我两口。

大清早就扔封威胁信给我,真以为我是泥捏的?!

要是我怂了,把罗大海放了,或者是没点反应,其他行里人得怎么看我易家?

到了今时今日,我们易家就剩下我一个了,如果我再丢点脸,我估摸着老祖宗跟老爷子都能弄死我。

“他为什么要让你把罗大海给放了?”张立国忽然问了一句,我笑了笑:“估计是拿罗大海的魂魄有用,要不然他们能叫我放了罗大海?”

我点了支烟,慢吞吞的抽着,心里暗暗琢磨着怎么弄那给我摆谱的孙子。

忽然,周岩说道:“对了,差点忘记跟你说个事,罗大海的案子有进展了!”

“仔细说说。”我皱紧了眉头。

据周岩说,这几天调查下来,罗大海的行踪其实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接触的人也很正常,但有一条消息引起了张立国这老警察的注意。

这消息是罗大海大伯提供的。

据说,罗大海平常也没什么爱好,就爱摆弄摆弄古玩,或者去古玩市场逛逛,跟人唠唠嗑天后之妖瞳,为谁一世猖狂最新章节。

就在罗大海死的前两天,他去他大伯家吃了顿晚饭,聊天的时候就说,自己第二天准备去古玩市场逛逛,淘换点物件回家玩玩。

“突破点就在这里。”张立国笑呵呵的说:“罗大海第二天就去了古玩市场,买东西的时候,跟一个陌生人起了冲突,我昨天还想调查调查这个所谓的陌生人,但我发现,调查来调查去压根就没他的消息。”

警察的信息系统可是很强大的,毕竟警察的后面就是国家,国家想要调查一个人那还不容易?

可偏偏就怪了,张立国已经来来回回的调查了很多地方,但就是死活找不到那陌生人的信息,连哪怕一点消息都没有,就跟凭空消失了一样。

就是因为这点,张立国对这陌生人有了疑心,说不准这陌生人跟罗大海的案子就有关联!

罗大海死了,陌生人消失了,或许外人会觉得这没什么,毕竟那个人又不是什么名人,系统里关于他的消息也肯定没那么多。

但警察跟外人不一样,他们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疑点,或许也就是因为这样,警察才能破获那么多的案子。

“跟罗大海起冲突的是一个中年人,瘦瘦高高的,一脸络腮胡。”张立国一边给我比划着,一边说道:“据那摊主说,他们是因为一个物件起的冲突,罗大海先来,钱都掏了,但那后来的陌生人看了看那物件,二话不说就想把那物件买过去,罗大海不卖,这冲突就起来了。”

“什么物件?”我眼睛一亮,难道这案子的突破口就是这物件?

“一封书信吧,但上面的字卖家也看不懂,歪歪扭扭的跟鬼画符一样,落款人的名字也是鬼画符,能看出来的只有信纸年份,那应该是民国的东西。”张立国说道。

我沉默了一下,把烟头按进了烟灰缸里:“那书信在哪儿?”

“这儿呢。”周岩从身旁的文件夹里把一张略有折痕的信纸拿了出来:“罗大海买完这东西就去他大伯家吃饭了,东西也落在那儿了,这信是他大伯给我们的。”

我接过来看了一眼,目光霎时就定住了。

随着我往下看,眼珠子便瞪得越来越圆,等看完了这一封书信,我已经磕磕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了。

“咋了?”周岩见我满脸的惊色,好奇的问:“发现啥线索了?”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张立国,心中矛盾了一会,摇摇头:“这玩意儿不是信,上面写的东西是道家法术,招魂的,貌似都失传了。”

“这字你能看懂?”张立国问道。

我点点头:“泐睢文,要是看不懂我直接一头撞死算了。”

听见泐睢文这两个字,张立国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而周岩也明白了,泐睢文就是昨天我用来跟谢枫交流的布片上写的字,我能看懂他们并不奇怪。

“那个陌生人,十有**就是凶手,是行里人,他想要这玩意儿。”我晃了晃手里的信件,张立国猛的站了起来:“我现在去安排!必须尽快抓住这王八蛋!杀人了还能在外面逍遥法外,真以为没王法了!”

话落,张立国看向了我:“到时候如果有什么麻烦,小易,还请你帮帮忙爷很嚣张:王牌爱妃。”

“没问题,但是.....”我犹豫了一下,举起了手里的信件:“我要这个。”

闻言,张立国眼神一变,盯着我问:“你要这个干嘛?”

“你不懂,干我们这行的,就跟科学家一样,见到什么新鲜的都爱研究研究。”我耸了耸肩,也不知是为什么,就是没想把事实给他们说:“这玩意儿很珍贵,民国的法术,我想学学,而且这封信是原件,对我来说很有纪念意义,所以我想要这玩意儿。”

张立国没说话,只是盯着我,而周岩则打起了圆场。

“哎呀,就是一封信,破了案子这玩意儿就没用了,反正这案子就快破了,等破案之后,这东西就是给你的奖励呗!”周岩笑道,拉了拉张立国:“大不了让木头花钱把这玩意儿买过来,别搞这么僵啊,这可是帮咱们破案的功臣。”

“小易,你可别在意,我就是这脾气。”张立国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东西毕竟是外人的,所以刚一听你要我就有点不好办了,算是给你开个后门,这东西你拿走,但案子你得破了。”

“行,那么我先回去准备准备,你们继续调查。”我点点头站了起来。

十分钟后,我坐上了回家的出租车,抬手摸了摸上衣口袋中的信件,眼里有种莫名的意味。

信上的内容根本就不是什么法术,更不是信,而是......一封绝书.....

内容尽是用泐睢文书写,外人压根看不懂,但我勉强能看懂,这确实是民国人写的东西,而且是一个文言文半吊子的山村野夫写的,口头语多过书面语。

虽然信里没多少标点符号,可我仔细一琢磨就能翻译过来,内容加上标点符号应该是......

“袁公?荒谬!其乃袁贼!”

“窃国大盗,独夫民贼,本就短命之相,却又想得九五之命,终不免贻笑大方。谁知袁贼命不该绝,竟自道门败类山云子处得闻死复重生之秘。”

“有此术,必为逆天改命之术,天谴必在眼前。袁贼无惧天谴,竟命山云子召集术士,寻努尔哈赤假陵,求重生之术。”

“易某妻儿在袁贼之手,无奈,唯听山云子之命,于奉天府入墓。”

“破墓一行,几近全军覆没,唯易某逃出生天,重生之秘未得。”

“此墓非凡墓,纵易某精通五门之术,若想破墓寻秘,必死无葬身之地。”

“不得秘术,袁贼必大开杀戒,妻儿危也。”

“得秘术,袁贼不死,国运危也。”

“左思右想,易某唯以命搏之,杀贼救亲,势在必行。此为绝书,望后人不忘袁贼之恶,其贼,必受千秋唾骂!”

“民国四年,奉天易青山绝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