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三十章 鱼

姓易的2018-12-08 11:19:5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水道中的黑暗让人心惊胆颤,更让人有种无力的感觉。

    或许外人很难理解我当时的感受,在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水道中,你所能看见的不过就是自己面前几米处的情景,其他的地方,你一无所知。

    你不会知道藏在黑暗中的东西是什么,也不会知道有什么东西在窥探你,总而言之那种感觉真他吗糟透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二”我动作略显僵硬的往前游着,心里默数个不停,就怕一会憋不住气被水呛着。

    眼看着时间要到了,我就有了点回头的意思,可当黑子下意识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后,我还是咬着牙继续往前游了过去,能坚持多久是多久。

    黑子是小佛的人,天知道他会不会在背后给小佛说我坏话,要是他来了一句“姓易的在下面办事不尽力”。

    我草,那么我还不得被小佛打击报复?

    “那是个什么东西”

    就在我憋气憋得有点闹不住的时候,前方幽幽亮起了两个红点,就跟小型探照灯一样,约莫有小孩的拳头大小,那红色的东西很醒目,我一眼就看见了,用手电往那儿照的时候似乎还会反光。

    没等我仔细看,黑子猛的就把手里的枪对准了那两个红点,丝毫没有给我反应过来的机会,这孙子就已经开枪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水下开枪是个什么情景。

    手枪的枪口会先涌出一团白色浓稠类似于雾气的东西,然后子弹猛然穿过这团雾,直直对着目标射去。

    当然,我也是才明白,原来在水下开枪跟在地面开枪的威力比起来,天差地别。

    起码我在地面上看海东青开枪,我看不见子弹在哪儿,在水下

    吗的黑子是傻逼啊?!那玩意儿离我们少说五六米远,你这子弹两三米就停住往下落了,跟我开玩笑呢?!

    “撤退这他吗是要命的东西啊”我满脸惊恐的往后退着,不停用手扒拉着石壁,希望能借此让我游得快点,脱离那玩意儿的首要攻击范围。

    黑子这傻逼也傻逼了,见子弹没有打到预计的目标身上,二话不说转过身就跑,因为他也知道那东西不是我们能随便搞定的。

    那是一条鱼。

    嗯。

    那是一条眼珠子足有小孩拳头大小的鱼,而且还他吗是活的。

    “这是史前生物奇遇记的拍摄现场啊我草?!”我手脚并用(那时候我游泳的姿势绝逼是我这辈子最丑的时候,比狗刨还狗刨。)的游着,黑子紧随其后跟着我往外逃命,连头都不敢回。

    不知道各位见过水虎鱼吗?也叫食人鲳,俗称的食人鱼。

    我们见到的这条鱼就跟水虎鱼差不多,除开体型大了几百倍之外,其他的就基本上没有区别点了。

    “这是在逗我啊?!地下河里有食人鱼?!”我眼神里全是惊骇欲绝的意味,见到那条鱼的时候,我只感觉有了种要死要死的预感。

    吗的食人鱼都是成群结队出现的!!这玩意儿这么大,要是来了一群

    “我草啊我这嘴就是霉到了一种地步啊”

    在不经意间,我回头瞟了一眼,先是看见那条巨型食人鱼没有动弹,我松了口气,然后便眼睁睁的看见一双双血红发亮的眼睛,在我们身后的水道里亮了起来。

    我发誓,我以后办事之前肯定用符水漱漱口,这他妈也太倒霉了吧?!

    当时我们也没多想,只是一个劲的往出口游着,谁都没敢回头仔细的看,等我们从水坑下游上去浮出了水面,这才敢稍微放松一些。

    “快上来快上来!!那东西是要吃人的!!”黑子一脸煞白的爬出了水坑,伸手就将我给硬拽了出去。

    离开水坑的同时,我双腿一软就瘫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那时候我满头都是水,完全分不清是地下河的水还是被吓出来的冷汗。

    “易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别急,让我想想。”我皱紧了眉头,在安全下来之后,我并没往常该有的害怕,反而是真正的冷静了下来,脑子无比清醒。

    “下面的可都是食人鱼啊!!有这么大的吗?!我”

    “我他吗叫你闭嘴!!能不能安静点?!!”我转头大吼道,见他猛然停住了声音,我无奈的摇摇头,低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要吼你,只是想安静一下,我在想对策”

    闻言,黑子稍微愣了愣,随即就摇摇头:“没事,易哥您先想着,我去注意下面的情况,等您想到了对策咱们再继续行动。”

    “黑子,把你包递给我,我拿支烟抽。”

    “好嘞。”

    感受着烟雾缭绕的神仙意境,我揉了揉眼睛,心说这不好好休息果然得有后遗症,好一段时间没安稳的睡过觉了,现在只感觉脑子都是晕的。

    “对了,黑子!”我在这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但我自己不敢确定,因为我怕自己是看花眼了,急忙问他:“咱们在下面逃命的时候,后面的鱼追出来了没?!”

    “好像没”黑子不确定的说道。

    “能给我个确切的答案吗?”我有种一巴掌抽过去的冲动,就你这样还他吗当盗墓的?!咋不跟着海东青那鸟人学学呢?!

    说句实在话,如果有鸟人在这儿,我不知道能省多少心,压根就不会这么累!

    黑子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先前的场景,最终,摇摇头:“好像是没追出来,就是在水道深处看着我们”

    “再下去看看。”我揉着太阳穴,感觉脑袋有点疼了。

    “啊?”

    “再下去一趟,那些鱼既然没追出来,那么肯定就有不能追出来的原因。”我把烟头掐灭扔到了一旁,黑子愣了半响,没动作。

    十几秒后,他反应了过来,哆哆嗦嗦的问我:“您的意思是咱们现在就下去看看?”

    “不下去看看难道就得在这儿耗时间?”我反问道。

    如果真像黑子这样往下耗时间,估计到了明天都不一定能想出办法来对付那些东西,更何况那些玩意儿没追出来,这或许就是我们的机会。

    站在水边,我瞅了黑子一眼,见他没往下跳的意思,便笑了笑。

    “赶紧的,小佛是个什么脾气?”我的笑容看起来很真挚:“要是他知道你在这儿跟我墨迹不敢下去”

    话没说完,黑子就已经跳下水了,一马当先的往下游着。

    从这里就能看出小佛爷这牲口的威慑力了,真心的牛逼。

    没再多想,我也深吸了一口气,随着黑子其后,跳进了这要命的水坑里。

    这次我可算是有点经验了,起码我往下潜的时候已经不用黑子拽了,用手扣着石壁上坑坑洼洼的凹槽就能往下游,简直就是游得如鱼得水。

    “祖师爷保佑,那群鱼可不是好东西,要是它们把我给吃了,以后可就没人给您上香了。”我默默祈祷着,缓缓进了水道。

    就先前来说,我们是在水道里十来米的位置遇见食人鱼的,那些鱼距离我们大概有十多二十来米,总之还是跟我们有距离的,如果它们忽然发难,那么我们必然能有点反应的机会。

    “这牙齿要是咬人身上”

    还是老位置,还是那些鱼。

    我们拿着手电往前方晃了晃,见那些鱼还是一动不动啊不对是寸步不前的看着我们,我跟黑子顿时就放下了心。

    只见这些鱼时不时的晃悠一下尾巴,或是张一张嘴,血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残忍寡毒的意味,看着就让人心里发凉,而在它们嘴巴张合之间,我们都清楚的看见了这些畜生的牙。

    每一颗牙都几乎赶上我小指头的长度了,我丝毫不会怀疑那些牙齿的锋利程度,光是一看我就觉得疼。

    仔细观察之后我才发现,这些鱼其实并没我想象中的那么大,只是眼睛大得有点吓人,身子也就是一米左右长,两侧布满了银色细密的鳞片,腹部似乎是血红色的。

    “看来这玩意儿不止亚马逊才有啊,咱们大中国也一样”我天马行空的想着,忽然感觉有人猛的拉了我一下。

    我顿时一惊,转头一看,是黑子在拉我。

    他不停的用手指着头顶的石壁,又拿手电往前方的石壁晃了晃,只见前方六米处的水道天花板上,有着一个狭小的黑色洞穴,很小,只能供一个人勉强通过。

    “找到了。”

    **********************

    周末又到了,大家懂的,还是老规矩。

    周五,周六,周日,一天一更,下星期一继续恢复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