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九章 水道

姓易的2018-12-08 11:19:5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前文中我就说过,我讨厌有水的地方,例如湖啊河啊地下水道啊什么的。

    这个世界告诉了我们很多事,也教会了我们许多做人的道理,就像是:你他吗讨厌什么你就绝逼会遇见什么。

    “这个”黑子一脸疑惑的看着地面上的水坑,问我:“易哥,这玩意儿跟古墓应该没关系吧?”

    “说不准,你下去看看呗?”我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笑了笑。

    在我们面前的水坑不过一平方米的大小,水质很清澈,其实仔细看看就会发现这水坑更像是一个泉眼或是水井,用手电往里一照,便能清清楚楚的看见水底的情景。

    坑边贴着的全是一些灰色石砖,看样子年头应该不小了,经过黑子的鉴定,这些石砖确实是古物没错,但具体的年份却摸不清。

    “从这里到水底大概有三米多,如果下去的话”黑子说着,顺手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扔了下去。

    此时我们才发现,这坑里水的深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肯定不止三米,因为石头落底所用的时间跟它落底的轨迹我们可观察得很清楚,毫不夸张的说,这里的水深恐怕得有八九米的样子。

    “其他三面都是石壁,估计这方向是条水道。”我用手指着唯一没有石壁挡着的位置,那地方有一个石洞,洞口呈椭圆形,目测直径有个两米的样子,具体大小我实在是说不清,毕竟我是在水面上观察的这洞口,并不是实际下去了观察得出的结论。

    “我下去看看。”黑子说着,把背包跟手提包放在了地上,用手摸了摸水温,脸色一苦便做起了热身运动。

    我看他这副一脸不情愿但又忍不住想下去的表情,很理解。

    刚才我也摸过这水的水温,估计也就是几度的样子,甚至是零度左右,外面的天气本来就够冷了,这下面的水我感觉都是地下水,跳下去找水道绝逼跟玩冬泳没什么区别,指不定一下去就抽筋抽到死了。

    可黑子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想下去瞅瞅,毕竟荣华富贵的路子就在前面铺着呢,而且这里面有什么宝贝可没人能说清楚,如果拿上两件牛逼的物件送给了小佛爷,那么他

    “易哥,您看着情况,要是有不对劲的地方您立马拉我回来。”黑子把衣服跟裤子都脱了,就穿个底裤走到了我身边,将栓在腰上的登山绳递给了我。

    “放心吧,我这位置不错,有点风吹草动我就拉你上来。”我点点头,接过登山绳后便蹲在了水坑边,努了努嘴,示意让黑子赶紧下去别墨迹时间了。

    黑子走到洞口旁,活动了一下胳膊,小心翼翼的将脚放进了水里。

    其实当时我心里就在祈祷,祈祷这地方千万别跟古墓有什么关联,我宁愿被冤孽掐一顿,也绝不想下这种近似于封闭的水域。

    各位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身处的水域是个密封的环境,头顶上只有一个狭小的出口,三面全是石壁剩下的一面是个黑压压的洞穴,唯一能散发光亮的就是手里的防水手电

    我草,我真不想下去。

    “黑子诶,小佛到底给你安排的是什么任务?让你把宝贝给他拿回去还是?”我在黑子下水前最后问了一句。

    黑子一愣,下意识的回答我:“陪易哥您去古墓走一遭,让您把东西全拿了,剩下的任务到时候再安排。”

    “到时候再安排?”

    “是啊,佛爷应该要来泰安市一趟,说是要接应我们。”

    “哦”我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沉默的看着黑子下了水,然后便用手电往水下照着,替黑子注意四周情况。

    小佛爷要来接应我们?我为什么总觉得他是要来杀人灭口呢?说不准那孙子一看我帮他办成了这事然后就把我给

    我这么想着,眼神闪烁了起来,随即就摇了摇头,把这些让我心惊胆颤的想法给压了回去。

    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是个问题,虽然黑子是个傻逼,他觉得这地方并没有多危险,但就从我的经历来看,只要是跟所谓的死复还阳长生不死有关的古代遗迹,大多都不是善茬。

    忽然,伴随着哗的一声水响,黑子莫名其妙的游了回来,一脸激动的看着我说:“易哥!那里就是一条水道!”

    “哎呀我草的,这他吗是逗我玩啊”我咬了咬牙,满脸不耐的往水下看了看,心说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如果这下面是水道那么必然就跟左慈羽化的地方有关联,可是这里我真不想下去啊。

    “咚。”

    又是一声水响,一枚拇指大小的树果忽然从我们头顶上的树枝落了下来,砸入水中。

    看着水面荡起的涟漪,我揉了揉脸,突然感觉自己冷静了些许。

    下去,必须下去,不下去谁知道小佛那狗日的会找什么理由弄我?

    “把不必要的东西都扔在这儿,带武器炸药这类的东西就行。”我说着,将背包放地上打开检查了一遍,见所有东西都事先被我用塑料密封袋装好,这才松了口气。

    “水跟压缩饼干我带就行,你再带点止血用的,医药品啥的记住别落下。”我又说道。

    黑子点头,上岸与我一般整理起了装备:“行,都听易哥的。”

    等我收拾完装备,黑子还在忙活,见也不急着下去,我便点了支烟,走到一旁的大树边靠着坐下抽了起来。

    “不知道这一下去还能不能回去了。”我微微眯着眼看着水坑,这可不是我在装逼装眼神犀利,而是被烟呛的。

    就在这时候,黑子背着包招呼了我一声,我点点头,起身走了过去,将衣服裤子都给脱了放进黑子的包里,他的包是防水的,装衣服正好。

    “走着?”

    “你打头,我断后,往水道里游三十秒,找不到地方咱就换条路去古墓。”我一脸不乐意的说道,进去三十秒,出来三十秒,浮出水面十秒不到,加起来就是一分多钟,差不多是我的极限了。

    憋气这种功夫我是真不精通,毕竟我不属王八的,对吧?

    噗通。

    噗通。

    两声沉闷的落水声,就是我们这次行动的开端,也是一切的导火索。

    事到如今,我就经常在想一件事。

    如果当初我没有去登仙池台。

    如果小佛爷没有逼我去冒险。

    如果我没把那些东西拿回来。

    或许有的真相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永远都会被蒙在鼓里,依旧是傻逼呼呼的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知道这真相的后果有好有坏。

    好的一面,我总算是知道了关于老爷子的一件事,一件足以让我疯狂的事。

    坏的一面,我在不久后就成了个疯子。

    没错,是疯子。

    在我精神状态不正常的那段时间,许多事我都清楚的记着,只是经常会出现幻觉或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就如师爷所说,在我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我变成了另外一个小佛,啊不对,应该是变成了最初的小佛,而不是我所见到的小佛。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了,不久后的话。

    “这里应该是天然形成的没有人工开凿的痕迹”我憋着气往下潜了一段,可浮力却远比我往下潜的力度大,在潜到四五米的时候,我就感觉有点吃力了。

    如果不是黑子紧紧拽着我往下游,估计我已经自然浮到水面享受大自然的空气了。

    “这地方可别出来什么要命的祖宗,否则我跑都没法跑。”我小心翼翼的往水道的入口处扫了一眼,见四周没有异常,便跟上了黑子,用手扒拉着水道的石壁,咬着牙往里游了三四米的样子。

    水道也不像是人工开凿出来的,而跟自然形成的洞穴没有两样,石壁上坑坑洼洼的极其不规整,拿手电往前一照,完全看不见头。

    “地下河?”我被这水冷得哆嗦了一下,在感受到水流正在缓缓流动的同时,我有了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