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八章 水响

姓易的2018-12-08 11:19:5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泰山,位于山东省泰安市的中部,属于五岳中的东岳,有“五岳独尊”之称,是个世界闻名的旅游胜地。

    但对于我来说,泰山不仅仅是旅游胜地那么简单。

    它代表的东西可多了去了。

    第一,泰山是古代许多帝王封禅的地方,就这一点,它就比普通的山要牛逼得多。

    各位可以想想,谁家的山这么牛逼能让这么多帝王一上任就跑来对着老天爷吹牛逼?

    泰山能这么做,那就必然有它牛逼吸引人的地方,虽然我不知道这地方在哪儿,但我觉得泰山肯定不简单。

    (注释:封为“祭天”,禅为“祭地”,封禅,便是是指中国古代帝王在太平盛世或天降祥瑞之时的祭祀天地的大型典礼。)

    就因如此,泰山在我眼里,代表了神秘。

    第二,泰山是很有可能即将要埋葬贵阳之龙湘西一霸易林的地方,就这一点,它便代表了我很可能会被埋在一个堪比皇陵的风水宝地里。(左慈羽化后埋着的地方还不算风水宝地哪儿还能算?)

    话说回来,下午点我们才到的山口村,没想到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得上山了,他吗的小佛真够操蛋的,不知道战前得修养一下吗?真以为是压榨民工啊?

    “天黑了,咱们得小心点。”黑子弄了一个头灯戴在脑门上,问我要不要戴一个,我瞅了他一眼,毅然决然的拒绝了他的好意。

    还是拿手电比较好,他那造型实在是太傻逼了,我可不想到死还下去被老爷子笑话。

    在这里,我不得不说一件让我想骂街的事。

    小佛这畜生只给我安排了一个盗墓的能人,却没给我安排个行里人,这点就很让我不爽了,真心的。

    你丫的是感觉我能逆天一指头点操宇宙还是旷古烁今没有敌手?太他吗高看我了吧?就让我一个懂行的去破了左慈的墓?

    这意见在那天吃饭的时候就给小佛反应过,他给我的解释很直接。

    “我手下懂行的就两个,去年被车撞死了一个,今年这个死得就更惨了,据说是被我仇家乱刀砍死的。”小佛爷说这话的时候痛心疾首,一脸的痛苦。

    他痛苦的原因,可不是因为自己仇家多导致牵连到自己人被砍而内疚,而是后悔怎么就没小心点护住那两个傻逼呢?行里人可是有用得很啊!

    在中国,懂行的人并不多,甚至是到了可以和大熊猫的珍惜程度相媲美的地步。

    这也很正常,如果懂行的人太多,那不就烂大街了吗?

    当然,我说的懂行的人,可不是那些嘴皮子一溜一溜的人,而是真正有本事的人。

    “易哥,咱们距离那位置大概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你能受得住吧?”

    “走快点吧,我没事。”我说道,顺手从兜里拿出了今天在济南买的烟,打开盒子自己点上一根,其余的则直接丢给了黑子,意思是让他自己抽一根解解闷。

    抽着熟悉的烟,感觉却不一样,这烟的味道跟我原来抽的天差地别,不是说这烟不好,而是这烟让我觉得很陌生,抽着很不舒服。

    “黑子诶,你想过没?”我哈欠连天的揉了揉眼睛,昨晚上没怎么睡,今天又起得早,还折腾了整整一天,这会儿困得我是真想就地挺尸睡一宿,太他吗累了。

    “什么?”

    “如果你死在了这儿,值吗?”

    黑子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我会问这问题,稍微思考了半响,他摇摇头:“挺不值的,但我感觉这墓就算危险了我们也没事,而且富贵险中求,如果不敢冒险,还想什么荣华富贵?”

    “没事?”

    “嗯,我跟我家几个前辈下过墓,最大的一次买卖是下的一个将军墓。”黑子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侃侃而谈他当初的光荣岁月:“那次的行动可牛逼了,墓地里也有邪物,但都被我们同行的人收拾了,更何况”

    说到这里,黑子转头看着我:“您的本事肯定不差。”

    “你怎么知道?”

    “佛爷说了,您的本事可不比其他掌柜的差,还说您是他朋友,说”

    我忍不住打断了他:“他甭往我脸上贴金,草的,我跟他是朋友?小佛那王八蛋可是毫无顾忌的当着你们面揍我,有这样对朋友的?”

    “除了师爷之外,佛爷跟任何人都翻过脸,更别说动手了。”黑子见怪不怪的说道:“而且看你们也挺像朋友的,他估计在跟您开玩笑呢。”

    我没说话,心里已经脏话骂翻天了。

    小佛这狗日的可真会演戏,他还好意思往我脸上贴金?!

    说来黑子这人也挺傻逼的,假的总当真,真的总是会自以为是的忽视。

    别的古墓能跟这个墓比?

    不说别的,光是里面埋着的左慈,就能牛逼上天了。

    左慈是葛仙翁的亲传师父,可以说是东汉末那段时期的行里第一人,他的羽化之地肯定不是普通人能够随便进去的,更别说他的徒弟葛玄了。

    自己师父死了,他能不表示表示?能不弄几个护墓的阵法保护师父的尸骨?

    “东汉末的术法应该跟现在有很大区别,毕竟失传的东西比传下来的东西多太多了,到时候能不能破都是个问题。”我默默盘算着今天的行动,见周围的树林越发茂密,路也越来越难走,心便暗暗的提了起来。

    泰山这一片区域的山可不是一般的多,哪怕这跟风景区有好一段距离,山照样多得让人眼前发晕。

    我跟黑子所在的松树林就是泰山北边山脉的入口,还没上到山腰,四周的树林就已经茂密得不行了,一眼看过去,完全就是黑压压的一片。

    “别走错路了,这里很难分辨方向。”我转头看了看长相造型都差不多的树林,忍不住提醒了黑子一句。

    他点点头,仔细的看着手里的指南针,一脸自信。

    但这自信在三秒后被他自己打破了。

    “好像迷路了。”黑子一脸郁闷的说道,又看看手里的指南针,修改了一下先前的话:“是真迷路了。”

    “我草,你他吗不是盗墓的能人吗?按照路线走也能迷路?”我真的忍不住自己脱口而出的脏话了,这是小佛派来的能人?太次了吧?!

    黑子无辜的看着我:“路线根本就标注得不太明白,只能找大概的山路往里走,现在”

    “你就说咱们怎么去目的地就行了。”

    “向着南边走,应该能找到目的地。”黑子自信的说:“目的地就在咱们的南边这是没错的,只不过不知道它确切位置罢了。”

    瞧,这话就说得就跟原来小佛说的话一样欠揍了,不愧是一个窝子里的牲口,真他吗是有一样的风范啊

    “很快就能找到了,很快。”十分钟后,黑子这么跟我说,一脸笑容。

    “咱们再加把劲,估计离目的地不远了。”半小时后,黑子这么跟我说,一脸镇定。

    “目的地就在前面,继续走一会就到了。”一个小时后

    我就地坐在了草坪上,满头大汗的抽着烟歇息,毕竟这种高强度的急速翻山运动还是挺消耗体力的,连续一个小时,还真有点闹不住了。

    “那个墓是什么样的,你们知道吗?”

    “不知道,连这位置都是我们当铺里的人估算出来的,把历史资料还有卫星地图结合在了一起推算,就应该是这里没错了,可是为什么就没找到呢”黑子也是满脸的纳闷。

    现在我们所处的位置应该是山的腹部,前方是个灌木丛,继续走下去应该是往山峰上走,左右都是树林,也就我们坐下休息的地方是个稍微平整点的草地,其他的地方不是树林就是灌木丛生的荆棘道,这次的行动看来是困难到了一种神秘的地步。

    “仙道贵生,无量度人。”

    “青灯还阳,天赐长生。”

    “登仙池台,藏长生也。”

    “左慈登仙,留经于世,经藏大道,缘者得之,长生不死也。”

    这几句话是在唐朝那丝绢上留下来的,虽然我不知道那写下丝绢的人是谁,更不知道这人咋对左慈墓地这么清楚,但事实告诉我,那丝绢上的几句诗很有用。

    前面两句就不说了,都在玉棺材上看见过,至于后面那几句

    登仙池台,这应该是左慈墓埋藏的地方了,从字面意思来看,左慈羽化登仙的池台

    吗的这附近也没水啊哪儿来的池子?!

    就在这时,前方的灌木丛里,幽幽传来了一声水响。

    “咚。”

    ***********************

    孩子们,别瞎猜易林发疯的原因了,目前你们的留言我都看了,都猜错了诶。

    再提醒一次,易林发疯跟复活老爷子无关,嗯哼~~

    但易林发疯最主要的原因却跟老爷子有关,唉~

    我不是说过么,易林发疯的原因有好几个,嗯,老爷子就是最后的一个原因,也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其实答案就在本书的第一卷里,为毛没人想起来呢,郁闷。

    慢慢看吧,猜的时候随便猜,但千万别有这样的反应“我草木头这特么就疯了还有逻辑没?!玩儿我呢?!他现在有必要疯吗?!”

    我都没写完呢,你丫的激动毛毛,连重点都没看见,你丫的就瞎猜,他现在连发疯的迹象都还没好吗?

    才看到百分之六十你就猜百分之百的事,你丫的能猜对吗?

    再说了,我有失去逻辑过么,无奈了。

    慢慢看哈~~~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