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七章 财神爷也来了

姓易的2018-12-08 11:19:4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十一月十四日,泰安市,山口村。

    在山下的某农户家中,我跟黑子相对而坐,自顾自的检查着装备。

    这家人已经出去忙去了,就把我们扔家里,丝毫不担心我们会偷他家的东西,很潇洒的就出了村说是去山里采野药。

    “炸药,雷管,枪”黑子低声嘀咕着,在检查装备的同时,他脸上的激动都要压抑不住了,估计这孙子是觉得咸鱼翻身一步登天的机会来了。

    我随意检查了一下带来的东西,见一件都没落下,我这才放下心。

    “易哥,咱一会就上山?”

    “嗯,成。”我点头说,这事早点解决比较好,老拖着总不是个事儿。

    话音一落,我把背包放在了一旁的桌上,点了支烟,叼着出了屋子。

    在这种荒郊野外,空气总是格外的清新,比起城市里的乌烟瘴气这里就已经属于天堂的范畴了。

    只不过天公不作美,虽没下雨也没刮风,但是灰蒙蒙的天看得让人格外不舒服,总感觉跟心里压了块石头似的闷得慌。

    蹲在院子外的榕树下面,我一言不发的抽着烟,看着村里零零落落的行人,很安静。

    来之前我心里还有着隐隐约约的兴奋,因为这跟复活老爷子有关系,虽然我不太相信能让人复活这种事,但我还是有点这事的念头。

    可当我站在距离泰山北边山脉不过五里路的村口时,脚步莫名其妙的停下了。

    这不是害怕,也不是没把握,而是

    “我还不想死这么早。”我自言自语似的说着,把烟头掐灭,又点了支烟,继续抽着。

    其实我不怎么怕死,真的,这点不是装逼,在老爷子走了之后,我发现活着也就那逼样儿,死跟不死貌似没多大的区别。

    人死了之后,会变作阴魂,在阴间游荡,或是心愿为了做了孤魂野鬼,在这个操蛋的世界里漫无目的的游荡。

    但在我看来,活着的许多人,其实就跟鬼没什么区别。

    一样的漫无目的,一样迷茫的做着行尸走肉。

    上班,下班,赚钱,养家,活着,传宗接代。

    貌似一切都在重复,可人与鬼的区别或许就是信念吧,许多人都有活下去的信念。

    也许是对明日的生活充满希望,也许是别的,总之人跟阴魂还是有些许区别的。

    在老爷子走后,我对生活基本就没什么期望了,吃饭睡觉,一切都在重复,在重复的日子里傻逼呼呼的活着。

    那时候我就经常在想啊,老爷子在的话那该多好,因为他在的时候,我根本不会体会到什么叫做举目无亲。

    在那段时间里,对于我来说,生和死的概念很模糊,因为我觉得都差不多。

    如果那时候遇见了即将丧命的危险,可能我会怕,但我绝对不会舍不得死。

    “现在已经舍不得了,我还得活下去,要是我死了,胖叔得”我自言自语的蹲在地上嘀咕,双眼略显无神看着地面上的青草。

    “那丫头还在等我回去诶。”

    “姓海的鸟人还得找我帮忙,要是我不回去那不是失约了吗?”

    “可是现在已经回不去了,他吗的”我脸色一紧,咬死了牙根子:“草你吗的小佛爷。”

    忽然,黑子快步走了过来,把手里的手机递给了我,说是佛爷的电话。

    “喂?”

    “你到山口村了吧?”

    “嗯。”

    “加油嘿,我看好你。”小佛爷笑着说道,我回了他一句“草你吗”。

    现在我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骂人的念头,如果不是小佛没在我身边,我真想跟他玩命的干一架,虽然我好像打不过他。

    “别那么气啊,你又不一定会死。”

    “我草你吗的你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

    “我当然知道,老佛爷不也不敢一个人去吗?”小佛爷笑了笑,语气渐渐有了点变化:“姓易的诶,你赶紧上山办事儿吧,别墨迹了。”

    “明天就去。”我把先前的计划取消了,因为我想多静静。

    “一会去,一会去。”小佛爷重复着一字一句的说道,笑着:“一会去,知道了吗?”

    “你他吗”

    “财神爷的人去泰安了,这事不能拖。”小佛爷冷笑道:“每个掌柜的都有任务,我跟我哥的任务就是把这个地方的具体位置摸清楚,然后把周围扫荡一遍,保证不会有任何外人插脚进来的机会后,我们再给老不死的消息,让他过来拿宝贝。”

    “我们扫荡的时间是下个星期,这是老不死给我们规定的,必须下个星期之前扫荡。”小佛爷没有给我插嘴的机会,自顾自的说着:“人手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等你们走了之后我们就来扫荡,所以你们只有这几天的时间,但现在貌似几天的时间也没了,财神爷那王八蛋,想来抢功诶”

    “我一会就去。”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乖,我等着给你接风。”小佛爷真挚的说道:“小心点,财神爷他们已经到泰安了,刚有线人给我说,他们在泰安住下了,估计这两天没动作,所以你得快点。”

    “我知道了。”

    “那就行。”小佛爷放心的笑了。

    “小佛。”

    “咋了?”

    “如果我死了,别为难我家人。”

    “哦,那胖子?”

    “对,还有我朋友,还有”

    “你可以失败了死,但你最好别失败了活着,因为那会让我觉得你不够尽力,如果你死了,这些我都答应,挂了。”

    听着电话那头的嘟嘟声,我打了个冷颤,这不是因为气温骤降的缘故。

    “真冷啊。”我把双手放在嘴前哈着气,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小佛爷就跟这天气一样,让人觉得冷得刺骨。

    说真的,我后悔当初为什么不让张立国趁机抓了他了。

    “易哥,佛爷说什么了?”

    “收拾东西,从地图上标记的北山口上去,走松树林那条路。”我说道,但话落的同时,我却改变了主意,急忙叫住黑子:“半小时后出发,我休息会,得准备准备。”

    黑子点点头,说了声“我也再检查检查装备”便走了进去。

    我见黑子进了屋,便又蹲了下去,靠着榕树,眼神莫名的看着灰蒙蒙的天空。

    就发了会呆,我拿出手机一看,十多分钟已经过去了。

    “时间过得这么快啊,我还没蹲够呢”我感叹着时光飞逝的同时,我点燃了烟盒里的最后一根烟,这是我在贵阳买的烟,十五一包,味儿挺纯的。

    背包里还有其他烟,但那些是在济南买的,不算是我熟悉的烟。

    “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抽”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只感觉肺里隐隐作痛,笑得不禁咳嗽了起来。

    也怪我傻逼,当初怎么就摊上事了呢?怎么就他吗去弄罗大海那事了呢?

    人啊就得小心翼翼的过日子,否则就跟我一样,一不小心往旁边迈了一步,结果就踩进泥里拔不出脚了。

    当时我确实是那么感叹的,但在不久后我才知道,原来所谓的泥水并不是那么的浅。

    我就那么一脚,直接把我这一辈子都搭了进去。

    只不过那些都是后话了。

    “易哥,咱们走呗?”黑子兴奋的背着包提着行李就走了过来,见我还在抽烟,他忍不住催促道:“咱们早点搞定这事,回去了一起去喝顿酒乐呵乐呵。”

    “你不知道这事有多危险?”

    “富贵险中求嘛。”黑子尴尬的笑着,挠了挠头:“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而且”

    “这次的事办成了,你能得到什么?”我转头看着他。

    “很多吧,如果这事成了,佛爷肯定会提拔我的。”黑子一脸憧憬的笑着。

    就在一天后,他的笑容就没那么憧憬了,不对,他在被小佛打了几枪后还能笑出来吗?

    起码我在他血肉模糊的脸上看不见笑容,真的。

    “走吧,上山。”我拍了拍裤子,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