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五章 是死是活天注定

姓易的2018-12-08 11:19:4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拿钱办事会有报应的诶,这不是开玩笑,姓易的,你真他吗傻逼。

    我这么骂骂咧咧的走着,脸上的表情很自然,这是我强装了半天才装出来的,虽然丑了点但还是很成功。

    六百万,这数可不少,足够很多小老百姓奋斗一辈子了。

    如果这次我挂了吧,这钱就算是我的遗产,胖叔他们多少也能沾点喜气哦不对,是沾点光,总感觉这点帅气的人民币会给他们一个原谅我的机会。

    当然,他们也能对这支票睹物思人。

    嗯,绝逼的。

    “虽然这不是普通的拿钱接活儿,但是”我不自然的咧了咧嘴,心说我这命可也够贱的,吗的,贱到一种神秘莫测的地步了。

    出生没爹妈。

    青年死爷爷。

    现在我还得被小佛爷这几个孙子玩得团团转,只能答应不能拒绝,答应了,去办事了,多多少少还能赌出一点活路,如果不答应或是答应了不去

    我总不能连累胖叔他们,对吧?

    “要死也得富死,六百万诶,胖叔他们总得拿出点钱给我烧他几百个女纸人下去吧?”我自问自答的走到了花圈店门前,敲了敲门,安静了下来。

    黑子已经被我安排到了不远处的宾馆待命,只要我准备好了,随时都能行动。

    他进宾馆之前,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现代的卫星地图给我,那上面有几个标记好的地方,据说就是前往墓地的路线。

    有了路线,有了装备,下一步就是行动了。

    “咚咚咚。”

    “开门儿诶~~~”我扯着嗓子喊着,用着熟悉的语气说着熟悉的话,虽然我明白我内心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轻松,但现在必须得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儿。

    胖叔可不是傻逼,想要骗过他,难了。

    随着一声闷响,穿着围裙的周雨嘉开门走了出来,对我笑了笑:“快进来吧,帮忙包饺子。”

    “今儿咋想着吃饺子了?”我装作好奇的与周雨嘉一同进了花圈店,见这丫头没什么特殊的反应,我松了口气。

    “胖叔说想吃饺子呢,我就去菜市场买了点原材料。”周雨嘉笑嘻嘻的说:“胖叔的手艺真不错,包的饺子全是一个样,跟用模子刻出来的似的。”

    “很正常,只要跟吃字有关,胖叔都是大行家。”

    进了大厅,我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包饺子的胖叔,他双眼发愣的正盯着电视,似乎是想从某个科教栏目里看出什么旷古烁今的东西来。

    “亲娘咧,原来水怪四(是)这么一回事啊”

    “叔,这几天你可得一个人在家里呆着了。”我自然的走到胖叔身边坐下,拿起一块饺子皮,用筷子夹了些肉馅儿放在皮里,慢吞吞的包着:“成子他们叫我出去玩几天呢。”

    “气(去)哪儿玩?”胖叔随口问了一句。

    “先去黄果树玩一圈吧,然后就去龙宫,最后去梵净山那边。”我笑道,语气很镇定,绝对没有露出马脚的迹象。

    胖叔估计也没多想,点点头就说:“出气(去)耍(玩)要注意安全,包(不要)惹事,多带点钱气(去),免得身上滴钱不够。”

    “知道,您就放一百个心吧。”我笑着说道,周雨嘉抬头看了看我,没说话,继续埋头包着饺子。

    等胖叔拿饺子去下锅,我趁机就进了里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收拾着装备。

    其实我装备就那几样,蚨匕,喜神锣,几把贡香,一些黄纸,没了。

    “这群王八蛋真是要把老子往绝路上逼啊”我一脸苦涩的把喜神锣塞进了背包里,拉上拉链,偷偷将背包放到了床底下,然后转身。

    周雨嘉正一脸担心的看着我,安静的没有言语。

    “怎么了?”我干笑着问她,打算以不变应万变。

    “你要去哪儿?”周雨嘉紧紧的盯着我,走了过来,拽紧了我的袖子:“你在骗我们,成子哥他们最近都在上班,根本没有时间去玩,昨天我才在路上遇见他们,还跟他们聊了几句,都说最近忙得不行……”

    “那不是放假么!”我据理力争。

    “要不我现在打电话给成子哥问问?”周雨嘉咬着牙问我。

    我愣了愣,皱着眉头把头转开,起身就要走出里屋:“给你说了是出去玩,不是”

    “不是什么?你拿着这些东西是出去玩?”周雨嘉把我刚放进床底的背包拿了出来,低声问我:“你就不能跟我说一次实话吗?”

    “回来了就告诉你,你别问了,这事我必须得去,大概一个星期左右就能回来。”我叹了口气,微微埋着头坐在了周雨嘉身边,双眼定定的看着地面上布满斑驳痕迹的地板,重复的说道:“回来了就告诉你,你别问了。”

    周雨嘉咬着嘴唇没说话,与我一般埋着头。

    “我没烦过你,真的。”

    “啊?”

    “孙子骗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就这样,有时候说话语气有点口无遮拦的意思。”我拿出烟盒想要点支烟抽,但刚把烟盒盖子打开,我却又摇摇头,把它盖上放回了兜里:“吃饭去呗?”

    “嗯。”周雨嘉一扫先前担心的表情,甜美的笑着凑到我耳边,低声说:“其实我也没说你烦过我啊。”

    嘿哟,这扯淡扯得够彻底的,当初是哪个不小心的被周岩给偷听了?

    见我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周雨嘉撇了撇嘴,扔下一句话就跑厨房帮胖叔的忙去了。

    “反正我不怪你。”

    我看着周雨嘉出了里屋,然后便收起了自己傻逼呼呼的笑容,拿出手机,给海东青拨了个电话过去。

    前段时间我们都联系过他,但每次那边给的回答都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吗的不会又关机了吧”我嘀嘀咕咕的念叨着,就在这时候,只听电话那头响了两声,随之被人接通了。

    “木头?”

    “我草你还没死啊?”我忍不住的骂道:“你他吗关机这么久是死了还是咋的?不知道我们担心啊?”

    “正准备给你打电话过去,谁知道你就打过来了,我有事要办。”海东青低声说着,又补充了一句:“急事。”

    “啥事儿?”

    “以后再告诉你。”海东青说道,随即,他担心的问了句:“当铺那边的人来找你们麻烦没?师爷跟小佛爷不是要叫你帮忙吗?”

    “他们还没找我呢,估计是死在外面了。”我扯了个谎,一点没有慌张的表现:“有时间你就回来玩玩,咱都想你呢。”

    海东青嗯了一声,说,办完事就回来。

    “好好照顾胖叔,他身体不好,你也注意点照顾自己,别被小佛他们盯上。”海东青挂断电话前这么跟我说道:“有事就给我电话,我很快就能赶回来。”

    “有个屁的事,你就安心忙活你的事儿吧,甭急。”我笑了笑:“有时间就回来看看胖叔,他挺想你的,有你照顾他,我也放心点。”

    海东青并没听出我这话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答应很快就回来后,他便挂断了电话。

    “赶紧回来吧,这边少人不行。”我自言自语的把手机放回了兜里,拍了拍裤子站起身,走到了供桌前,点燃了一炷贡香。

    双手合十,给老爷子鞠了三躬,随即又有点不得劲,便跪了下去,给老爷子的牌位磕了三个头。

    谁他吗知道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次活着给老爷子上香了?给他一个全套,免得我下去了他还得骂我不孝顺。

    “身不由己了。”我把贡香插进了香炉里,又点燃了另外的两柱香,这是给祖师爷还有老太爷的。

    看着画像中满脸的笑容欢天喜地的喜神,我咧了咧嘴,想要笑出来,但我发现现在自己一点想笑的意思都没。

    挤出来的笑容就跟哭似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祖师爷,您可得保佑我。”我干涩的说道:“这次是死是活,天注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