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四章 被逼无奈

姓易的2018-12-08 11:19:4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之所以我还能活在这里讲这个故事,那就是因为我当时明白了三点。

    第一,小佛爷这人似乎除了他哥之外,能跟任何人翻脸还不带留情的。

    第二,他动手绝对不会跟普通傻逼混子一样,先怒吼一句“草你吗”再飞身而上随即出手提刀捅死你,小佛喜欢的就是出其不意。

    第三,绝对不能跟他拼脾气,我平常脾气不小,但面对他那就绝不能大,我他吗小命在人手里攥着呢,要是他一急眼把我弄死了,再去找其他人的麻烦我草!我他吗还是装怂吧!

    “先松开。”我骂骂咧咧的说:“老子又没说不帮你我草!”

    最后那个“我草”是我怒吼出来的,因为我忽然发现,他手里的筷子已经捅了过来,离我眼珠子的距离绝对不超过五厘米。

    这孙子不是吓唬我,是真想弄死我。

    “吗的你早说啊!”小佛爷猛然停住动作,满脸无奈的对我怒吼着,完全没有先前那种要弄死我的气势。

    看见他这副反应,我真是心底都是凉的,这孙子真不能随便招惹,变脸太快了。

    “海东青走了,没在我这边,我叔前段日子生病了,身子骨不行。”我一边揉着脸坐回了椅子上,一边给自己点烟压惊:“就我一个人去,死定了。”

    小佛爷笑了笑,想说话,但被我接过了话茬。

    “得找人帮我,你也不想见我失手吧?”我强忍住想跟这孙子玩命的心思说道。

    闻言,小佛爷沉默了半响,然后对大牙身边的年轻男人招了招手。

    “黑子诶,你去帮帮姓易的。”

    黑子挺年轻的,据说是两年前某知名大学毕业出来的毕业生,脑子好用,而且胆气足,祖上三代都是盗墓的,他也算是个手艺人。

    很多年后,直到如今,我都没忘记那个叫黑子的人,真的,我在看见他被枪杀之后,真有了种世事无常人心反复的感觉。

    从某种角度来说,害死他的人是我。

    但从事实来看,害死他的人是小佛。

    我怎么都想不到他会在不久后被小佛在山路上枪杀,然后刨坑埋了,永远埋葬在那个荒郊野外。

    或许这也是老天注定的。

    “出去了,叫易哥,听你易哥的话,把这事办好。”小佛爷笑着站起身,在黑子不敢相信的目光下,他走到了黑子背后,拍了拍他的肩:“好好干,回去了,荣华富贵。”

    “佛爷您放心!!黑子一定好好干!!绝不给您丢人!!!”黑子激动的都站了起来,一脸的兴奋,连说话都是结巴的。

    小佛爷咧了咧嘴,按着黑子的肩让他坐下,将手放回自己的裤兜里摸索了一下,然后将一张支票扔到了桌上。

    “我哥叫我带给你的,这事之后,咱们再无瓜葛。”小佛爷拿出烟给自己点上,深深的抽了一口,缓缓吐出烟雾,笑着看我:“宝贝给你,钱给你,我们需要的,只是你把东西拿走罢了。”

    “你的要求可真够奇葩的”我忍不住说,伸手过去拿起支票,凑到眼前看了看,在见到那一串数字的时候我只感觉眼睛都花了。

    六百万,一分不少,我绝对没看错。

    在这一瞬间,我看见了豪车,看见了别墅,看见了

    对了,拿这钱好像是要有报应的诶,真操蛋。

    我叹了口气,笑着把支票放进了兜里,脸上表情如旧,没人知道我在想什么。

    “这么多,值吗?”我还是问了他一句。

    “这点钱算个屁。”小佛爷一脸肉疼的说着不肉疼的话。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道:“对了,上一次你门叫我们翻了奉天府的墓,最后我们回去了,你们是怎么确定我们搞定了那墓的?”

    小佛爷神秘的笑了笑,说,你猜。

    “我猜你吗了个逼。”我在心里回了他一句,没敢说出来。

    几年后我才又想起这个问题,去问了师爷,师爷给我的答案是

    “我们也没去确定,毕竟我们这边的人没这本事。”师爷给我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坏笑:“就是找人去跟踪你们而已,跟踪了大概一个月吧,看你们的反应,我能推测出来,你们几个是成功了。”

    “更何况没几天老佛爷他们就去了,回来的时候跟老佛爷同行的棺材老爷都在骂娘,说是不知道哪个天杀的畜生把墓给倒了。”师爷说这话的时候哈哈大笑了起来。

    话先回来。

    饭后,小佛爷出人意料的没打算在贵阳多待,而是准备坐晚上的飞机回东三省。

    在临别之际,小佛爷很亲切的跟我说了几句话。

    “祝你马到功成。”

    “没成也没事,你死了我帮你收尸。”

    “对了,这事可别是人为的出了岔子,你叔是在花圈店吧?”小佛爷乐呵呵的说道:“听下面人说你还有个女朋友”

    我只感觉心猛地震动了一下,一种难以遏制的怒意霎时就从心里窜了上来,怒火似在缓缓燃烧,蔓延

    “小佛,差不多就行,别太过了。”我看着他,说话的声音很平静,但我自己知道,我的心里并不平静。

    我没有去纠正他的错误,因为我注意的重点,是他说这话的意思。

    “嘿,我说”

    “我说了,别太过了。”我死死的盯着他,没有别的动作,这是我从老爷子被谢枫打后,第一次变得这么愤怒得无以复加。

    要是给我一个机会,我

    小佛爷看着我的眼睛,没再说话,收起了笑容。

    站在他身旁的大牙往前一步,抬手一巴掌就朝着我脸抽了过来,动作很快,我几乎没有反应过来的机会,准确的说,我没想挡住这巴掌。

    因为我的注意力都在小佛身上,真的,毫不夸张的说。

    我现在想弄死他。

    气氛一时间凝重了下来,剑拔弩张,双方似乎都想弄死对面的。

    要真干起来,我肯定得死,而且说不准还得被小佛碎尸万段,一半抛在南明河里徜徉,享受环境污染的恶果,另外一半直接刨坑埋了,让我永世不得超生。

    “走了。”小佛爷看了我一眼,死死的拽住了大牙的手,没让他的巴掌落我脸上,重复了一句:“走了。”

    随即,小佛爷转身走出了包间,大牙奇怪的看了看我,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

    此时此刻我才发现,我手心里已全是冷汗,连后背都是湿的,双腿也有了点发软的迹象。

    “易哥。”

    “啊?怎么了?”我见黑子忽然叫了我一声,便下意识的回过头,看了看他。

    黑子一脸的害怕,见我正看着他,黑子跟我对视一眼便转过了头:“那啥,您能别用这眼神看我吗挺吓人的”

    他的语气似乎不是嘲讽,而是真的害怕,我能听出来。

    “吓人个屁啊”我苦笑着摇摇头,出去结完帐后,带着黑子出了饭店。

    几年后,我跟小佛爷曾谈起过今天的事。

    “诶,小佛,你个孙子那天咋怂了呢?”

    “你再叨逼叨一句我现在弄死你你信吗?”

    “嘿,你什么狗脾气,咋这么容易急眼呢?”

    “怂个JB我怂,那时候”小佛爷说到这里的时候住了嘴,思考了一下,笑了笑:“我好像在你身上看见我以前的影子了。”

    “你的影子?”

    “没错,我的影子,那时候我就在你身上看见了。”小佛爷眼里隐隐约约有着莫名其妙的意味,笑容很不自然:“那影子,根深蒂固。”

    或许除了小部分人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现在的小佛跟以前的小佛完全不一样。

    以前的小佛,比现在的小佛更危险,脾气更暴躁,而且做事更加的不计后果,也能说他是一个专注于赶尽杀绝的人。

    现在的小佛,好很多了吧,起码我这么觉得。

    当然,我永远都不可能感受到以前的小佛是什么样的了,毕竟

    有的东西还是暂且不提了,因为那是一个与我无关的故事,也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你先找旅馆住,明天我联系你。”我给黑子说道,把手机号拿给了他。

    “好嘞易哥。”

    *********************************

    能投票呗?妈蛋啊看着每天五六十的票好伤心啊喂!!!敢不敢记住投票啊啊啊!!!

    对了,明天依旧两更,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