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二章 金丝玉帛

姓易的2018-12-08 11:19:4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次日,清晨。

    在我见到小佛带着几个人出接机口的时候,我直接傻眼了,因为我万万没想到,这孙子竟然穿了身休闲西装出来,要知道他原来可是一身的短袖T恤加衬衫,现在这种一本正经的样子完全跟我记忆里的小佛爷不匹配啊。

    “走吧,吃点?”我迎了上去,好奇的打量着他身边的两个男人。

    站在小佛右侧的中年男人很魁梧,一米九左右的个子,也与小佛一般穿着西装,脸上的表情很疑惑,他也在打量我。

    “大牙。”小佛爷随口给我介绍了一句,指了指这魁梧的中年男人说道,随即又指了指身边那个稍微瘦弱点的年轻男人说:“黑子。”

    “你们好。”我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他们估计是摸不清我跟小佛爷的关系,也是一脸友好的对我笑了笑,说,你好。

    小佛爷也许是没睡好发困的缘故,一时间哈欠连天,自顾自的走着:“咱去哪儿吃啊?”

    “市中心吧,去河鲜馆。”我说道,然后伸手在路边招了两辆出租车,大牙跟黑子很自然的上了后面的那辆,而我跟小佛则坐上了前面那辆出租车的后座。

    “这就是我哥让我交给你的东西。”小佛爷点了支烟,拍了拍手里的密码箱:“你可得把这事办漂亮了,这东西可是我们从那老不死的手里要来的,真他吗是求爷爷告奶奶的装孙子了,吗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小佛怨气冲天,一脸无奈的说:“要不是我没办法弄死他,这老东西早被我扔海里泡着了他吗的。”

    司机疑惑的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我们,被小佛爷一个眼神瞪了回去,不敢多说。

    “小点声,要和谐。”我干笑着劝道,意思是你丫的别在车上咋咋呼呼,免得一会把条子引来那可就够一乐了。

    “对了,老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傻逼呢?”小佛爷摆出了一副四处张望的样子,好奇的问:“那孙子死了?”

    我草,小佛的嘴可够毒的。

    “没死,他有事回去了。”

    “哦。”小佛爷皱了皱眉头,脸上有了种烦心的意味:“这次的事吧,没那姓海的孙子参与,我们还真不好办,就你跟你身边那胖子去,不靠谱啊。”

    “什么意思?”我忍不住问道。

    小佛爷看了我一眼,耸耸肩,把声音放低了下来:“这地方的危险性貌似蛮大的,老不死的亲自吩咐了我们,叫我们找到了这地方别急着叫下人开挖,得让他带着几个掌柜的亲自来,否则很有可能拿不下这里面的东西。”

    “这里面是?”

    我的话还没问完,小佛爷笑了笑,把烟头吐出了窗外,打断了我。

    “这里面的东西跟两个传说中的人物有关。”

    “谁啊?”我好奇了。

    “左慈,葛(ge第三声)玄。”小佛爷低声对我说:“估计这里面的好东西不少。”

    (注释1:左慈,字元放,东汉末期道家方士,修炼丹,东汉末期的丹鼎派传承,便是由他传下,外人多称其为“左慈公,左仙公。”据史料记载,此人是死后成仙的,寿数一百三十四年,也有记载说是他活了三百年,故又有人称其为“三百公”。)

    (注释2:葛玄,字孝先,为左慈的亲传弟子,修道有成,一身道术修为不下于左慈公,为道教灵宝派祖师,外人多尊称其为“葛天师”,道教中人多称呼其为“葛仙翁”或是“太极仙翁”,与左慈一般,记载为死后成仙。)

    我想了想,见小佛爷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于是便装作不知情的样子问了句。

    “小佛啊,左慈这人我记着是唐朝的吧?”

    小佛爷愣了愣,猛的一拍手掌:“对,就是唐朝的。”

    “这是个墓?”

    “好像是的,听我哥说这里确实是个墓。”

    呵呵,看来这孙子先前果然是在装逼,还以为他对这些东西很懂行,结果不也是个听了一两句就出来卖弄的货

    我这么想着,偷偷用余光瞟了他一眼,想要和谈的心思越来越浓厚了。

    连老佛爷都不敢一个人下的古墓

    需要好几个掌柜一起下去的古墓

    跟左慈葛玄这种传说人物有关的古墓

    我草他吗的小佛爷,你个畜生真看得起我,让我去帮你拿东西,这是作死啊?

    “对了诶,你跟老佛爷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我故作好奇的问道。

    小佛爷看了看我,没多说:“你管那么多干嘛?”

    见他这反应我也就没再问别的,自讨没趣的点了支烟抽着,转头看向了窗外。

    当时我的心就一直在打鼓,这孙子到底会不会放我一马,这是个问题。

    如果实在不行,一会就找张立国来救场,但是

    就算干掉了小佛爷,背后还有个师爷,那孙子要是准备报复我,估计我就得真哭了。

    在我看来师爷跟小佛爷就不是一个量级的人物,前者比小佛爷牛逼的多,但他却没有小佛爷危险。

    其实每一个跟小佛爷打过交道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

    小佛爷这人真的是危险到了让人心惊胆颤的地步,你前一句还说得好好的,后一句,指不定这孙子就拿枪崩你了。

    最主要的,小佛爷这人办事从来没有顾忌,除非是有师爷的命令控制住他,否则绝对的谁惹他谁死。

    四十分钟后,我们到了河鲜馆,找了个包房坐着边吃边聊。

    “自己打开看看,密码九个一。”

    “我草还挺高级诶。”我叼着烟照小佛爷的吩咐按了几下按钮,只听咔的一声,密码箱猛的就弹了一下,箱子边微微开了条缝。

    大牙闷头吃着饭,黑子也是,谁都没有抬头往我这儿看,我觉得吧,他们要不然就是饿得慌才导致没工夫往我这儿看,要不然就是不敢往我这边看,至于为什么不敢往我这里看

    小佛爷正坐着抽烟,没吃饭,一脸笑容的看着我开箱子。

    “这是啥玩意儿。”我打开箱子后,见里面有着一个镶金边的檀木盒子,皱了皱眉头,细声嘀咕着,伸手又将这盒子打开。

    我敢保证,这檀木盒里的东西,绝对是我见过最精美的宝贝之一。

    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块晶莹剔透,通体碧绿的“玉”,“玉”呈长方形,长约莫有三十厘米,宽则只有二十厘米左右,厚度跟小指差不多,“玉”的表面布满了一个个由金色墨迹构成的字,字体似乎是隶书。

    我下意识的用手轻轻把这东西拿了起来,等我拿到手里才发现,这玩意儿几乎没有重量。

    没错,是没有重量,完全违背了常理!

    “软的?!”我一愣一愣的晃了晃手里的“玉”,只见这玩意儿就跟棉布一样,轻轻一晃就会把它晃得左摇右摆,甚至是能晃出波浪形的动作。

    这不是玉,但看起来却是玉,这是

    等我仔细的看了看那些字迹,猛的才醒转过来,我手里拿着的的确不是玉,而是一块由透明丝线精心缝制的布片,或是说,丝帛。

    “北海金丝,书其大道,南鱼之须缝帛,葬于阳眼,宝可永安。”

    “宝不可消也,道不可失也,天地存也,长生亦存也。”

    “弟子曾曰,长生何在焉?”

    “答曰:天不知几万丈也,地不知几万丈也,天地之大,谁人明也?彭祖寿八百,清扬寿三百余,师寿一百余而成仙,既可长寿,自有长生之道。”

    “弟子曰:此道何求焉?”

    “答曰:王禅老祖曾曰:因凡胎之故,人不能长生也,死复还阳,脱其凡胎,得其大道,自可长生也。”

    “弟子曰:人死为尸,魂之归地,此乃天道,还阳之术,如何施之?”

    “答曰:人死为尸,以阳为阵,使尸化,自保肉身不亡,魂之归地,此乃笑耳,以阵养其三魂,以阵养其七魄,收之入玉则成。”

    “施术者活,则魂魄活,施术者死,则魂魄死。”

    “三载春秋,施之术法,魂入阳,魄入阳,死复还阳,只需三载焉。”

    “弟子曰:此乃大道焉?”

    “答曰:否也,此乃违道,必遭天诛。”

    “师于泰山北巅羽化之日,曾曰:死乃道也,魂之归地亦乃道也,还阳则违道也,亦天地不容也,余悔之晚矣。”

    “余问曰:长生何在?”

    “师答曰:长生在道,长生在道”

    在这些文字记载的最下方,有着一行明显的金字,我凑近一看,顿时就震惊得不能自已。

    “东晋宁康二年,孝先。”

    孝先葛玄不就是字孝先吗难道

    这些记载里说话的人感情就是太极仙翁葛玄?!看他写的这些东西好像

    ************************************************

    从明天开始,每天两更哟~~~~嗯~~~大家记住投票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