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八章: 信封

姓易的2018-12-08 10:32:1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如果一切都能够重来,那该多好?

我保证,我一定会在大学刚入学的时候就找机会弄死周岩,给他搞出一千种酷刑,慢慢弄死这个混球。

王雪被我暂时困在了双臂里,虽然她出不来,但我也不好受不是?

那种被阴气冲体的感觉,就跟手臂里的骨头血管全冻成了冰一样,皮肤没两分钟就开始发乌了。

周岩这孙子硬是问了我好几个问题,美名曰这是暗号,答不对不开门。

我花了五分钟回答他的问题,最后眼泪都下来了,见到房门打开的时候都快给他们跪下了。

“快去拿个瓶子来,要有盖子的。”我大声对谢天河喊道:“赶紧的,矿泉水的瓶子也行,快去啊!愣着干嘛!”

周岩跟张立国焦急的走了过来,开口问的问题截然不同。

一个是张立国:“搞定了?”

一个是周岩:“你的手怎么了?没事吧?”

不愧是我兄弟,比起解决恶鬼,他更关心我,当时我真挺感动的,二话不说就朝着他屁股踹了一脚,嘴里脏话都翻了天。

要不是你狗日的问问题拖了五分钟!我他吗会这样?!

林佳他们都是一愣一愣的看着我,估计先前外面的声音他们都听到了,但因为没看见现场,所以也不太清楚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才是不是有人在惨叫啊?”林佳脸色苍白的走了过来,探出头往外面看了看,哆哆嗦嗦的说:“怎么乱糟糟的,刚才外面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谢天河及时救场,不露声色的说:“前面是给小枫超度的先生在做法事,别问了。”

闻言,林佳他们点了点头,但显然是没相信谢天河的话。

我给张立国使了个眼色,示意让他把人都带出去,张立国笑了笑,转身对林佳他们说:“你们赶紧回家吧,如果有需要,到时候还请大家配合调查。”

“大山,把这些小家伙送出去吧。”谢天河对身旁的壮汉说道,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是下逐客令了,林佳身旁的两男两女都站了起来给谢天河告辞,二话不说就走出了书房,看样子是急着回家。

“谢叔.....”林佳欲言又止的看着谢天河,咬了咬嘴唇:“我想给谢枫守灵。”

谢天河苦笑着摇了摇头,想要拒绝,但一看林佳满脸悲色,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了,只能苦叹道:“去吧,你阿姨也在灵堂那边,你去陪陪她。”

“好的谢叔,我先过去了。”林佳点点头,走出了书房。

林佳前脚出门,后脚跑去拿瓶子的保镖就走了进来,将手里的玻璃瓶递给了我,这瓶子口径挺大,上面的玻璃盖子也雕刻得很是精美,里面零零落落还有一些茶叶子,估计这瓶子是装茶叶的极品艳医最新章节。

“没矿泉水瓶了,只有这个。”保镖说道:“如果不合用我再去拿别的。”

“凑合着用。”我皱着坐在了沙发上,把瓶子放在桌上,又叫周岩帮我把背包拿过来,将书房门死死关上。

按照现在的情况下去,恐怕再过一两个小时我就得去陪老爷子唠嗑。

魂魄能锁住,但阴气我能锁住?

靠着喜神降魔图我才勉强把阴气控制在双臂,但时间一长,阴气如果控不住了,攻入内脏,我估摸着自己就能见识见识,什么是传说中的阴毒攻心。

尸体有毒,名为尸毒,鬼也有毒,名为阴毒。

据老爷子说,阴毒攻心者,唇乌瞳散,百骸俱僵,五脏流脓,脓水自五脏上涌,自五官涌出。

光是想想那种死法我就......吗的今儿这生意怎么做亏了呢.....

我摇摇头没再多想,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木质工具盒,这是老爷子当初给我留下的。

里面内容挺丰富的,毛笔,针线,铜钱,一般做法常用的小件都在这里面。

“你们往后站点,普通人沾着阴气对身体不好。”我给张立国他们说道,闻言,周岩跟张立国毫不犹豫的就往后退了几步,谢天河迟疑了一下,也带着保镖往后走去。

我点了支烟抽着,把一根穿着红线的银针拿了出来。

红线的底部被我打了一个结,塞进了玻璃瓶里,又用一把贡香搓出了香灰,倒进了玻璃瓶,将红线结给死死盖住。

做完这些,我又拿出两张黄纸画起了符。

“天清清,地灵灵,一指束符,再指破心,三指鬼门上神锁,四指邪灵困此厅,吾奉祖师爷急急如律令......”

这两张符咒还是先前用的简略版神锁符,毕竟这玩意儿我比较熟悉,而且效果不错,拿来镇鬼是再好不过了。

别奇怪我为什么不用别的符咒,因为有的东西我学了但没实践过。

我就怕用了别的符咒,一不小心在这种关键时刻掉了链子,要是让王雪抓住机会跑出来,这屋子里肯定得死人。

毕竟我不可能三下五除二就把她给收拾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现在我只能用这些自己较为熟悉的玩意儿,而不是用别的东西。

“呼.....”我长长的吐了口气,满头大汗的样子是挺狼狈的,看了看手里的银针,我心里一个劲的打着鼓。

吗的,是哪个不着调的哥们创造出针这玩意儿的?太他妈吓人了.....

从小到大我就怕打针,看见针尖我就腿软,现在还得自己扎自己......

两分钟过去了,我还是苦大仇深的看着手里的银针,其他人则满脸好奇的看着我,连那两个壮汉保镖也是,瞪大了眼睛,仔仔细细的观察着我的动作桃运卧底。

“丢人不能在外面丢,忍忍就过去了。”我这么安慰自己,闭上眼,拿着银针对着左手中指狠狠的插了进去。

这一下子可插得不轻,我感觉好像是戳着骨头了,疼得我差点没哭出来。

“咻!!!”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嘶鸣,银针猛的颤了一下,拴着银针的红线忽然自己扭动了起来,仿佛是活了一般,歪歪扭扭的就像条蛇一样扭动着。

那两个保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惊讶的看着红线扭动,紧闭着嘴不敢出声。

随着红线扭动,我左手的冰冷感开始缓缓消退,而右手也稍微好受了一点,起码没一开始那么凉了。

时间缓缓流逝,屋子里的人也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看着扭动不停的红绳。

“啪!”忽然,一声脆响,红绳猛然断开,而我也有了动作。

右手抓住玻璃盖子紧紧的盖在了瓶口,而那两张神锁符则被我沾了点水,以十字形贴在了瓶口。

想了想又有点不太保险,我又从工具盒里拿出一根筷子粗细的麻绳,紧紧的拴住了贴在瓶口的符咒。

“搞定了。”我松了口气,把正往外渗血的中指放进了嘴里含着,看着谢天河指了指玻璃瓶:“弄死你儿子的凶手就在这里面。”

听见这话,谢天河愣了半响,一种难以掩盖的怒气猛的就从他眼底窜了出来,看样子是想发火,但却站在原地没动弹,话也没说。

“能把她打得魂飞魄散吗?”谢天河问我,这显然是电影看多的后果,动不动就是把妖魔鬼怪打得魂飞魄散,真以为打它们有这么容易吗?

“能打,但我不可能帮你打,这是造业,我会遭报应的。”我摇了摇头。

魂魄本就是人死之后的产物,比起活人来说,它们已经够惨了。

要是随便把阴魂打得魂飞魄散,我估计老爷子都得爬上来教育我,更别说以后有可能遭的报应了。

如果是到了生死关头,我可以选择把它们打得魂飞魄散,而且这样也不会造业,说白了这就是祖师爷允许的正当防卫,打散了恶鬼的魂魄,顶破天算是防卫过度,但不会造业,也不会有报应。

但王雪现在已经被我收了,要是再打散她的魂魄.....好像有点不得劲....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人一样有可怜的地方。

我不知道王雪为什么会变成恶鬼,但从她修成的真身来看,王雪肯定是冤死的。

“冤死之人,定死不瞑目,于头七之夜,魂兮归来,化真身作祟于斯。”

这是《湘密》中的记载,只有受尽冤屈而死的人,才会修成难得一见的真身。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我才狠不下心收拾王雪,虽然她先前才点没把我玩儿死,但恶鬼无心,我还是没怪她的意思神独最新章节。

跟个没脑子的神经病计较什么?有意思吗?

“我帮你把她封住,封她个一辈子,怎么样?这可算是无期徒刑了!”我劝道,谢天河一脸的纠结。

谢枫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面对“杀人凶手”还不能“枪毙”,只能无期徒刑,这种解决办法.....他应该挺难接受的.....

半响之后,谢天河咬着牙点了点头,从书柜里拿出了几叠现金,放在了我面前。

“易先生,这事可真是麻烦你了。”谢天河叹了口气,笑道:“我现在安排人去拿支票,您说个数吧。”

“这里够了,别拿支票了。”我心情也挺闷的,点点头接过了钱放进包里,没再宰他。

说句实在的,虽然我跟谢家关系不好,但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事还是挺让我“消气”的,谢枫都死了,我也没必要记仇。

谢天河都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再宰他,我怕遭报应。

差不多就得了,凡事都有个度,这是老爷子常常教育我的话。

“我儿子的超度仪式,我希望易先生您帮帮忙。”谢天河恭恭敬敬的给我递了支烟,脸上全是苦笑。

我摇摇头:“这玩意儿我不擅长,您可能得另请高明。”

这话半真半假,毕竟我没扛过灵堂担子,白事的活儿我也是半知半解,超度鬼魂还行,要是让我主持葬礼....那不是找乐吗.....

“谢老板,我先告辞了。”我站起身把包背上,对谢天河打了个招呼,他想跟着我送我一程,但被我劝下了。

“您还是陪陪您儿子吧,他现在应该在灵堂看着自己亲人发呆呢。”

谢天河眼泪忽然就冒了出来,咳嗽了几下,擦了擦眼泪带着我们走出了书房。

出了别墅,张立国跟周岩直接开车回了局里,先前局里好像打电话给他们了,说是罗大海的案子有点进展。

这事我也没多问,问了说不准就得沾上麻烦,他们到时候又找我帮忙咋整?

但我却万万没想到,我不找麻烦,麻烦却紧追不舍的找着了我。

第二天一早,我刚洗漱完就打开了店门,准备着今天开门做些生意。

虽然这段时间赚了不少外快,但花圈店的生意可不能落下。

说来也是我倒霉,刚拉开卷闸门,我不经意的一低头,立马就在地上看见了一个信封。

我好奇的捡起信封看了看,不看还好,一看我脸都快黑了。

信封是空的,但信封上却写了一行简简单单的字。

“把罗大海的魂魄放出来,要不然下个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