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二十章 一生所爱

姓易的2018-12-08 11:19: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那天晚上一切都显得很莫名其妙。

    我醒过来的时候手机的闹铃已经开始吵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那群冤孽已经彻底失踪了。

    我

    “我草。”我一愣一愣的看着空荡的水潭,见四周已没了冤孽的踪影,我二话不说就起身往屋子的方向跑。

    天还没亮,冤孽也失踪了,这不是个好消息。

    “吗的我怎么就睡着了呢?!”我咬紧了牙,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但现在可没抽自己脸的功夫,得抓紧时间赶回去。

    也就一分钟不到的样子,我就已经跑到了院子外,见四周很安静并没什么异常,我暗暗松了口气,但提着的心却没放下来。

    外面看着安全,但里面是不是安全,这点我猜不到。

    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急眼了还是怎么了,在进院子的同时,我连想都没想就直接往屋子里冲,完全没顾忌那群冤孽是不是会连带着把我给弄了。

    推开门,我稍微一愣,屋子里很安静,似乎没有什么奇怪的迹象。

    “没事没事没事”我自言自语似的安慰着自己,快步走向了周雨嘉所处的房间,猛的拉开了门就要进去,但我在见到屋里景象的时候,我总算是放心了。

    周雨嘉身上盖着自己带来的薄毯子,正在熟睡当中,呼吸很平稳,嘴角有着温婉的笑容,她应该是在做梦吧

    “这群冤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苦笑着蹲在了地上,点了支烟,埋头静静的抽着,缓缓理着脑子里的思绪。

    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人说。

    “易哥,你怎么不叫我起床呢?”

    转脸一看,周雨嘉正揉着眼睛看着我,估计是被我先前的推门声闹醒了。

    “天要亮了吧”周雨嘉迷迷糊糊的看着我,跟小猫似的揉着脸打着哈欠,浑身散发着一种慵懒的感觉。

    那种慵懒的感觉挺奇怪的,就跟前几天的阳光一样,很柔和。

    我点点头,起身出了卧室:“你赶紧起床,我收拾一下行李,一会带你去看日出。”

    “好~~”周雨嘉笑盈盈的说道。

    在大厅里,我叼着烟收拾着行李,大多没用的都暂时置放在这儿,至于其他的东西,例如零食这类的小玩意则都被我塞进了背包里。

    这丫头说不准一会就饿了,必须得带点吃的。

    “老爷子没事吧”我忽然想起那老人还在房间里待着,于是便轻手轻脚的走到了房门前,静悄悄的把门开了条缝,往里看了看。

    借着我手机的灯光一看,老人正轻微的打着呼噜,睡得不亦乐乎。

    “易哥。”

    忽然有人拍了拍我肩膀,听这声音应该是

    “哟,今儿这身装备不错啊。”我眼睛亮了一下,咧着嘴笑了笑。

    周雨嘉身上的裙子换成了淡黄色的碎花裙,头上还戴了一顶遮阳用的草帽,这副模样确实是够动人的。

    我草我为什么会用动人这个词?我到底在想什么呢?

    “走走走,上山看日出。”我闷头说道,把包背上,带着周雨嘉出了门。

    见我表情有点不对,周雨嘉也是一愣,但她笑笑没说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轻笑着就跟上了我的步伐。

    在清晨,太阳还没出来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世界是最安静的。

    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我觉得我还是喜欢人烟稀少的地方,不怎么爱待在城市里生活,虽然城里有很多乡村没有的东西,但是却少了一分安静。

    踩着沾染露水的青草,走着很久没人走过的山道,我感觉我的心都霎时间安静了下来。

    或许是人的原因,也或许是这个世界的原因,在城市里生活的人,总是比在山野生活的人浮躁了太多。

    自从离开湘西后我觉得自己也有了改变,变得浮躁了,变得没原来那么能静下来了。

    可是在此时此刻,我仿佛又找到了当初在龙山的那种感觉。

    “易哥快看!前面的向日葵地!!”

    在周雨嘉的叫喊下,我下意识的抬头往前方看了过去,随即就转不开眼睛了,就那么一片花海,深深烙在了我的心底。

    如果不在现场亲眼看见,恐怕我永远都不知道所谓的向日葵花海是多么的震撼人心。

    我们所处的山并不算高,就因如此,不到二十分钟,我们就从山道走到了山后,也就是我们在山下无法看见的山的另一面。

    向日葵就种在山的这面,顺山而下,就跟一片金黄色的海洋一样,风吹过的时候这片花海就会变成真正的大海,随风起浪

    那种场面真的无法描述。

    “连空气里都是花香。”周雨嘉笑着皱了皱鼻子,抬手将被风吹歪的草帽弄正,侧过头看了看我,无奈的笑着:“可惜我们来晚了,太阳都出来了。”

    “没事,我们明天再来。”我心里似乎多了点什么,突然有点莫名其妙笑了起来。

    周雨嘉带着我找了块干净的巨石,随身坐下,双脚轻轻晃悠着,看着不远处的太阳。

    “果然向日葵都是朝着太阳开的,这队形可真整齐。”我干笑着,找起了话题。

    周雨嘉点点头,嗯了一声。

    “它们不累啊,换个方向换个姿势不好吗?”我事后觉得我当时就是个傻逼,真的,找话题竟然找到了傻逼得无以复加的地步,我可真给老易家丢人了。

    “它们都喜欢太阳,所以就朝着太阳开放。”周雨嘉给我的回答很文艺,但她的表情却不像是在装文艺青年。

    只见她安安静静的看着天边的太阳,笑着喃喃道:“既然是朝着自己喜欢的方向开放,又怎么会累”

    阳光懒懒散散的散落在了这个世界上,周雨嘉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双手放在腿上,笑容无比灿烂。

    我呆呆的看着周雨嘉,半响说不出话来。

    说真的,我是第一次发现周雨嘉竟然能这么恬静温婉,竟然能这么的美?

    “喂。”

    “嗯?”

    “你怎么跟原来有点不一样了。”我疑惑的问:“好像有点变化啊”

    周雨嘉一愣,白了我一眼:“变化你妹。”

    “你不就是我妹么。”我哈哈大笑着。

    闻言,周雨嘉没好气的用手掐了一下我的大腿,疼得我当时就倒抽起了冷气,只感觉冷汗接连不断的就开始往外冒了。

    “还记得我们去年看的大话西游吗?”

    我愣了愣:“周星驰演的那个?”

    周雨嘉点点头,笑道:“是呀,还记得那首结尾曲吗?就是你说好听的那首粤语歌。”

    “我想想,好像是卢冠延唱的吧?”

    “嗯,你觉得好听,我也觉得,然后咱们都去学了,结果你还是不会唱,可是我会了。”周雨嘉笑了笑:“你就是三分钟的热度。”

    “那不是忘了吗”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心说这事我都记不清了,这丫头还记那么清楚。

    当初是想学学唱这歌,毕竟歌词有意境,曲子也不错,可是粤语这玩意儿还是有难度的,学了两天没学会就把这事忘在脑后了。

    年轻人的通病,三分钟热度。

    “唱给我听听?”我转开话题,没给她批斗我的机会。

    “好呀~”

    周雨嘉笑着把头转了回去,看着漫山遍野的花海,安静了半响,轻笑着唱了起来。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周雨嘉轻轻哼唱着,比起卢冠延,她的特殊的嗓音里添了更多的温婉。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

    “苦海翻起爱恨”

    我坐在石头上没有动作,双眼看着远方,但却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静静的听着她唱着那首我们一年前都想学会的歌。

    那首《一生所爱》。

    “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相亲竟不可接近”

    “或我应该相信是缘份”

    在这时,向日葵花海中悠悠起了一阵清风,周雨嘉笑着扶住了帽子,转头看着我笑了笑,继续哼唱着。

    “"qing ren"别后永远再不来”

    “无言独坐放眼尘世外”

    “鲜花虽会凋谢但会再开”

    “一生所爱隐约在白云外”

    ************************************

    周末一天一更了,嗯~~~~

    求谅解求不电锯肢解我啊啊啊!!!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