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九章 麻烦

姓易的2018-12-08 11:19: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老人永远跟年轻人不一样。

    这不是我在文艺,也不是在说一些大众都明白的事,我所说的不一样,并不是他们的体能还有样貌。

    我说的是他们的心态。

    无论是老爷子还是这老头,或是当初在沈阳祝家沟遇见的那个老人,他们的心态似乎都很放松,对于生跟死这两个字看得很淡。

    我可不是在跟各位开玩笑,这是真的,有可能是人在岁月中慢慢进化了,变得胆儿大了,变得不怕死了,变得

    在老屋中,我们几人相对而坐,表情不一。

    “老爷爷,你经常在这里看见这些东西?”我坐在椅子上喝了口水,好奇的问道:“水潭附近经常有这些东西出没?”

    “对的,晚上经常有很多,时不时还能看见一些人过去。”老人看了看周雨嘉,没把话明说,估计是怕吓着她。

    老人家所说的人,恐怕就是人形冤孽,很可能就是普通的阴魂。

    “您不搬走?”我有点讶异了。

    老人愣了愣,笑着摇头:“它们又不害人,我为什么要搬?”

    “您就不怕”

    “都这么大岁数了,有啥子好怕的?”老人拿起茶缸喝了口水,笑呵呵的说:“它们也就是在潭边转转,不会害人,要不然今天我去挑水,咋可能让你们一起去。”

    话音一落,老人也奇怪的说了句:“那水缸我还是今天见到的,昨天都没有,那东西难道也是?”

    我点点头,没说话。

    老人莞尔一笑,眨了眨浑浊的双眼道:“小伙子,你不简单啊”

    闻言,我稍微愣了一下,随即无奈的点点头,也没说话。

    这老人家的注意力可是够毒的,话里话外也能从我嘴里知道不少东西,不愧是抗战时期下来的老战士,果然不是普通遛弯养鸟的老头能比的。

    “睡觉吧,早点睡,明天”

    老人的话还没说完,我便接过话茬问了句:“您为啥要一个人住这儿呢?”

    “这附近原来是有别人住的。”老人说完这话就沉默了下去,半响后,苦笑着摇摇头:“都搬走喽,说是有人在附近经常看到鬼。”

    “您不搬走?”

    在烛光下,老人的身子显得更加佝偻消瘦,说话颤颤巍巍的模样,更是让人有种心里发酸的感觉。

    “都一把年纪了,懒得走了,最多就埋在这里”老人咳嗽了两下,拍了拍胸口顺顺气:“隔壁有房间,你们小两口自己打扫一下子哈”

    我脸色一红,急忙摆手:“我们不是小两口!”

    “你们不是?”老人不解的看着我们,摇摇头:“不对嘛,一看你们就像是小两口”

    这次打断老人话的是周雨嘉。

    “老爷爷您先去睡吧,天不早了。”周雨嘉小脸通红的看着老人,自顾自的走了上去,扶着老人往房里走:“快睡觉,老年人熬夜对身体不好”

    听见这话老人就笑了,颤颤巍巍的走进了房间,关上门,没再有动静。

    周雨嘉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都怪你。”

    “蛋,这怪我?”我更没好气的看着她:“老子纯洁的名声都让你给玷污了,你看看你这德行”

    我话刚说到一半,只见周雨嘉脸色有点不对劲,像是要爆发的前兆,我打了个冷颤立马就有了挽救措施。

    “我错了,这都怪我,真心的。”我装作痛心疾首的说道。

    周雨嘉无奈的看了看我,转头又看向了紧闭着的窗户:“那里的东西都是鬼怪吧?”

    “是。”

    “会害人吗?”

    “按照常理来看应该会,但事实上貌似是不会,这老人都在这儿住这么久了,不还是没被害吗?”我说到这里也有点头疼了,毫不夸张的说,这还是我这辈子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半截缸,白路神,黑路神,还有一些能在人前显出身形的阴魂,这些玩意儿无一不是害人的东西,但是

    “睡觉吧,天不早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主卧边上的房间,拿出洗脸用的毛巾帮周雨嘉擦了擦床沿,笑道:“这老人家的被褥还挺干净,估计很久都没人在这边住过了。”

    “嗯我先睡了”周雨嘉细声嘀咕道:“你睡哪儿?”

    “坐板凳上趴桌子睡,初中高中大学都是这么熬过来的,今儿就当是忆苦思甜了。”我笑着耸耸肩,将毛巾放在了一边,用手提着被子抖了抖,随即功成身退。

    几分钟后,周雨嘉也收拾得差不多了,红着脸把门关上,还嘱咐了我一句:“明天早点起,我们一起去看日出”

    “成,你先去睡吧,我调闹钟,明儿五点叫你起床。”我点头说道。

    等屋中彻底安静下来,我松了口气,然后转身,偷偷摸摸的出了门。

    那水潭肯定不是一般的地方,否则绝不会吸引这么多邪门歪道的东西过去,阴魂,冤孽

    我总感觉我就像是一块吸铁石,跑哪儿哪儿出事我草!

    “先去观察观察,实在不行我也能跑路不是”我点了支烟抽着壮胆,一边嘀咕一边往水潭所在的方向走,脑门上隐隐约约出了些冷汗。

    虽说经过一番锻炼我的胆气有了明显的提高,但实际上吗的见这种群魔乱舞的情况谁能不怕?

    踩着沙石地,我心里暗暗琢磨个不停,心说这寸草不生的地界,难道就跟那水潭有关系?

    在接近水潭的同时,前方幽幽的白光越发明显,我脚步也不由自主的开始放轻,微微弯着身子走着,见四周的地面又有了些许的绿意,我脑子里的疑惑更加浓厚了。

    不对劲啊,那屋子的附近没有杂草跟其他的东西,为毛这儿又有了?

    感情那屋子所在的地方也不正常?

    事后,一切都告诉我,你他吗想多了,当然那是后话。

    “这群孙子都围在这儿干嘛”我蹲伏在一旁的灌木丛里,小心翼翼的朝着水潭方向张望着,手心里渐渐出了些冷汗。

    经过我仔细的数了数,我发现我低估这里的冤孽数量了。

    白路神跟黑路神就分别站在水潭的两头,正巧隔岸相对,互相距离对方都是最远的,这点就把它们的德行暴露无疑。

    黑白路神本来就是对头,黑路神是负责害人的,经常弄个鬼打墙把人搞得团团转,而白路神就是好的那方,经常带人走出鬼打墙,或是在冤孽丛生的地界出现,警告外人不能继续前行以免被冤孽所害。

    咱们先跳过黑路神,白路神。

    咱们再跳过在水潭中隐隐浮现的半截缸。

    咱们最后跳过那几个我草黄鼠狼?!

    “一个白路神一个黑路神一口半截缸四只黄鼠狼”我嘀咕的声音都哆嗦了起来,虽说没见着老人家所见的阴魂,但光是这些玩意儿就足以镇住我了。

    有装备的时候,我一个人可以单挑它们一群,当然,单挑肯定单不过,最后绝逼得撒丫子跑路。

    我没装备的时候,跟它们玩就属于找死,连跑都不可能有机会跑。

    “吗的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我脸色猛的一变,因为我看见了一些奇怪的现象。

    这些冤孽似乎都是在看些什么,好像是都是在看水潭?

    蹲伏在灌木丛里,时间的流逝速度对于我来说很模糊,出门的时候是十点左右的样子,但是现在我拿出手机一看。

    “快十二点了”我皱了皱眉头。

    在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那群冤孽都没别的动作,包括那几只属于活物的黄鼠狼,它们就跟雕塑似的,一动不动的趴在水潭边上,静静的看着潭水。

    此时此刻我很纠结,是回去睡觉呢,还是继续在这儿待着呢?

    昨晚上我可没好好睡觉,现在眼皮子都开始打架了,如果再不睡真有可能走大街上猝死街头或者是遇见睡眠不足所导致的六百多种死法。

    “就当熬夜看恐怖片了,吗的。”我咬了咬牙,继续潜伏。

    如果我回去睡觉了这群冤孽有了异变

    周雨嘉跟老人可都在屋子里呢,我冒不起那风险,虽然老人说过这些冤孽没害过人

    吗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