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八章 白路神,黑路神

姓易的2018-12-08 11:19:3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看着那个正在缓缓游动的水缸,我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个老爷子说过的冤孽名字。

    半截缸。

    所谓的半截缸,又有另外一种称呼,半截刚。

    别看名字差不多,读音也是完全一样,可实际上这俩冤孽的长相可差远了,半截缸呈普通水缸状,但大多外形短小,缸口处就如被人用东西砸烂了一般,坑坑洼洼的边缘极其不规整。

    这种半截缸在人看来的材质大多似是陶做的,当然也有铜的。

    而另外一种半截缸就不一样了。

    半截刚的样子,是一个只有下半身的人,上半身难寻其踪,腰间似是被利器拦腰斩断,内脏清晰可见,血淋淋的样子可不是一般的吓唬人。

    在清朝某文人撰写的《民言野记》中,就曾有过关于半截缸的记载。

    “景河镇北,居民十家,有人夜半闻犬吠,邃提灯出视,见路中有一躺卧水缸,缸口血染,有脑存于缸中,人即惊呼,邻里并出,缸已无踪,有老人言,此乃半缸之孽。”

    (翻译:在景河镇的北边,有十余家住户,在某天晚上,有人夜半听见了门外的犬吠,以为是有人在外面,便提着油灯出去巡视,出门后只见路中间躺着一口水缸,在水缸口有着鲜血浸染的痕迹,有“脑”(这里的脑不是人脑就是畜生脑,因为记载不详细的缘故,解释不明白。)在水缸之中,这人立马就尖叫惊呼救命了,于是周围的邻居全跑了出来,但那水缸却已经消失了踪影,有年纪大的人说,这个水缸就是半缸之孽,半截缸。)

    也不知是为什么,或许是为了好记的缘故,无论是人还是水缸,这冤孽在民间都被统称为半截缸,只有行里人才会明白第二种称呼的来历。

    有这么一个记载,有个叫刚胡的,在古代是一个朝廷高官,但具体的生活朝代却已不可考究。

    但是据极少的历史记载,还是能看到一些蛛丝马迹,说刚胡这人曾无意中犯下了过错,也不是什么大错,按道理说保命应该没问题,但他倒霉,就因当时圣上的心情不好,二话没说就把这人给砍了。

    这砍可不是一般的砍,是腰斩。

    在刚胡死后的第八天,也就是头七过后的第一天,有个巡卫兵就在皇宫中大老远就看见矮一截的身影在那晃荡,本以为是皇子或者谁家孩子在那里游玩,便走上前想要询问,结果走进那身影后,就见到了一个只有着下半身的阴魂在游荡。

    肠子掉了一地,鲜血淋漓的样子让人不敢直视,恶臭扑鼻的味道,犹如茅厕。

    那卫兵当场屁股尿流的跑去禀告皇帝,不得不说皇帝手下的能人众多,还没到半个时辰,几个老道士就急匆匆的赶到了现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把那冤孽给收拾了。

    “此孽无能,恐不能害人也。”

    这就是那几个道士对半截刚的评价,说白了也就是吓吓人的本事,很客观,也很是让人心安。

    “半截的阴魂害不了人,但没说这水缸不能害人啊”我干涩的喃喃道,这次出门我可没带任何跟抓鬼驱邪有关的东西,除了零食跟换洗的衣服还有钱包,其他的东西一股脑的扔家里了一件都没有拿,要是真来个棘手的冤孽,我等死就行,完全不用垂死挣扎了。

    这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我也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

    半截缸的出现有过记载,但半截缸害人的事儿还真没被人记载过。

    当初老爷子给我说这玩意儿的时候,也只是说了:“挺奇怪的东西,能不能害人说不准,但见着了肯定就是不吉利的象征。”

    距离我们不过几米远的水缸,约莫有普通煮饭用的锅那么大,缸口的边缘坑坑洼洼的极其不规整,但我却没看到记载中所说的“缸口血染”。

    “那水缸咋能浮在水面上呢”老人疑惑的看着那半截缸,低声说:“原来我都没有看见过这东西是谁把它放在这儿的?”

    “咱们先回去吧,这里怪冷的。”我说道,做出了最明智的一个决定。

    既然没带装备,那么去单刷这BOSS就是找死,还不如回去先暂且避战。

    说简单点吧,我准备带他们跑路了。

    这么想着,我给周雨嘉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让她别乱说话,也别好奇。

    当时我还以为这事要砸,毕竟按照周雨嘉的性子来看,她就属于那种好奇心难以掩盖爱去作死的类型,但

    “老爷爷,我们先回去吧,这里风吹着挺冷的,您别感冒了。”周雨嘉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随即温婉的笑了笑,走到老人家身边,没在意老人的衣服已经脏得看不出色了,亲切的扶着老人就要往回走:“现在的天气可不能小看,说不定一吹风就感冒了,您都这么大岁数了,可得好好注意身子。”

    闻言,老人也把注意力转了回来,和蔼的笑着点头:“好好好,回去歇息,你们俩个娃子要是生病就麻烦了,附近没医院”

    没等老人把话说完,我急忙接过话茬,紧随其后的开始了第二波转移注意力的攻势:“老爷子,附近就只有你一家啊?”

    “对的,离我这里最近的,都得过那座山,要不然就得走十来里的山路去镇子。”老人点点头说道。

    就在老人话音落下的时候,他忽然拽了拽我们,低声说:“快走。”

    “怎么我草!”

    在距离我们十米左右的地方,也就是水潭的后方,一道巨大的白色人影隐隐约约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浑身都散着幽幽白光,不刺眼,很柔和。

    怎么描述这玩意儿的模样呢这么说吧。

    它就跟只有下半身的人一样,脑袋脖子还有两只手全不见踪影,走起路来的时候轻飘飘的,跟在漂浮差不多。

    这玩意儿我很熟悉,因为我在湘西的龙山就见着过。

    它叫白路神。

    (注释:白路神,又称白道神,不属于冤孽,属于地气形成的精怪,是好的那种精怪可不是坏的,它跟半截缸这类的东西大多都在乡下农村出现得最多,在文革前跟文革后直至2000年,见到这些东西的人都挺多的,文革那段时期,这些冤孽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文革后的第二年它们才开始慢慢出现,这是我想不明白的一点。)

    这白路神的高度跟我在龙山见着的白路神有点出入,龙山那个最少都有七八米高,这玩意儿顶破天也就五米不到的样子。

    别以为这是夸大其词,见过这东西的人都明白,这不是在吹牛逼。

    各位有去乡下游玩的时候,如果在夕阳落下,天黑之后,你在马路上或是小道上远远见着两个类似手电照出来的光柱,是从地面冒出直冲而上,那么那东西一般都是白路神没错了,只不过你站的位置较远,所以才看不清它的模样。

    有白路神,自然就有黑路神,这就跟现实社会一样,有黑就有白,有好就有坏。

    见着白路神的话,一般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哪怕是跟它擦肩而过也一样,它也完全就不会鸟你。

    可黑路神就把不一样了,那玩意儿你在三丈内看了它一眼,第二天就会双眼红肿干涩,那是被煞气冲了眼睛的后遗症。

    如果你挨它太近,挺尸长眠绝不是梦想。

    黑路神的模样就跟白路神一模一样,只不过它身上没光,全是被黑雾罩着的。

    其实这俩玩意儿看起来也挺搞笑的,就像是没有身体的两条大长腿在街上晃悠一样,走路的样子更是滑稽无比。

    一边想着,我一边就差点笑了出来,因为那白路神走路的样子太有意思了。

    笑声蹦出来的同时我就想给自己一巴掌。

    我草这他吗是笑的时候吗?!

    “快捂住眼睛,小娃子,快点,黑路神来了。”老人的话震得我一愣一愣的,感情这老爷子也懂行?!

    “打仗的时候多得很,特别一到晚上,战场上就有好几个这种东西在晃,看到白的没得事,看到黑的第二天就要眼睛痛。”老人一边提醒我们捂住眼睛,一边咳咳嗽嗽的说:“快快,我们快回去,这东西不会追着人跑,绕开就行。”

    我没在意老人的提醒,毕竟我有喜神降魔图罩着,一般的煞气还真伤不了我。

    转头,我朝着老人所指的方向一看,在白路神淡淡柔光的照射下,一道巨大的黑影缓缓从另外一边冒了出来,朝着水潭走去。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脸色难看的咬紧了牙,心里暗暗的骂了起来:“半截缸,白路神,黑路神,这些玩意儿是他吗出来组队刷我们副本的?!”

    “小娃子们不要怕,这些东西绕开了就好,我在这里住了这么些年,不一样没事吗?”老人见我的脸色有点不对,估计是以为我在害怕,他不停的安慰着:“回去睡一觉,明天太阳出来了就好。”

    ********************************

    懒得睡个懒觉,舒坦啊舒坦,哈哈哈哈哈,天气不错,出去逛逛~~~

    祝大家五一节快乐啊有木有!!!

    嗯,为了庆祝五一,明天两更,昨天有说过的哟~~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