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经

第十五章 我过段时间来找你说

姓易的2018-12-08 11:19:3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长途车上坐着很多人,有的人风尘仆仆,有的人与我们一般,轻松随意。

    或许每个人的目的地都是终点站,可真正的目的地,却每个人又各不相同。

    就如许多人看似相同的梦想一样。

    赚钱。

    可往深处一想,赚钱之后,每个人又会拿这些钱去做什么,貌似都不太一样。

    如果把这钱给我,我得给老爷子迁坟,弄在一个风水宝地里埋着顺带在四周弄上六百多个美女石雕,让他享受黄昏恋之后宫情缘。

    如果把这钱给海东青,他会买吃的。

    吗的我怎么忽然变文艺了呢?

    “下雨了诶,雨嘉,你带伞”我说着,侧过头看了看身旁的人,见她已经闭上眼靠在我肩上睡着了,我摇摇头没再继续问她。

    外面的雨挺大的,如果我们谁都没带伞,估计下去就成落汤鸡了,妥妥的。

    刚听司机说还有一个多小时才能到目的地,对我而言这是个好消息,起码这给了我们一个缓冲期,在这时间里雨要是停了,那么就说明我们的运气爆棚了。

    “我草这丫头是擦香水了还是咋的”我皱了皱鼻子,偷偷闻着周雨嘉身上幽幽传来的香味,心说还好周岩没来,要不然他见着我做出这么猥琐的事,真能两刀劈死我。

    不过话说回来,我猥琐吗?肯定不啊!

    “包里有一把伞。”周雨嘉忽然说道,我吓得一哆嗦,猛然回头看着窗外,强装镇定的说:“你醒了啊,睡爽了没?”

    “没呢,再睡会儿,反正外面还在堵车。”周雨嘉自顾自的用头在我肩上蹭了蹭,闭上眼又睡了起来,当然,这丫头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我说不准。

    我一脸通红的看着窗外,不敢把脖子扭回去,只能从玻璃上隐隐约约的偷看她的动作。

    说真的,这还是第一次跟女孩儿有这种稍微亲密点的动作,真是让人羞(shuang)涩(bao)啊(le)!

    就在这时候,周岩的形象忽然从我脑子里蹦了出来,面露杀气的盯着我,拿着菜刀的手已经高高举了起来,他杀气腾腾的对我说:“你想泡我妹那就是个死。”

    我说,我不想泡你妹。

    然后这孙子二话不说就将另外一只手抬起,拿着枪朝着我下三路开了一枪。

    我草。

    “朋友妻不可欺,兄弟妹不可”我低声嘀咕着,忽然发现后面这句话想不出押韵的词儿,当即我就确定了这是老天爷给我的提示。

    高速公路的两边都是山野,坐在车上就能看见路下面的农田,还有一片片不知名的花丛。

    风挺大的,雨也是,可阳光依旧,或许就是因为这点,才让整个世界看起来都没往常下雨时的沉重,反而有种莫名其妙的温暖感。

    偷偷转过头一看,见周雨嘉已经睡熟,呼吸都平稳了下来,我傻乎乎的笑了笑,不禁回忆起了电影里的场景。

    在这种时刻,男人总该脱去外套给女人盖着,这么说的话我也应该哦还是算了。

    我穿的是衬衫,里面没打底的衣服,脱了就扯淡了,估计旁边的几个女乘客让司机把我踢下去都是轻的。

    这就告诉了我们一点,现实,永远不可能像电影里那样百分百的随时浪漫。

    “饿了。”

    “我草?!你到底是睡着了没?!能不能别忽然诈尸吓唬我?!”

    “易哥给我拿一下零食。”

    “照这样吃下去你早晚成猪啊不是我说你当初我们那同学就是爱吃零食现在一百八十多斤”我一边嘴贱的念叨着一边起身,拿下了放在头顶行李板上的塑料袋,打开袋子,我随嘴问道:“吃啥?”

    “好多鱼。”

    “喝啥?”

    “雪碧。”

    我一脸无奈的帮她开了饮料瓶的盖子递给她,又给她开了一包好多鱼,自己先抓了一把塞进嘴里,最后才放在她面前,示意让她慢慢享用朕已经用过膳了。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谁啊?”我没看就接通了电话,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心说熬夜可真不是普通人能闹得住的,现在就一个字,困。

    “是我。”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张立国的声音,语气很是兴奋,跟过大年似的就差放鞭炮了:“那人真死了!”

    “咋死的?”我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被人当街枪杀了,凶手没抓住。”张立国笑道。

    我愣了愣,急忙追问:“那凶手是谁你们知道吗?”

    说出这话的同时我就在心里祈祷,千万别把小佛爷给查出来,那孙子好歹也是在帮我忙啊,如果因为我而被警察给抓了那可就

    小佛爷是个嘴贱的人,指不定进了局子就说我买凶杀人,然后把我一牵扯进去

    “不知道啊,那儿的居民都说只听见枪响,但没看见人。”张立国也挺纳闷的说道:“现场还有别人的血迹,但警察到场的时候就只看见一个人的尸体,这就怪了”

    我松了口气,心里一个劲的庆幸着,祖师爷果然在保佑我。

    随即,我又跟张立国闲聊了一会儿,最后才缓缓挂断电话。

    “怎么了?”周雨嘉好奇的问我。

    “没什么,就是聊点事儿呢。”我模模糊糊的说道:“是和谐的事儿,跟改善咱们祖国的大好河山有关,世纪性的话题,张叔可是在”

    话没说完,我手机又响了,拿起一看,是小佛爷打来的。

    当时我就认定说曹操曹操到是句靠谱的话,我刚跟张立国说些关于小佛爷案件的事儿,这主角没两分钟就打电话过来了,真不是一般的巧。

    “搞定了。”小佛爷在那头不耐烦的说。

    “我知道,风都吹到我们这边儿了。”我不敢明说,毕竟周雨嘉还在我身边坐着,有的话真不能摆上台面来说明白。

    “你没事吧?那人可是下蛊的”我担心的问了句。

    “没事,这些玩意儿近不了我的身。”小佛爷说道:“咱们两清了。”

    我刚想说什么,他紧接着又说:“还记得你答应我哥的条件吗?”

    “啊?什么条件?”我一脸无辜的看着窗外,用着更加无辜的语气问他:“我怎么不记得了?有吗?”

    “姓易的,别找乐,要不然我现在就来贵阳找你谈谈。”小佛爷笑了笑,语气很和善,但我听他这话却打了个冷颤,由衷的感觉到了危险。

    好像他不是在跟我开玩笑,真的,如果我再跟他墨迹,说不准这孙子真能跑贵阳弄死我。

    “你们到底想让我干什么?”我皱着眉头问道。

    “拿到个东西,跟老不死找的东西有关,你去把这地方给我们翻了,把里面的东西拿走,之后的一切你就别管了。”小佛爷略显和气的说着,也不知道他最近是上夜校了还是咋了,说话文绉绉的:“从此之后,咱们再无瓜葛,怎样?”

    “能换个吗?”我忍不住问他,见周雨嘉的目光已经移了过来,我急忙捂住话筒,压低了声音:“老子他吗还不想死,你让我去的地方都是什么地方,你们应该清楚!”

    “这我就管不着了。”小佛爷乐呵呵的说:“你让我们帮忙,我们没拒绝过吧?我帮你办刘成明的时候,还不是一样有被人弄死的危险?我说什么了?”

    我顿时哑口无言。

    “就这么一句话,干,还是不干。”小佛爷语气渐渐危险了起来:“说白了,你选前者咱们就和谐,你选后者”

    “你他吗的你他吗的”我牙都咬紧了,说话都哆嗦了起来。

    小佛爷沉默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得,我过段时间就去贵阳找你说,就这样吧。”

    没等我说话,他直截了当的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那头传来的嘟嘟声,我脑门上霎时就布满了冷汗,拿着电话的手都有点发颤的迹象。

    “易哥你没事吧?”

    忽然我感觉有人用手轻轻拽了拽我的袖子,转脸一看,周雨嘉正担心的看着我。

    “没事。”我勉强对周雨嘉挤出了笑容,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一会下车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去。”

    听见我的话,周雨嘉笑笑:“好。”

    *****************************

    明天还是两更~~~~大家记住投票票~~~